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武朝记事 作者: 伊云客 字数:2966 更新时间:2020-05-27 22:35:19

26、通道

或许只有苦行僧可以使用这样的办法来提升修为,但这终归不能长久。若内力提升之后,却缺少该有的经验,,那么与人交手之时同样会吃大亏,很多时候与人相斗,生死只在一瞬之间。因此这样的苦修方法,只能偶尔修炼,并非完全可取。

七天之后,开凿的洞穴已经深入五尺有余,只是小了一些,并没有如青鸟所划的高五尺宽三尺,依然还是只有水缸大小。而且青鸟已经转变方向,往铁门方向挖去。自从那日之后,李文泽变成了一个磨刀匠,青鸟开凿的速度极快。因此每隔两三个时辰,这上好精铁所做的刀便会钝掉。李文泽便要争取重新打磨。

在短短数日之内,青鸟已经将所有兵器全都换了个数遍,除了千年精铁锻造的兵器外,所有兵器都短了一两寸,而李文泽也打磨得越来越艰辛。

半个月后,这日李文泽醒来,发现体内阻碍突破到灵境巅峰的穴道隐隐有些不稳,便知道是到了该突破的时候。看了一眼仍在修炼的青鸟。

李文泽便走了个僻静的角落,盘腿而坐。开始冲击灵境巅峰,李文泽缓缓收拢全身内力,将其全部汇于丹田,然后在丹田中将其缓缓压缩凝练,让其更具冲击力 ,如此一刻钟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这股内力运转至奇经八脉中的任脉。

然后全神贯注的牵引着它,顺着任脉缓缓往上,在此过程中,李文泽是不敢有任何分心,可以说此时开始了一个人冲击境界最危险的时刻,因为此时运转在任脉中的这股内力,是将体内所有内力压缩而来,完全难以控制,只能用心神缓缓牵引着它流动,一旦失控,它便会冲破任脉,在体内乱窜,像一把刀子一样,将体内的经脉穴道全部击毁。

轻者武功尽毁,重者命丧当场。

半个时辰后,李文泽额头已经布满了细汗,这才将这股内力牵引的灵虚穴前,李文泽缓缓松了口气,灵虚穴位于膻中和紫府之间,是李文泽冲击灵境巅峰的最后穴道。

现在的灵虚穴,就像一条堤坝,横在中间,阻拦住了李文泽部分内力的循环,而这部分内力的循环却是李文泽整个内力循环的一个关键。因此若不能打通灵虚穴,李文泽就不能形成另一个体内内力的大循环。也就无法到达灵境巅峰。

细细感受了一下灵虚穴的情况 ,此时的灵虚穴,已经被平时运行的内力消磨的已经摇摇欲坠,李文泽相信,只需要一次冲击,便能将连续续彻底冲开。

当李文泽把一切都准备就绪后,刚想准备放开心神,全力冲击灵虚穴。

就在这时,一股强大的威压突然降临己身,紧接着,一股强大的内力向自己涌来。李文泽顿时神色大变,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现在他所有的内力被全部汇集在灵虚穴前,根本无法抵抗蜂拥而来的外部内力,可说是放手不管,这些能力竟然会对自己体内造成巨大的破坏。

来不及多想, 转眼间李文泽便神色一定,决定先冲开灵虚穴,因为现在就是他放弃突破也来不及了。而且现在对他威胁最大的不是外面那汹涌而来的内力,那股内力虽然庞大,但并不凝实 。反而自己体内的这股被自己不断凝练内力,若是失去控制,那才叫真正的无法挽回。

现在唯一的办法 ,就是将这股内力的力量,消耗在冲击灵虚穴上,至于其他的便听天由命吧。

李文泽忍着脑袋上传来的刺痛,努力的使自己清醒,控制着心神,牵引着内力越发靠近灵虚穴,接着一咬牙,最后的心神控制着内力向灵虚穴疯狂冲击而去。

“嗡”

“啊~”

“叮叮叮……”

当李文泽再次醒来,还没有睁开眼睛,便听到了熟悉的叮叮声传来。缓缓睁开眼睛,看着这熟悉的石洞。李文泽回想着之前的事。

当他用最后的精神控制着内力冲击灵虚穴之后,便昏迷了过去。毕竟心神消耗太大,便主动进进入了自我休眠。

缓缓坐起身子,感受着全身疼痛不已的经脉,李文泽眉头皱起,看来这次是真的受伤不轻。在感受了一下体内的内力,还好的是他成功突破到了灵境巅峰,感受着体内那雄厚的内力,李文泽多少还算有些欣慰。

