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姻脂殇 作者: 谢诗欣 字数:2438 更新时间:2020-06-30 11:08:16

第十三章

  转眼,天色转暮。

  千绾月静坐等着,心思百转千回,久等不来,就想他有什么事担误了,或早就忘了自己。

  看着一桌子的菜都要凉了,

  千绾月从坐位上起来淡淡,吩咐一声舒画:“把这些都收拾了吧!”

  舒画站在一边,见一桌子好吃的,早就馋的不得了,听她说让自己收拾,咽了咽口水:“小姐你不吃的话,奴婢可以吃吗?”

  千绾月看着她,冷笑:“菜里下了毒。”

  这可是提前给萧凌然准备的。

  世上就有这么巧的事,她的话刚落音,一轻身就碰到萧凌然站在门外,他没让雷公公禀报,不然,怎么能听到这一句:菜里下了毒。

  萧凌然出了太后的宫并没有直接来看她,而是先换了件衣服,并没有穿龙袍。

  来时,都是加快脚步,到了门口免了宫人通报,才慢步走进。

  萧凌然一身墨色的罗衣,银色滚边绣着雅致的竹叶花纹,头上一支黑色的玉簪束起长发,腰系玉带。本就生得冷俊的人,这一身打扮更显孤清,生人勿近了。

  换作一般女人,这句话无论真假或玩笑,给帝王准备的菜,说是下了毒,早就被拉出去砍头了。

  萧凌然眉间凝起一丝细纹。

  一旁的雷公公心里一惊,偷偷看了眼萧凌然的脸色,立马低下头,假装什么也没听到。

  “民女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千绾月跪在地上,双手茯地,头叩地行礼。舒画愣了一下,也跟模作样行礼。

  必竟帝王天性多疑,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性格,她刚才那句,不知如何作想。

  比起上次“巧遇”,这次千绾月早有准备,便冷静许多了,若是萧凌然问起她的身份,就是说皇城外的同镇名,却不足为道一个小镇。

  死赖便是了。

  萧凌然没让她起来,她便一动也不敢动。

  萧凌然没有说话,而且绕过她主仆移步到桌前,缓缓的坐了下去,抬手拿起面前的筷子,正准备夹一块菜试试。

  雷公公在一边弯着腰,心里的着急全写脸上了:“皇上菜的凉了,不如等热了再吃吧。”

  闻言,萧凌然停下筷子,对着跪在地上的千绾月,好笑问道:“你难道就一直在那跪着?”

  千绾月袖下拳头紧紧握了下,又松开,还是做样子:“谢皇上。”说着,从地上起来,舒画连忙过去扶起她:“小心,小姐。”

  千绾月就顺势扶着舒画,往萧凌然方向小步走去,萧凌然挑了挑眉:“来人,把菜热一下,然后,让柳姑娘每道菜都尝过。”

  刚下令,就两三个宫女,向萧凌然拜了拜,听令把菜端走。

  其实菜并没有凉透,还是可以入口的。

  千绾月看着端走的菜,轻皱眉头:“皇上怕民女下毒?”

  谁想,萧凌然半点也无客套,而是抿唇轻轻点了点头,大方承认。

  见此,千绾月觉得好笑。

  萧凌然入口的东西都是十分谨慎的,一般情况下,会有人先用银针试毒,银针无事,旁的还有近身先另外尝一口试毒。

  如此冒险,成功还好,若不成功,打草惊蛇,之前做的一切岂不白废了?本来,她的出现本就叫萧凌然万分生疑了。

  刚刚那一句,也就唬一下舒画而已。

  “坐下来与朕说话!”萧凌然开口道。

  千绾月愣了一下,回过神,柔声道:“民女不敢。”

  萧凌然盯着她的脸,她眼底似乎若隐若现藏着杀意,那么,之前清荷池那“含情默默”的眼神,是仇恨了。

  她的仇恨又从何而来?

