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桃牵亡樱 作者: 沉风 字数:1729 更新时间:2021-01-13 12:18:03

那是她的记忆

看着师父刚劲的手臂,亡樱若雪一阵心安,她吸了几口气,这才渐渐镇定下来,“师父,我刚看到,看到那儿有个小丫鬟,她说要带我去见我娘,可是她现在不见了!”

听了这话,云熙的眉头一皱,却也没说什么,他松开了抓着她的手,在她手腕上留下一串清晰的紫红,然后他径自走进了偏殿,亡樱若雪跟着他,一只脚刚踏进偏殿,云熙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出去!”

亡樱若雪愣住,云熙却已走了过来,“啪”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亡樱若雪叹了口气,从鬓发上摘下那朵药草,放在鼻前细细嗅着,她脑海里又浮现出他素白的背影,温暖的双手,还有一个他柔和得语气:"以后要是冷了就来找我,不许躲在这儿,这样会更冷的,知道吗?”

“记住,要一直这样坚持下去。”

他是那样温柔啊,他这么优秀,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亡樱若雪这样想着,一丝失落涌上心头。

不,不能再想着这些事了,她是来学艺的,必须把心思放在练剑上面,瑰尊堂每旬都要进行一个小检测,可是她到现在还没有入门,也怨不得师父会嫌弃她,亡樱若雪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死死地咬住薄唇。

是的,师父嫌弃她,她昨天就意识到了,可是,可是她会努力啊,他为什么就不能相信她一次呢?

奇怪,师父来了之后,那个小丫鬟好像是离开了一般,或者可能真的是她的幻觉吧。

过了一会儿,云熙走了出来,沉声命令道:“跟着我。”说完便不再看她一眼,也不再跟她说一句话,自顾自走向玄武殿。

瑰尊堂的弟子早已等候多时,宁浩然和离思越也从甘药殿赶了过来,云熙率先走向师授台,继而对亡樱若雪伸出手,看着云熙修长的手指,她一下子愣住,不知道该干什么,云熙抬手,轻轻摘下她的发带,面色冷峻如常。

他十指拂过,那支带子上便有了一个印记,那形状居然是……是樱花!

樱花的花瓣即将散开,有些花边还染上了枯黄,俨然是一朵已经死亡的樱花,却又是那么倔强地不肯离去,即使瓣上还有一丝粉色,就不会放弃,哪怕只有一丁点地希望,也会不断去努力。

亡樱若雪激动得一时间竟然忘记去接,云熙“咳咳”几声,“这个时候还发呆,你究竟有没有把心思放在剑道上面,别说我没有告诉过你,要是觉得坚持不下去就走,这不丢人!”

她一回神,很郑重地接过发带,仔细地把它戴在自己的头发上,朝云熙深深鞠了一躬,“谢谢师父!”

“赐剑!”

主持师授仪式的弟子喊道。弟子们屏住呼吸,激动地看着台上,看大师兄会给自己的徒弟赐什么样的剑,毕竟,师兄是第一次给别人打剑。

剑送上来了,雪白而瘦小的剑身,剑柄处印着雪花图案,隐隐发出剑气,远处看来倒也别致,可,可是,当亡樱若雪准备去拿这把剑的时候,才发现她拿不起来!

就算是一天都没学过剑术的人,把剑拿起来总能做得到吧?难道这个亡樱若雪真的那么体弱,不应该啊,夏洲人不是一向以身强体壮闻名的吗?

“不对!”悦殇面色一沉,“是师兄,他打的这把剑,实属厉害,这把剑虽然才刚刚打出来,可是它上面已经有怨灵,可是被封印住了。”

漠北师尊也满意地摸了摸自己几近花白的胡须,“云熙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不错,懂得借力使力。若雪,以后他就是你师父,你要好好听师父的教诲,好好练功,明白吗?”

“若雪,以后他就是你师父,你要好好听从师父的教诲,好好练功,明白吗?”苍老的声音好像从旷远的天边传来,她忍不住抬头看了看他,只见仍然笔直地站着,脸上没有半分情绪。

“盥洗礼!”

早有女弟子端着清水站在一旁,云熙往里面放了一些粉末,然后命令亡樱若雪把手伸进去,奇怪了,她的手放进去后,手上的冻疮和淤青都没有了,展现在她眼前的是一双娇小而白皙的手,不仅如此,她身上也不感觉冷了,像被暖阳照着,她身上热烘烘的,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最后一项,师父赠礼!”

台下鸦雀无声,只见云熙缓缓地从袖口掏出一支钗子,这支钗子不短不长,正好适合少女戴,粉色的钗身上,刻着两个字:“忆樱”。

亡樱若雪突然一惊,这个樱花钗,这个樱花钗……她到底在哪儿见过呢?为何感觉这么熟悉,熟悉得有些遗憾,有些忧伤,思绪好像被一根琴弦拉住了,明明在努力一点就可以想起来了,可是,还是不行?

“忆樱”,又好像是一个承诺,一个已经忘却,而且永远都不会记起的承诺。

最后,好像是漠北师尊宣布结束,然后师父就像往常一样提前离开了,她呆呆地杵在原地,而那支樱花钗,静静地躺在她手中,谁也不能告诉她答案,因为那是她的记忆,没有人可以替代。

作者的话
沉风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