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穿越之魔尊今日变狼了吗 作者: 子岑教主 字数:1899 更新时间:2020-10-14 00:29:34

第35章

九旋之渊,怪石奇峰,断岩对峙,葱茏的青萝藤蔓爬满了陡直的峭壁,几簇赭黄琼苞棣萼韡韡如鲛人剪碎的珐琅鎏金簪般散落谷底,芳馥幽香似千丝万缕的返魂飘向迭巘崖壁上的独枝绿梢,玲珑翠叶随风摇曳。

从上往下陟岵瞻望,不测之渊内黑雾沆砀,阴气飘渺,波橘云诡,令人生畏。

长赢一袭黑衣直达谷底,他此番穿越,同先前宴行一样,法力并未跟着回来,再加上遇到的是黑雾迷妖这种虚无缥缈的难缠货,自然也有些头疼。

寒风卷尘,乌云翻涌,长赢静静地立在原地,背着手环望许久,倒也不是他不愿动,而是这崖底确实没啥东西,别说是妖怪了,就连几只微不足道的小蠕虫都得扒开那乱石堆去仔细搜寻!

更何况黑雾迷妖体形如此庞大,光论单只就足以膨胀到撑破两岸坚如磐石的岩壁,九旋之渊于它而言不过人类口齿中的牙缝罢了!

可怎么连半只妖影都没发现呢?

长赢微微皱眉,他顺岩壁又往前走了一段,终于在路过半弯拐角时才有所发现——奇形怪状的碎岩堆叠在那,将路堵的水泄不通。湿漉漉的石堆上长有繁绿的莓苔,尺蠖不断弯成弓形缓缓向前蠕动,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表面,分泌的粘液滑在地上不易察峥,臭气熏天,刺鼻扑人。

长赢走上前去,撇了眼湿漉漉的石堆,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这九旋之渊内风卷尘扬,又是何来水源一说,可堆在眼前的乱石碎岩表面湿润,爬满尺蠖,除却粘液外,定是有水滋养这些生物存活。

没有其他的解释,除了幻境。

天谕山常年杳无人迹,其崖底表面是乱石堆叠的泞土,实则是灰烟瘴气的幻境漩涡,不计其数的黑雾迷妖栖息于内,它们相互吞噬,胜者存活,败者消亡。

而打开这幻境的唯一方式,便是纵法施咒——当黑雾迷妖感知到同它血统相近的强大族群,便会本能地打开深渊幻境的屏障放外来者进入,然后极力攻之将其拆吃入腹,最后把敌人搞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可长赢不能犹豫,他当机立断开始闭思运气,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脚下出现了一个不停旋转的庞大法阵,万丈红光交错纵横,瞬间照亮了整片深渊。

长赢的墨发随风飘扬,他一袭黑衣仙袂飘飘,剑眉入鬓凶戮狠厉,千丝万缕的黑气绕他的手掌旋转,很快,一个虚无缥缈的偌大漩涡竖立着呈现在他眼前,若隐若现,看不真切,仿佛真有汹涌流动的海水般,又仿佛是撕扯空间的冷气旋。

咒语念罢,长赢攥紧了拳,两只狼耳机警的支愣着,喉结滚动了一下,眉头紧锁。

黑雾迷妖法力高强,此番营救必免不了一通恶战,这个时期的长赢尚且年少,距离那个一手遮天的魔尊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可他担心的不是战败,而是自己去晚了。

长赢大步上前,毫不畏惧地踏入那波橘云诡的阽危幻境,他衣诀翻飞,气势汹汹,赫斯之威大有狼鸣九霄之势。

话虽如此,但还是在内心把那个戴着面具的少年咒骂了一万遍。

幻境内黑雾弥漫,兰烟麝馥,不时有几缕亡魂哀嚎飘过,霜雪漫天,凄风呼啸,前脚踏进极寒之地,后脚如入封冻之巅,发着冰蓝色荧光的野花遍地盛放,为长赢铺开了一条流光溢彩的前路,远方漆黑一片,四周寂寥无声。

可长赢却很敏锐地嗅到了妖怪的气息,他可以确定,前方栖息了一只灵力场极强的黑雾迷妖,修为至少千年之有。

事不宜迟,他顺着光源向前走去,甚至召唤了一把锋利的血刃防身,没办法,这要换作某位魔尊男,二话不说就能一刀把幻境劈裂,然后戏谑一笑将黑雾迷妖全族秒杀,叱咤风云,独步天下,几秒钟的功夫就能将人救出。

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啊!

往事不堪回首,长赢两只耳朵气到摆平,可步子却没停下。

宴行这个蠢女人,你要是真死了,本座就把你的尸体从那九旋之渊抓出来,抽筋剥皮再千刀万剐,让你一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永生永世的待在本座身边!

你不是想逃离本座吗?

你不是想拯救苍生吗?

本座偏不随你意!本座就要搅乱你的计划,让你知道,自己到底多么失败!到底是有多么愚蠢!

长赢又往前走了一段,浓重的黑雾逐渐消散,眼前竟出现了一座撑天拄地的鎏金阶梯,它蜿蜒曲上,气势磅礴,一眼望不到边际。

长赢一反常态,他没有跟随指引,乖顺地走上阶梯,而是提刀飞身过去,以闪电般的速度到达阶梯的顶端,就在他有所防备地站定后,抬眼看到的一幕却令他万分愕然!

阶梯顶端的正上空中悬着一个薄衣半裸的长发女子,那个女人闭着双眼,气若游丝,面色惨白,显然已经失去了意识,可长赢还是能一眼就能认出她来。

那个在魔界同他翻云覆雨后大哭崩溃的女人,那个睡不着觉便偷偷捏他耳朵以示报复的女人,那个在长乾宫对天发誓要抗争他一辈子的女人。

此时此刻,凝视着悬在半空虚弱的宴行,长赢低下头来,竟感到一丝心悸,他有些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过去的,关于宴行的一切的一切,无论细节,无论事理,无论悲喜,无论结局,他竟然全部都牢记在心。

太荒唐了!

简直太荒唐了!

长赢捏紧了手里的刀,他犹豫着,若不是有浚波印在,他甚至想亲手了结宴行。

作者的话
子岑教主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