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特工毒妃:咱家王妃超酷的 作者: 葡萄就吃葡萄皮 字数:2986 更新时间:2020-06-30 23:49:11

第79章

76

77

忽然,张美美将眼神投向君无尘,君无尘到底是皇室家族的子女,出手肯定阔绰,而且和君无尘在一起的这四个月,张美美能感受到君无尘对自己的心,他应该是爱自己的。

既然君无尘爱自己,那么在困难的时候给爱人帮帮忙,出手相助一下应该没关系吧。

说着,张美美试探性的戳了戳君无尘的衣袖,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张美美还是知道的,娇滴滴的在君无尘的耳畔处先是撒了一些温热的撩人的热气。

“无尘哥哥,帮帮忙好不好。”张美美自认为只要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女人这样对自己的撩拨,但是她只对了一半!

君无尘确实受不了张美美对自己的撩拨,但是如果张美美让君无尘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撩拨然后给她拿金子,那想都不要想,没门!

君无尘皱了皱眉头,抽出挤在张美美胸前两个小白兔的胳膊,悄悄一看,发现都被挤的出了两个半圆的形状!

“你也知道我的情况,当初和她退婚的时候散了一万两金子给她,那可是将我的小金库都倾囊而去了!”

君无尘虽然心中对张美美有些厌恶了,但是表面上还是要拉拢着张美美,毕竟张家也算是个一方土著,以后他和他父王的鸿鹄大业自然不能没有张家的支持。

所以,君无尘轻轻的咬着张美美的耳尖,然后轻轻的说道。

慕云兮翻了个白眼,真当她听不见啊!

君无尘这话虽然看起来滴水不漏,旁人听起来这是君无尘给慕云兮的退婚费,但是如果真的追究起来,君无尘用的是“散”这个字,也没有确定肯定的说送给慕云兮。

就算到时候慕云兮真的提及这个事情,他也可以扣字眼,散字可是可以理解成很多意思!

“无尘哥哥,你是不是不爱我了。”张美美一听,脸色就变了,平时说的对自己有多爱,但是一有事他就逃避。

算什么男人!

“没有啦,宝宝。”君无尘明显的察觉到张美美的不悦,赶紧回道。

“那你说你什么意思。”张美美嘟着嘴,眉头也紧跟着皱了起来,手中的指甲不知不觉的镶进掌中。

君无尘一听,知道张美美在耍小性子,和慕云兮这副不卑不亢落落大方的模样,再和张美美这种小家子气的模样一对比,心中更是厌烦。

但是为了以后,还是强忍着心中想甩开张美美独自离开的念头,耐心的哄着张美美:“美美,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你连我心里怎么想的都不知道吗?我是真的小金库空了!”

君无尘捏着张美美的胳膊,一副很担心失去张美美的样子,眼神写满了不舍,但是仔细看你就会发现根本不是这样的!

张美美看着君无尘这个样子,心不由得软了下来,可能君无尘真的有自己的难处吧。

但是她一时间也没有300两金子,一时间愁的不知道完说些什么才好。

“无尘哥哥,你真的不能想想办法吗?”张美美站在那里,感觉所有人都在看自己,尴尬的无地自容!

她站在清水轩的门口,肚子饿的咕咕叫,周围的人看着张美美,议论纷纷,张美美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这一切都拜慕云兮所赐!

君无尘脸上的不悦再也无法掩饰,他不是没钱,他的小金库里现在不多不少,最起码也会有个几百两的金子。

毕竟他一个皇室的太子,若是说拿不出几百两黄金那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但是君无尘就是不想给张美美,他不想在一个棋子上投入太多!

“张家小主,您是不是没钱啊!”店小二见张美美这样,就算用脚趾头也能猜出来是什么情况,不由得开始阴阳怪气的嘲讽道。

张美美一听,头皮都开始发麻,她现在能感觉到所有人都在嘲讽她,那种屈辱感又来了。

“啪!”

张美美越想越气,一巴掌打在店小二的脸上。

“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教训到我头上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信不信我招招手就能让你在三国交界这个地方活不下去!”张美美握着拳头,声音里带着压抑,好像一个即将破笼到野兽一样!

“张家小主,我错了……”店小二被打了一巴掌后赶紧道歉,然后逃似的离开了!

“没事了吧,没事我们就走了,这戏也看够了,忍也吃饱了,总不能呆在这里睡个午觉吧。”慕云兮也吃够瓜了,冲着唐羽倩招了招手就离开。

唐羽倩看着张美美的撒泼人都看瞌睡了,见慕云兮招呼自己走赶紧抬起屁股要走!

