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毒医驾到:神尊请接好 作者: 陌上葵 字数:2250 更新时间:2020-05-23 21:00:00

第一百一十章:冰山城主爱上我

叶容倾一脚踩在君临寒的脚背上,没有用灵气,带着泄愤的心情。

但在圣女看来,这就是在打情骂俏!

而明福则觉得,这一脚踩的不是主上的脚背,而是他的脸。

所有他脸疼,右边脸还下意识地抽搐两下。

“主上,是属下办事不利,还请主上责罚。”明福跪地请罪。

君临寒还没说话,叶容倾就冷哼一声:“你有错?你有什么错?你一点错都没有!”

“那谁有错?”君临寒眼底泛着笑意,起了逗弄叶容倾的想法问道。

一听这话叶容倾就炸毛了,声音更显尖锐:“你还问我?你还有脸问我?到底是谁的错还用我教你?”

君临寒搂着叶容倾的腰,伸手将其往怀里一靠,冷声对明福说:“修缮一事就交给你了,若再有外人敢擅闯大殿,碎尸。”

轻飘飘的两个字落下,惊得圣女打了个冷颤。

碎尸……

不是砍头或是打死,而是碎尸。

大陆对于肉体的完整有着一种迷信,若是碎尸而死,在死亡之后的灵魂将不得善终。

圣女心惊不已,如果不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是不是会被当场灭口?

她的目光中带着委屈、痛苦,可她心悦的男人始终不曾将视线落在她身上。

圣女低着头,眼中一片漠然,终究还是没有任何可能……

为了方便主上与夫人交流感情,明福只好硬着头皮将叶容笙等人带去房间休息。

叶容笙凝望着远去的两人,妹妹还在生气,男人虽然没说话,但一直耐心地陪着,宠着。

在这次的表现上,叶容笙不得不——勉勉强强给男人加了点分。

一进正房,等待叶容倾的就是强势的吻。

叶容倾紧紧揪着君临寒的衣领,像是故意在惩罚他似的。

唇上的触感柔软又强势,直到两人呼吸都凌乱了,君临寒才松开她,两人鼻尖相抵,气息纠缠。

“你吃醋了。”

君临寒冷淡中又带着几分雀跃的声音传来,叶容倾猛地回神,一把推开君临寒。

“谁吃醋?我那是生气!是愤怒!你哪个眼睛看到我吃醋了?”

君临寒没说话,但是目光灼灼地望着她,像是在用双眼说:两个眼睛都看到了。

“哼!”叶容倾双手环胸别过头去。

“她是花悦门圣女。”

一说出那个女人的身份,叶容倾看向君临寒,“她为什么会来冥城?什么时候来的?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系列问题问出来,君临寒没有一点愤怒或烦躁,反而有种想笑的感觉,但最终,嘴角还是一点弧度都没有。

“来冥城是为了求助。”君临寒将一封密函交给叶容倾。

竹筒上贴着黑金“密”字,这是冥城机密文件,只能由城主亲自查阅。

但现在到了叶容倾手上。

这多多少少平复了一些叶容倾的醋味——啊不,愤怒。

密函中所写是花悦门的情况。

寻宝鼠从护山大阵中跑出来,先是控制了掌门及众多仙子。

因为圣女身上带有花悦门的传承,寻宝鼠并没有急着杀了她,而是将其囚禁,并假冒圣女与周家合作。

寻宝鼠的目标不仅仅是万里山脉伸出的遗迹,还有北金皇室学府的秘境。

它都已经打算好,在打开遗迹之后寻得不错的身份混进学府,在寻宝鼠计划内的身份,就有叶容笙。

叶容笙是最好的身份,穆国不过是一介小国,资源少,懂得的也少,能不能有所戒备还难说。

再者,叶容笙是学府内门弟子,加上有双实力非凡的父母,寻宝鼠认为,怎么着也能得到一些灵器好处吧!

叶容倾看完这封密函心中又气愤又得意。

气愤寻宝鼠居然敢打她哥哥的主意,得意他们已经合力把寻宝鼠给搞死了!

“花悦门圣女来就是想请你们帮忙抓寻宝鼠?”

“这是其一,还有其二。”又是一封密函递过来。

叶容倾接过一看,登时警惕起来。

寻宝鼠不止一只!

当初花悦门抓捕的寻宝鼠是一只母鼠,当时母鼠就已经怀有身孕,叶容倾杀死的那只,不过是母鼠的孩子之一。

没错,是之一!

老鼠一窝能生多少个?

即便并不是每一只都能获得寻宝鼠传承,但怎么说都能诞生两只啊。

而另外的寻宝鼠,光凭借妖兽的体格和与生俱来可幻化人类的能力,就能碾压不少人类!

怎么说都不可小觑。

“母鼠现在已经是花悦门的掌门,其余的寻宝鼠还在搜寻之中。”

那这么说整个花悦门已经彻底的更新换代了!

一想到那一张张美艳动人的皮囊下其实都是一只只丑陋的老鼠,叶容倾就忍不住犯恶心。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叶容倾问道。

君临寒只是与叶容倾四目相对,并没有回答。

其实叶容倾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边说边朝君临寒走去,眼神中还带着凌厉的光。

“你早就知道了,圣女也很早就来找你求助了,但你没跟我说,更是放任圣女跑到你的大殿,就等着被我发现,对吧?”

说到最后,叶容倾还露出了微笑。

只是这笑容却不达眼底。

君临寒微微皱眉,怎么还这么生气?

不是说——

忽然,白皙纤细的手指正用力地戳着君临寒的胸膛,叶容倾恶狠狠地说:“你到底从哪里学来的这种增进感情的方法?”

这怎么会是君临寒想到的方法?

把圣女留在这里,明知道圣女对他有意思还不敢走,还让圣女进大殿!

明知道叶容倾一来就会去大殿还没把圣女支走,就等着看叶容倾会不会吃醋,会不会闹!

这怎么可能是君临寒想出来的?起码考验她会不会吃醋这种事就不是君临寒的作风!

在听到叶容倾的话之后,君临寒第一次有了一种陌生的情绪。

这种情绪叫心虚。

转而就成了怒气,但不是对叶容倾的。

脑海中浮现明海那张谄媚微笑的脸:“主上,爱人之间适当吃吃醋有助于感情的曾文。”

在君临寒犹豫甚至是怀疑的时候,明海还在继续说:“主上,您想想,在夫人吃醋之后,您再哄一哄,是不是觉得很甜蜜啊?”

虽然明海最后还是被君临寒轰出府,但还是跟万里山脉的护卫秘密联络了,非常讲义气地打算替主上办事!

然而,事情办的并不是很好。

叶容倾能看不出君临寒隐藏的心虚吗?

这种东西从哪里学来的?

那不就是话本子吗?

叶容倾顺手就把君临寒手上的储物戒指抢了过来,因为血契与自然之灵的原因,叶容倾可以直接打开他的储物戒指。

呦呵,这不看不知道,一看还吓一跳!

什么《霸道老爷爱上小丫鬟》、《冰山少爷独占小娇妻》、《三百六十个培养感情秘诀》等等等等。

作者的话
陌上葵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