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西歧修仙榜 作者: 画船听雨 字数:9813 更新时间:2020-01-15 13:07:34

第43章 大比前夕

“那个苏妲简直是找死,居然敢得罪我们比干皇叔的暗卫队,今天趁她不在,将她房间内的东西全都砸了一遍,这还只是一个教训。”“不错,我还专门在他房间装下了一弩七箭,染了剧毒,虽然不一定能杀死她,但只要能将她射伤,至少有十几天动弹不得,到时候京畿营大比,我们随便一人都可以轻易虐杀她!”“这个渣女狂傲无惧目中无人,这么多天来还是头一次有人敢这样做,给点教训是应该的,从今天起我们两天去她的房间破坏一次,让她难以安宁无法全力冲关,最好午夜再过去一趟,在剩下的十天里时时刻刻都处于神识紧绷状态,京畿营大比中对付将更加容易。”三人语气阴冷狞笑连连。砰!忽然间,房门被跺开。一个身穿黑衣黑布蒙面的人影走了进来,眼中杀气弥漫,冷冷的注视着三人。三人大吃一惊,看向来人。“你是什么人?为何蒙面?”“你闯入进来敢窃听我们比干皇叔的暗卫队的机密,你活腻了?”......乒乒乓乓!苏妲直接出手,快到极致,三人造化境初阶的修为,全都没有丝毫反应能力,被苏妲轰的吐血倒地,一脸骇然。“你要干什么?我们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三人惊怒道。

锵!苏妲从桌子上抽出了一把雪亮长刀,弥漫着锋芒寒气,让三人看的全都脸色一白,眼神中露出惊惧。“你不要乱来,在京畿营杀人,第二天一早就会被京畿营知道!”“你要是杀了我们,一定逃脱不掉京畿营!”苏妲一言不发抓着长刀,一脚踏在一人身上,强悍的力量让那人狂喷鲜血,脸色更为惊骇挣扎不得。苏妲手起刀落,将其右手直接跺下,殷红鲜血喷洒而出,收过那人的空间戒指,那人疼的凄厉惨叫胡乱打滚,鲜血洒满地面。其他两人脸色一骇。噗噗!两道寒光闪过那两人也全都凄厉的惨叫了起来,捂着手腕在地上打滚,两个手掌直接断掉,脚掌同时也削掉了一只,只因那句半夜再去的话,便要叫他去不了,收集了一批空间戒指,神识探入,收获颇丰,除了从自已那里盗来的那几箱银子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全在空间戒指中。

“记住了,打劫的,看来比干皇叔也是一个肥得冒油的主,给了你们这么多,且说说他的宝库在哪里?”“小的职位卑微,怎么晓得那么多密的东西?”“喔,明白了,那算了,先解决你!”拔出长劍。“别,有人知道,那那个组长知道!”问出消息后,苏妲将长刀一丢,身躯瞬间冲出了这里。

三人痛苦的惨叫声音传出,很快将四周的很多武者惊动,一些比干皇叔的暗卫队的成员纷纷冲过来。“发生了什么?”“你们是怎么回事?什么人动的手?”这些比干皇叔的暗卫队成员惊怒叫道。很快,一个皮肤蜡黄身躯消瘦的少年走了过来,眼神寒光凛冽:“谁干的?”地上的一个武者痛苦的道:“黑衣蒙面,连句话都没说。”

尘冰云脸色一沉杀气弥漫。居然敢主动招惹他们比干皇叔的暗卫队?这显然是有备而来。“你们平日里可有仇敌?”尘冰云冷声问道。“仇敌倒是有一些,不过不可能瞬间将我们打倒,并砍断我们的手。”鬼四脸色无比痛苦。“把他们的名单一会交给我!”尘冰云阴冷的道。不管是谁他一定要查出来!他不信有人可以躲过皇叔的暗卫谍网而行凶!

“狐小仙,今晚你到比干皇叔府大闹一场,那可是好地方,里面奇珍异宝无数,如果捞到了,分你三株地阶灵药,怎样?”苏妲叫出九尾妖狐征询道。狐小仙有些怕怕:“那可是皇叔喔,里面高手如云,我怎么云偷得着?”

“放心,挑大梁的事都落在你主人的身上,真不好意思,运气最近有点爆,拯救人类的事干多了,我都觉得有点骄傲了,你狐小仙要做的事便是到里面大闹一场,然后带着一帮人跑开,最好高手都离开,本姑娘进去偷了宝贝出来后,再放把火,那些高手便知道中计了,再回来时宝库便空了,你也脱困了,记住你要做的是带着那批高手沿着皇叔府跑圈圈。要让他们看得见火起!”

