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神医丑妃狠嚣张 作者: 麻仓洛 字数:3247 更新时间:2021-01-02 01:40:12

第三章 厨房取菜

不过,这大清早的,饿着肚子也不像话。

楚可卿连忙道:“娘,我去厨房拿饭菜。”

楚苏氏担心,她虽然眼盲,可是心不盲,在侯府里,她们母女过得连狗都不如,一点地位也没有,那些厨房的人,又怎么肯给卿儿饭菜呢?

她摸索着,从枕下拿出两个铜板,交给楚可卿,“卿儿,你不要再跟其他人起冲突了,这两枚铜板,你就换一碗白粥自己喝好了,娘不饿,也不想吃。”

楚可卿手心里的两枚铜板,忽然变得沉甸甸的。

她点点头,“娘,你放心,我一定让你吃饱。”

堂堂医王,怎么能让自己和娘饿肚子呢!

真是一点排面也没有。

楚可卿找到厨房的位置,发现宽敞明亮的厨房里,热气腾腾,十几个厨师仆人正在准备许多精致的茶点粥食。

这些都是为侯府的主子准备的。

琳琅满桌,楚可卿的馋虫一下子被勾起来了。

忽然,她身后响起脚步声,“哟,怎么是大小姐啊,这里是厨房,哪里是您这种千金之躯踏足之地。”

这声音充满不屑的意味,令楚可卿转过头。

说话之人,是府里的林大厨,长得油光满面、猪头肥耳。

他在毫不掩饰地讥讽她。

她这个大小姐的地位,已经人人可欺了。

楚可卿挑眉反笑,“这是哪来的一头猪,这么胖,挡完我的路了。”

林大厨本来就看不起楚可卿,他最势利眼,楚可卿一个什么也没有的大小姐,在他眼里连一根柴火都不如,心情不爽就可以随意打骂。

但是他没想到,软包子楚可卿,现在变了一个性子,居然还敢骂他是猪!

“楚可卿,我警告你,你和你那个病痨娘,往后几天别想吃饭了!”

怒火从楚可卿的心间升起,骂她,她能云淡风轻地还嘴,可是敢骂她娘一句,她就忍不了!

她闪到林大厨跟前,捉住他的肩胛,给这个死胖子来了个爽利的过肩摔!

楚可卿一脚踩在林大厨的嘴巴上,盯着他冷冷一笑,“那我现在就把你给杀了,在被饿死之前,先找一个垫死鬼!”

林大厨整个身躯被摔得痛苦不已,没等他缓过神,就听到楚可卿的话,吓得他肥肥胖胖的身躯,哆嗦个不停!

他看见楚可卿的眼神,锐利得像他手中最锋利的厨刀,当楚可卿看向他的时候,就好像在看一件死物。

尤其是在发现自己怎么挣扎,都无法挪开楚可卿的脚后,林大厨恐惧不已,“大小姐,我错了,是我乱说话,我该打!”

说完,举起自己的手拍了自己的脸一掌,自己打自己。

因为林大厨相信,要是他再不退让的话,眼前的楚可卿,一定会杀了他!

楚可卿放开脚,“滚。”

林大厨连忙从地上爬起,逃也似的离开了。

楚可卿走进厨房,厨房里热火朝天,根本没人看见外面的一幕。

待他们发现楚可卿进来之后,一个个脸上充满轻视不屑。

“这不是大小姐吗?来厨房,是不是来给我们添柴加火,当烧火丫头来了?哈哈哈…”

其他人哄堂大笑。

“不对,我听说,昨天晚上,楚可卿离开侯府,说不定……是找到哪些赚钱的门路,去做那些赚钱的勾当,然后啊,可怜巴巴的来把钱交给我们,求着我们分点吃的给她。”

“哪些勾当?”楚可卿平静地问。

“当然是皮肉勾当了,我说大小姐,你可真是自甘堕落啊。”

这些人七嘴八舌地污蔑楚可卿,还是当着她的面!

楚可卿笑容里没有一丝温度,“一帮侯府养的狗,也敢对主人不敬,我虽然没有人撑腰,但你们别忘了,我楚可卿,是侯府的大小姐,是你们头顶的主子。”

“你算哪门子的主子……”

那人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楚可卿抓起菜板上的一把菜刀,将厨房的门关了,然后笑得像是个小恶魔。

“不想死的,就把你们身上值钱的东西给我留下!不然的话,就像此门一样。”

她手中的菜刀砍向紧闭的门,看起来轻轻松松的一刀,然下一刻,厨房的门却从中四分五裂。

砰的一声——

厨房里鸦雀无声。

楚可卿扫了一眼,她本来只是想拿个早餐,可是这些人,非得逼她赚钱。

真是难搞。

“你、你敢!”有人畏畏缩缩地喊。

楚可卿笑,墨黑的眼珠狡黠地滑动,“你们就是一群下人,我再怎么样,也是大小姐,难道有人会为了你们一群下人的命,来惩治我这个大小姐吗?”

被楚可卿一恐吓,众人吓破了胆子。有人立马把自己的荷包送过来。

楚可卿挑眉,示意乖乖照做的那人出去,“你走吧。”

其他人不舍得自己的钱,可是也不敢把自己的命拿来赌。

有人看向门外,好像看见了救命稻草,兴奋大喊:“林大厨,救命啊!大小姐她疯啦!”

