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天下局 作者: 沈朝夕 字数:2452 更新时间:2020-11-19 20:24:40

第一章 血染长衣挽流风

在玄国都城的一条街道上,一辆马车急驰而过,车中的男子死死地捏着一块令牌,大颗大颗的汗珠从他的手臂上滑落下来,显然他很焦急。

“殿下,大概还有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车夫向身后说道。

“快!再快一点 ,只要乾清军还在墨城就还是我燕玉的。”

此时在墨城的一处酒楼里,有人正端起一杯琼浆注视着墨城的街道,他的目光好似深不见底的寒潭丝毫没有情绪波动,若与他对视也许会被卷入其中无法自拔。夜风刮过,燕玦的长发被撩起,他缓缓地将杯中的琼浆饮尽。与他对坐的是一位正在擦刀的男子,弯弯的银月刃散发着寒气。

“陆轩。”燕玦突然开口。”

“太子请讲 ....”陆轩放下兵刃看着燕玦。

“你说老二为什么如此着急地想杀我。”

“太子殿下作为一名侍卫我是不便议论皇室的,但自古以来那九五至尊只能有一个人,相信太子比我更清楚。”陆轩平静地说。

燕玦摇摇头:“我其实并不想做什么皇帝,但如今的玄国已是存亡之秋,若不改变恐怕难以维持。”

“太子殿下的想法自然是十分伟大的,但一切还要过了今晚才能见分晓。“陆轩不再看燕玦而是看向街道的东边。

“东大营?”燕玦挑挑眉。

陆轩眼中闪过杀意,随后又恢复平静。

“一个不留”冷冷的四个字进入燕玦的耳中。

燕玦点了点头。

东宫太子府外兵马穿行,将整个东宫围的水泄不通。

“何将军…咱们什么时侯动手。"士兵问何泉。

“再等等,三皇子的人还没来信儿”

何泉握紧长枪,月光照在他的盔甲上放出寒光。

大约半个时辰过去后, 终于有人来了。

“何将军,根据三皇子的信儿,燕玦就在这东宫里,守卫空虚,是时候动手了。”士兵说道。

何泉点了点头“上,为了二皇子杀!”

随着命令的下达,身着银白色盔甲的士兵们冲进东宫。何泉身先士卒一杆长枪舞动起来,左刺右捅,东宫的守卫很快便被肃清了。这支小队总共六百多人一路杀进东宫内院。

内院里安静得出奇,只有大殿点着灯光。

何泉心中涌上一丝不安。

“吱——”

大殿的门被从里向外推开,身着鹤袍的人从里面缓缓走出来,他的左手按着长剑,带着目空一切的威压。

当何泉看见这个人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次刺杀已经失败了。

“何将军可知刺杀太子是什么罪名?“萧冕问道。

何泉惨然一笑“既然萧将军在这儿,那意味着我们被骗了。”

你我皆是人臣,尽力就好,至于胜利的归属你我无力决定。”萧冕轻声地说道。

正说话间,内院门外冲进一大堆身着暗金色盔甲的士兵。他们动作迅速,军阵稳固很快将何泉他们困住。

"东宫铁军!这么说东宫铁军一直都在墨城里?”何泉大惊。

“不错所以何将军还要反抗吗?”萧冕问道。

“这帝位终究不是二皇子的,太子实在厉害,如此绝智我家主子无论如何也比不上了。何泉低下头惋惜不已。

“那将军请亲自去和殿下请罪吧。”萧冕说道。

何泉抓紧了长枪:“为人臣子定当尽忠,纵然是死也在所不惜”

说完何泉长枪挺立对准萧冕,两名士兵挡在萧冕面前。

萧冕手一挥“不用,你们退下。”

“游龙枪,急 !”

下一秒何泉利用腿部的强大爆发力将整个人弹射出去,枪尖直指萧冕,整个人快成了一道白光。

“刷——”长剑出鞘,萧冕横斩一剑,蓝色的剑光将白光斩碎,何泉一个后空翻落在萧冕身前。

“游龙枪.封!”