苏妲托着腮蹲在角落里面等,直到看到皇叔比干气喘吁吁地带着一大批高手追了出来,才安心地潜入皇叔比干的宝库,江湖传闻皇叔比干善理财,果然名不虚传,什么灵药仙草、仙丹灵石、黄金白银、秘笺武技、法宝铭箓、炼器画符——应有尽有。

苏妲不分好坏,都往空间戒指里吸,吸了三个宝库,空间戒指里便满了,也忘了点火,便走了出来,这个皇叔的太宰府确实太美了,如此豪华,毁了岂不可惜!看到狐小仙跑过来,拿出山河社稷图,一打开,便吸了进去,然后迎面向皇叔比干走去。“呵呵,比干皇叔这么晚了在干嘛?夜跑么?煅炼身体也用不着这么努力喔!”苏妲不痛不痒地说笑着。比干看了一眼苏妲:“苏妲皇妃呢?这么晚了不睡觉跑到街上闯蚊子?”“不好意思,今天买了幅画,兴奋得睡不着,这不到街上跑圈圈了!皇叔你老继续、继续!”

苏妲回到房间,将黑衣黑布全都收入戒指。比干皇叔的暗卫队的人想扰她修炼,今夜就是一个教训!不过为了防止他们继续来骚扰自己,她准备明天前往圣山石室。这次收获够大的了,给了五株地阶灵药给狐小仙,狐小仙高兴得坏了,蹦蹦跳跳地回屋修炼去了。

圣山石室,第一层十倍灵力,最到外是三十倍灵力,对于武者修炼有莫大好处。十倍灵力加身需要不断以自身灵力来融合,潜力会被不断地榨出来。第二日一早,比干皇叔的暗卫队的人员在四处活动。苏妲吩咐了九尾妖狐几句,为它留了好多黄金让它好好看家,便向着圣山石室走去。

以九尾妖狐如今的速度,造化境高阶的武者在它眼中不够看。对于它已下有主仆符,苏妲也可以放心。今后随着九尾妖狐不断地成长实力将会越来越强,这就是狐小仙的可怕。一路走过,很快,来到圣山石室。一座百丈石殿,直插云霄,恢弘巨大,在日光照耀下,泛动金属光芒,刺人眼目。与此殿相比,有苏国的寒潭石室,像是侏儒一般。圣山石室,进入一次,不限时间,只收三十两银子!有的人,在里面呆了不足一个时辰,就会被灵力逼迫的不得不出来,有的人却可以在里面待足一整天,安然无恙。

实力固然是一方面,毅力也极为重要。随着一个个将士交银子入室,很快,轮到苏妲,仅剩的三十两银子被取走。随着人群进入大门,一靠近难言的巨大灵力扑面而来,不知要损失多少灵石才有如此多的灵力集聚?像是身躯突然处在了一个强大的压迫之中,四面八方全都是大山般地碾压。很多人直接一个踉跄脸色潮红起来。这还不是真正的圣山石室内部。

仅是入门口。沿着走廊向前压力不断倍增。拐过一个角落后,真正的石室内部映入眼帘。这同样是一个宽阔的走廊。走廊两侧存在了数十个石门紧紧闭合,这些石门内才是真正的修炼之地。其内灵力可达外界十倍!苏妲目光扫视,只见一名名将士有选择的推开一座座石门走了进去。

她忽然间眉头一皱,此地共有三十六个房间,每一个房间的外面,居然都贴上了纸条。纸条上面分别写着各派系的名称,如太子府、太宰府、坤宁宫、功名坊、西伯侯府、阐教、截教等七个势力,将此地三十六个房间全部瓜分!也就说,不是属于这七个组织中的将士根本无法在此地修行。除非有绝强的背景和实力!苏妲眉头紧皱,眼神中露出丝丝厌恶。

她最讨厌侵占资源其他人根本无法修炼。不管其他人是怎么忍气吞声遇到她绝不忍让!苏妲选择了一个太宰府的修行石室走了过去。手掌在墙壁上轻轻一按石门轰隆隆的打开了,一股强悍的压力扑面而来,一瞬间十倍灵力从四面八方碾压将苏妲淹没。苏妲灵力运转向着石门内走了过去。

石门发出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再次关闭。目光在其内扫了扫,只见此地十多位太宰府的将士在此修炼,一个个汗水淋漓苦苦支撑潜力被全面的压榨着。随着苏妲的进来,顿时有一些人的目光张开向她扫视过去。“你是什么人?我们太宰府内我没有见过你这样的面孔?”一个造化境的将士忽然间低沉的道。

“本姑娘苏妲,这修炼室我征用了。”苏妲平静道。“苏妲?你说你是皇妃苏妲?”那个造化境将士眼神一眯寒光跳跃。其他人也都是露出一抹抹浓烈敌意。“好大的胆子,你得罪了我们太宰府,居然还敢闯入我们的修炼室,你吃了熊心豹胆了吗?”

