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昼之星 作者: 即墨阡毓 字数:2758 更新时间:2020-08-04 09:09:24

星星与橘粉色夕阳

(一)

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干物女。

如果你觉得我是一个像土间埋一样完美无瑕还略有小可爱的个性的干物女,你就错了。

恰恰相反,我是一个又胖又宅又懒惰的干物女。

别人的朋友圈晒恩爱、晒美食,晒自拍,只有我的朋友圈里面有各种沙雕表情包。

我二十七岁的我至今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值得炫耀的工作,也没有漂亮的脸蛋。嗯,我真的没有什么可晒的。

我一度曾想过,如果三十岁自己仍然一事无成,那干脆去哪个道观当个道姑,了解此生好了。

因为除了父母,没有什么是我放不下的。

在我最最最讨厌的,那个漫天飘着雪的冬季,迎来了我二十八岁的生日。

生日什么的我早已经麻木了,快三十岁什么的我也无所谓了。二十岁的时候我还一度幻想,自己不会成为普普通通的大人,可是现实击垮了我,如今的我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大人,甚至有些废柴。

我盯着办公室的钟表,秒针在一点一点的往前蹭着,像学生时代等着放学一样,死死盯着,直到分针走到四点半。

终于下班了!

我内心一阵狂呼,早已收拾好东西,拎起背包,带上围巾走出公司。

减肥是我毕生大业,虽然减了数年也没有什么气色。不过我依然坚持下班步行回家。

前几天刚下过雪,地上还有些滑,街边卖的摊位飘来糖炒栗子的的香气,让我忍不住多吸了几口气。我一步一个脚印,用脚尖踢着雪,嘴里还唱着《ぼくら》。

“誰かの財布拾って、交番まで届けた……”

(拾到谁的钱包,交给警察叔叔。)

夕阳照到附近幼儿园里那个胖乎乎的雪人头上,有些刺眼。

我驻足,看那憨态可掬的雪人,想到小时候我也和妈妈一起堆过一个这样的雪人,后来雪人融化了,我还伤心了好一阵。

“妈妈,妈妈!”

我正沉浸在童年的光影里,迎面从幼儿园跑出来一个小男孩。

那个小孩戴着口罩看不清模样,米色的针织帽上面还有一个小绒球,身穿着那肥大的卡其色棉袄,显得他走起路很是艰难。

我隔着老远,看着那个小男孩小跑。一定是他的妈妈来接他回家了。

不知为何,我鬼使神差地盯着他半天,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远到近,向我的方向跑来。一直跑到我身边。

“妈妈。”

他这一叫,我整个人都傻了。

虽然我已经快二十八岁了,但是我还从未谈过恋爱啊!哪来的这么大的儿子?!

“小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妈妈。”

“妈妈,你就是我妈妈。”

回过头来我才发现,身边好多接孩子的家长在疑惑的望着我。

本就有社恐的我,被盯得很尴尬,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从远处快步走来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

那男人拥有精致的面容。白皙的脸上嵌有一双如琥珀色星辰般的眼瞳,里面还透出深邃淡然。眉也恰到正好,整个人散发着成熟的气质。

不过……看起来有些眼熟呢。

我冻得打了个冷颤,正想着“他穿那么点不冷吗?”这个问题的时候,男人开口了。

“抱歉,这是我的孩子,让你见笑了。”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微笑一下,便准备离开。

“请问你是……星晚吗?”

男人嘴里叫着我的名字,使我停住脚步。

“你是哪位?”

见我没认出来他,那人却露出好看的笑容:“我是蔚离。”

他笑的那一刻,我心里就想起了他的名字,看他和孩子的身影,心里有些难受。一阵冽风从我脸颊擦过,我下意识地摸了把自己冰冷的脸。

“真想不到,你已有家室,孩子都这么大了。”

已经十年了,蔚离一如当年,只是眉眼间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多年未见,你还是很孩子气。”

原来,在他人眼里我还有孩子气的,没有成为无聊的大人。大概是冬天冻结了我的愁绪吧。

“这么冷的天,又耽误你很久,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家就在附近。”

我随即拒绝了蔚离,准备回家。谁知,蔚离的儿子抱紧了我的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妈妈不要走……”

被一个小孩认成妈妈,此时我的心情不知如何形容。

我有那么老吗!

