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重生暖婚:冷面少女太撩人 作者: 云屺 字数:2183 更新时间:2020-06-30 10:38:55

第二章 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不要!不要!顾谨言不要!”

黑暗…无尽的黑暗中,陆晚晚眼睁睁的看着站在她面前的顾谨言离她而去,无论她怎么抓都抓不到。

泪水一下子就模糊了眼睛,眼前似乎有微弱的光亮射进了黑暗之中。

陆晚晚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站在床边拧着眉头的顾谨言,那张矜贵冷然的脸上,此刻仿佛蒙上了一层薄薄的寒冰。

他还在!

陆晚晚噌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扑进了顾谨言的怀中。

“不要离开我!”陆晚晚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和后怕。

闻着那熟悉的清洌松香,真正的抱着顾谨言,才让她微微的放松了几分,心间的慌张逐渐被狂喜所代替。

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她真的重生了!

埋在顾谨言怀里的陆晚晚明艳的小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痕,但那双漂亮的凤眼中却满是坚定。

既然上天给了她重来的机会,这一次她绝不会再错过顾谨言,还有那些伤害过他们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一旁的俞青看着顾谨言身上渐浓的寒气,不由打了个寒颤,看向陆晚晚,摇了摇头。

这女人真是不知好歹,亏得她一晕倒,顾谨言,就把他给抓了过来。

“陆晚晚,你看清楚你抱的是谁!”顾谨言幽深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痛色,强压下心中的怒火,一把将陆晚晚从自己的怀中扯了出来。

动作看似粗鲁,但只有陆晚晚知道,顾谨言一点儿也没有弄疼她。

嗯?

陆晚晚脑子一懵,抬头看向顾谨言,一下子就撞进了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之中,顾谨言深藏在眼底的期盼,让她心头一痛。

“我看的很清楚,我抱的人就是你。”陆晚晚上前两步,环住顾谨言的腰,还有些苍白的小脸上,是顾谨言从未见过的认真。

无论怎样,她都不会再逃避后退了。

顾谨言被陆晚晚抱的整个身子都僵直了起来,那张冷峻的脸更是紧绷,眼中闪过了一丝受宠若惊,整个身子瞬间僵硬的像是石头一样,但很快,那目光又黯淡了下去。

怎么可能呢?

她从来不会这么对他说话。

更不愿意主动靠近他……她一向都是厌恶他的。

就算是沾染了他气息的东西,她都不愿意留下,怎么可能主动抱他呢?

陆晚晚看着顾谨言黯淡下去的目光,心口有些酸涩的疼痛。

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拥抱,却让他这么在乎。

从前的她到底有多冷血和愚蠢,才会对顾谨言的小心翼翼视而不见。

“我抱自己的老公有什么不对吗?”陆晚晚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心头的难受,仰头看向顾谨言,嘴角裂开了一个大大的弧度,笑的眉眼弯弯。

从现在开始,她要让顾谨言知道,她真的改变了。

顾谨言看着陆晚晚的笑颜恍惚了一瞬,周身的冰寒瞬间散去,冷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

“晚晚,你刚刚叫我什么?”顾谨言欣喜的声音中带着一丝不确定。

听着顾谨言小心翼翼的声音,陆晚晚的鼻头一酸,眼睛瞬间就模糊了。

强压下心头的酸涩,勉强的撑着脸上的笑意,仰头看向顾谨言。

“我们不是早就领证结婚了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陆晚晚有些忍不住的哽咽。

一切还能重来,真好!

看着陆晚晚脸上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顾谨言的心头一凉。

她从来都不会对他笑的,面对他的时候,她永远都是冷漠的神情。

她的笑颜,只会为那个男人展开……

想到这里,顾谨言的脸色忽然难看了起来,低头看着陆晚晚清澈明媚的笑容,心头却一片黑暗。

“如果你这样做,是为了让我放掉沈柯,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顾谨言语气有些冷漠的说道。

弯腰一把将没有穿鞋子的陆晚晚,打横抱了起来。

看着顾谨言的动作,一旁站着的俞青,脸上满是恼怒之色。

“你疯了,顾谨言!你的手……”

俞青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谨言警告的目光给制止了。

真是疯了,他以为陆晚晚那个没良心的,会心疼他吗?每次顾谨言那家伙受伤,陆晚晚不是冷眼相待,就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愿意给他。

还非要这么瞒着,他的手真是不想要了!

俞青越想越气,恨恨的看了顾谨言一眼。

“我不管你了!”

他要是再过来给他们看病,他就是孙子。

听见俞青的话,陆晚晚的神色一紧,死之前,秦娅的话还历历在耳。

顾谨言为了救她,废了一只手……

陆晚晚的心口一疼,顿时有些慌忙的看向顾谨言。

“你快放我下来。”

他的手……他的手一定还有救的。

俞青!俞青是顾谨言的私人医生,医术高超,他一定能治好顾谨言的手的。

看了眼并不想将她放下来的顾谨言,有些慌忙的陆晚晚,噌的一下,从顾谨言的怀里跳了下来,顾不得脚踝处传来的疼痛,快速的跑到了俞青的面前,挡住了俞青的去路。

“俞医生,你先别走。”

俞青看着挡在他面前的陆晚晚,有些没好气的说道:“你给我让开!”

都是为这个女人,顾谨言才会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俞医生,麻烦你,帮我看看阿言的手!”陆晚晚朝着俞青的方向鞠了个躬,清冷的声音中满是诚恳。

她一点儿也不在意俞青对她的态度,只要能治好顾谨言的手,做什么她都愿意。

俞青有些错愕的看着面前的陆晚晚,她什么时候用这么诚恳的语气对她说过话?

她不是对谁都一副冷漠的神情?就算她每次受伤都是他来治,也从未得到过半句谢谢。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陆晚晚不仅会好好说话了,而且还是关心顾谨言!

“俞青,你先出去。”

顾谨言眼神中的惊讶错愕一点也不必俞青少,神色复杂的看了陆晚晚一眼,转头对一旁的俞青说道。

“不行!阿言你的手……”陆晚晚猛的抬头看向顾谨言,清澈的眼眸中满是焦急之色。

俞青看了眼陆晚晚和顾谨言,转身离开了房间。

陆晚晚刚想去拉俞青,就被一道强有力的力量扯了回去,跌入了顾谨言的怀中。

“阿言,我求求你,你让俞青回来,帮你看看手好不好?”

陆晚晚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一想到前世顾谨言的左手再也抬不起来,那么完美的人,却因为她有了残疾,她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陆晚晚,你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作者的话
云屺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