苏妲嘴角露出一抹冷漠弧度讥讽:“什么你们的修炼室?你们进来还要花钱买的,怎么就成了你的了?太抬举自己了,我只知道所有的修炼室都是大殷帝国的,你们算什么?敢霸占国有资源!”“废物,你马上就会知道!”那个造化境的将士眼中寒光一闪忽然间站了起来吞下一瓶炼气丹,厉喝一声,直接一拳向着苏妲砸了过去。

灵力浩荡狂风呼啸!造化境的修为全部爆发,带着强悍气息。“孔雀明王大日掌!”砰!苏妲毫不躲闪,一拳砸了过去。两人相撞,声音沉闷劲风横扫。那个造化境的将士惨叫一声,身躯像是破麻袋般当场倒飞了出去,砰地一声砸在一侧的墙壁上,又反弹回来大口吐血。他的一条手臂直接骨折手掌处鲜血淋淋,感觉像是一掌砍在了一堵山上,痛苦难耐。

“你......”他震骇的看着苏妲痛的汗水滚落。对方的力量太强悍了!连武技都没动用就将他一拳轰飞出去! “这就是太宰府?这样的实力真不知怎滴有那么高的自信,敢霸占这里的修炼室?从今天起这里的修炼室是我的,我不出去谁也不准进来。”苏妲无情地道。其他人纷纷暴怒眼神中寒光刺目。 “居然来我们太宰府撒野!”“一起出手!”剩下的十几个将士各自吞下一瓶丹药,厉喝一声全都向着苏妲冲了过去。轰!上来就施展强悍的武技整个修炼室内劲风呼啸,传来刺耳的呜鸣强悍气息弥漫。

苏妲冷哼一声激发空间之力,十倍时间瞬间催动,所有人的动作在她眼底都慢如蜗牛。她快如极电出手如风毫不留情。砰!砰!砰!砰!砰!这些人不堪一击统统轰的横飞出去,大口吐血筋断骨折,砸在一侧的墙壁上痛苦闷哼。这些人不会死,但没有几个月还是恢复不了的!很快全部解决!苏妲语气冷漠:“全都得滚!”这些人心中憋屈身躯踉跄冲出了石门。

他们中最强的不过造化境五重,但苏妲在不动用极阴极寒灵根的情况下可以完虐。这些人在她手中不堪一击。修炼室瞬间安静下来苏妲走到远处开始修炼。很快半个时辰过去圣山石室外。先前的那群太宰府将士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室外外等着,一个个脸色苍白,终于被他们等到了一个洁白长袍长眉入鬓脸如刀削充满坚毅弥漫着一股浑厚莫测的人。“欧阳将军!”“欧阳将军,你终于出来了!”这些人慌忙开口喊道。那少年眉头一皱目光扫射过去:“你们怎么变成这样?不是在修炼室中修炼吗?为何如此狼狈?”

那个造化境五重的将士咬牙道:“欧阳将军替我们报仇,我们的修炼室被人抢了,连我们也被打了出来!”“什么?好大的胆子,是谁,敢抢我们的修炼室?”欧阳将军脸色一怒。三十六个修炼室,被七个势力瓜分,每个势力至少分得四间,这种局面已经维持了十多年都墨守成规,不去改变从未有人打破过!对方是谁这是完全不将太宰府放入眼里!“是那个皇妃苏妲!”为首的那将士咬牙道。

“苏妲?是那个打了哼将郑伦,在鬼城中还没杀死的那个苏妲?”欧阳将军脸色一寒。“是。”众多将士纷纷怨愤的道。“真是好胆,本将军去将你们的修炼室抢回来。”欧阳将军脸色发寒,转身走入了石室。 “欧阳忝恭是造化境高阶的实力,对付苏妲一定手到擒来!”众人纷纷说道。