“小朋友,我真的不是你妈妈哦。”

“你就是我妈妈,爸爸的照片……”

男孩话说了一半,蔚离上前一把捂住了嘴:“初一,这个阿姨并不是妈妈。既然你这么喜欢阿姨,那就让阿姨留下来和我们吃晚饭好不好?”

“蔚先生,想必您太太还在家里等着你们回家。我去的话很不合适吧。”

被我这么一说,蔚离的表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初一的妈妈去世很久了。”

被蔚离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不大好受,简单地安慰了蔚离几句,也没有理由再拒绝他父子二人的邀请。

今天,橘粉色的晚霞里藏着糖炒栗子味的凉风,躲在我梦中的那个人呀,就站在我的身边。

(二)

初见到蔚离,是在中考那天。中考那些天父母出差,我倒霉地感了冒,强撑到考完试。但考后因为发烧,坐在走廊一侧眼睛强撑着睁开。而正是蔚离发现了我,背着我从一楼一口气跑到五楼的医务室。

半昏半醒时我依稀记得,蔚离穿着一身校服,眼眸明亮,似一颗璀璨的星星一般向我奔来。

“星星真好看呐。”

后来,蔚离说那时微睁的眼盯着他,说出了这句话。

当我醒来时,蔚离还在我身边。同时还有班主任在我身边。我也不敢多看蔚离,只是一扫他的模样。

一身高中校服,右臂戴着志愿者的标识,拥有少年意气,也不失稳重。

“同学,你没事吧?”

他见我醒了,那双璀璨的星眸朝我看来。

他垂在耳边的头发被风吹得微微颤抖,冰雕玉琢的皮肤被阳光照得有些刺眼。

我一时语塞,没有回应。一旁的班主任以为我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向我解释一遍。

不过那时的我,确实不知自己是被蔚离背上来的。也是从班主任的口中才知道了蔚离的名字。

林木萧森,离离蔚蔚,乃在霞气之表。蔚离大概和他的名字一样,如树木一样挺拔,毅力。

年少的我真后悔,当时为什么没强撑着在蔚离背上,嗅一嗅他的身上是不是像小说里面一样,有一股好闻的薄荷香。

后来我压着边进了重点高中,再见到蔚离,是开学典礼。

蔚离在学生会主席台上,台下许多女生叽叽喳喳地在讨论他。

万众瞩目的少年,终究不属于我一人。

之后的那个月考成绩公布后,考砸的我去河边扔石子,扔得进行时,却被人一把拉到一边。

我刚想埋怨是谁扫了兴,抬头撞见蔚离那张脸。

他还是穿着校服,比我高了一头还多,好看的脸写满关心。

“又是你。”

那一刻,我好想说出“好久不见”这种话。

可到了嘴边变成了:“你该不会只是想和我说这个,才拦住我的吧?”

蔚离也不恼,看向我的表情依然很担心:“是考砸了吗?但也用不着跳河呀。”

我这才明白,原来我扔石子扔得太尽兴,在蔚离眼中像要跳河一样。

我“噗嗤”笑了:“你不会把我扔石子的身影看成跳河了吧?”

兴许是因为尴尬,蔚离不再说话。

在我眼里精明的蔚离,意外地有些呆头呆脑。那日也是被夕阳染成橘粉色的天,蔚离愣在波光粼粼的河边。他的眼睛和河面的涟漪一样,亮晶晶的。

(三)

“星晚。”

蔚离坐在驾驶位,脸上还挂着淡淡笑意。

不得不说,对于我来说每次向蔚离开口,都要下定一次决心。

“嗯?”

“现在在哪上班?”

这么客套的问题,我也客套的回答:“在银万公司做文案。”

毕竟多年没见,我抑制不住的尴尬。

“原来是在那儿啊。”

蔚离不知何时戴上了金丝框的眼镜,让我不禁想到“斯文败类”这个词。

“爸爸”

蔚离说,背上我时,我像一团被捂热的白面团一样。身体温温软软的,和当年一样。

作者的话
即墨阡毓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