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神医丑妃狠嚣张 作者: 麻仓洛 字数:2241 更新时间:2021-07-20 09:53:52

第一百三十章 拳头硬了

水面接连浮出数具尸体,池里的水已经变成淡红。

众人都悬着一颗心,紧张地望着水面,因为摄政王还在水底下。

这种诡异颜色的水,让众人不敢轻易涉足。

再加上,亓七也在极力阻止其他人下水。

楚娇兰皱起眉头,一脸担心地望着水面,心里却在盘算。

要是摄政王陪楚可卿一起死掉,太后就是最尊贵的人了!

楚娇兰现在巴不得两人立马死掉,这样对她更有利。

她哭着对太后说道:“都怪我,不该惹怒堂姐,让她把我推下水。现在害的王爷和堂姐全都生死未卜。太后娘娘,请您狠狠责罚我吧!”

楚娇兰的衣裙湿透了,楚楚可怜地跪在那儿,姣好的容貌充满真切的自责与后悔。

太后看见,满是心疼,“快起来,这哪能怪你?要怪只能怪楚可卿太霸道,欺负你。你可是哀家亲封的郡主,怎能随随便便让人欺负?”

刚才她亲眼所见,是楚可卿将楚娇兰推下水,才引发这一系列事情的。

太后对楚可卿好不容易生出的一点好感,此刻全都败光了。

楚娇兰眼里露出得逞的笑意,瞧瞧,她勾勾手指,太后就心疼死她了。

“哗啦——”

水珠哗啦啦地飞溅,折射出赤金光华,高大男人揽着娇小的少女一起破水而出。

“王爷!”亓七急急迎上来,将手里的披风递给夜玄墨。

夜玄墨接过,转手将披风覆上楚可卿的肩头。

干净修长的大手,在楚可卿锁骨处穿梭,将披风给她系上。

离开了水,楚可卿总算是缓了过来。

那种令她全身发麻的窒息感消散。

楚可卿掀起眼皮,放肆地打量眼前的夜玄墨。

男人被湿衣紧贴的身材毫无保留地露出在她面前。

男人长肩玉立,冷冽的眼眸,突然让楚可卿心头浮起异样。

金色面具下,水珠不断滴落,楚可卿的注意力不禁被之吸引,视线往下一滑。

湿透的衣袍,紧紧贴在男人的身体上,宛若被精心雕刻的身材,毫不保留地闯入楚可卿的眼帘。

是腹肌!

楚可卿的眼睛瞬间亮起硕大灯泡,散发着幽幽的绿光。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把,手感硬邦邦的,像有温度的石头。

夜玄墨喉头发紧,小手摸过他身体时,就像是一抹云彩轻轻拂过,他的目光逐渐变得晦暗。

等等……她摸的可是摄政王!

一股被盯上的阴冷袭来,令楚可卿回过神,果然发现摄政王正紧紧抿着唇,好像并不高兴的样子。

她尴尬地轻咳,“王爷,刚才在水下你占了我便宜,我这是礼尚往来,你别不高兴。”

“不会。”夜玄墨的嗓音有些发哑,敛去眸中晦暗。

他接过亓七递来的第二件披风,慢条斯理地系上。

太后满脸都是庆幸,她带着楚娇兰走过来,“墨儿,幸好你没事。皇宫重地,竟有刺客偷袭,墨儿,你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

夜玄墨的目光掠过几分深思,能在皇宫行刺,一定不是寻常人。他微微点头,“皇嫂放心。”

亓七禀报道:“王爷,那些射箭之人已经被属下抓住。”

夜玄墨微微点头,却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楚可卿身边。

他知道,这件事还没有完。

他若离开,小玫瑰定会被捏得连渣子都不剩。

楚娇兰抹着泪水,看起来非常脆弱地扶着太后的衣角,“王爷,堂姐,幸好上天眷佑,你们都平安无事。”

看到楚娇兰,楚可卿忍不住冷笑一声,想到在水里的憋屈,黑眸燃起怒火。“好一张惺惺作态的美人脸,你恐怕心里在想,我怎么活着出来了,对不对?”

楚娇兰竟然能把她拉下水,说明楚娇兰并不是像外表看上去那么柔弱!

楚娇兰被吓得一哆嗦,柔美的脸上泪珠流淌,“堂姐,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若你觉得能消气,就尽管骂我吧。是我的母亲和妹妹对不起你,你想要做什么,我都原谅你。”

身为郡主,她把自己的尊严放到地下。

“绿茶婊。我要是真要做什么,你现在就不能好好站在这里了。”楚可卿看不惯楚娇兰这种装模作样的矫情货色,直接说了实话。

楚娇兰知道怎样对自己有利。她一声不吭地直掉眼泪,任打任骂的模样,让太后为她感到心疼。

“楚可卿,这就是你对郡主说话的态度吗?”太后皱紧眉头,不悦地看向楚可卿。

且不说楚可卿把楚娇兰推下水,光是楚可卿害墨儿下水遇险,太后心里就不舒坦。

她从来没见过,楚可卿这么没有礼数的女子。

她就是个独立特行的异类。

“太后娘娘息怒,请饶恕堂姐吧,堂姐她还年轻,只是一时怒气攻心才把我推下去的,太后娘娘,我这不是没有损伤吗?”

楚娇兰前一刻还哭得梨花带雨,此刻坚强地笑起来。

太后更心疼,她许久没有见过,像楚娇兰这么老实的孩子。“好孩子,她这么对你,你竟然还傻傻地维护她,今天哀家不替你做主,那以后任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欺负到你头上了。”

太后看向楚可卿,如传言所说,楚可卿脸上有一块非常之大的黑疤,吸睛又丑陋。

太后不是以貌取人的人,可现在,她心里对楚可卿生出恶感。

“楚可卿,对郡主不敬,对郡主动手,这样的罪名,你若主动认罪,给娇兰道个歉,可从五十大板,降至四十大板。”

楚可卿拳头硬了,她正要说话,眼前一黑,原来,是摄政王的肩膀挡住她的视线。

他的背好宽,好挺。

被摄政王护在身后,楚可卿心里,竟生出几分新鲜。

夜玄墨冰凉的声音从前边传来,“皇嫂,你为何确定,是楚可卿将楚娇兰推入水中的?”

太后想都不想,便说:“你我亲眼所见,难道有假?她自己伸出手去推娇兰,娇兰落水,把她自己也带下去了。”

楚娇兰看见夜玄墨维护楚可卿的模样,冰冷无情,胜似阎王,好像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身后的少女。

楚娇兰咬得牙齿都快碎了。

她就想不明白,楚可卿除了脸丑,她还有什么?

怎么王爷就这么喜欢护着她!

楚娇兰眨动眼睛,落下泪来,“王爷,您护着堂姐,娇兰没有意见。可是你为了维护堂姐做下的错事,这么对太后娘娘,娇兰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是她,亲手把我推下水的,她想害死我,害死我的目的,难道只因为区区嫉恨吗?”

这话一出,太后眼里露出深思。

楚娇兰对皇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楚可卿想害娇兰,难道是想针对皇室?

太后看向楚可卿的眼里,带上几分杀意,养尊处优的气势全开。

作者的话
麻仓洛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