欧阳忝恭一脸阴沉走到石门前,把手按在了那个按钮上。一阵阵低沉的轰鸣石门打开发现了其内盘坐修炼的苏妲。嘴角带着一抹阴冷弧度一步步走过去,一拳向着苏妲面门砸了过去。骤然出手灵力呼啸!若是挨中苏妲不死也伤。砰!在拳头靠近的刹那,苏妲陡然张开双目一把抓过去。强悍力道将那个拳头牢牢抓住难以落下。“怎么又来了个猴子给本姑娘逗杂耍?”苏妲低沉的问道。“你抢夺太宰府的修炼室在先,就教教你皇室规则和做人的道理。”欧阳忝恭语气冷漠,忽然间手臂抖动厉喝:“撒手!”手臂上一层强悍力量忽然间传出,沿着拳头成脉冲状迅速卷出向着苏妲的手掌侵袭而去。

苏妲眼神冷漠不为所动,抓着对方的拳头忽然间五指轻击,每一根指头都精准无误的闪电般击在对方拳头上的五个穴位处。那股冲来的脉冲力量顿时溃散难以继续成型。“嗯?”欧阳忝恭脸色微变。苏妲的这一招居然就破了他的内劲!轰!他另一只手掌忽然劈出快到极致,散发刺目金光如同一把利刃狠狠劈向苏妲脖颈,招招死手!

苏妲冷哼一声手臂一抖并指成拳,砰!一声闷响灵力横扫狂风呼啸,平分秋色。“想找死成全欧阳将军了!”苏妲忽然间长身而起,身上弥漫出一股强悍气息。欧阳忝恭灵力运转到极致继续轰杀。一阵阵低沉闷响轰鸣不已招招硬撼,没有动用丝毫武技。欧阳忝恭心中震惊:“你还是要败,四海波涌!”轰!他身上浮现出巨浪滔天噼里啪啦作响,气势瞬间暴涨,紫光光缭绕,气息逼人!苏妲懒得浪费时间,直接发动魅惑眸!咻!两道乌光闪过,瞬间刺入对方双目。

造化境初阶的魅惑眸,可对造化境高阶却依旧有很大的影响。欧阳忝恭脸色陷入迷茫紫光消失。苏妲一闪而过,砰!闷响传出欧阳忝恭狂喷鲜血身躯倒飞出去,狠狠砸在一侧的墙壁上,脸色煞白胸骨碎裂。终于因疼痛恢复了清醒,大口咳血眼神带着一丝震骇:“你的神识可以对我造成影响?”他虽然从手下那得到过消息苏妲皇妃会一门神识武技但根本没放入过眼中。没想到真正战斗起来神识武技如此可怕。“告诉你们太宰府,这间修炼室从今之后我占用了,若有意见的,京畿营大比上一决高下。”苏妲冷漠的道。欧阳忝恭气笑了:“好,我记下来了,苏妲皇妃你会后悔的,十天后的大比我要亲自一雪前耻。”

欧阳忝恭捂着胸口挣扎起身,踉踉跄跄的离开这里。苏妲目光幽冷不为所动,坐下来继续修炼。圣山石室外欧阳忝恭扶着墙壁,身躯踉跄大口吐血,脸色煞白差点扑倒在地。京畿营的众人脸色一变慌忙冲了过去。“欧阳忝恭将军,你怎么了?”“难道连你也不是那个什么还未正式册封的皇妃苏妲的对手?”“谁说不能失误好不好?难道你们就是那个未正式册封的皇妃苏妲的对手?”欧阳忝恭咬牙:“扶我回去,苏妲的这门神识武技,威力超出了预估!居然连造化境的都有效!”

一群人慌忙小心翼翼的扶着欧阳忝恭迅速离开这里。接下来的时间里太宰府的人似乎选择性的忽略了苏妲。眨眼六天过去在十倍缓慢时间的影响下,苏妲在圣山石室内,相当于足足呆了二个月。苏妲的实力再次突破到造化境二阶!对于这个奇迹速度,苏妲却很不满意。她评估了一下自身的实力。总的说来,抛开极阴极寒灵根不算,她的综合实力已达到造化境七重。

“还是太弱了,这种实力进入京畿营,应该可以!”苏妲低语。她现在最强的底牌就是极阴极寒灵根。这次败欧阳忝恭全靠他不在意,扮猪吃老虎!想要以此杀遍御林军京畿营,几乎不可能。她现在有两个办法可以迅速提升实力。再次提升极阴极寒灵根的威力或将阴冥六重诀修炼到第二重。

苏妲心中很快拿定了主意。阴冥六重诀第二重的修炼,无比苦难,需要巨大的压力来压迫自己。想要顺利修成第二重,只能冒险进入第三层。第三层,三十倍灵力。苏妲长身而起,走出石门,向着第二层的楼梯走去。一条黄金铸就的楼梯,闪烁金灿光芒,直通三楼。走在上面,一股股无形的灵力压迫而来,单是此地的楼梯已有十倍灵力。三十阶楼梯,一步步走上去,一面厚重的大门,映入眼帘。苏妲按动墙上按钮,大门发出低沉的声音,缓缓打开。

一股强悍了三倍于一楼的压力悍然扑面而来。苏妲目光扫去,只见第三层是一片巨大的空间,方圆百丈左右。百丈的空间内,竖了上百根巨大的石柱,一根根石柱上都刻下了神秘的铭纹,显然是组成灵力大阵的一部分。这些石柱高达三十米,整齐划一。供人修炼的地方就是在顶端莲台。不过想要爬上山顶端莲台,何其苦难?

