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神医凰妃:腹黑邪王求放过 作者: Mr.玄猫 字数:5190 更新时间:2020-09-16 22:09:44

第五十章 后山约见(二)

一个人影悄无声息地缓缓走向了长宁,在长宁毫无知晓防备地时候,抬手拍了拍长宁的肩膀。

长宁猛地扭头,便看到那副熟悉的半边玉面金边的面具。

复阳驰眼眸微微弯出了一个弧度,月色下就这样看着长宁,不知怎得,前一秒还神情紧绷的长宁,下一刻便放松了下来。

心里轻呼一口气道:“你这没有半点气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鬼呢!”

复阳驰看着长宁深藏在眼底的幽怨,微微扬起唇角道:“我若是流露出气息,不等潜入书院,就被拦在门口了。”

听到这话,长宁当即便想起方才所想的,上下打量了复阳驰一番。

今日的复阳驰并未坐轮椅,此时宛如一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人一般站在自己面前,长宁有一瞬的怔然。

她之前诊断过,复阳驰这双腿不仅毒发的时候疼痛难忍,在彻底解毒之前,只怕是连正常走路都格外困难。

可现下复阳驰是怎么……

她调配的药剂究竟有多大的功效她再清楚不过,复阳驰不毒发了,可不代表他就能正常行走了啊!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还不等长宁问出口,复阳驰就已经回答了她的疑问:“别看了,这是请了能工巧匠做了个支撑板而已,我还是无法正常行走的。”

“我就说我的诊断怎么可能出错嘛。”长宁收回目光,再次将复阳驰打量了一番,此前复阳驰一直坐在轮椅之上。

尽管能隐隐看得出复阳驰身量不错,可这男人站起身,长宁才发现复阳驰不论身材还是身量都堪称完美。

自己才堪堪到他的胸口,此时月色之下抬头看着这个男人,长宁的心口不免一阵悸动。

就在长宁沉浸在欣赏美色之时,突然感觉到面前男人的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身后,揽着自己的腰,将她猛地往怀里一带。

长宁一惊,正要反抗,就听到复阳驰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别动,有人过来了。”

话音刚落,长宁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随后就看到两名书院的侍卫大步走了过来。

“奇怪,方才总感觉这边好像是有人来了,难道是我感觉错了?”其中一名护卫四下打量了一番说道。

“都说了是你太敏感了,这后山可是定安王府那位小公子的地盘,都快到宵禁了,谁那么大胆子赶往这儿来啊。”另一名护卫百无聊赖的打了个哈欠,冲自己的同伴摆了摆手。

“真是我敏感了?”那名察觉到不对的侍卫皱着眉头不解的四下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后,便在同伴的招呼之下,扭头一并离开了。

长宁被复阳驰摁在怀中,二人隐藏在暗处大气都不敢出。

复阳驰既然能从寒山书院外潜进来,风染还能偷摸跑到女子寝院,那就说明他们的轻功潜行,都在这些护卫之上,不会那么轻而易举就被人发现。

那看来只有方才她从寝院过来时,不小心惊动了书院的侍卫。

没想到这小小书院的侍卫都有这么强的警觉性,之前倒是她轻视了这寒山书院卧虎藏龙的程度。

在听到那两名侍卫离开后,长宁便想从复阳驰的怀中离开。

可不想复阳驰却是一把揽着她轻柔的腰肢,一掌内力打在不远处的石头上,带着长宁往后山深处而去。

虽然双腿除了能凭借支撑站立,但行走却根本不可能,但长宁却发现这丝毫不影响复阳驰的行进速度。

依靠着内力的借力,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复阳驰便已经揽着长宁抵达了这后山的山顶。

直到抵达了山顶,复阳驰才松开长宁,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长宁还是头一次这般温柔的贴着一个男人的胸口,内心颇有些不适应,脸颊上不自然的染上了一抹红晕。

好在趁着夜色,也看不出什么。

山顶上俯瞰山脚下的寒山书院,除了偶有些许星星点点的光火,一切都沉浸在黑暗之中。

但距离书院不远的京城,则是一片灯火通明,好不热闹,长宁看了半响,才想起来今日出来不是来看景色的。

扭头问道:“复阳驰,你大半夜潜进书院,不会就想带我看个夜景吧?怎么,是药快吃完了?还是又有什么别的情况了?”

复阳驰看着长宁,淡淡笑道:“怎么,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孤的合作伙伴了吗?”

长宁听着这话一愣,轻笑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我都听说了,你才回京封王,想来事情一大堆,怎么可能闲得无聊,没事儿跑来这儿。”

复阳驰见长宁满脸的不信,也不解释,顿了一下后才道:“的确是有点事儿,我觉得只怕是等不到你休沐入城,所以就来了。”

“什么事?跟你身体里的毒有关还是……我娘亲的事有眉目了。”

复阳驰听到长宁的话,心里不知为何就这么舒坦了,看来他在这小丫头心里还是有些分量的,第一个想到的竟然是自己的身体。

也不枉自己这些时日惦记着这小丫头,复阳驰嘴角微微上扬。

“都不是。”复阳驰摇了摇头:“是与你有关的。”

“与我有关?”长宁诧异。

她才到京城,什么事情会与自己有关?

