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全能医妃 作者: 浅晓萱 字数:2051 更新时间:2020-10-28 01:02:52

第二十一章 被万俟夜挥飞

陈员外及围观百姓都看向了灰衣男子和那老头的鞋面,发现真如皇甫央央所说,两人的鞋面都沾有黑色的淤泥,而青衣男子的鞋面却是干干净净的,不像从城外而来。

“姑娘没有说错,我和我爹确实从城外而来,我们是进城置办一些物事的,因天未亮就出门了,加之视力不好,不小心踩进了淤泥中。”

灰衣男子对皇甫央央说完,就担忧地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老者正好醒了过来。

灰衣男子大喜,“爹……爹,你醒了。”

青衣男子见老者醒了,慌张起来。

“好了,人醒了,谁是那位老伯的儿子,一问便知。”

青衣男子一听皇甫央央这话,不敢再逗留,连忙爬起来跑了。

真相大白。

陈员外将银子给了灰衣男子。

皇甫央央赢得了全场喝彩。

万俟弈看她的眼神中充满了赞赏,充满了兴趣。

皇甫央央,你真是让本王刮目。

皇甫央央将增强视力之法和如何替那老头调理身子的法子告知灰衣男子后,便挤出了人群。

“她一定是神仙下凡。”

身后有百姓看着皇甫央央纤细曼妙的背影这样说。

“小美人,你如此会看相,既能分善恶又能知黑白,而且医术精湛,随本王一同回古城王府可好?”万俟弈是越看皇甫央央越喜欢,很想据为己有。

“同斉王抢人,你不要命了?”

“你又不是斉王妃,怎就成了八哥之人了?”

“我住在斉王府,当然是他的人。何况我今日不是斉王妃,不代表他日不是。”

“你这话是何意?”

“意思就是……我会嫁给你八哥。他若不娶,我便霸王硬上弓。”

万俟弈听得目瞪口呆,显然是没想到皇甫央央会说出这番话来,而且是如此的直白,半丝不含糊。

皇甫央央唇角勾出腹黑至极的笑容,越过万俟弈,问了一名路人后,直奔马市,也就是买马之地。

皇甫央央随意选了一匹马,告知马市老板由万俟弈结账,便骑上马直接往马市外奔去。

像小跟班一样跟着来的万俟弈,第一次遇到如此不拘小节,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气得肝都疼了。

“皇甫央央,你个小没良心的,你个拿人的不手软,吃人的不嘴软的,等着本王。”

万俟弈匆匆结完账就骑上自己的马追去了。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皇甫央央所骑的马在司府外不远处停了下来。

传闻皇甫家族的诅咒是司家人所下,这一点皇甫央央在现代时就听自己的太奶奶说起过了。

为了解除诅咒,皇甫央央穿越来这千年前之前,去千年后的司家查探过,却一无所获,因为千年后的司家已经没落,但皇甫央央知道千年前的司家先祖乃是大齐国的大祭司,权利极大、地位极高,不止会五行八卦之术,还会占星术、占卜术等。

骑坐在马背上的皇甫央央望着‘司府’二字,眼神变得清冷凛冽起来,一双纤手也攥起了拳头,心中的恨意似掀起的巨浪冲击着肺腑和四肢百骸。

皇甫家族世世代代嫡系一脉不是死于非命就是短命,皆因司家先祖下的诅咒,她无法不恨,也无法不难过,因而眼眶红了、湿了。

皇甫央央今日会跟着万俟弈出来,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要来司府看看。

她没有忘记自己穿越来这千年前的目的,因而会想方设法的接近司家人,或混进司府,查出司家先祖诅咒皇甫家族的缘由,以及找到解除诅咒之法。

“小美人,怎么了?怎么哭了?”

万俟弈抬起大手,正欲为皇甫央央擦拭掉泪水,皇甫央央就偏头躲开了。

万俟弈有些不悦,“你是第一个不把本王放在眼里的女人。”

皇甫央央似未听见,双眼一直平视着前方,直到一辆豪华的马车出现,眼神才略有变化。

从马车上下来了一名身形颀长,身着白色锦袍,头戴白玉冠,气质出尘脱俗的男子。

“他是谁?”

原主印象中没有这个人,皇甫央央自然也没有,而她在现代时虽然看过司家族谱,以及大齐国史书、皇甫家族族谱等,但很多事、很多人都没有详细记载。

万俟弈似没听见皇甫央央的问话,没有回答。

皇甫央央也不追问,小手勒紧马缰,准备掉头回斉王府时,那欲进入司府的白衣男子回过头朝皇甫央央看了过来,并点头微笑。

男子容貌俊美,双眸清澈纯净,气质干净,似处于尘世之外,飘然若仙。

“他叫司玉珩(héng),司家长子长孙,掌管司天台,任司天监一职。”万俟弈没能忍住,还是对皇甫央央说了。

皇甫央央没想到那白衣男子竟是会观风云气象,能掐会算的司天监,怪不得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只是如此纯净无垢之人,却是司家人,当真是可惜了。

皇甫央央没理会司玉珩,调转马头,正欲回斉王府,就瞥见了万俟夜。

一身玄色锦袍,气质尊贵无比的他长身玉立,像挺拔的松柏一般站在不远处,目光深沉,表情深邃,看不出喜怒。

他身后是一支不算小的,整齐威严的队伍。

专属他的豪华马车停在队伍中央。

万淳、卫羽、卫俶等人都在。

只是无论是他们,还是骑坐在马背上的斉王府府军们,神情都非常之严肃,似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

即使不在近旁,皇甫央央也感受到了一股迫人的压抑之感、窒息之感,似乎来自万俟夜。

万俟弈一看万俟夜这阵仗,心中顿生不好之预感,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于是对皇甫央央喊道:“小美人,今日本王还有要事要办,就不陪你了,告辞!”

秒怂的万俟弈夹着尾巴快马加鞭的跑了。

皇甫央央回头望向万俟夜,小脸上挤出自认为很明媚的笑容,打马向前,“王爷,这么巧啊?你来司府有要事?”

神情阴沉冷魅似阎罗的万俟夜目光一寒,宽大的袖袍朝着皇甫央央一挥,身姿纤细瘦弱的皇甫央央就似风筝一般,身子从马背上倒飞出去。

“啊——”皇甫央央下意识尖叫。

作者的话
浅晓萱

谢谢宝宝们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