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苏影 作者: 倬钥暃凡 字数:2996 更新时间:2020-09-16 15:35:03

第十八章 华文阁

苏影习惯一边看书,一边做笔记。只是,对于毛笔的使用她很生疏。苏影一早吃完早膳便去了造办局,她想看看能不能做出来一种硬笔蘸着墨汁写字。比如,像现代的蘸水笔。苏影在造办局找到了宫人们吃饭用的竹筷,苏影用小刀将竹筷的一端削成粗细不一的尖,而后蘸着墨汁试着写字,效果还不错,纸张方面,苏影没有选宫中好用的上等宣纸,而是略有粗糙但质地硬一些的纸,这样不容易被竹筷的尖划破。苏影将纸裁好装订成本子,又取了墨汁与几支她削好的竹筷回了芷惜院用午膳。刚用完午膳,休息了片刻,苏影便收拾了上午准备好的东西去了华文阁。

苏影在华文阁一呆就是半日,一边看书一边将有用的东西用竹筷笔记录下来。苏影的字在现代写的就很不错,主要也是因为经常习惯记笔记练出来的。只是,古代的文言文看起来要比现代的白话文难懂一些,苏影在做笔记的时候便习惯用现代的白话文,这样方便自己以后查看。

傍晚,苏影才回到芷惜院,赫连羽骁也正好过来,两人净了手用晚膳,晚膳后苏影提议去后面的小花园走走,两人便一边走一边聊天,赫连羽骁问苏影今日看了什么书,苏影便与他详细说了自己今天所看书之后的感受,对于历史苏影一直都喜欢钻研各种包罗万象的事情。所以,苏影谈的津津乐道,赫连羽骁听着听着便发现苏影对许多事情的见解甚至超过自己,他愈发觉得苏影是一个奇女子,她的脑子里似是装满了无限的知识,他觉得如果让苏影参加殿试,说不定这个小女人可能会得个状元。

晚上回到内殿,沐浴的时候,苏影觉得特别享受,就如现代宫斗影视剧中一般,木桶中散着花瓣,旁边有宫女为自己用木瓢淋着水伺候着,只不过苏影将花瓣改为能滋养身体的草药泡药浴。同时,苏影还教会樱花几人学会穴位按摩,每次沐浴,苏影都会让她们帮自己按摩完后自己再好好泡一会儿出浴。今晚,也不例外,苏影白天在华文阁看书坐的久了,身体有些疲乏,苏影让樱花和迎春给自己按摩完后,自己倚在沐桶边泡浴,竟有些困意来袭,迷迷糊糊闭着眼睛似睡非睡。赫连羽骁比苏影早些沐浴完回到内殿,发现苏影还没有回来,便去到侧边的浴房,走进去见两个宫女正要行礼,赫连羽骁摆摆手,示意两人出去,樱花和迎春便轻步出了浴房,顺带将门关上。

赫连羽骁走到浴桶前,看到倚在浴桶旁正在闭目似睡的苏影,不知她是否真的睡着了。苏影所用的浴桶要比一般的浴桶大些,浴桶中也不是花瓣,赫连羽骁走到浴桶前便闻到了淡淡的草药香,苏影的皮肤很白析嫩滑,这些赫连羽骁是知道的,他还知道这小女人的肌肤摸着手感非常好。此时,他看着苏影有些微红的脸颊,微闭的双眸,长而浓密的羽睫着实好看,嘴巴也因水雾而显得格外红润,长而白皙的脖颈,精致的锁骨,还有圆润的肩膀上带着光亮的水珠,赫连羽骁突然就觉得自己一刻都不想再等下去。下一秒,他将她直接从沐桶中抱出,吓了苏影一跳,她正处在迷迷糊糊之中,忽的觉得自己的身上一凉,而后感觉是在一个人的怀抱,接着她便被压在了浴房内的软榻上,通常她沐浴完后会半卧在软榻上,由樱花她们为她将头发擦干。可是,今晚,她的长发湿漉漉的还滴着水,就被直接放在软榻上,在她睁开双眼的那一刻,赫连羽骁压在她的身上,那张英俊的脸上眼神似饿狼扑食般,他的吻像下了一场狂风暴雨般吻住了她的唇,而后她整个身体都被这灼热的吻灼烧着,燃遍了全身。接着,他又似往常一般在她耳边轻声呢喃:“芊芊,快给朕生个小皇子吧”。为了实现这个目标,身上的这个男人也是拼了命的努力耕耘播种。二个时辰后,苏影是被赫连羽骁裹了披风抱回内殿的床榻上,苏影已经浑身没了丁点力气,赫连羽骁将她揽入怀中,紧紧贴着自己的身体安然入睡。

