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神医丑妃狠嚣张 作者: 麻仓洛 字数:3205 更新时间:2021-07-17 00:44:55

第一百二十七章 莲筑争执

拿到草参,楚可卿归心似箭。

她看向太后,太后的脸上已经有了倦意,“今日宫宴到此结束。哀家累了,墨儿,你陪哀家回宫。”

太后看向夜玄墨,却发现夜玄墨的视线,正落在楚可卿身上,那股炽热的温度,就连她这个局外人,都被烫到了。

这还是那个冷清的墨儿吗?

冷意从夜玄墨放出,他微微点头,“好,皇嫂。”

他对亓七吩咐几句,亓七转身离开。

夜玄墨陪太后离开连清宫,整个过程里,都没看楚可卿一眼。

李沁宁乐于看到这种场面,如果墨哥哥不在乎,区区一个不重要的侯府大小姐,她一根手指头就能摁死。“我说楚郡主,你对付我的时候,怎么这么能耐,轮到你们楚侯府自己的人,你却心慈手软,竟然输给人家,没想到你楚娇兰也有成为笑话的一天。”

李沁宁的嘲讽,对楚娇兰来说无异于火上添油。

楚娇兰本来以为,母亲和宝香能解决楚可卿,楚可卿无法威胁到自己。

可现实却是楚可卿狠狠地在她脸上扇了一个巴掌。

楚娇兰的眸子,露出一抹阴翳。

这边,楚可卿拿了草参,离开连清宫。她迈着急步,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出宫。

一顶软轿静悄悄地停在路旁,秦勇侯夫人看见楚可卿,一脸高兴:“楚大小姐请留步,梦梦现在精神头很足,这小丫头,愣是闹着要见你,不见你就不肯走。”

尚梦梦坐在软轿里,因为吐了许多血,她看上去脸色苍白。

但她的眼睛,汇聚有一种光,这种光,楚可卿只在尚梦梦眼睛里看到过。

很明亮。

她走到软轿前,轻声细语地问道:“梦梦,怎么啦?”

尚梦梦说:“姐姐,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我听娘说,有很多人因为梦梦中毒,欺负姐姐。”

小丫头看上去还挺自责。

楚可卿不自觉地笑出声,“哪里,梦梦没有给姐姐添麻烦。就算没有梦梦,还有其他人。倒是梦梦受委屈了。”

白白中了毒,罪魁祸首还找不到。

尚梦梦嘟起嘴巴,“梦梦可疼了。”

“好了好了,乖乖回去养身体,明天我自己去尚书府看望青青,然后告诉你青青怎么样。”楚可卿说。

“姐姐,我听你的话,你说什么,我都会做。”尚梦梦点点头,软乎乎的脸,看起来分外乖巧。

楚可卿被萌了一脸,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随后,目送软轿离去。

这里正是出宫之路,楚可卿身边经过不少女眷,但没有一个上前和她搭话。

楚可卿落得清净。

突然,她停下脚步,向后望去,对上楚娇兰温柔似水的眼睛。

楚娇兰柔声说道:“大堂姐,我想与你说一些体己话,不知道可不可以……”

“不可以。”楚可卿直接拒绝。

谁知道这表里不一的绿茶,有什么阴谋?

而且,对方久住宫中,这里相当于是楚娇兰的地盘。

楚娇兰好像早就预料到楚可卿会拒绝,她的笑容隐去,有几分伤心。

“大堂姐,我知道母亲和妹妹给你许多委屈受,如果我在侯府,我一定不会让你受这些委屈。你若是要怪我,那便怪吧。我只想和你说一些心里话,你只需要听就好了。”

“要是你不去,我就在这里给你跪下道歉!”楚娇兰说着说着,眼里竟然有了闪烁的眼泪。

楚可卿看得叹为观止,不过下一秒,她就反应过来。

她倒是想楚娇兰给她跪下。

但这里这么多人经过,楚娇兰如果当众给她跪下,传到太后耳朵里,太后一定会给楚娇兰撑腰的。

想到那些,楚可卿只觉得头疼。

绿茶婊不可怕,可怕的是,绿茶婊后面有大佬罩着!

“你不用给我跪下,你只需要提醒你妹妹,让她愿赌服输,履行承诺跪在我面前道歉就行了。”

“那大堂姐,你是不是愿意和我去御花园附近的莲筑里说说话?那儿离这里不远,又僻静,只有洒扫的宫人,不会有人影响到我们的。”楚娇兰说。

楚可卿看了一下,楚娇兰并没有带她的婢女,不能拿她怎样。她如果不去,楚娇兰一定不会放弃纠缠。

“走吧。”她松口。

楚娇兰在前面带路,每一步都像是测量过,腰肢轻盈,仪态端庄。

楚可卿走得随意,带出一种强势的气势。

一路无言。

终于到了莲筑。

如楚娇兰所说,这里只有几个宫女,正在清扫地面。

远处是一大片水池,水池中央,有一座鱼像,石鱼口中衔着拳头大小的珍珠,水流从珍珠镂空之处喷出,在太阳底下犹如宝石般发光。

水池的周围还有一棵棵枝条摇曳的柳树,遮去烈烈阳光。

楚娇兰停在其中一棵柳树下,转过身来,看着楚可卿,眼睛里再也没有精心伪装的温柔,而是充满了恶意。

“楚可卿,你用了什么手段,去吸引摄政王?”

