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楚天宠妃 作者: 倾世黄飞 字数:1739 更新时间:2020-11-22 16:32:31

第五章

第五章 焉知祸福

王妃走后,不用早晚请安,若曦反倒觉得日子过得轻松自在。

一日大早,秋芳斋里的丫鬟银弦,来到冬菊阁,说是要杏枝去秋芳斋一趟,郡主正准备商议事情。

杏枝进屋禀告若曦一声,便跟着银弦去了秋芳斋。

不一会,杏枝拎着半袋子米气呼呼地回来了。也不顾主仆礼节,就向若曦抱怨起来。

“平日,王妃在时,我们都是20斤粳米,她刚一管事,就减了半。”说着,将米丢在地上。

若曦弄不清楚20斤是个什么概念,在她眼里,米只是以碗来计数的。

反倒劝起来杏枝:“难不成,少了这十斤米,我们还能饿着?”

“小姐心真宽,不是我当下人的多嘴,两月前,你还是粗米不沾一粒,平时我们熬粥,用错一次,就惹的你大发雷霆,这会子倒说的轻松了。”杏枝说。

这个姑娘,平时就是心直口快,如今若曦像换了个人似的,对下人再不挑三拣四,也就口无遮拦了。

两人又说了些闲话,杏枝就回厨房做饭了。

吃过饭后,老吴跑来,告诉大家,北边黄河决了口子,听说要闹水灾。

历史上黄河多次改道,尤其在下游,对此若曦并不陌生。

上有朝廷,下有百官,她一个不出王宫的女子,想来与此事也没有关系。听老吴说了,也不在意。

老吴唠叨了会子,大意是说老家在丰沛,担心家里的爹娘,希望能将老人们接到彭城。

若曦最能理解这种心情,不等老吴开口,就准了假,让他回老家接回老人。

上次救命之后,老吴只当是小王妃偶尔良心发现,却不曾想,她早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就多聊了几句。

“小姐,你可这是变了个人似的。”老吴试量了几次,终于开口。

“变了,现在如何,以前又如何?”若曦说道。

“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小时候,你善良单纯,连个毛毛虫都不忍心踩死。”说到这里,老吴脸上依然流露出对幼年主子的喜爱之情。

“现在,你越来越像小时候了。”说到这儿就把话题打住,不再多说了。

“人总是要变,也许向好,也许向坏。”若曦的回答,充满了哲理。老吴似懂非懂。

如此,轻描淡写的对话,不再对原主的事刨根问底,一来她觉得原主的生活已经成为过去,与她无关。

二来,她已对王宫内勾心斗角有了自己的认识,孰敌孰友,她一时难辨,少说些话,总没错。

老吴走后,柳叶和李婆婆端来药膏,准备要给她换药。这烫伤不比其他,结疤后掉皮,再结疤掉皮,反复多次,才能痊愈。

想起要留一个大疤,在那傲娇的胸上,她就有说不尽的恨意。低胸裙,吊带装,都将不再属于她。

“小姐,小姐,你快看,快看。”脱下外衫,向来稳重的柳叶尖叫了起来。

“着魔了吗?”看柳叶直勾勾的眼盯着自己的胸,虽同是女人,若曦仍然有些不自在。

柳叶说着,拿来一面铜镜。镜中的自己果然让她大吃一惊。

原来,那个愈合的伤疤,竟长成了一朵花,五分像菊花,五分又像牡丹,只是没有颜色,少些韵味。

李婆婆忙跪下作揖,嘴里念叨着:“小王妃真是菩萨转世,这佛光再现了。”

出现这种意外之喜,若曦虽然高兴,却明白这不过是巧合而已。

“不必大呼小叫,万一此话传出去,我又是妖言惑众,心存不轨了。”若曦将李婆婆搀起,“弄不好,又要受一次虐刑。”

李婆婆起身,看着若曦,良久,问道:“娘娘怕疼吗?”

“原来怕,现在不怕了。再疼能疼得过那烙铁烫肉皮吗?”

“那不至于,只是一点小疼而已。”李婆婆神秘兮兮得说着,翻箱倒柜找出一堆画笔、颜料来。

“难不成,你要在小姐身上画画吗?”柳叶问道。

“不是画画,是刺画!”李婆婆解释道:“我爹原是王宫里的画师,我小时候,也学了几笔人皮刺绣的功夫。”

“你想?”若曦知道,所谓人皮刺绣类似现在的纹身,猜想婆婆是想将这似花非花的疤,绣成一朵完美的花。

“对,不如就着原型,略作些笔墨,将它做成一朵牡丹,岂不是更好。”

柳叶和杏枝,还有外面的几个丫头也都跟着起哄。

本是个乖乖女的她,读高中时就有过纹身的想法,父母不许,没有得逞,如今父母管不着了,又能将伤疤掩盖,她欣然同意。

李婆婆真是手巧心灵,研了默,调了色,连样稿也不看,不一会就大功告成。

几天后,消了炎症,镜前再看,胸前一朵含苞欲放、娇艳欲滴的牡丹。

久违的笑,再一次洋溢在她的脸上。果然应了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主仆和谐,冬菊阁总是洋溢着欢快、祥和。若曦一时便将前世今生都抛到九霄云外,什么王妃,什么世子,都随他去吧。

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可,没过几天,那个银弦又跑了来,行礼寒暄之后,递上一份拜帖。

原来,郡主邀请大家赴宴,饮酒赏花。

赴宴?若曦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作者的话
倾世黄飞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