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星光不曾陨落 作者: 逢雨微 字数:2291 更新时间:2014-06-03 00:56:00

当我想你的时候

苏哲不明白为何真心付出的结果会一夕之间悉数毁灭?离开他的陈圆圆,他是那么的爱啊!

原本属意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麻省理工学院)的面试非常顺利就通过,只等开学。

其实大二的时候在C城,苏哲就接触过花旗建筑界泰斗麻省的Jason教授。

这位老教授在C大的讲座就是苏哲负责翻译资料的,并且最终一起与老教授完成定稿工作。

Jason教授是出了名的搞怪小老头,挑剔更是出神入化,甚至一个简单语法或是单词都是被当的理由。

苏哲整整修了6遍演讲的资料才整体交给这位老教授过目,其实,拿到初稿时,老教授的脸色就精彩绝伦,最终定稿更是展眉一笑,郑重其事与苏哲握手,以绝对专业的口吻说:“Good job,Su,I hope one day we''ll meet again in Massachusetts.

此后,老教授一直惦记着让他去Ma,有了老教授的推荐,其实他完全可以留在C城,面试只需要走个过场,静等办理手续入学即可,但是他刚突然发现C城的空气都充满恐怖的失恋气息,然后是深深的失望。

视频电话中,苏母抱怨儿子骗她开学在即,早早抵美,现在剩下两位老人在家中只能透过冷冰冰的电脑才能见到儿子。

苏哲一如既往地四两拨千斤:“妈,我争取早去早回。”

····

在Ma的时候,他主修的是建筑和经济学。国外的大学上着并不轻松,不像在国内那样多得闲暇时间可以插科打诨,幸好他一直保持着阅读的习惯,所以还能应付忙碌的生活。

其实他也非常庆幸,这样就不必时常命令自己不想念陈圆圆。

在美时,他只认真想过一次,应该是在平安夜的那天。

那天新加坡室友Lee硬拉着他参加平安夜派对,Lee一早打定猎艳主意,所以一到派对就按捺不住去到了万花丛中。

这样千篇一律的快餐派对,到处充斥地暧昧气氛,让苏哲对这类场面兴致缺缺,所以他打算顺道去图书馆再查查最近的一篇论文需要的资料。

12月的波士顿很冷,他呵着白气,慢慢地踱步离开。外面已是冰天雪地,有些人却是美丽冻人得很,男的穿着薄薄的燕尾服,女孩儿穿着一条白色蓬蓬裙。

二人的谈话貌似并不顺利,没几句就争吵起来。他听见那个男人说,“尹杏,你算个什么东西,竟敢这样对我!”

没一会儿竟动起手来,那个没风度的男人竟然把一名柔弱女子推翻在地,甚至打算大打出手。

苏哲故意用英文感叹:“难怪外国人都认为国人素质底下,原来是有你这样的男人留在世上。”

男人不耐烦道:“我教训我女友,管你毛事!”

苏哲继续用英文回道,“一个喜欢对女人动手的男人,估计做Gay都会被嫌弃,你竟然以此为傲?!”

“你····小子,你竟然敢侮辱我,找死!”

“呵!呵!”

“事先声明,本人自小练过一点跆拳道,咏春拳也稍微懂一点,所以你最好想好是谁找死再说。”

许是听到苏哲的语气太淡定轻松,男人一听苏哲功夫在身,不敢再像之前蛮横,只能撤离。“小子,你给我记住!尹杏,我跟你没完,哼!”

男人离开后,那个叫尹杏的女孩对苏哲勉强扯了扯嘴角,相顾无言。

女孩儿的脸色有些苍白,黑亮的瞳孔闪着凄楚的光芒看着苏哲,苏哲想,“竟也是个脆弱却不愿服输的女孩,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啊,为何我看到她的影子。”

·····

当我想你的时候,你是否会偶尔想起我?

他了解陈圆圆是随性之人,大多时候都是今朝有酒今朝醉,很少对某件事计划甚详,而且大多时候都是自己制定计划逼着她一步步去实施。

那时候,多美好呀。

他会对着她说:“懒姑娘,你这样赖皮,进了苏家门可有得家法挨了。”

她会甜甜地回道:“有小白在,你会护着我的对不对?”

停顿数秒之后,才会想起苏哲在逗她,然后忍不住给他一顿暴打,两人笑闹作一团。

可星期三的晚上,陈圆圆第一次问他毕业之后有何打算?

他回答的什么呢?对了,他说的:“哦,毕业之后,我得先娶你才行。”

她捶了他一拳,羞红着脸说:“你正经一点呀,我很认真的问你的。”

听着她软软糯糯的声音,他故意挑着眉,把她拥进怀中:“我说得很认真呢,过几天,跟我回家见爸爸妈妈,嗯?”

他不知她的脸上为何会闪过一丝苍白的脸色。

“····”

“你家中对你没有其他的安排吗?”

他本就决定打消出国的计划,所以也不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怀里紧张的小东西。于是,把头靠在她的颈窝里,“所有的事情也没有你重要啊!”

“····”他的小东西那么不争气的泪流满面。

这样温馨的时刻仿佛是一个终结点。

不久,他听说微雨家出了大事,他打算与她商量去探望微雨。可是他完全找不到她,她最爱的食堂、两人常去的图书馆和校外小吃街,甚至她的小说圣地伴书山也没有她的踪迹,连云南和林星都不在校内。

他联系微雨才知道她们三人都在微雨K城的家中,一周后,又辗转听到她外公重病继而回乡的消息,两人再次见面已是在大半个月之后了。

他是开车去车站接的她,短短半月不见,她确是形单影瘦,精神很是憔悴,他快步走上前去为她挡开人流,拥着她的肩返回车内。

经过几小时的跋涉,或许是累极了,他准备提醒她系安全带时,却发现她已靠在椅背上睡着了。

他摇头苦笑,温柔地拢拢她额前的碎发,倾身为她系好安全带,缓缓将车子开上回校的路上。

两天后,噩耗传来,她的外公终是永远地离开了她。她在当晚的电话里对他轻声说:“苏哲,我们分开吧·······”

······

午夜梦回时,苏哲梦见陈圆圆在那么突然地提分手,毫无转圜的余地,他深知陈圆圆有时容易意气用事,可是从不轻易说分手。

于是他对她说:“陈圆圆,你可不可以不要闹别扭?”

可她只是坚定地对说:“我没有闹,只是觉得我们已经不适合在一起了,那就放了彼此吧。”

,他不禁苦笑,“过往种种难道一切都是不值得?”

“或许吧···”

于是他背上了行囊,来到美利坚,找回只会学习的自己。

那一刻,苏哲想,其实他是有一点点恨陈圆圆。

作者的话
逢雨微

亲们,Ma是麻省理工的简称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