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娇妻入口即甜 作者: 猫少阎 字数:2894 更新时间:2021-02-23 21:58:46

第93章 帅锅~来陪姐姐睡觉

  天上,月明星稀,云层缥缈。

  地下,霓光琉璃,车水马龙。

  乔言七静默着车窗外倒退的夜景。

  她在看夜景,而厉鹤权在看她。

  “你怎么会出现在那?”乔言七忽然想起这事转回头问。

  却不想,碰上了男人硬实温厚的胸膛。

  乔言七蓦地红了脸。

  他不知是何时摘掉了领带,内衬领口前三扣是敞开的。

  眸光稍稍在往上抬一抬,那流畅的锁骨线条便全部映落入乔言七的眼中。

  厉鹤权伸手揽过她娇嫰的肩头,“约人谈事情。”

  “男的女的?”

  随口问出去之后,乔言七又觉得自己多嘴了。

  “我、”她顶着红扑扑的小脸,慌忙解释,“我就是随便问……”

  “男的。”厉鹤权言简意赅道,“过几天你就知道了。”

  现在之所以不明说,是因为他只想给她一个惊喜。

  若不是锦邢今天抽不开身,需得他亲自上门来找锦邢聊些事,车子路过的时候偶然看到了她——他的宝宝今天怕是又得受伤了。

  乔言七盯着他滑动的喉结,忽而像魔怔了一样,抬手去轻轻触碰。

  她低低呢喃着,像是在自语,又像是在询问。

  “你为什么总是能在最危机的时刻及时出现然后保护我呢?”

  硬凸的滑滑触感。

  凸显得极致迷人视线。

  这还是她第一次触碰男人的喉结。

  厉鹤权抓住她调皮触碰的食指,低头吻了吻,“宝宝,男人的喉结不能随意碰。”

  “为什么?”

  他忽的凑到她耳边,温轻地撩拨开她的青丝,“点燃了火,不好灭。”

  耳畔边的热度霎时蔓延至脸上!

  乔言七双手捂住嘴,好不让自己因为耳朵上的敏感而乱发声。

  车停了。

  他霸道地咬了咬她的耳垂,“你又躲过一劫。”

  乔言七松了一口气,好在到了……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嗷嗷!

  厉鹤权下车替她开门。

  迟缓缓冲下来迎接她。

  两要好到如胶似漆的姐妹吃饭一起、追剧一起、洗澡澡一起、敷面膜啥的都一起、包括睡觉也一起……

  抄手倚靠在走廊柱子上的厉鹤权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乔言七有说有笑地进了客房。

  心中虽极度不爽,但看着宝宝开开心心的,他又不那么纠结今晚要独自承受孤独大床的感觉了。

  但厉鹤权怎么也没料着,自己何止是今晚要独守空房……

  如此反复了整整三天。

  ……

  乔言七的手恢复了,又可以活泼乱跳了。

  这天,跟厉鹤权报备之后,乔言七决定带迟缓缓去shopping,由于在出门前答应了厉鹤权去逛旗下的购物城,因此厉鹤权才同意不安排人跟着她俩。

  刚开始逛得都的确很开心,可中途迟缓缓看到别人一家和和睦睦的谈笑画面,心中深有内疚的感触,又忍不住悲伤了起来。

  “七七,你先回去吧。”迟缓缓抬手擦了擦眼泪,“我今天想去酒吧通宵……”

  越是活得清醒,越是在伪装自己,心中的悲伤就越是压制不住……

  迟缓缓呼了口气,又道:“我想买醉……太难受了……”

  “独自一人买醉,多消愁呀。”乔言七弯唇,展露出来的甜笑,璀璨得宛若天上星辰。

  “这喝酒吧,得有人陪。”

  其实主要还是担心缓缓一个人容易做傻事。

  毕竟她也经历过颇为相似的事情,处于低谷期的人,须得有人陪一陪。

  迟缓缓仰起脸冲着夜空喊道:“不,我还想蹦迪!”

  “我也想。”

  “想多没劲!心动不如行动!”迟缓缓拉起她的手。

  “好!”

  两人又似打了鸡血一样,跑去买了套适合蹦迪的性感连衣裙。

  都是浅V不过膝的包臀吊带连衣裙。因而,同样性感的娇躯加上白花花的纤细长腿都十分吸引眼球。

  但在身高上——这一身衬托出御姐范十足的乔言七更为吸人赏欣。

  更准确来说,她俩从离开商城起回头率以及观赏率都是百分百。

  上车的时候,包里的手机一直在震响,乔言七心虚得愣是没敢接。

  “你确定你到时候回去不会被厉总惩罚?”迟缓缓很替她忧心忡忡。

  乔言七假装镇定自若,“没事,他不能把握怎么样!”

