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妃本轻狂:绝色七王逆天宠 作者: 买断风烟 字数:2235 更新时间:2020-06-30 23:42:24

第四百四十一章 原来你们都知道

墨灵雪可不希望她们能做朋友,本来只是想拉拢公孙嘉柔的,现在却反倒是给颜月兮铺了路。

她和墨灵雪不等她们继续聊下去,就把公孙嘉柔给带走了。

人都走了,颜月兮独坐了一会儿,才进了厨房去。

一个人在厨房里煮面吃。

外边传来声音。

“娘亲!”

听到这声音,颜月兮放下手里的活出去了。

果然是墨微雨。

她多下了些面,两个人一块吃着。

墨微雨全程心事重重,终于在她洗碗的时候问了她,“娘亲,你和爹爹怎么了?”

颜月兮没有回头,淡淡回他,“唔......就是分开了,之前不是和你说过了么。”

“爹爹要娶别人了娘亲,你知道么?”

“知道的。”

墨微雨默住了,好一会儿,她洗碗了碗筷,手也擦干了,他便扑过来吊着她道,“原来你们都知道,我才是最后知道的那一个。”

颜月兮可禁不住他这么一大小子吊着,“哎,都没人和你说么?”

“没有。”墨微雨摇头,“是我自己偷偷跑出来听说的。”

“嗯,所以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了,你要有新的娘亲了,以后要好好听她的话哦。”

她这么亲口一说,墨微雨眼泪就哗啦哗啦滚落了,嘴一瘪,道:“我不要新的娘亲,我就要你和爹爹,娘亲和爹爹为什么不能在一起了?”

“为什么呀?”颜月兮反问他,“为什么非得要在一起呢,如果彼此独立才是最好的状态,就没必要再生活在一起了。”

她说得头头是道。

可是她也清楚,这只是打发小孩子的说辞。

还不一定打发得了的。

墨微雨把她抱得紧紧地,“不要,爹爹还是很喜欢你的,你不要走好不好!”

颜月兮摸了摸他的头,“大人的世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的,娘亲不是一个好妻子,也不是一个好娘亲,应该退出你们的世界了。”

“呜呜呜不要!”

墨微雨抵触着,抱她更紧了。

颜月兮无奈,一下午都跟墨微雨耗着,他夜里也不肯回去便让他留了下来。

他情绪已经稳定了不少,颜月兮带着他和陵光在院子外面涮了火锅吃。

“好辣啊娘亲!”墨微雨被辣到了。

颜月兮给他倒了一杯提前冰过的梨汤递了过去,“辣就吃清汤啊,红汤里我放了很多辣椒的。”

他接过,喝了一大口,困惑地对她道:“可是娘亲为什么能吃,你吃着就不觉得辣吗?”

“还好,每个人吃辣的程度是不一样的,你和你陵光哥哥都吃清汤比较好的。”

“噢噢。”

颜月兮吃得满身是火锅味,衣服虽然没被油,但那股味儿可是钻了进去一般,就算是在外面吃的,也挥之不去。

三人吃完一起收拾了一番,墨微雨被她赶去洗澡了。

陵光帮着她收拾完也进了炎帝珠的小楼里。

颜月兮不知怎么的,从厨房里出来就头昏昏沉沉地,她到院子里那棵高大古老的树下静坐,闭眸内观,散着一身的红油辣味。

现在的修为,是一点没长进,丹也没炼了。

她疲于处理之前的那些事情,已经懈怠了许久。

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的,她心里也没有什么好纠结的。

她闭眸,长长吐纳出一口气来。

闻到了不少火锅味,但那火锅味里似乎又掺杂了.......

酒味?

她深吸,又长长吐出一口气。

唔,酒味很明显啊。

可是她没有喝酒啊,梨汤也不应该这么像酒的。

酒味浓烈,还掩住了一股若有若无的气味,催得她睁了眼。

一张放大的人脸近在咫尺,一动不动凝视着她。

颜月兮被这无声无息根本没有觉察到的人给吓得跌坐树身上。

树被撞得微微响动,但所幸树大根固,不是什么大碍,只纷纷扬扬落了些叶子下来。

但她的背可撞疼了,痛意后知后觉就上来了,但颜月兮也无暇顾及,而是盯着眼前那个醉态的男人。

他一动不动瞧着她,神情漠然又麻木。

墨诀宸喝醉了,还是很可怕的。

颜月兮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喝酒,要命的是他喝了酒找上了她。

喝醉的墨诀宸是完全地没有逻辑和理性的,虽然他醒得也快。

但醒了会更尴尬的。

颜月兮顾不得疼痛,假装没看到他,无视着,就要往树后面躲去。

她缓慢把手撑到了旁的地上,然后小心翼翼地扭着身要爬到树后去。

墨诀宸没有什么反应。

颜月兮悻悻地爬进了灯火照不到的阴影里去,眼看着很快就要掩到树后去了。

脚上突然一紧,她爬不动了。

好像被什么扯住了脚。

一股冷寒又毛骨悚然的感觉顺着脚在往上攀爬着。

她试着把脚往回抽,反倒被人拖了过去。

颜月兮脑袋一片空白,很快就被拖出了阴影里。

在这个过程中,她只能两手手拼命地无助地抓着地上的草。

草叶草根不经抓,都断碎在了她手里。

很快,地面袭来一片浓重的人形阴影,她心里咯噔一声,僵了脖子和手,缓缓偏过头去望着那个一脸醉态的男人。

他眉头轻拧着,手紧紧攥着她的脚踝,又把她拖近了他一些。

衣裙在草地上擦出了细微的响动。

颜月兮望着已经和自己相去甚远的大树,心鼓鼓地跳着。

墨诀宸这一句话不说,就光是拦着她不让她跑,是要做什么!

阴影动了起来,他把她从地上翻了个面。

颜月兮咸鱼翻身一般,瞪着死鱼眼,一动不动又像根棒槌一样笔直。

他把她捞进了怀里去,手穿过她腋下把她抱住。

颜月兮哪儿敢挣扎,一个醉了酒的人意识飘渺,她想着要尽量不引起他的注意才是。

墨诀宸下巴放在她头顶,轻轻摩挲着她的发,然后抬手在她发间摸索了起来。

动作轻柔,左摸摸、右摸摸,摸来摸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

颜月兮僵着,不停眨眼。

“不在了。”

墨诀宸语气低沉黯然着。

她微微动了动眼珠,什么不在了?

他真的是在找什么东西?

接着,墨诀宸微凉的大手向她手上摸了去,掐着她的五指关节一个一个地按着,每一个都来来回回按到了边去。

他惘然若失道:“也不在了。”

头顶传来低低的笑声。

这一会儿失落一会儿笑,精分了是不。

她不敢抬头,也不敢动了。

估计等他酒醒一些了,人清醒一点了,就知道放开她了。

总之,静观其变好了。

此时,头顶又传来幽暗凝肃的一句:“我没醉,你不必这样。”

听到这句话,此刻颜月兮全身血液正在倒流。

没.........没醉.......

她很快就动了起来,从墨诀宸的怀抱里起身去,席地而坐,坐在了他的对面打量着他。

“真的没醉吗?”

作者的话
买断风烟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