楚可卿微微眯眼,这才是真正的楚娇兰。

她和她的亲人一样,都是恶毒的。

但,楚娇兰拥有精湛的伪装,将所有人都骗得团团转。

但楚可卿没想到,楚娇兰看上去竟然喜欢摄政王。

暖风吹动楚可卿的面纱,却吹不走她眼底的笑痕。

楚可卿非常嘚瑟地说道:“当然是我的人格魅力,像你这种心肠丑陋的女人,是没有我这种魅力的,当然吸引不了摄政王的注意。要不你别再动不动就给我挖坑,说不定我会好心教你怎么做人。”

“牙尖嘴利,难怪母亲拿你没有办法。也是我一开始就低估你了,但你以为,你现在就能得意了吗?太后娘娘绝对不允许你嫁给摄政王,因为你的父亲万人唾骂,因为你的样貌奇丑。你靠近王爷,便是给他加污点!”

楚可卿笑眯眯地说道:“那又怎么样?谁让摄政王喜欢我?”

楚娇兰露出的真实情绪越多,楚可卿就越想看见。

这朵腐烂的娇花,扒下她的皮之后,能有多丑陋。

“喜欢几分又如何,王爷根本没把你当回事,否则,在换衣服回来之后,就不会对你不闻不问了。你的好运,到此为止!”楚娇兰不屑一顾地说。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嘲讽我吗?”楚可卿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楚娇兰,并没有侯夫人和楚宝香那么愚蠢。

“自然不是,我叫你来这里,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我没有注意到母亲对你不好,但我想说,我们都是楚侯府的人,理应同气连枝。”楚娇兰突然换了一副嘴脸,诚恳地对楚可卿说。

楚可卿察觉到背后有人,她转身望去。

亓七抱着一个锦盒,一脸庆幸。“原来楚大小姐在这里,我找了好久呢。”

他又对楚娇兰点了个头。“楚郡主。”

亓七是摄政王身边的亲卫,又掌管整个皇宫的侍卫,他不必对楚娇兰行大礼。

“你找我做什么?”楚可卿问。

别看她在楚娇兰面前这么嘚瑟,其实她是胡说,专门气楚娇兰的。

她已经和摄政王说清楚了。

想必摄政王那种尊贵之人,被拒绝之后,应该拉不下面子,再也不会找她了。

亓七话不多说,将锦盒送到楚可卿面前,“这是王爷特地命我去皇宫内库找出来的,来讨楚大小姐的欢心,还请楚大小姐收下王爷的这份心意。”

楚娇兰看得火起,看王爷最后离去时的模样,她还以为,王爷对楚可卿也不过如此。

没想到……转头就让亓七亲自送来礼物。

讨楚可卿的欢心?

楚可卿她凭什么!

楚可卿不想收下这份礼物,她若是想跟摄政王划清界限的话,就不能收对方的任何东西。

“亓七,你拿回去,这礼物我不收。”

亓七为难地说道:“王爷说了,要是你不收,就叫我丢到湖里去。这里面装着的,可都是只有皇宫才有的珍贵药材。比如专门用玉酿种植的雪莲干花,还有白蜀根,一寸万金都买不到。要是你不收,我就只能履行王爷的命令,丢到湖里去喂鱼了。”

作为一名擅长针灸与推拿之术的伪中医,听到这些药材,楚可卿可耻地心动了。

喂鱼?

那还不如喂她呢!

刚才的想法,瞬间被楚可卿抛到天涯海角。

她打开锦盒一看,眼睛顿时冒出狂热的光芒!

卧槽!

还真是!

楚可卿完全没有办法拒绝,“这些喂鱼太浪费了,我就先拿着。帮我转告你家王爷,回头我用这些药材,还他一份无价之宝。”

亓七这才松了一口气,王爷说得果然没错,她一定会收的。

“物已送到,属下告退。”

楚可卿点点头,抱着锦盒,整个人恨不得立马飘起来。

不过她没忘记,这里还有第二个人。

她看向楚娇兰,想了想,故意装出一副很炫耀的模样,“怎么样?我说的话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求我,我教你做个正常人。”

面对如此挑衅,楚娇兰居然还能忍着。

只见楚娇兰跪倒在地,口中说着:“大堂姐,求求你原谅我娘吧,大堂姐,不要!”

楚娇兰抓住楚可卿的手腕。

楚可卿竟没有来得及闪开,黑眸露出几分惊讶。

是因为她抱着锦盒,还是楚娇兰出手的速度太快?

没来得及细想,只见楚娇兰自己往后一倒,眸中闪烁着恶毒。她小声说道:“楚可卿,你该死了。”

后面,就是不见底的水池。

楚可卿瞳孔骤缩,这小婊砸,居然是想陷害她!

她反手抓住楚娇兰的手腕,将她往回一拉。

没成想,她竟然没有拉动,反而手腕一麻,被楚娇兰拉了过去。

伴随着楚娇兰惊恐的尖叫,两人噗通落水——

作者的话
麻仓洛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