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神杀使 作者: 北方乔木 字数:1999 更新时间:2020-06-30 23:00:41

t

“为什么啊,我不要离开你,爷爷。”唐念君有些不舍,她双手缠着唐不染的右胳膊,似乎是在撒娇。

“因为啊,我们的念君长大了,马上要去读书了。”唐不染柔和地说。

“不要不要,爷爷肯定是嫌我烦了,不要念君了,爷爷,让我留下来,我保证以后乖乖修炼,听你的话。”唐念君泪水直流,看着唐念君这副模样,唐不染有些动容,但是很快这丝动容之色就被掩埋在眼底。

“不行,念君,你必须去。”唐不染甩开了唐念君的手,就这样走了出去。

卡尔清晰地看到,唐不染眼底那丝泪水,只是被他强压着没被唐念君看出来而已。

唐念君依旧在哭,只不过这时候她已经是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哭。她的头发有些凌乱,低垂的眉毛闪着泪光。

“擦擦吧。”卡尔有些不忍心,他递给唐念君一张纸。

“不要!”唐念君一巴掌拍掉了纸巾,然后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块小抹布。

卡尔也不说什么,但正当他准备离去的时候,唐念君叫住了他。

“喂,傻大个,帮我梳一下头发。”唐念君没有再哭,不知道是她的泪已经流光了,还是因为在卡尔面前她要表现出自己坚强的一面。

卡尔从唐念君手里接过梳子,然后双膝跪地,他轻轻地抚摸着唐念君的头发,唐念君的发香飘散着,卡尔有些痴了。

“喂,傻大个,刚刚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唐念君叮嘱道,紧接着,她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然后对卡尔说:“也不怕你笑话,从小我就跟爷爷住在一起,我的父母都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从我记事起他们就没在我的记忆中出现过,对于我来说,爷爷是我唯一的亲人。”

“你这还算好的,我出生起就是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卡尔脱口而出,根本就不像是开玩笑。

“你,你是孤儿?”唐念君有些吃惊,她竟然没想到,面前这个比她高一个头的卡尔竟然是孤儿。

“嗯。”卡尔并没有说谎,作为天地灵宠,天地就是他的父母。但是,天地却是博爱的,他们爱着整个世界,可以说,卡尔生下来就是一个人。

“我,我,对不起……”唐念君有些不情愿地说到。

“没事,都过去了。”卡尔望着窗外的云,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良久,他们貌似想起来,今天是要去学校报道的。

唐念君也顾不得吃饭,她赶忙拉着卡尔跑出去。

“呼呼呼。”终于到了学校,可惜的是,卡尔他们还是迟到了。

“卡尔是吧,刚开学就迟到,你很豪横哈!”落雨陈手上拿着那张签到表,那上面唯一一个没有打勾的名字就是卡尔。

这所学校分平民班和贵族班,唐念君被分到了贵族一班,而卡尔则是被唐不染关照了一波,他被分到了平民十班。

在平民十班的孩子基本上都是普通人家出生,天赋又不算特别好的人,所以他们的资源有限。

而为了给卡特帝国创造一些人才,所以,在这个班上教书的老师都特别严格,这也给了一些有上进心的孩子一个机会。

当然啦,对于那些好吃懒做的人来说,这里就是地狱。

卡尔上学第一天就迟到了,在落雨陈看来,这个孩子肯定属于后者,他认为,像这种人就应该好好地调教一番。

卡尔也很无奈,谁TM知道唐念君昨天晚上没睡好,然后动情至深结果就这样倒在卡尔腿上睡着了。

然后,等到唐念君醒了以后,他们毫无疑问就迟到了。

“老师,我错了。”卡尔很识时务,他知道现在解释什么的都没有用,唯有诚恳认错或许才有一线转机。

“看在你是第一次犯错的份上,这次饶了你,再有下次我就要上报学校。当然了,也不是没有惩罚,这周没收你的修炼资源,然后罚你下课打扫学校一个月。”

“嗯,谢谢老师。”卡尔低着头,一副任打任骂的样子,老师看他这样子,竟有些不忍,毕竟这样敢于认错的人可是少见。

“你先下去上课吧。”落雨陈摆了摆手,卡尔也不多说,他背着书包找到了教室里唯一一个空位坐下。

一上午的课程,卡尔都没有认真听,对于他来说,这种人类学习的东西根本不适合灵兽。

灵兽的经脉跟人类有很大区别,也就是说像什么修炼法门之类的课程对于卡尔来说完全没用。

其次就是修炼课,对于卡尔而言,他的灵力修为已经登峰造极,修炼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像他这种级别只能够靠服用天材地宝修炼。

再者就是锻体课,卡尔本就有灵兽强大的体魄,身体素质自然是一流,锻体课等于没上。

也就是说,卡尔在这个学校完全就是混日子的。

不知过了多久,教室里的人都陆陆续续去吃饭,卡尔跟随着人类来到熙熙攘攘的食堂。

学校所有人都是在这里用餐,谁都不例外,人与人之间唯一的区别或许就是食物不同吧。

有钱人吃的东西那是普通人不敢高攀的,那些东西可都是加了一些提升灵力的草药和灵兽内脏的。

普通人吃的呢则是一些日常食物,对修炼并没有多大好处。

吃完饭以后,卡尔先去宿舍把自己的床铺好,然后放好行李。

宿舍虽然不大,四个人住,但是也还算干净。

另外的三个人还没有来,卡尔也不多想,他走出房门来到操场开始他的工作。

正午的阳光较为热烈,一个小时的清扫让卡尔汗流浃背,他每天要扫两次,每次一个小时。

在他扫地的时间里,大部分人都选择修炼,在这个学校里,你不努力修炼就很可能被挤下去。

回到宿舍,卡尔换了身衣服,然后把换下的衣服丢进盆子里用水浸泡,然后他匆忙地赶去上课。

依旧是一些无聊的课程,卡尔昏昏欲睡,但总算熬过去了。

作者的话
北方乔木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