  这话,说出之后,不知为啥——这心里边吧,反倒更慌了……

  SJ集团总部,四十五层的总办里——

  一接到商城专门人的传报消息,说乔言七两人换了新造型,还挑了一条性感的V领吊带包臀超短小黑裙……

  这些消息厉鹤权都没看完,就直接电话联系乔言七。

  性感。

  V领。

  吊带。

  包臀。

  超短。

  小黑裙。

  这些字眼就像魔咒一样萦绕在脑海里,厉鹤权工作的心思都彻底没了。

  暗若得犹如黑洞般深邃眸光令人难以窥测。修长白皙的好看指骨捏紧了手机。

  很好——他都没眼福品欣她穿那样的衣服。

  室内的暖气瞬间都被一股无形的强大低气压给成功覆盖下去了……

  齐冥喧敲门而进,“厉总,海外跨国会议视频已经准备好……”

  冷沉得寒人的声音低吼:“推掉!”

  齐冥喧连忙恭敬颔首,“是!”

  正要关门离开,又被极寒一般的嗓音叫住。

  “速去查一下她的位置!”

  跟在厉鹤权身边久了,齐冥喧哪能不清楚厉鹤权口中的“她”指得是谁?

  “是!”

  仅几分钟,齐冥喧就把查询到乔言七的网络定位位置发给了厉鹤权。

  顺带还发了句语音。

  “厉总,少夫人现在所在的目的地是第一大好酒吧。”

  厉鹤权倏地从真皮座椅上起身,寒着声发过去一句语音。

  “备车!”

  第一大好酒吧,装潢高端大气极致奢侈。不仅位于凛南的黄金地段,还是闻名于全国第一大好娱乐蹦迪的疯乐好地方。

  不到九点整,人头攒动的同时也人声鼎沸。

  时而暗色系,时而烈焰系的聚灯光闪烁诡谲得让人眼神迷离。

  酒桌处,觥筹交错。

  调酒师一面随着奏感极强、撼动人心的电音摇晃着身体,一面举止优雅地调配着客人所需的酒水。

  猛烈到震耳欲聋得宛若瀑布声的音乐,狂呼而喧嚷的人声,妖娆扭动的女人,邪帅摇摆的男人,其中有两个疯狂的身躯——分别是乔言七和迟缓缓。

  疯疯癫癫地蹦累了之后,两人又跑去吧台点酒。

  乔言七阻止不了迟缓缓想借酒浇愁,只好陪着她一起喝。

  但生怕两人都喝醉,乔言七因此也没敢多喝。

  迟缓缓惯着一杯又一杯。

  “七七,我真是死都想不到,”她举着酒吧痛哭出声,“我会有成为离婚妇女的一天……”

  乔言七想夺过她的酒杯给她换一杯度数低的酒,但奈何迟缓缓护着酒杯护得死死。

  “等拿了离婚证,我迟缓缓就是离婚人士当中的一员了……”

  迟缓缓笑容无比凄凉,她眼里含着泪光,“当初结婚有多兴奋,现在离婚就有多痛苦……”

  她一边仰头大口大口的饮酒,一边搭着乔言七的肩膀,“七七,你说我这个离过婚的女人,以后是不是再也……”

  迟缓缓越说越难过,“再也没有人敢娶了我……”

  乔言七揽住她,轻拍着她的后背,“缓缓!你喝醉了!别说傻话!”

  “呜呜……我才没有喝醉!我一想到我以后挑男人要被嫌弃、可能连挑男人的资格都没了、我这心里就忒它娘的难过……”

  “不会的!”乔言七很温柔地道,“有我陪着你!大不了我帮你找过一个更好更好的!”

  回忆起当初跟父母闹翻天的场景,迟缓缓这心里就跟被人用刀接连不断地刺了好几下一样。

  她痛哭流涕地诉说道:“原来父母的话,还是要听的……”

  她当初没听,但她不后悔。

  因为,她承担自己当初所选择的错误决定……

  迟缓缓喝到趴在吧台上,醉声低嚷:“自斟自饮自开怀,且喜无拘无碍、往后只喜无拘无束……”

  乔言七从包里拿出手帕想去不远处的洗手池里打湿,好给喝得醉醺醺的迟缓缓擦一下脸。

  天真的乔言七本以为迟缓缓都已经喝得趴下了,这么乖的醉姿,应该也做不了什么妖了。

  哪知一回来,乔言七连迟缓缓的丁点人影都望不见了!

  刚想询问一个吧台的调酒师,乔言七却正好听到迟缓缓的声音。

  这会儿震响的音乐正好暂时调放到抒情乐。

  乔言七闻声刚看过去——顿时舌桥不下。

  迟缓缓像只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都并拢在一个身形十分挺拔高大的男人身上。

  “嘿嘿~小帅锅~”

  笑容像个傻叉儿一样的迟缓缓调情满满地开声,“姐姐看上你了~不如今晚来陪姐姐睡个觉~然后、再来个嗝、今宵难忘的一炮肿么样~”

  

  

  

  

  

  

  

  

  

  

作者的话
猫少阎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