原来,是刚才第一个交钱出去的人,找到了尚未走远的林大厨。

林大厨没想到,自己居然对着一个黄毛丫头求饶,而且,这黄毛丫头还是平日里低声下气的楚可卿!一个他从未看得起过之人!

他还想,说不定当时厨房里的人看见了,他的尊严和面子,都被楚可卿踩在脚底下了!

他越想越气,在想要不要回去给楚可卿一个好看!没想到有人来告诉他,楚可卿居然大闹厨房!

这可是楚可卿的把柄,他必须得抓住!

于是林大厨赶回来了,看见手拿菜刀的楚可卿,怒气攻心,“楚可卿,你这是做什么?是想趁着府里没人,大闹侯府吗?我告诉你,我不怕你!今天就算我把你打成残废,也没人会帮你!”

楚可卿就是一个没爹的孩子,现在侯府当家做主的,是楚侯!

侯爷眼里有谁,谁才是主子!而他做的菜,乃是侯爷最爱吃的菜!

他的地位,哪里是一个楚可卿可以比的。

林大厨的底气涌上心头,他的眯眯眼,眯成一条缝隙,闪烁着恶毒的光,他冲进厨房里,拔起另一把菜刀。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她要砍我们,我们人多,先砍死她,然后再向侯爷回禀,就说是她来厨房偷吃,我们将她当成贼了!有我在,侯爷不会怪罪你们的!”

林大厨一发话,所有人都连忙找刀。

楚可卿抓了一颗葡萄塞进嘴里,邪肆地挑眉,然后手中的菜刀飞出,正中林大厨的手腕。

当即,林大厨的手腕被斩断,他的右手掌连同两把菜刀,一并掉在地上。

“她、她居然真有胆子砍!”

“她疯了吧?!”

林大厨杀猪一般大叫起来,“你们还不快砍她!”

楚可卿咧嘴一笑,“以下犯上,我叔叔好面子,你们把我砍死,也逃不掉这个干系。你们可要考虑清楚,别像这头死猪一样不会动脑筋,这个后果,你们承担得起吗?”

顿时无人敢动,都被楚可卿的三言两语给吓住了。

林大厨又气又痛,向楚可卿怒吼,“你给我等着!侯爷定会为我做主!”

楚可卿亮出一口白瓷牙,笑得见牙不见眼。

“我等着哦~”

话落,她的脚踩上刀柄,脚尖一勾,地上的菜刀弹起来,被楚可卿准确抓住。

染血的菜刀刺痛了林大厨的眼睛,他吓得两眼一翻,晕厥倒地。

楚可卿扫了一眼周围,“把钱留下,你们,滚!”

那些人留下自己的荷包,拉着昏迷的林大厨,逃命似的离开了。

这都是一些小兵小卒,如果有人找来,楚可卿也能应对。

所以她一点也不慌,收好那些荷包后,精心挑选了一些好吃的粥食,用托盘端起,回到冷院。

“娘,趁热快吃吧。”楚可卿笑眯眯地盛了一碗燕麦粥。

现在娘的身体,多喝一些燕麦粥,会好一点。

并且,她挑选的食物,都是有助于安神的,在她没有找到所有解毒药材之前,娘能睡就睡。

楚苏氏应了一声,眉眼间泛着愁绪。

楚可卿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说道:“之前我们的食物,都是被青儿给吞了,所以吃食才这么烂的,今天没有青儿,我一去厨房,他们就给了我这些,娘,你就放心吃吧。”

楚苏氏隐隐有些怀疑,她已经看遍人心冷暖,但还是选择相信自己心爱的女儿。

两人很快就吃饱了。

楚可卿给楚苏氏按摩了一下头部,待娘亲睡着之后,她才回到自己的房间,找到了一面镜子。

她看见了镜中的丑女,巴掌大的黑疤,覆盖一半的脸,令她整张脸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黯淡无光。

脸上这道疤,楚可卿从记忆中得知,是原主小时候摔破脸,十几年来天天吃容易留疤的食物,才令疤痕越来越黑。

除非,用特殊药水将这块疤痕生生从脸上剔除,才能长出新皮,恢复容颜。

这对楚可卿来说并不难,她把娘和自己所需要的药材,分别列出清单,然后又清点一遍银两,心里有了数。

冷院之外,依傍着奇石假山的绥玉轩内,楚思思听到了消息。

“楚可卿那个贱人居然没死,又回来了!一定是她假死,骗了本小姐!可恶!”

一旁的乳母笑道:“小姐,她没死正好,还可以让小姐玩乐,侯爷去上朝了,而夫人和二小姐又不在府中,整个侯府就您一位主子,这厨房里发生的事,理所应当由您来做主,您想对楚可卿做什么,都名正言顺,谁让她敢大闹厨房,伤了林大厨,待侯爷晚上回来知道,说不定还会夸奖您呢。”

楚思思扬起高傲的头颅,“你说的没错,我现在是侯府里的唯一主子,而楚可卿就是个贱婢!胆敢欺骗我,我就要她付出代价!走,随我去收拾楚可卿那贱婢!”

作者的话
麻仓洛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