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凤落南川 作者: 西江卧雪 字数:2935 更新时间:2020-08-01 20:30:58

第三章 驿站杀机

柳镇是个地处两国边境不大不小的小镇,距离神秘的落霞山也不过七八十里。

这里流动着行走在两国的商贾贩人,京城里找不到的新奇小玩意在这里通常都能找到。不止货物新,消息也是极其灵通,就连前些日子邻国应邀前往在羌城举办的七国会盟的消息都是从这传开的。

这天裁缝店来了两个奇怪的人,确切的说是两人一狐,只不过那小狐狸皮毛洁白,安分趴在女子肩头时就像是一副狐皮披肩一般。不过这并不是令店老板感到奇怪的地方,哪怕那狐狸时而会“嗷嗷呜呜”的凑在女子耳畔,就像是交谈一般。

这一男一女,一长一少穿越了人群站在裁缝店门口。其实老板很早就注意到那身着白衣的女子,白纱帷帽遮得住面容,却遮不住周身款款的出尘气质。单是袖外执剑的纤纤素手足以令人幻象勾勒出被遮掩着的清丽容颜。

可令店老板不解的是,如此婉约素女怎牵着一个浑身脏污蓬头垢面的小孩?任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小孩不是乡野里的羊娃子,就是城外扎堆的小乞丐。

那女子让他打一盆水让“小乞丐”梳洗,找一套适合“小乞丐”的成衣,他听到一句轻柔的“去吧,姐姐在外面等你。”

约莫半个时辰不到,哪里还有“小乞丐”,洗去污垢之后,竟也能从面黄肌瘦的脸蛋上看出几分清秀来。唯一不变的,是那眼中的死寂,对所有事物的不信任。

女子扔下几两银子,带着那个舞象小子翩然而去。而店老板自己直到好一会才惊醒没将多余的银两退回去。

/

悦来客栈

鹤知许看着一旁狼吞虎咽地孩子,轻轻地顺着他的背抚着。见到刚上的两盘菜又快见了底,伸手喊来店小二又烧了两盘炒肉。

周正四方的桌子上,小白狐悠哉悠哉地甩着大尾巴,却是用尖尖的鼻头仔细翻着钱袋里的银子,表情十分的肉疼。

“这是猪吗,都已经吃了二两银子了!”

小狐狸的声音回荡在鹤知许脑海里,在旁人看来它只是冲着女主人“嗷呜”地乱叫一通。

“这是我的银子,我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这句话换来小狐狸的一对白眼。

“拜托,没有银子小爷今晚上只能睡大街了好吗,我看你也是个败家的,银子想扔多少扔多少,刚刚裁缝店那至少没了十两!呜呜呜,爷的银子……”小狐狸不停地眨着眼睛,黑溜溜的大眼睛里差点真叫它挤出一滴眼泪来。

鹤知许实在受不了它这个样子。“不就是银子嘛,花完自然又会有新的。”

“说的好听,你在这给人洗盘子啊?”

“抢啊,反正有钱人这么多。”鹤知许满不在意的用筷子捻起一根笋尖。

“……女土匪。”此人不在正常交流范围内。

在又吃掉一两银子后,男孩子终于吃饱了,看着堆叠成小山的盘子,他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鹤知许。

“呜呜呜,爷的银子又少了一两,你叫什么小冉啊,叫小猪好了!”

小狐狸抬起前爪愤愤地拍在桌子上,龇牙咧嘴地看着男孩。

小冉看不懂这只小狐狸想表达什么,他猜可能是刚刚自己吃太快了没有分这只小狐狸一点。如此,他小心翼翼地将剩着的一碟花生推到小狐狸面前。谁想小狐狸根本不领情,叼着钱袋垂头丧气的跑到鹤知许怀里去了。

“没事小冉,别理这只蠢狐狸。我们现在这住一晚,明日再接着出发可好?”

鹤知许的话犹如三月春风,将他内心的不安吹散开来。

他点点头。

“小爷不是蠢狐狸!听好了,小爷是从硅谷24号实验室——”

小狐狸抗议没到一半,就被塞了满嘴的花生米。

“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

鹤知许将帷帽上的白纱重新垂下。找店小二要了两间上房,并敦促小冉吃饱后快些回房休息,连带着把小狐狸也扔给他,临走时还特意嘱咐小冉晚上安心睡觉就好。

“姐姐。”关门时,小冉伸手怯怯地拉住鹤知许的衣襟。“是他们追来了吗?”