她这些时日解除的人就那几个,唯一能说得上有过节的,可能也就跟白雨娆沾边的那位封家小姐封知言。

可就为了这么个人,复阳驰也不可能亲自跑这么一趟。

还是说……

“是,与你的身世,或者说与你母亲的身世有关。”复阳驰淡淡的说道:“安旭尧想来你已经见到了。”

“安旭尧……?”长宁怔然,猛地反应过来了什么。

她之前就察觉到了这位所谓的后山看守者身份不那么简单,安……十有八九与八大家中上三家的安家有关。

本以为被打发来看后山,想来只是跟安家沾亲带故而已,但方才在山脚,听见那两名护卫的话,长宁便反应过来安旭尧的身份不一般。

定安王府的小公子,这身份可就不一般了。

这样的一个人,跟自己和她的娘亲又有什么关系呢?

长宁疑惑的望着复阳驰:“安旭尧是定安王府的幼子,跟我有何联系?”

复阳驰凝望着长宁,淡淡道:“他是你亲舅舅。”

……舅舅?

长宁猛地怔了一下,她倒是有做过些许的假象,但却从来没有料到安旭尧竟然会是自己的舅舅。

如果安旭尧是她的亲舅舅,那她娘亲……

“原本不想这么早告诉你,但你既然都已经见到人了,孤也不该隐瞒你,你母亲和安公主是定安王的三女儿,唤作安和烟,十数年前化名何烟到了洵城,嫁给了你父亲。”

复阳驰的声音不急不徐的传入长宁的耳中,长宁半响都未能反应过来。

和安公主……安和烟是她的娘亲?

穿越而来的这些时日,她也算通读了这个朝代的史书,知道这位和安公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这样的一个奇女子,当初一国国君都向其下聘过,怎么会一声不响的从京城离开,黯然到了洵城,默默嫁给了一个皇商。

而且不论是史书还是她所听闻到的所有讯息,她的娘亲和安公主都是出尘绝艳的美貌,这样一个美人儿,难道……没有人察觉出来吗?

不过瞬息之间,长宁的脑海之中便已经思考了许多。

复阳驰待得长宁略微缓过来一些后,又接着道:“你还记得孤第一次见你时,就询问你胸口的那块玉佩吗?”

听到复阳驰的话,长宁皱着眉头从怀中将那块玉佩摸了出来,疑惑的看着。

“此为和山玉,只要是安家子女,皆会为其打造一块,待其子女出生,便由父母传给子女,算是安家身份的象征。”复阳驰盯着长宁手中的和山玉解释道。

“你说……这是安家身份的象征?”长宁握着那块玉佩愣愣道。

复阳驰轻轻“嗯”了一声,随后就听到长宁低声道:“安家身份的象征,那为何……娘亲离世时要特地嘱咐我,万不可将此玉佩示于人前。”

仅仅是一席话,复阳驰便明白了长宁的疑惑。

这位和安公主身后背靠安家这棵大树,又深得定安王府全府上下宠爱,有安家在,根本无需一个不起眼的小小白家。

安和烟在离世时大可将自己唯一的女儿托付回安家。

可为何……安和烟要特地掩藏白长宁与安家有关的事实?

这些时日,复阳驰派人彻查了白家,盛丽香是个什么样的蛇蝎妇人,他都已然见识,当初文韬武略都格外出色的和安公主,不可能看不出盛丽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一旦离世,盛丽香那点儿心思,不可能会让长宁好过。

即便是知道自己唯一的女儿会落入虎口,都坚决不让长宁与安家有联系。

这……中间难不成有什么隐情?

复阳驰考虑到了,长宁自然也想到了。

究竟是因为什么,才让这位和安公主抵死不愿同安家联系,扯上关系。

“复阳驰,这件事可能还得麻烦你再帮我仔细查一下,究竟有什么原因让我娘亲想要脱离安家,或者说不希望安家卷入其中。”长宁思忖了半响后,开口道。

复阳驰淡淡一笑:“不用你说我也会查的,这其中只怕牵扯不小。”

长宁微微点了点头,面色已经不如刚到山顶时的那么轻松愉快了,这具身体的身世所带来的一切情况,如今长宁再看,只觉得越发的看不透彻。

复阳驰看着长宁的神情,抬手轻轻拍了拍长宁的后脑勺,轻笑道:“用不着担心你母亲牵扯的那些事会给你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如今孤身上的毒还等着你解,所以在解毒之前,孤拼尽全力也会保你,放心好了。”

听到复阳驰的话,长宁不知怎的,内心安定了不少,微微扭头看向复阳驰,半响后才微微点了点头。

一阵山风拂过,长宁整个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随即想起了什么,扭头问道:“除了这个消息以外,还有别的吗?你腿脚不便,其实你派风染来跑一趟也就是了啊。”

复阳驰看着长宁,唇角微微弯起些许弧度。

当然不是只有这些消息要告诉她,其实也是想来看看这个小丫头罢了。

不过复阳驰没有说出口,只道:“你在京城的宅子,月织已经安顿好了,离淮王府不远,我回头再给你拨两个暗卫过去。”