次日,苏影又到了日上三竿才起床,昨晚着实被折腾的太累了,上午便没有去华文阁,吃了午膳,苏影才带着玉兰和海棠去华文阁。进了华文阁,苏影又开始忘我的读书做笔记,完全没有注意到进了华文阁走到她身边的皇上。

赫连羽骁在御书房一直批折子,忙累了,问了常公公得知苏影在华文阁,便想着去华文阁看看他的小女人在看什么书。赫连羽骁站在苏影身后,看着她专注的样子很是招人喜爱,他看到她用特制的竹筷笔蘸着墨汁在本子上写字,而她写出的字是他从未见过的字体,有些字还很简洁,他觉得熟悉却又不识,再看写完的那些语句,好似也和他日常所见的不同,似是更通俗易懂。他在苏影身后站了许久,也看了许久,苏影都未有察觉。赫连羽骁便轻咳了一声,这一声轻咳吓了苏影一跳,手中的笔颤了一下,一滴墨滴在本子上晕染开。苏影转过头便看见站在自己身后的皇上。她放下书和笔,起身与皇上面对面站着。然后,她好似嗔怒地说道:“皇上,你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吓死我了!”

赫连羽骁马上将人揽入怀中,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吓着芊芊了,朕向你赔礼道歉。只是,芊芊任何时候都不用害怕,有朕在,自然会随时护着你”。说罢,安慰式的亲吻着苏影的额,眉眼到唇。

吻罢,赫连羽骁拿起苏影的本子,问道:“芊芊用的这竹筷子写字写的甚是好看,而且,这语句读着也很是通畅,让朕也试试用这笔写字”。说罢,赫连羽骁放下本子,拿起竹筷笔蘸了墨汁在本子上写字,却发现力道不好把握,写出来的字很是不好看。赫连羽骁有些脸红,苏影掩面偷笑,赫连羽骁放下笔,抱住苏影将她捂着嘴的手拿开,直接惩罚式的狠狠吻了上去。苏影被赫连羽骁给吻的七荤八素的软在他的怀中,赫连羽骁用他的大手裹着她的小手,说道:“芊芊练了多久如此这般写字,写的这样好?”

苏影说道:“从小便是这样写的”。

赫连羽骁“哦”了一声,又问道:“芊芊为何会想到用竹筷子削尖了写字?为何不用毛笔?”

苏影看着赫连羽骁愣怔,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对啊!在现代,只有喜欢软笔书法的人才会学习用毛笔写字,她还经常见到有一些老年人用大毛笔蘸水在公园的地面上写字。可是,她呢?她不喜欢软笔书法,自然不会用毛笔写字。苏影犹豫了片刻,说道:“我从小便不喜欢用毛笔写字”。

赫连羽骁听罢,觉得很是新奇,他第一次见有人用竹筷子削尖写字的人,当然这人就是苏影,以前赫连羽骁根本不知道竹筷子还可以这样写字。再者,他还没有听说过不喜欢用毛笔写字的人,在他的认知里,人不都是用毛笔写字吗?或者说所有人的认知里都是这样认为的。赫连羽骁发现苏影越来越多的事情都与他或者与任何人都不同。尤其看到苏影写的那些语句,通俗易懂,是他所未见过的。赫连羽骁看着怀中的人儿,觉得她就像一个宝藏等待他挖掘,不断地给他不一样的惊喜。

赫连羽骁拿着苏影的本子问苏影上面的句子怎么会写的这般容易理解,苏影说这叫“白话文”,就是一种通俗易懂的文字表达方式,赫连羽骁更诧异了,他从没有听说过什么是“白话文”。于是,半下午以后直到傍晚的这段时间,赫连羽骁都在跟着苏影学习“白话文”的表达方式。苏影所讲解的意思就是将要表达的意思化繁为简,化简为繁,绕来绕去的讲,半个下午的时间赫连羽骁总算明白了什么是“白话文”,他觉得这种文字的表达方式很好,决定以后可以用在批阅奏折上,慢慢地也可以让臣子们学会用“白话文”写折子,这样写的折子简单明了,赫连羽骁甚至想以后是否可以把“白话文”推广到全国,这样文字读起来感觉就不再那么生涩难懂了。当然,这要一步一步来,逐步推广这个事情。总之,赫连羽骁觉得苏影来到他身边,就是送到他身边的一个宝藏,他要好好挖掘。同时,他还要让她赶紧给他生几个和她一样聪明的孩子。如此这般想着,赫连羽骁便在傍晚时分携着苏影的手离开华文阁回芷惜院用晚膳,晚上他要努力耕耘播种,以期早日实现多生娃的愿望。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