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梦魇之别来找我 作者: 叶子杉杉来了 字数:2156 更新时间:2021-06-11 07:02:57

第十二章 江落雪之死

看到我没什么大碍,云珊就告辞离去,我得好好计划一下,如何逃离这里。出城是不可能了,我拿起三世镜,反正闲来无聊,看看自己的前世也好。于是集中注意力,注视镜中的自己,心里想着回到前世,那道白光又出现了,我知道自己成功了,欣喜不已。

这是一间茅草房,屋子里四处透风,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一张快要散架的桌子,两个矮凳,靠窗边有一张木板床,床上放着一床带着补丁的被子,虽然破但是很干净,看出主人是个勤快的人。突然外面好吵,还有哭声,只见一个猥琐的男人提着哭成一团的女孩走到院子,大声的叫着:“我也是没办法呀!你不去我拿什么还赌债呀?就当可怜叔叔吧!再说你到那里最起码能吃饱穿暖,比住在这间破屋子强,你现在就收拾东西吧!”女孩子一身补丁的粗布衣裙,头发因为刚才的撕扯而有些凌乱,面色苍白如纸,却也难掩她美丽的容颜,原来前世的我这么漂亮,就是命不好,遇到个这样的叔叔,过的日子太清苦了。她没有说话,只是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男人又道:“我哥嫂子也都没了,你还有啥惦记的。赶紧的吧,收拾完我这就送你过去!必须今天去。”

女孩抬起头,看着叔叔道:“叔叔,以后别赌了,家里实在没什么可当的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说着进到房间,我站在门口想躲起来,可是来不及了,再说也无处可躲,就这么一间破屋子,往哪儿躲?我眼看着她穿过我的身体,走到木床边,在一个木箱子里收拾衣物,原来我在这里不过是个游魂,他们看不到我,这可方便多了,我在哪都不怕了。女孩其实也没什么可收拾的,算上穿着的这件,一共才两件衣服,都补满了补丁。她拿一块花布把衣服放在里头,简单的收拾了个包袱,走到门口,跟着叔叔一直来到那处大户人家的角门,一个小厮把他们带到府里的偏殿,等着老爷过来,女孩紧张地低头攥着自己的衣裙,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一声轻咳传来,女孩叔叔赶紧跑过去谄媚的弯腰行礼道:“王老爷,人我带来了,您看行的话,我的那个……那个……嘿嘿嘿……”

这个王老爷,从长相看就不是好人,尖嘴猴腮,一双眼睛色眯眯的,从头到脚盯着女孩子看,笑得特别猥琐说道:“嗯,嗯不错,做丫鬟有点可惜了,哈哈……叫什么名字啊?”女孩叔叔连忙道:“她叫江落雪,不可惜,您有啥活就让她干,别不舍得用,哈哈……那我的那个欠条能给我了吧?”王老爷一挥手,管家就赶紧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写着“欠赌场王老爷白银二十两,欠款人江淮南。”为了区区二十两卖了自己的侄女儿,太可恨了!江淮南接过纸条揣进怀里,随即告辞离去。女孩不敢抬头等着王老爷的发落。

王老爷走过到女孩身边,抬起女孩下巴,淫笑着说:“唉,长的还挺美的,小美人,你愿意跟我吗?保你穿金戴银,荣华富贵怎么样啊?”女孩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把脸扭到一边赶紧躬身道:“回老爷话,落雪不怕苦也不怕累,在哪里干活都行。”王老爷有些不高兴:“不识抬举,周达,把人带下去,你看着办吧!”说完一甩袖子转身离去。周达是个会看脸色的,知道女孩得罪了王老爷,肯定没好果子吃,干脆来个落井下石,把女孩安排到厨房,让她提水砍柴,都是最粗重的活儿,厨房里的几个老妈子,一看来个干粗活儿的,他们乐得清闲,什么活都让落雪做。落雪忙的吃不上饭,人也日渐消瘦皮肤蜡黄。

再说这个王老爷,自从见了江落雪,一颗心早就被勾走了,心心念念的半个月,这天午后,他趁着夫人回娘家,奴才们又都休息的空挡,跑到江落雪住的柴房,看到美人正卧在干草上,早已睡熟,此时的我急得大叫,想让落雪快点醒过来,我跑过去使劲的打王老爷,可自己不是实体,根本伤不了他半分,眼睁睁的看他把柴房门拴好,一步一步向江落雪靠近,王老爷乐得直搓手自言自语道;“你终于是我的了,美人,嘻嘻嘻……”胸前的衣服被一把撕开,露出里面的肚兜,也许是因为惊吓,肌肤微微泛着红,江落雪猛地起身护住胸前,迅速往后躲着,可哪里躲得开?本就不结实的衣物瞬间被撕的粉碎,衣不遮体的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男人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正在这时,柴房门被人砸着:“江落雪,什么时辰了,还不赶紧起来干活?”听声音是厨房刘婆子的,她是夫人身边红儿的娘,红儿深得夫人喜欢,自然她的娘也跟着借了不少光。在厨房得罪谁都可以,唯独不要得罪刘婆子,她治人的方法狠毒着呢!此时王老爷也吓得不敢动了,毕竟他是靠着夫人的娘家才到了今天,他可得罪不起,王老爷听外面没动静了,穿好衣服就跑出去了。此时江落雪哭着,把仅有的一套衣服换上,擦干眼泪出去继续干活。

世上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落雪以为躲过一劫,自己以后小心点,尽量不落单儿,可事情偏偏让夫人知道了,她本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听说以后,命人将落雪抓来,跪在她面前,落雪吓坏了,低头啜泣着。刘婆子走过来,抓起江落雪的头发,强迫她抬头看着夫人,夫人体态丰盈,面容白皙,身穿淡绿色稠衫,三十多岁的年纪,年轻时一定也很漂亮,但是听说她做事果决狠辣,家里大事小情都由她来主持,谁都不敢忤逆她。夫人道:“叫什么名字?”江落雪瑟瑟的说:“回夫人,奴婢名叫江落雪,在厨房里放当值。”夫人冷笑道:“好个江落雪,你才来几天?就把老爷魂儿都勾走了,好大的本事啊!我今天要是不除了你,难免日后给我惹出祸端。今天是留你不得了,你就认命吧!”古代奴婢的命就这么不值钱吗?说处置就处置了?我气的要命但又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管家带着家丁拿着棍子走过来。看来江落雪今天就要命丧于此了。

作者的话
叶子杉杉来了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