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零之终焉 作者: 洛七爷 字数:3663 更新时间:2020-05-23 20:00:00

第五章:尸变

碎石滚落,颠覆所有人认知的恐怖一幕,就这样毫无预兆的上映在这间残破教室中。一个身体残破不堪、穿着校服、头皮撕裂没有下颚的死尸,缓缓从其中爬了起来。死尸左腿扭曲到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尖锐的骨头从小腿处破体而出,裸露在众人眼中。右臂则靠着丝丝皮肉勉强挂在肩上,腹部更是被撕裂出一道狰狞的伤口,半截肠子挂在体外,随着死尸的挪动而慢慢的晃动着。

毫无生气的猩红双眸死死盯着众人,口中发出咕咕的响声挣扎的向外挪动。剧烈的挣扎让肠子和内脏从腹部的伤口中脱落掉在地上,拖行出一长串掺杂着黑色液体的血迹。

丧尸!生化危机!行尸走肉!

不少电影和游戏中才会出现的名词,此时疯狂的涌入脑海。任恺歌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这个世界是疯了吗?

其他人同样被恐怖的一幕惊呆,都愣在原地就那样看着丧尸不断嘶吼、挪动。直到一声凄厉的尖叫在耳边响起。恐惧才在这一刻毫无阻拦的宣泄而出,全部人都下意识朝门口的方向奔去,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

门口处被挤作乱团,让朝内开的大门一时间难以打开。

任恺歌几人被慌乱的人群冲开,你推我搡间周思颖矮小的身影被人撞得倒向一边,摔倒的位置矗立着一截闪着寒光的钢筋。看长度如果摔在上面,钢筋肯定会将周思颖刺个对穿,哪怕不死也得重伤。

现在这种环境状况,没有任何医疗手段,外面估计比这里好不到哪去,那么面临的结果只会是死亡。

任恺歌顿时急红了眼,死命的推搡着阻挡在他眼前的人,奋力向周思颖的所在挤去。危险已然降临,死神露出狞笑。一只手却在悲剧发生前从背后扶住了周思颖,避免了惨剧的发生。还没等周思颖反应,手的主人就越过她的身影挤进了人群。

直到此刻任恺歌才排开人群来到周思颖的身边,有些紧张的看着周思颖:“思颖,你没事吧?”而周思颖则偏着头看着人群中的那个身影。

周思婷注意到妹妹的状况,从一边绕了过来关切的看着周思颖。任恺歌也总算是挤开人群来到周思颖的身边。关切的询问,没有的得到任何回应,他才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跟随在人群中,扶住她的那个人身上。

任恺歌撇着嘴也目光幽幽的扫了那歌壮硕的人一眼,就将注意力集中在挤在一起的人群上,目光不断在人群与丧尸之间来回切换。略微思考后任恺歌拉起周思婷与周思颖两姐妹,顺着墙边去到另一边的角落躲好。期间邱瑞看到三人的动作后,毫不犹豫的从后面默默跟了上去,二人用身体将两姐妹紧紧护在身后。

任恺歌的双目锁定在丧尸身上,一颗心脏怦怦狂跳。此时丧尸距离人群不足五米,如果不是地上有着坍塌的天花板形成的石阶,起到了阻挡的效果。丧尸瘸着一只脚,又没什么智商不知绕过去,恐怕早已经有人成了它口的下亡魂。

安子墨再次展现出他作为学长、作为前学生会主席的责任。扯着嗓子安抚众人的情绪,可惜效果甚微。奔溃的情绪和恐惧带来的疯狂,耳边的声音无异于嘶吼,没有人能听进去里面的内容。

心中无望,安子墨毫不犹豫转身,眼神坚定的向着丧尸冲去,俨然一副拼命也要护众人于身后的决绝样子。任恺歌将这幕丝毫不落的看在眼里,心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是:‘这家伙不会是个傻子吧?还是疯了!’同时也佩服他直面丧尸的勇气。

然而丧尸并不会因为安子墨的奉献精神而好心的放弃攻击!它只想把眼前这个送上门的食物撕成碎片,送入口中来满足它的口腹之欲。

任恺歌盯着一人一尸评估着双方的实力差距,得出的结论是,这位有着英雄气概的学长,在丧尸的口中可能走不过三个回合,就会成为对方的盘中餐……

考着的同时,身为此处主角的丧尸,张着散发腥臭的大嘴,嘶吼着迎上已经做好搏命准备的安子墨。

安子墨咬着牙脑海里思索着该怎么对付眼前这具丧,他同样不想死不想只是给众人多争取些时间。内心一直有另一个声音不停的在问他,值得吗?为了一群不相干的人,付出自己的生命值得吗?

只要现在躲开,这恶心的怪物就会扑进身后的人群,届时再找机会下手,活下来的可能必然会大大提高。就像那个人平时做的那样,教他的那样!只有活着才有无限的可能,才能继续自己的梦想。

死了!你之前的努力和那些所做的证明,就会化作泡影。你不是发誓要活出一片自己的天地,证明给那个男人看吗?你生存的意义也是对的……

面对死亡的恐惧和压迫,安子墨内心几经辗转有迷茫、有懦弱、有放弃但最终化作坚定。他冲着自己内心疯狂的呐喊:不!我的梦想就是做一个荡气回肠的大侠,此刻不站出来,就是否定了自我,生又何欢,死有何惧,哈哈哈。

恐惧在此刻烟消云散,唯有一往无前豪情荡漾。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啊!来吧,你这该死的怪物。”这声愤怒的呐喊,喊出了安子墨心中的豪情万丈,和对那个男人的不低头。