感受完自身的情况,李文泽这才开始打量周围的一切,这才发现这次自己昏迷的时间只怕不会短,一是因为他打磨兵器的地方已经扔了十几把兵器,一般来说青鸟基本上都是一天消耗五六把,另一个火堆旁的两只野兔换成了烤鱼,两只野兔青鸟自己足够吃两天的,可现在已经没了。最后一个就是他已经饿的不行了。

看了一眼,仿佛没有发现他醒来,依然在凿洞的青鸟。李文泽拖着浑身刺痛的身体缓缓来到火堆旁,刚想拿起青鸟剩下的烤鱼填肚子。

却发现白灰上写着几个字。

“吃完,干活”

李文泽苦笑摇了摇头,感情不是人家没发现自己醒来,而是早就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醒来,早就做好了准备。

拿起烤鱼咬了一口,李文泽顿时皱眉,虽然还有点温度,但是这味道却不敢恭维,就好像是被生生给焖熟的一样。可是现在自己饿成这样,也顾不得许多,想要自己烤,只怕青鸟也会不高兴。

因此味道虽然不好,但李文泽还是大口大口的撕咬着,生生咽了下去,毕竟吃的快点也算是减少痛苦了。

吃完以后,李文泽回到一堆兵器旁边。看着那仿佛已经没有了刃口的冰器,深深皱起眉头。这样的兵器已经完全废了,没有了刃口再怎么打磨也只是一堆废铜烂铁,只不过比别的钢铁坚硬一些罢了,这样的话,这个青鸟的速度要下降不少。

就在李文泽犹豫着要不要将这个情况告诉青鸟的时候,两把兵器一刀一剑落到他眼前。李文泽见此连忙准备开口,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青鸟变嗖的一声消失在了水潭之中。

这一次李文泽等了很久,直到他运功恢复身体都快要睡着的时候,青鸟才回来,而且带回了几捆兵器,不比原来箱子里的少。

青鸟回来看到李文泽的模样,眼神凌厉的瞪了他一眼,将兵器扔给了他,还好什么也没做便带着刚拿回来的兵器,匆匆往石洞动而去。

李文泽苦笑,不是自己想偷懒,而是现在自己这个样子什么也干不了,庆幸的是青鸟没有计较,而且看样子心里有些着急。

果然,接下来的情况印证了李文泽的猜想。

十天之后,自从上次青鸟回来以后,便再没有出去过。而且还没日没夜的疯狂躁凿洞,到如今,几十把上好的兵器,包括十来把千年精铁锻造的精品,全都变成了钝器。而且还有一个事情引起了李文泽的关注,这段时间内青鸟又有再次爆发。

李文泽想到,青鸟开始亲自凿洞是在他第一次爆发之后,而第二次爆发之后李文泽便明显发现了它的着急,而现在却变得有些疯狂,还有从青鸟爆发的迹象来看,仿佛时间越来越短,虽然李文泽不知道准确的时间,但依旧感觉得出来,第一次爆发到第二次爆发的时间,明显比第二次爆发到第三次爆发的时间要长。

也就是说,李文泽猜测青鸟爆发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而青鸟也就越来越疯狂的凿洞。另一个说法就是做铁门有青鸟急于需要的东西,这个东西能够帮助到它控制自己的内力。

现在李文泽对青鸟的目的有了一些大致的猜测,但是对此却没有任何的喜意。反而令他有深深的担忧,尤其是青鸟爆发时的状态,几乎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都差点把李文泽给震死,还好最后都被青鸟控制住了。

可现在李文泽依然十分担心,不知道青鸟压住几次,又能控制多久,就这样 带着深深的忧虑,李文泽拼命打磨着。

三天后,李文泽的伤势已经恢复七、八成。

“轰隆”

杵着匕首已经陷入沉睡的李文泽被一声巨大的轰鸣声惊醒,这几天来青鸟几乎是不眠不休的开凿,而李文泽也几乎是不眠不休的打磨。

因此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李文哲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但现在听到了巨大的轰鸣,李文泽猛然站起,神色巨变,此时他心里唯一的一个想法便是青鸟再次爆发,控制不住了。

略微镇静之后 ,李文泽却是突然发现,只是他并没有感到那熟悉的威压,也没有强大的内力强大将他席卷。

突然青鸟出现在洞口,李文泽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却见青鸟写道:

“跟着我”

青鸟说完,回头转入洞中。

李文泽愣了一会儿,惊讶一声:

“通了”

作者的话
伊云客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