“站住!”张美美哪里依,重新拾起自己大小姐的脾气,冷冷的冲着慕云兮吼了一声。

“张大小姐还嫌不够丢人?”慕云兮冷呵了一声,拧着眉头,挽着唐羽倩不管不顾的就要走。h

“……”张美美呗慕云兮噎到了,一愣神的功夫发现慕云兮早已走远了。

“客官,您慢走。”店小二教慕云兮要走,联想到慕云兮刚刚大气点给自己甩了三百两金子的赔偿对慕云兮说话都软和好听。

“掌柜的……”店小二送走慕云兮后,一个男人从二楼走下来,店小二赶紧迎上去,将刚刚清水轩发生的一切告诉了掌柜的。

“剩下的让张家赔!”那个男人留下一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转身男人回到小屋里,冲着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做了个礼,将事情的经过复述了一遍。

“嗯。”男人点了点头,好像很满意他的处理方式。

男人痴痴的望着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男人,在心头默默的哀叹了一声。

为什么他们两个都是男儿身呢……

“I thought that I've been hurt before,

But no one's ever left me quite this sore,

Your words cut deeper than a knife,

Now I need someone to breathe me back to life,

Got a feeling that I'm going under,

But I know that I'll make it out alive,

If I quit calling you my lover,

Move on, ”

……

(音乐:stitches,题外话,这首歌真的很好听很好听,求求你们快去听!)

慕云兮哼着这首英文歌,挽着唐羽倩往星辰学院走去。

“云兮,你在唱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但是却能感受到这首歌的悲伤。”唐羽倩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开始沉闷起来,拍了拍胸口,试图舒缓一下这种情况。

“我很喜欢的一首歌,是别的地方的方言。”慕云兮想了想觉得这样的解释好像才最合理。

“好厉害的方言,唱出来的歌竟如此好听。”唐羽倩也信了的点点头,像个小孩一样听不够的要求慕云兮再唱一个。

They live on, even when we're gone,

And I know an angel was sent just for me,

And I know I'm meant to be where I am,

And I'm gonna be standing right beside her tonight,

And I'm gonna be by your side,

I would never leave when she needs me most,

What are words,

If you really don't mean them,

When you say them,

What are words,

If they're only for good times.

……

慕云兮也不拒绝的唱了起来,这首歌原曲很是沧桑,但是从慕云兮嘴里唱出来却十分空灵,好像在风远方的爱人一样。

慕云兮的眼神微闭,泠冽的冬风在此时也格外的温柔,轻轻的拂在慕云兮的脸上,俏皮的碎发落在慕云兮的脸上,为原本冷艳的脸上增添了一丝烟火气息。

“好好听。”唐羽倩非常配合的对慕云兮鼓着掌,同时也不服输的也唱了起来。

春宵层楼华宴醲 传杯接盏月玲珑 千载古松枝交错 旧时月影今在何 秋夜兵营霜色重 鸣雁数行度长空 锋丛剑树寒光起 旧时月影何处觅 目今夜半荒城月 为谁依旧悬丹阙 野藤青蔓断墙廓 满目萧疏对松歌 天上月华纵不移 地域人间还相替 怎奈兴衰今犹在 月罩荒城空嗟哉

慕云兮嫌弃的看着唐羽倩,怎么好好的一首歌从唐羽倩的嘴里唱出来就那么像挨刀的撅驴!

“我求你,放过歌,也放过我!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这是要命!”慕云兮丝毫不掩饰的吐槽。

唐羽倩瞬间笑喷:“怎么很难听吗?我还想过段时间在评选俊男美女的时候一展歌喉。”

慕云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我觉得这个想法可行诶。”

唐羽倩一听,眼睛亮了,抓着慕云兮的胳膊嘟着嘴说道:“嘿嘿,我就知道你说我唱歌不好听是故意的,其实你也觉得我唱歌还可以是不是?”

“不不不。”慕云兮摇了摇头,赶紧制止了唐羽倩这个不存在的膨胀行为,接着道:“我说的可行是,你可以唱歌,然后把比赛的人都吓跑,然后比赛的就会只剩你一个人,到时候你就是毋庸置疑的第一了!”

慕云兮说完,赶紧跑了,生怕接下来唐羽倩举起手中的糖葫芦砸过来。

“啊!慕云兮,你真讨厌!”唐羽倩被糖葫芦的酸给呛到了,举手手中的糖葫芦试图往慕云兮身上砸,但是糖葫芦太好吃了,唐羽倩不舍得丢,所以只是装了装样子。

与此同时,清水轩上的某个男人看到慕云兮和唐羽倩在街上打闹的样子嘴角勾了勾,勾出一抹往日极为奢侈的弧度。

“王爷,笑了。”

作者的话
葡萄就吃葡萄皮

作者什么话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