任恺歌也感觉到了安子墨散发出的豪迈气势,眼眸中多了些什么,不由得握紧拳头,身体微微颤抖。

他虽然有一往无前的气势,但毕竟只是一介书生,二者力量太过悬殊。安子墨甚至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就被丧尸轻而易举的推翻在地。几经挣扎想要翻身起来,却是徒劳无功,光是躲闪已是耗尽他的心神,想要挣脱怕是无望。短短几十秒安子墨那本就不怎么样的体力,就被消耗殆尽。体力的透支让他的反应也跟着慢了半拍,仅仅半秒却足以致命。

在安子墨被丧尸扑倒的那刻,任恺歌本能的想要上前,救下这个看起还是挺不错的学长。可是刚刚迈出一步,就感觉身后传来一股拉扯力。任恺歌转过头发现,周思颖、周思婷两姐妹正缩着脑袋紧闭双眼,吓得瑟瑟发抖。而周思颖的一只手正死死地抓着他的衣角。

眼前的这幕对任恺歌心灵上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将已经到嘴边的话默默的咽回去,也收回了想要迈出下一步的脚。

有些歉意的看向安子墨的方向!然而无畏的抵抗已然到了尾声,就算任恺歌现在想要再去援救安子墨,时间上也已经来不及。任恺歌眼神微微转向一边,用极小的声音说了一句:抱歉!

他的内心异常平静,可以说是毫无波澜。没有内疚、没有彷徨、没有懊悔也没有唇亡齿寒,只有些许的无奈:如果我们能早些认识,如果我们是朋友……但很遗憾,现在为了她的安全我不能冒任何风险!

眼看着丧尸的大口即将咬在安子墨的脖子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壮硕的身影如发疯的公牛般冲到近前,一只大脚狠狠的跺在丧尸那张丑陋的脸上,将那恶心的丧尸踢飞出老远。这一脚力道之大显然是铆足了全身的劲,不光将丧尸被踢开,黑影的身体也同样失去平衡,随着飞出去的丧尸一起摔成了滚地葫芦。

任恺歌眼中透露出惊异与错愕,这个冲出来救了安子墨一命的黑影,居然是那个看上去不可一世的韩璴!在任恺歌心中他应该是个高傲自负且目空一切的人,怎么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别人的性命。

韩璴这一系列的动作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剩余的人也渐渐停下动作,呆愣的盯着场中的状况,没有呐喊助威也没人上去帮忙。

待身子停稳,丧尸几乎是毫不停歇就扑向将它踢飞的那个身影,愤怒的情绪在齿间久久回荡。韩璴没有料到丧尸的动作如此迅猛,匆匆瞥了一眼躺在地上大口喘粗气的安子墨,咬着牙也迎着丧尸扑了上去。

短暂的瞬间接触却让韩璴内心十分后悔扑上来的决定,丧尸的臂力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长时间的篮球训练与平日的搏击训练,让韩璴对自己的力量和身体素质有着绝对的自负。说的夸张些,他就是那样可以跳出来指着别人大喊,我要一个打十个的那种人。

此时这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丧尸,就像一个在风中摇曳的破抹布,可就是这样一块破抹布居然在力量上完全压制了他。突如其来的状况让韩璴慌了神,常年建立起的信心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内心最原始的恐惧暴露无疑。

手臂上传来不可抗拒的巨力,眼前是参差不齐的利齿。慌乱间韩璴摸到一块附着着水泥的砖块,狠狠的击打在丧尸的头部。丧尸虽然力量超乎想象,但体型却是无法变更的。被用尽全力的一砸,顿时横移了出去。韩璴乘着空隙立即翻身起来,手中死死地攥着砖块,还带着些许的颤抖。

定了定神,韩璴双眼竟也浮出淡淡血红,额头青筋暴起。口中低声嘶吼着:“没事的!没事的!它先攻击我的,我是自卫反抗。它死了也不能怪我。对!死了,它本来就不是活人,它原本就已经死了!哈哈哈”

倒在旁边没有动弹的丧尸,再次颤动的身体想要爬起来。见状韩璴脸上的神情,从惶恐逐渐变得疯狂、狰狞、暴戾。

“你不死……我们就会没命,我就会死!去死吧。”最后三个字几乎是从韩璴牙缝里挤出来的。

说完韩璴就抡起手中的砖块,没有丝毫犹豫朝着丧尸的脑袋猛地砸了下去。

咚!咚!咚!

砖块与人头碰撞发出令人胆寒的骨骼碎裂声,每一声咚响都仿佛一柄巨锤,狠狠敲击在众人心中。

血液混杂着脑浆带着说不出的恶臭溅了韩璴一身,他却丝毫没有反应。手中的砖块不停的向着丧尸脑袋落下。不知何时砖石已经碎成很小的一块,韩璴瞪着发红的眼珠,依旧一下一下机械般的砸着,早已面目全非的死尸头颅。

这幕深深刺激着在场每位嘉宾,那早已不堪重负的胃。

“够了!别再砸了。”安子墨来到韩璴身边,用带着颤抖的声音制止道。

韩璴表情越加狰狞,手上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见状安子墨只好扯住韩璴下砸的手,从哪死死握紧的手中剥夺下那块只剩些许的碎砖。直到这时韩璴才木然的转过头看向站在他身边的安子墨,又低下头看着占满污血的双手,直接在死尸旁吐了起来……

作者的话
洛七爷

暂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