何泉的枪左刺右扫,枪尖带着杀气伴随在萧冕周围。

萧冕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移动剑刃去挡下何泉的攻势。

何泉有些急了。

“萧将军一直不还手是看不起在下吗?”

“你不是我的对手,放弃吧…”

萧冕每一次移动剑刃不过几寸的距离,但都能巧妙的挡下何泉的枪。

何家拉回长枪舞动起来,他仿佛是在积蓄力量。

“游龙枪.定军!”

何家一步跃起双手抓枪在空中一个转身向萧冕砸下。

萧冕翻转手腕剑尖向下,看来准备硬接。

“哈!”何家大叫一声伴随着阵阵龙吟。

“咣!”

枪与剑相交,萧冕脚下裂开了一个大坑。

暴力的能量激荡开来。

“开!”萧冕发力何泉被震开。

下一秒,萧冕人化为一道蓝光,将何泉在空中来回斩击。

“收!”

萧冕长剑回鞘,何泉落在地上。

“咳!为什么留手。”何泉吐了一口血“三十三剑全部避开要塞。”

“你的精神值得敬重,如今的玄国正缺少这样的将领。”萧冕说道。何泉愣住了他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究竟对不对,太子莫非当真是明君。

萧冕下令将所有人抓捕等燕玦亲审。

东大营燕玉走下马车,地上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乾清军的大旗也被斩断、整个东大营仿佛人间地狱一般。

“…哈…呼”燕玉不敢相信这一切。

两万人,这可是他精心培养的军队,居然一夜之间被抹去了......燕玉松开手,令牌掉在地上碎开来。

“不,不,这不是真的.....”

背后传来行军声,燕玉回头一看,暗金色的盔甲是那么刺眼。

“东宫铁军!呵!燕哲你骗我!”

“二哥,兵不厌诈,胜败乃兵家常事, 我从一开始便是大哥的人呀。”燕哲从队里走出来。

“燕玦呢!下得一手好棋啊!”燕玉骂到。

“二哥你会见到他的。” 说完一挥手,几名士兵押住了燕玉。

皇宫里燕玦大步踏进殿中。燕泽坐在龙椅上注视着他。

“参见太子殿下!”百官施礼。显然燕玦的威严已经超过了燕泽。

"起!”燕玦抬手。

“你…干掉了燕玉。”燕泽问道。

“父皇玄国的天变了, 今后就由我来管理国家吧。”

“反了吗?”燕泽怒斥。

“不敢,只是父皇年事已高该休息了,谢谢您从小将我流放在边境,不然我也不会知道玄国如此的衰败!”燕玦的语气中满是对燕泽的不满。

“……你”

“玄国不应该这样、是时候醒悟了。”说完燕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大步离去。

“恭送太子。”

燕泽气得丝毫没有办法。燕玦已经控制了一切,并且干掉了燕玉。自己也离死不远了吧。玄国的天真的变了。

东宫中燕玉跪在燕玦面前。

"老贼!手段真厉害。”

“二弟你知道为什么你会输吗?”燕玦问他。

燕玉有些愣住了。

“因为你想杀我,太想杀我了,而我不同,我只想着如何取胜”燕玉低头不语。"你我都是玄国的皇子你要的只是皇位,但我要的是玄国的昌盛,所以你终究不是我的对手"燕玦说道。

“我……看来是我输了”燕玉低下头。

燕玦手一挥,萧冕便带着燕玉下去了。斩钉截铁地声音响起。

“后天正午,朝天门问斩”

"是!”

燕玦看向窗外,月色是那么美丽……陆轩走过来。

“你赢了…”

“不…我并没赢,路还长。”

“下一步打算?”

“天下!”

“希望你可以做到。”

燕玦转过头看他:“天下这局棋从现在开始,我来落子。”

(第一章 完)

作者的话
沈朝夕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