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异世狂妃:废柴嫡小姐 作者: 平湖烟雨 字数:2042 更新时间:2020-06-30 22:52:13

第一百六十八章 抱着比较好

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帝君吾的感觉已经不一样了,至少不像对待其他人一样疏远了。

“难。”

帝君吾微微皱了皱眉。

灵魂考验是自己设下的,那一关有多难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所谓的灵魂考验,不是你这个人只要不是被夺舍就可以的,这只是最基础的一个要求,至于更多的,是对一个人心性的考验。

圣院里最差的一个学生,拿出来放在琅水大陆那都是拔尖的存在,所以考验自然是严之又严。

灵魂考验尤其更甚。

灵魂考验考验的是一个人的心性、品格、以及心魔。

心性品格都好说,只要这个人心里没有太多的恶念,不是什么嗜杀成性的大魔头就可以通过,而心魔却是最不好过的一关,尤其是顾水寒这种灵魂气息斑驳的人。

灵魂气息斑驳,也就意味着那个人身上不只有自己的灵魂气息,还有别人的灵魂气息,也就意味着要经历的不只是自己的心魔,就连旁人的心魔都要经历。

就比如顾水寒,她因为身上有原主的灵魂气息,所以除了自己的心魔,还要去克服原主的心魔,与此相同,灵魂气息越斑驳,需要克服的心魔就越多。

不过一般人很少能有机会去到克服心魔那一关,他们在检验是否夺舍的时候就已经被淘汰了。

圣院不收歪门邪道,而夺舍,算是原原本本的歪门邪道。

顾水寒听到他的解释,不由得皱起了眉。

难不成自己会折在这灵魂考验这里?自己的灵魂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外来者,甚至不属于这个时代。

要不然,自己借个人情,要一个免试资格?

顾水寒琢磨着,现在圣院招生近在咫尺,爷爷和寒天轩那里估计是指望不上了,顾水寒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大神。

唔,大神是不是说他有办法来着?不过自己才义正言辞的拒绝了人家,现在就认怂是不是不大好?

自己要不要厚着脸皮问大神要一个免试资格?

顾水寒咬着牙纠结着,就要开口。

“大神......”

“寒儿天赋异禀,区区灵魂考验,自然是不必怕的。”

帝君吾眼里隐隐有调侃之意。

顾水寒:“......”

大神不腹黑是不是会死?

她一句话卡在那里,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一张粉粉嫩嫩的小脸憋得通红。

帝君吾看着她吃瘪的样子,不由得浅浅的笑了起来。

顾水寒黑着一张脸,不再说话。

“生气了?”

帝君吾看她不说话,笑着问了一句。

“没有。”

顾水寒的回答硬邦邦的,挺直了背就往前走。

帝君吾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略微一用力,把她拉近了自己的怀里。

“你做什么?”

顾水寒吃了一惊,下意识的想要推开他。

“不做什么。”

“那你放开我。”

“你确定要本座放开你?”

帝君吾尾音微微挑起,有些危险的意味。

“不然呢?放开。”

顾水寒没察觉他话里的危险,只是觉得和他的距离近的有些过分。

大神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可是顾水寒却觉得心慌。

“本座怕这一放开,你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他微微俯下身,在她耳边说道。

顾水寒身体一僵,他说话时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凉意拂在她的耳边,有些痒痒的。

“你胡说什么......”

话音未落,听到一声凶兽的低吼声,愣了一下,缓缓的转过头,正对上了一双灯笼大小的眼睛,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六阶魔兽......

堪比天级强者的存在......

顾水寒嘴角抽了抽,不动声色的往大神怀里蹭了蹭,一点也没有刚才让人家放开的气势,乖顺的像一只小绵羊一样。

尼玛!她怎么忘了,这里可是魔雾沼泽的最深处,六阶魔兽出没的地方!

顾水寒有自知之明,虽然她不觉得自己有多弱,可是以现在的修为,绝对不是六阶魔兽的对手,那玩意儿可是堪比天级强者的大Boss,自己还想要自己这条小命。

帝君吾发现了自己怀里这个小家伙的动作,眼里不由得多了一份笑意。

“怎么?不让本座放开你了?”

声音里带着淡淡的调戏意味。

顾水寒:“......”

大神什么都好,就是这张嘴太毒舌了。

顾水寒往他怀里一躺,仰着下巴看他,眼里有一抹肆意的明艳。

“我还是觉得大神抱着比较好。”

要论脸皮厚,可是没人能比得过她,反正只要她脸皮够厚,他就不能说什么。

“抱着比较好?”

他声音里含着笑。

“可本座是男子?”

“男子又如何?”

顾水寒是现代人,思想并不守旧,抱一抱而已,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了,自己和他差了几百岁,又不会擦出什么火花。

帝君吾听到她的话却黑了脸。

什么叫男子又如何?这丫头这么开放的吗?

“你说呢?”

帝君吾咬牙切齿的说道。

“本座是个男人。”

这丫头知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有别?

顾水寒没想到他会纠结这些,嘴角不由得抽了抽。

现在想起男女有别来了?之前抱的不是挺欢快的吗?怎么现在开始计较了?

算了,现在六阶魔兽就在边上,自己的小命还系在大神身上呢,自己还是顺毛的好。

“水寒和大神相差几百岁,水寒一直把大神当做父亲来尊敬,父亲抱一抱女儿也没什么。”

“当做父亲?”

帝君吾脸色蓦的就黑了。

这丫头拿他当父亲?

顾水寒看着他脸色黑的跟锅底一样,嘴角又抽了抽。

这人怎么这么龟毛?难不成显自己把他的辈分叫小了,不够尊敬?

“那......”

顾水寒想了想,说道:“爷爷?”

帝君吾的脸色更黑了,顾水寒意识到不对,立马改口。

“太爷爷?”

“......”

“太太太爷爷?”

“......”

“......祖宗?老祖宗?”

这下没什么毛病了吧?顾水寒自己都被这些辈分给绕晕了,觉得这下没什么不满意得了吧?

帝君吾的脸色已经黑的不能看了,一双手紧紧握着,一双紫色的眼眸里似乎有风暴在氤氲。

“祖宗?”

他重复了一遍,声音带着危险。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