往日的噩梦与连日的奔波让这孩子无时无刻不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看到他这样子,鹤知许不免有些心疼。

她张开双臂将瘦小的小冉抱住。

“放心吧,一切姐姐在呢,你现在只需要好好睡一觉,明天天亮之后我们就出发。”

/

与此同时的楼下,与往常无二的喧嚣中包裹着一丝冷。

几桌分散在不同地方的食客,视线不约而同地交错在一起,又迅速分开,继续刚才的高谈阔论。

这家店最偏的一处角落里还坐两位客人。一主一仆,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清贵之气。

“公子在看什么?”

被问到的年轻男子笑着摇了摇头,清幽淡雅地晃着茶水。

“看来今晚上要当一回好人了。”

“什么好人?”仆从不解。

“到晚上便知,穆欣,走了。”

望着迈出店门的自己公子,仆从没反应过来。房钱都给了,公子怎地还往外去了?

“公子晚上不住这了?”

“住,也不住。”

角落里的小插曲没有影响到任何人。

夜晚来临,白天还喧嚣的街镇此时冷冷清清。

风吹得街角巷口的灯笼晃荡。

悦来客栈内的烛光在明暗之间交替着,八九个人影浮在墙壁上,楼层间的木板被踩出吱呀声。

店小二本是起夜如厕,睡眼惺忪地往自己房间走,见到前方人影,不自觉的迷糊了两句:“客官晚上不睡觉,在楼了走动作甚?”

那些身影闻声转来,一同转过来的还有几道尖锐的寒光。

店小二的瞌睡虫顿时不见了,整个人愣怔在原地颤抖不能自已。

柳镇本在边陲之地,行商之人带有刀剑是常有的事。但这大晚上的,一群持刀人鬼鬼祟祟走在客栈里,怎能不叫人害怕?

最要命的是,店小二分明从那几口刀刃上看到了向下滴落的粘稠液体,哪怕光线暗了些,但血腥味还是让店小二明白了这群人干了什么。

“客,客官,刀,刀,杀,杀人……”

他害怕得连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清楚。

对方却不给他捋直舌头的时间,举刀便凶狠地劈来。

“叮”刀剑相击迸出星火。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店小二感到一阵风从面前掠过,原本砍向自己的刀被弹开,笔直插入脚边木板中。

他听到了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西南景家,已经到了如此草菅人命的地步了么?”

鹤知许是带着怒火说出这句话的。她本以为景家只是想要了那孩子的命,派出的杀手就算阴险,也不会伤及无辜。

但如今哪里是这样,整个客栈上下,此时恐怕不相干的人都被屠戮干净了。

“从小畜生害死二少爷那一刻起,你就应该明白你们已经是死人了,死人何必在意他人的生死?”

为首的杀手对鹤知许的质问满不在意,哪怕他刚刚一击被鹤知许轻易的化解,他仍然看不起面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白纱遮挡下的眼睛微微眯起,鹤知许拿剑鞘的手攥紧,嘴角带起讽刺的弧度。

“死人?希望你的能力配得上你的狂妄。”

杀手不再多言,为首一挥手,身后数人举刀冲向鹤知许。

缩瑟在楼梯口的店小二一直瞪大眼睛看着一切,然而下一秒他只觉得眼睛被冷光一刺,随后脸上好像还被甩上温热的液体,又是几声重物落地的声音。

再睁眼时,白衣女子已然收剑入鞘。

他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刚还站在白衣女子面前的人,现在都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

鹤知许踱步到杀手头目面前,这个人同样瞠目倒在地上,先前的傲慢被恐惧所取代,似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是如何死在这女子剑下的。

鹤知许转身回房,隔壁门轻轻探出一个小脑袋。

“姐姐!”小冉冲出来抱住鹤知许的手臂。

“你怎么跑出来了,姐姐不是让你在房间里好好睡觉吗?”鹤知许侧过身弯腰挡在小冉前面,不让他看到身后的血腥场景。

“我……担心姐姐。”手臂上被抱得更紧了些。

鹤知许心里微微酸涩,她哪里不知道自己如今就是这孩子的唯一依靠,他无法安然入睡定时惶恐唯一的依靠也被景家所摧毁。

客栈外突然嘈杂起来,一把把火把从街角涌出。

“快快快,包围这家驿馆。”衙役有条不紊地按照指令将整个驿馆围的水泄不通。

官府的到来并非鹤知许的预料,她让小冉进屋藏好。

“嘣”客栈大门被官兵粗鲁踹开。

许多官兵冲入其内,将站在大堂内的鹤知许围成一个圈。

一个领头模样的官兵向门外作一揖:“大人。”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