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神医丑妃狠嚣张 作者: 麻仓洛 字数:3104 更新时间:2021-02-01 04:48:58

第四章 我可以逼得他容我!

“给我架好这些湿柴,把里面的人给我逼出来,最好这些烟,能把楚可卿她娘给熏死,反正——像这种病鬼,活着也是浪费。”

冷院外,一群下人在楚思思的号令下,搬来许多湿柴,然后塞稻草,在冷院大门架起黑烟滚滚的火堆。

还有几个家丁,站在楚思思面前,用大蒲扇拼命将黑烟往院里送。

刚躺下休息一会的楚可卿,很快被熏醒,她呛得咳嗽,没来得及多想,连忙在黑烟里努力睁着酸疼的眼睛,闯进楚苏氏的房间。

楚苏氏已经被熏晕了,她的身体本来就十分虚弱,连吸几口黑烟,就撑不住了。

楚可卿咬牙,将她放在背上,朝外跑去。

同时,拿起门旁的扫帚。

她冲出院门,挥舞三两下,那些笨重的湿柴被扫到一旁,黑烟散去。

楚可卿看见了一脸嚣张不满的楚思思,她眯着眼,心中燃起浓重的仇恨。

这是原主的恨意,更是她的。

可是现在,娘亲最重要。

楚可卿连忙把楚苏氏放在干净的墙边,掐她的人中。

楚苏氏幽幽转醒,咳嗽着说道:“卿儿,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她最脆弱的就是这一双暂时看不见东西的眼睛,在她睁开眼的瞬间,楚可卿就看见了里面的血丝。

霎那间,她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焰,站起来朝楚思思走去。

而楚思思,正在畅快大笑,“瞧瞧她们逃命的样子,好像两只癞蛤蟆。”

“是吗?”楚可卿反问,她在逼近楚思思。

楚思思莫名地笑不出来了,她从楚可卿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强大的气势。

这种气势从楚可卿身上发出来,怎么可能?

楚思思强撑着,让自己不要怯场,她眼睛一亮,“楚可卿,你真是个撒谎精,居然学会装死逃避我的惩罚了。我告诉你,你再怎么装,也还是侯府的笑话千金!”

没错,就是这样!

楚可卿是嫡出又怎么样,还不是比不上她半分?

她就是要把楚可卿往死里折腾,她没有的东西,落在楚可卿这贱人身上,那就是绝对不能忍的事情!

楚思思越说越来劲,“你看看你,穿的衣服连我的狗儿都比不上,而我,绸缎锦带,今天这身,更是我特地从锦绣阁买来的华服,你和我的区别,就是这么大。瞧瞧你现在气愤的样子,我就折腾你了,你又能怎么样呢?”

楚可卿道:“我能怎么样,你现在就知道了。”

她已经走到楚思思面前一丈远处,看着被奴仆左右拥护的楚思思,楚可卿的脸上蔓延出极度冰冷的笑容。

或许是因为左右都有人的原因,楚思思愈发嚣张,“我知道什么?我告诉你楚可卿,你现在跪下来像只狗一样对我摇尾乞怜,我心情好了,还能放你一马!”

楚可卿速度飞快地冲过来,双脚不可思议地腾空飞踹,挡在楚思思面前的两个婢女,瞬间被踹飞。

没等楚思思反应过来,她的肩膀和裙摆分别被楚可卿的双手给抓住。

一眨眼的功夫,楚思思就像只鸟儿,被楚可卿横着提到那堆还在冒着一些烟的湿柴黑炭上空。

楚思思哇哇大叫,歇斯底里地怒道:“楚可卿,你敢?!”

刚说完,她身子一空,整个人落入那堆湿柴中,华丽的衣裙被烫得蜷缩褶皱,她的脸,更是被楚可卿一脚踩进黑炭里,娇嫩的小脸被染成黑色,还被烫得通红火辣。

这个大小姐,居然真的敢对三小姐动手。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楚思思不知是痛还是躁,大声尖叫,“嬷嬷救我——”

楚可卿,居然真的敢!

她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现在的她,该有多丑?

还有她的脸,会不会毁容了?

楚思思崩溃不已,双手扣住楚可卿的脚腕,却无法移动半分。

好像这不是楚可卿的脚,而是千斤巨石似的!

她的奶嬷嬷急得跺脚,“你们还不快上!收拾那个贱人,救出小姐!”

奴仆们如梦初醒,一拥而上。

楚可卿另一只脚,给这群人来了个扫堂腿,所有人都被她一脚放倒,而她所有的重量,都踩在楚思思的脸上。

楚思思五官被迫扭曲,连哭都没有办法哭出声。

楚可卿挑眉,朝那些爬起来的下人勾勾手指,“来呀?”

具有威势的眼神扫来,所有人心生畏惧。

大小姐这是图穷匕见了,彻底疯掉了吧?

