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神眼推拿师 作者: 斧孕文昌 字数:2189 更新时间:2020-11-21 23:10:56

第二十四章 who怕who(三更)

张小强站在按摩床前,董乐乐趴在上面。

街边推拿,被推拿的还是个年轻姑娘,很有噱头,好多人围观。

那么多人看着,张小强肯定不能推拿姑娘屁股,影响不好。

他选择推拿的部位是腰,这让董乐乐感觉异样。

腰部传来的酥麻感,每一下都能让她呻吟。

董乐乐为了不让人笑话,抱着头、捂着脸,银牙紧咬,生怕哼出声。

很快,张小强推拿结束。

他拍拍董乐乐后背,“感觉如何?”

“我,我好像流了好多姨妈。”董乐乐很小声地说。

宋淑彤从包里拿出一个姨妈巾,凑到董乐乐耳边说:“我扶你起来,咱们去里面换。”

董乐乐答应,被宋淑彤扶着进入药店,两女又很快出来。

面对围观众人,宋淑彤在旁鼓励说:“乐乐,勇敢的说出你的改变。”

“我……”

“不要害羞,身体健康比什么都重要。”

“你的分享可以让更多被痛经折磨的女性得到解脱,功德无量啊!”

宋淑彤给她加油鼓劲。

董乐乐在她的连番鼓励下,当众说:“刚刚推拿结束,我,我就流了好多姨妈。”

“之前隐隐作痛,现在不疼了,我感觉小腹很轻松。”

“感谢这位姑娘的分享,会有更多女性知道我们这款膏药的。”

宋淑彤鼓掌说,“有需要的朋友,欢迎尝试。”

在两女的宣传下,围观人里的女性陆续上前询问。

张小强耐心解答病人疑惑,迈出一贴贴宫寒膏药,成功打开局面。

这让杨店长有些慌,他慌慌张张去到楼上打电话。

“喂喂,陈总,出事了……”

“怎么会这样。”

陈爱国喃喃自语,他放下电话,很是发愁。

陈峰安慰他二叔说:“没事的叔,咱还有后手。”

“也只能那样了。”

叔侄俩对视一眼,阴狠一笑。

………………

张小强正在热火朝天卖膏药,人群忽然被分开,一行人气势冲冲挤了进来。

“今天砸了你的膏药摊!”

一个男人激动大吼,“老子让你一贴膏药也卖不出去。”

张小强眸光一韩问:“朋友,不给个理由就要砸我摊子?”

他将中指压在桌子中央,任凭男人如何用力,都掀不翻。

张小强注意到,男人身后有个担架,上面躺着个瑟瑟发抖的女人。

宋淑彤出面询问:“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他的膏药让我媳妇流产了,这还能有什么误会?”

什么?

围观众人震惊,难道膏药对人体有害?

一个膏药,不能治病还害的人孩子掉了,这可不能买。

有买过膏药没走的,涌上来喊着退钱。

杨店长表面紧张,暗中窃笑,让你坑我二十万。

宋淑彤满头大汗,她哪儿遇上过这个,只好求助丁静。

张小强却依然镇定,他已经看出,担架上的女人并未真的流产。

“诸位,能等我问明情况吗?”

“问什么问?就是用你的膏药流产的。”男人大吼,不让张小强说话。

越是如此,张小强越是淡定。

他绕过桌子,走到担架前,指着女人说:“你是说她后腰上贴的那块膏药是我的?”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

张小强透过神眼看出,那块膏药是假的,上面的防伪标记甚至写的是“立早章”而不是他的“弓长张”。

男人一愣,张小强忽然出手,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膏药取出。

“大伙儿看看,这膏药上的防伪标记是不是不一样?”张小强问。

他一手拿着从女人身上取下的那贴膏药,一手拿着自家膏药,举高高给围观人群看。

“是同一个音,可惜不是一个字。”

“字都写错了,这假得也太狠了。”

“假膏药害人,咱们可得认准了大夫再买。”

“我不退钱了。”

张小强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接下来就要弄清楚谁在针对他了。

“这位朋友,能知道你是在哪儿买的膏药吗?”

“我,噢对了,是你姨卖我的,在人民公园。”

“我姨?她长什么样?”

张小强蹙眉询问,“她是不是五十多岁,水桶腰,长的……”

“对对对,就她。”

“王姨?那可不是我姨。”

张小强先撇清关系,又点明:“你媳妇现在还没流产,需要我帮她稳住胎气吗?”

真的?

男人惊喜,可他不信任张小强,担心保不住孩子。

张小强看出他的迟疑,认真说:“如果保不住孩子,我一力承担所有罪责,赔钱或者偿命都可以。”

“这可是你说的。”

张小强点头说是,一个医生,如果名声臭了,和死了也没什么两样。

他不再理会男人,蹲下抓过孕妇手腕,一股太清真气注入她体内,护住胎气。

不一会,孕妇停止发抖,脸色也比刚才多了分血色。

“谢,谢谢。”

孕妇抓住张小强的手感谢,男人也不好意思地说:“刚才误会您了大夫。”

“这没什么。”

张小强刚刚稳住局面,宋淑彤举着电话跑过来。

“是丁总打来的。”

噢。

张小强接过电话走到一边,他沉声说:“人民公园有个叫王姨的,她借我的名头在卖假膏药。”

“好的,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谢谢。”

张小强挂断电话不久,一辆警车就开到了药店门口。

警车门打开,王姨坐在里面,手上铐着手铐。

孕妇和男人一见到她,立即就要上去打她。

“就是她!就是她卖我们毒膏药的!”

“别再动了胎气。”

张小强拦住两人,他说:“想要杜绝类似的事,还是需要依靠法律。”

警察先冲张小强赞许的点头,又问受害者夫妇:“两位,能跟我们去警局做下笔录吗?”

“没问题。”

张小强目送警车离开,耳朵突然动了动,他看向药店二楼,听见一番对话。

“陈总,你们派的人没成功,好像让那小子名气更大了。”

“什么?我的人还没出手啊?”

“那刚刚?”

“看来姓王的走了,又来俩姓陈的。”

张小强摇头苦笑,但他不甚在意。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who怕who?

张小强收摊回村子,今天销售情况不错,昨晚上做的膏药都卖完了,今天要不要再多做点?

他还没等进家,远远地就见到一条熟悉的大白鱼徘徊在老张家院门口,好像在等他。

张小强无声无息走到她身后,忽然开口问:“翠花姐,又哪儿不舒服想要推背呀?”

“呀!”

杨翠花被吓得脸白了白,见到是张小强,才拍拍胸脯说:“吓死姐了。”

“今天不推背,今天找你有正事。”

作者的话
斧孕文昌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