  萧凌然抬手将她拉下,千绾月“啊”一声,猛地摔坐在他怀里,吓得千绾月紧抓着他的领口,浑身僵硬着。

  “这双眼睛……不要也罢!”萧凌然冷漠说道,挑着她的下巴。

  舒画急着就要像上次那样,恨不得冲过去把人拉走,雷公公及时拉住她,把她往门外拉走,低声道:“走吧,还怕皇上吃了你家主子不成?”

  “皇上的眼神分明要吃了我家小姐。”舒画不情不愿被拉出去,嘴里小声反驳。

  雷公公嘴角不由一抽,瞎说什么大实话。

  平静下来的千绾月抬眼与萧凌然对视:“皇上若不喜欢,下次民女蒙住便是了,若就这样不要了,皇上未免也太不讲理。”

  萧凌然看着她,唇边又缓缓牵出一丝丝笑容。

  “皇上,还是放民女下来吧,菜热好了。”千绾月看到宫女端菜进来。

  萧凌然并不打算放过她,低下头在她耳边吹了口气,用着充满磁性暗哑的声音说道:“朕喜欢……身段放软的女人,对朕死缠烂打的女人,哈哈哈!”

  说完,大笑着放下她,挥手让宫女把菜端进来。

  千绾月万万没想到,萧凌然会调戏她,一时间竟不知用何种反应面对。

  看见菜端进来摆到桌上了,立马拿起来筷子每样的尝了一小口。

  “如此,皇上相信民女没有下毒了吧!”虽然,她面上表现得平静无波无澜。

  内心却狂跳不止,这么激烈的跳动,不知是因为仇恨还是旁的……

  萧凌然从就没有怀疑过有毒,她这么问他便这么答了。

  就算是刺客,倒不至于这么蠢的刺客,就是是刺客,他也想知道她身后的主人是谁。

  萧凌然抢过千绾月的筷子,也夹了几口菜吃:“朕还怀疑你在碗筷里下了毒……”

  千绾月盯着那双筷子,她……刚才用过的,张嘴欲言又止。

  “听说,你昨夜遇见了刺客……你可知道那刺客是什么人?”这宫里的刺客什么时候改了方向,不刺杀他而是去刺杀一个女人。

  “民女不知!”千绾月淡声道,过了会又道:“民女隐隐记得那人昨夜自称本将军,皇上将民女救回宫,又待民女极好,误让人以为皇上心中重视民女,如果刺客来刺杀民女,皇上一定会好生调查,想来,是朝中某位将军得罪了小人,被人陷害。”

  说了那么多,不过就一句总结:让皇上好好调查,那刺客自称将军。

  千绾月看了眼萧凌然,又道:“那刺客手上虎口被民女咬了一口。”

  萧凌然若有所思,道:“天色也不早了,朕该回去了。”

  千绾月没有恭送他,在萧凌然一只脚踏出门口,千绾月才站起来,筷子放到桌上,望着他的背影:“宫里有人说,我生得一个人?”

  ……

  “他们说,她死了……我不想,当别人的替身。”

  话音刚落,萧凌然身一顿,另一脚似被溉了千斤铁,怎么也迈不出去了。

  良久,仿佛入了一个世纪。萧凌然淡淡留下一句:“你好生休息,朕过几日再来你。”

萧凌然走后。

千绾月佛仿被人抽了筋,周身无力,趔趔趄趄倒退几步,摔坐地上,目光愣愣看向方外。

这时,舒画从门口进来,看到地上坐着的千绾月,面无表情,张了张嘴,却没问出什么话来,走过去,蹲到她身边,问:“你是不是不开心。”

千绾月摇摇头,不说话。

舒画又问:“你和皇上是不是有什关系,你每次见他,神情都怪怪的。”

千绾月摇摇头,不作答。

舒画不甘心再问:“我知道,你想杀皇上。”

然后“嘻嘻”笑了起来,笑得天真无邪。

这下,千绾月连头都懒得摇,低下眸一语不发。

  

作者的话
谢诗欣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