看见没人敢动了,楚可卿不理这群怂包,她移开脚。

楚思思如蒙大赦,正想爬起,又被楚可卿一脚踩中额心。

“我不过是踩累了,你就迫不及待想起来了?这样,你叫我几声姑奶奶听听,我心情好了,就放你起来。”

楚思思觉得这话熟悉,转念一想,这不是和她刚才对楚可卿说的话差不多吗?!

这个楚可卿,居然敢这么对她!

楚思思忍着屈辱,从唇齿间挤出三个字,“姑奶奶…”

“你说啥?吃饭了没,给我大声点,我听不见。”楚可卿悠闲自在地说道。

“姑!奶!奶!”

楚思思崩溃地大喊。

“不错,滚吧。”楚可卿移开脚,走向角落里的楚苏氏。

楚思思被一众下人扶起来,她却哭着推开所有人,捂着脸跑了。

她!

一定要楚可卿这个贱人死无全尸,以报今日之耻辱!

楚苏氏被楚可卿从地上扶起,她局促地抚摸楚可卿的手背,“卿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她虽然看不见,可是听得到的。

她的卿儿,没有吃亏,反而是楚思思吃了大亏,听起来好像其他人都拿卿儿没有办法。

楚可卿笑道:“娘,被逼到绝境,人是会改变的。娘,你不喜欢现在的我吗?”

楚苏氏忽然热泪盈眶,“不,卿儿什么样,我都喜欢,这样不肯吃亏的卿儿,像极了你父亲。”

卿儿能站起来,是最大的幸事,只要卿儿能保护好自己,她就心满意足,可以圆满地去见夫君了。

楚可卿把脸窝在楚苏氏怀里,“娘,那你可要好好看着我,不然,我吃了亏,你也不知道。还有,娘,再过不久,我就可以让你看见了。”

“好,好!”楚苏氏感动地道。至于卿儿后面的话,她权当是卿儿哄她的。

她这眼睛,瞎了就瞎了,没有关系的,只要卿儿好好地就行了。

“对了,卿儿。楚思思吃了亏,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等楚天赐回来,一定不会容你了。”

楚天赐就是楚可卿的叔叔,也是现任楚侯,楚思思她爹。

“他不容我又如何?我可以逼得他容我!”楚可卿说道,眉眼布满张狂自信。

“没有这么简单的,卿儿,当年你爹刚死,后脚他就拖家带口进入侯府,说无处可去,我一时心软,收留他们一家,后来我身体每况愈下,你的脸又受了伤,我没有心力掌管整个侯府,便将一部分权利交给楚天赐。”

“他演得一个好叔子模样,滴水不漏,破绽全无,一点点把我的信任骗去,当我把府中的库房钥匙交给他,并为了不让楚侯这个爵位丢掉,同意让楚天赐袭爵,他才露出他的爪牙,直接翻脸不认人。”

“楚天赐,他就是一个心机深沉的老狐狸,你现在变了,会反抗了,楚天赐一定会害怕你夺回原本属于你的东西。卿儿,你要小心他,千万不能让他抓住你的把柄。”

娘的讲述,比她脑海中的这些记忆清晰明朗多了。

至于她的把柄,楚可卿选择收拾林大厨的时候,就注定这是她的把柄了。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楚天赐是老狐狸,心眼再多,她楚可卿也不是好惹的!

鸠占鹊巢的这群人,平白享了多年的荣华富贵,她会一点点让这些人吐出来。

“娘,我们回去吧,让我看看你的眼睛。”楚可卿担心地说。

楚苏氏点点头。

经过仔细的查看,楚可卿用火将绣花针消毒,给楚苏氏来了三针。

楚苏氏感到昏昏欲睡,火辣辣的眼睛,顿时不痛了,四肢百骸都舒爽。

“卿儿,你从哪学来的?”她惊讶地问。

楚可卿想了想,煞有其事地扯谎,“我是跟药铺的大夫学的,我之前不是常常出去给娘找药吗?我就跟药铺的大夫借医书看,然后又看他怎么医治病人,就学会了。”

“会了好啊!女大夫,可是很厉害的。”楚苏氏乐得合不拢嘴,十分自豪。

“既然卿儿,你学会了人家的本事,那就得好好谢谢人家,千万不要学了就走。”

“好。”楚可卿甜甜地应道。

她的娘亲,真是一个可爱的好人。

她会保护好娘的!

绥玉轩中,跑回来的楚思思,疼得摔碎了一地的东西,终于等来了大夫。

“我的脸怎么样了?!”她声嘶力竭地抓着大夫的手质问。

“三小姐,您的侧脸被烫伤了,有可能会留下疤痕。”

听闻此话,楚思思一气之下,将面前的桌子推翻,“治!快给我治!要是留疤了,我饶不了你!还有楚可卿,绝对不能放过她!嬷嬷,你快去找管家,让他通知爹爹,还有,让管家带上所有家丁,去收拾楚可卿那个贱人,把她抓来我面前跪着!我要她生不如死!”

她就不信,楚可卿再厉害,难道她还有三头六臂,能抵挡全府百个家丁!

作者的话
麻仓洛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