长宁愣了一下,她虽然不知道淮王府在哪里,但既然是王府,想来地段都是不错的,也不知道月织那院子安顿下来,这银两会不会……

一想到好不容易赚来的那点钱,长宁就觉得一阵阵肉疼,但这都是不能减免的开销,回头再想办法赚回来吧。

“我知道了,多谢啦。”长宁冲复阳驰笑了笑,抬头看了看月色,此时书院宵禁已经许久了。

长宁拍了拍衣摆上沾上的露水,扭头道:“天色已经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休沐进城了,记得到王府来一趟。”复阳驰站直身子,身手揽过长宁道:“还有,明日你那个小舅舅应该会来寻你,将你身世之事告诉你,暂且先别见他。”

听到这话,长宁愣了一下,丝毫没有注意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手已经紧紧的揽在了自己的腰间。

只挑了挑眉道:“是因为安家牵连到什么,我会给安家带去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复阳驰没有答话,只再次调动内力,抱着怀中的长宁往山脚下而去。

待得在山脚下站定后,长宁才听到复阳驰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我是怕安家会牵连到你,毕竟如今安家如今在朝中的形式也并不是那般安然自若。”

长宁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复阳驰这是回答她在山顶的那句话。

可回话也用不着离她这么近,凑到她耳边来吧?

复阳驰这人难道不知道他的声音跟气息都很让人脸红心跳吗?这……这实在有点让她喘不上气儿了啊!

因着这一茬,长宁都没顾上跟复阳驰再说什么,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扭头便往寝院走去。

但在彻底离开前,复阳驰还是注意到了,长宁的耳朵已经红透了,宛如被沸水煮过一般。

望着这小丫头离去的背影,复阳驰低低的笑了笑,冲隐在暗处的风染摆了摆手,风染便立即悄无声息的跟上了长宁,待得安全护送长宁进了屋,风染才转身离去。

一整个晚上长宁都是懵懵的状态,就连睡着了,梦里也满是复阳驰那低沉的声线和气息,引得长宁一宿不得安寝。

这就导致第二天起床长宁根本没起来,还是已经快要废了的寒瑾撑着酸疼的身体给长宁薅了起来。

望着镜子里,自己眼下的两个黑眼圈,长宁面露苦涩。

她昨天一定是在山顶上被山风吹得脑子发昏了,否则怎么会这一宿梦里都全都是复阳驰那个男人。

因着这一宿没睡好,长宁这一大早上起来的脸色,明显就不怎么样,全然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洗漱完同寒瑾去饭堂用早膳时,哪怕长宁脸色都已经难看得不能再难看了,却依旧有人不长眼睛似的凑了过来。

“哟,白姑娘,又见面了,好巧啊。”关威一副纨绔公子得笑容凑到了长宁面前,而今日与昨日一样,在他的身后,照旧有一名少女,面色不善的盯着长宁。

长宁懒得搭理关威,寒瑾倒是愣了一下,这是她头一次看到这位大理寺少卿家的纨绔少爷,对于前两天发生了什么全然不知。

见长宁半响都没有搭理自己,关威有些尴尬地看了看长宁她们在吃地东西,笑了笑道:

“白姑娘习武,每日这清汤寡水的身体怎么扛得住,你同准备膳食的小厮说一声,就报本少爷的名字,也能让白姑娘吃得好些不是?”

关威这句话一出口,一旁的寒瑾便忍不住抬头看向了长宁。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谁,但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的,想来在京城之中也是非富即贵。

长宁虽出身洵城白氏,可白家也就在洵城一代称霸一方而已,若是放到京城,只怕是不大够看啊。

若是长宁惹怒了眼前这个公子,到时候会不会被整的很惨啊。

寒瑾下意识地担心起长宁来。

但长宁却面不改色,只微微抬头,不带一丝情感地看着关威道:“多谢,不用。”

关威碰了一鼻子灰,有些玩味地眯了眯眼睛,他还是头一次碰到这么多天了依旧对自己不假辞色的女子。

跟在他身后的少女,见长宁这般,脸色有些不大好看,冷哼一声,上前轻轻拉住关威的手道:“关威哥哥,咱们走吧,何必在意这么个不知好歹的人。”

关威看了看上来拉住自己的夏涟漪,冲长宁笑了笑道:“我记得你是叫白长宁吧,我第一日同你说的,依旧作数,有什么事记得来求助师兄啊,可不要一个人委屈了,长宁师妹。”

说完这句话,关威才任由一旁的夏涟漪拉着离开了。

而在离开前,夏涟漪则是扭头狠狠的瞪了长宁一眼。

寒瑾坐在长宁身旁,只觉得一阵阵恶寒,即便她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但就冲今日关威这油腔滑调的姿态,她也大概猜测出了什么。

而且她方才一抬头,就看到了夏涟漪那个怨毒的眼神,顿时心里一阵阵发毛,忍不住凑到长宁身边道:“长宁,那个公子哥这是对你有什么想法了,你……这些天可要避一避?”

作者的话
Mr.玄猫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