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一品姑爷 作者: 来时路远 字数:2496 更新时间:2020-06-30 15:06:34

第0035章 黑衣人与梅花刺青

“陶章要见我?”

陈槐安眉毛一皱。

今天青玉馆的新品大会,陶章可谓是被他搞得颜面尽失,灰溜溜地便走了。

更何况此刻,一直向着陶章的宁氏,也选择了妥协低头,陶章这个时候跑来会是什么事情?

“他在哪?”

陈槐安努了努下巴问道。

“回禀姑爷,陶公子在府门外,说是有些事情,要和姑爷您私下聊聊,想请您一同出去走走。”

“再有一个时辰便是宵禁了,还是请陶公子进来说话吧。”

秦安山忽然打断道。

这段时日,宁氏向着陶章,陶章屡屡想要将陈槐安取而代之,这些,秦安山都看在眼里。

此时此刻,陶章忽然跑来,也不免让秦安山感到几分担忧。

陈槐安却摇了摇头:“算了岳父大人,陶公子既然这么说了,想来是有什么私密额的事情要说,我去见见他就是了。”

说着,陈槐安便起身抱拳,准备去看看,陶章这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慢着。”

秦安山忽然也起身,走到陈槐安跟前,低声道,“天色已晚,保不齐那陶章,打什么歪主意。需不需要我招呼几个军士暗中跟着?”

陈槐安摇了摇头:“不必,陛下封我御赐考生时,给我安排了一名高手护卫,有他保护,不会有事的。”

一边说着,他又一边看了一眼秦秋颜。

显然,秦秋颜也能想到,陶章这么晚找上门来,目的必定不单纯,脸上亦是有着几分担忧之色。

“若是岳父大人真的派军士跟着,反倒会让秋颜更加担心。小婿去去便回,请岳父大人放心。”

听了这话,秦安山才点了点头。

皇帝亲自分配给陈槐安的护卫,想必是高手中的高手,有这等高手保护,倒是确实不用担心陈槐安的安危了。

“自己多加留心,尽早回来,莫要坏了宵禁的规矩。”

“是,小婿告退。”

抱拳一拜,陈槐安这才转身出了宴堂,跟着那报信的下人,出了秦府。

……

府门外,陶章独自一人等候着。

陈槐安走出府门,带着几分笑意招呼道:“陶公子,这么晚了找上门来,是有什么见不得光,也见不得人的事情啊?有话快说,我家岳父大人,还等着我陪他喝酒!”

这话,可谓是颇有些刺耳,陶章听罢,脸色顿时铁青!

但陶章的表现却有些反常,并未发作,反倒是朝着陈槐安招了招手:“跟我来,有人要见你。”

说罢,陶章便朝街尾的方向走去。

陈槐安一愣,立刻注意到,陶章的左脚,似乎是摔伤了,步子颇有些怪异。

加上陶章说,有人要见他,这让他立刻意识到事情不太对!

“难道是当年迫害陈家的人找来了?”

陈槐安心头暗自猜测。

按照他之前的猜想,那些个曾经迫害陈家的人,不想看到他踏足官场,接近皇帝,因此他在文才方面的建树,必须隐藏起来。

但做生意不一样,在这种封建王朝统治的时代,做生意的商人,是无论如何,都无权与皇帝接触的,因此,他才敢大张旗鼓的做生意。

可偏偏,还是有人找上门来了!

那要找他的人,究竟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思索之间,强烈的好奇,战胜了对危险的畏惧。

陈槐安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跟上陶章!

……

陶章一路领着陈槐安走出三条街,在街道转角处的一处岔路口停了下来。

街上空无一人,就连街边的屋舍里,都没有半点动静。

“怎么不走了?”

陈槐安皱眉问道。

“已经到了。”

陶章转过身来,苦笑道,“陈槐安,你别怪我。我的本意,只是想取代你,从未想过害你性命!但现在……这些事已经由不得我了!”

陶章话音刚落,便见岔路口中,迅速窜出七八道蒙面黑影,迅速将他们二人包围在了其中!

其中两名黑衣人迅速上前来,一把扣住陈槐安,扯过一口麻布口袋,罩在陈槐安的头上,架着陈槐安便走!

双眼被蒙蔽,加之双脚离地,陈槐安甚至不知道自己被架着走了多远!只能感觉到,这些个架着他的人都是高手,架着他不断的腾挪起落,似乎,是直接翻墙上房,沿着屋檐在移动!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陈槐安才重新感觉到双脚落地!

麻布口袋被人粗暴地扯开,视线恢复之后,陈槐安才发现,自己居然已经出了京城,到了一间不知荒废了多少年的破庙之中!

灰尘和一股霉味,让他猛咳了几声,目光四望,才瞧见自己正被七八个黑衣人围着,正对面的香案上,正坐着一个蒙面的黑衣人,似乎,是这些人的首领!

那个领头的黑衣人,正拿着刚才套住他脑袋的麻布口袋,擦拭着手里的刀!动作之间,其手腕从衣袖之下暴露了出来。

陈槐安的双眼,猛地瞪大!

那黑衣人衣袖之下,赫然有着一个梅花刺青!与这具身体的原主,记忆中最后的景象如出一辙!

这具身体残留下来的最后的记忆,迫害陈家的黑衣人,正是有着这种梅花刺青!

“你们是什么人?”

陈槐安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这你不用知道,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的秘密。”

黑衣人首领把玩着手里的刀,笑道,“陈槐安,我没记错你的名字吧?没想到当年陈家府上,居然还有漏网之鱼!”

“原本,你想做个废人也好,想做点小生意,苟且偷生也罢,我们大可以不管不问。”

一边说着,那黑衣人首领便跃下香案,走到陈槐安跟前。

用手中的刀,拍了拍陈槐安的脸,笑道,“可偏偏,你要搞出些新奇的东西出来,你说,这算不算是你,自寻死路?”

“看来我猜得没错。”

陈槐安并未感到惧怕,反而冷笑道,“你们大概,是不想让我和皇帝陛下有任何接触吧?但偏偏我拿出来卖的东西,很有可能被陛下相中!”

“知道就好。”

那黑衣人首领发出一阵狞笑,“既然你自己心里清楚,就不用再废话了。准备好上路吧。你放心,我们只要你一个人的命,秦家府上的人,我们一概不碰。”

这话,让他安心了几分。

有寒舟随时待命,随时听候他的传唤,他完全不担心自己的安危。但,秦家府的安危,却是他不得不担心的!

若是这些恶贼,把主意打到了秦家府上,事情可就难办了!

万幸,从这黑衣人首领的话语中,能听出他们并不打算对秦家府下手。

如此,他便大可没有顾忌了!

“最后一个问题,陶章的腿,你们打断的?”

“不错,我们向他询问你的事情,这小子却傲慢得很,我手下的人脾气大,一时没忍住,给了他点教训。”

黑衣人首领耸了耸肩,笑道,“我知道你和他之间颇有些不愉快,这也算替你出一口恶气了。”

“那我还真得谢谢你了!”

陈槐安嗤笑道。

“看在你是个人才的份上,不会让你死得太痛苦的。我的刀磨得很利,一刀即可斩首,稍微忍一下,很快的。”

黑衣人首领把刀架在陈槐安的脖子上,狞笑道,“安心的去吧。下辈子,记得投个好人家!”

“借你吉言。不过,下辈子,可还远得很呢!”

陈槐安忽然失笑起来,舌尖一动,将早已藏在口中的哨子咬在了嘴里,猛力吹响!

而后厉声下令:“寒舟,立刻现身!把这些贼人,给我统统拿下!”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