此地三十倍灵力造化境高阶的强者,在这里行走都困难,都别说要爬山石柱顶端莲台。恐怖的灵力存在哪怕是稍微抬一下脚,都会遇到巨大的阻力。爬得越高阻力越大!三十米高的石柱顶端莲台,就是一个衡量自身实力的限制。爬不上石柱顶端莲台的,自然没资格呆在第二层。能爬上去并且能顺利下顶端莲台的才是真正的强者。

苏妲的目光扫过,只见此地上百根石柱已经有七十多根上面都盘坐了人。那些人,无一例外,都是御林军将士!均是清一色造化境七重!剩下三四十根石柱的下方,也都有人在努力的想向上爬去,不过由于恐怖的灵力存在爬出不到一米就被灵力吸了下来轰然砸倒在地。这些将士大多数都是造化境高阶的实力,苏妲看了一眼,只见所有石柱下都有人占住了。她不由得眉头微皱,走到了靠近的一个石柱。此柱下方,也有一位武者在努力攀爬,他喘着粗气脸色潮红扶着石柱暂时的歇息着。看到苏妲靠近他眼神一寒:“这株石柱有人了你没看到?”“能者居之你上不去,自然要留给有能的人。”苏妲平淡道。

“你敢羞辱我,找死吗!”苏妲不予理会:“少聒噪。”手掌微曲向石柱上用力一抓,身躯开始缓缓地向上攀爬。那个武者冷笑道:“好一个不知道死活的,造化境二重也想爬上去,简直做梦。”“你做不到的事情多了,自身不咋滴,聒噪还特别多!”苏妲语气平淡一步步的向上爬去,看到苏妲居然爬的比他还高,忽然间一记拳光向着苏妲轰去。苏妲眉头一皱身躯迅速躲闪从石柱跳下。砰!双脚落地发出一声沉闷声响。“你在找死?”苏妲眼神寒光毕露。自己没本事还要阻挡别人活着也是废物!“你一再羞怒我,这根石柱是我的,你给我有多远滚多远!”那个武者冷声道。苏妲冷哼一声不再多说直接一拳砸了过去,暴力镇压是最好的方法。“你还敢出手,不知死活我让你爬着出去!”那名武者狞笑一声,拳头上瞬间浮现出一层青光,整个手臂迅速变粗,弥漫着一股强悍气息。“气象万千!”砰!两人拳头撞击,一声闷响灵力浩荡。那名武者惨叫一声身躯当场倒飞出去,手臂骨折口吐鲜血狠狠砸在远处。“你......”他一脸痛苦眼神充满骇然。被一个造化境二重一拳打飞?“废物。”苏妲无情打击一句转身继续向着石柱上攀爬而去。很快苏妲爬到五米的位置。一股股恐怖灵力不断传来像是有无数只大手在下方疯狂撕扯,苏妲大口喘着粗气,短暂的歇息了片刻再次向着上方爬去。刚刚被他轰飞出去的武者脸色怨毒,捂着手臂恨恨的看着苏妲羞愤的离开此层。

半个时辰后苏妲爬到了十五米的位置。消耗的力量已经无比恐怖,每前进一步都像顶着一座大山一样,呼吸都开始困难。停顿下来吞下一瓶灵力养元液,苏妲牢牢抱着石柱等待着灵力回复,半盏茶的工夫后灵力回满,就这样一步步的爬满,苏妲浑身汗水淋漓皮肤发红,潜力被极尽的压迫着,一个时辰后终于爬到了最顶端莲台。此处灵力最盛苏妲深吸了口气盘膝坐下,身躯瞬间被灵力吞没,感到四肢百骸所有血肉都像是突然被一个个钢铁大手疯狂撕扯一样,想要将她扯成碎片。苏妲再吞下几瓶聚灵元气淬取液,全力的运转阴冥六重诀。压力越大阴冥六重诀的进步越是斐然!还剩下四天就是京畿营大比!在她四十倍时间的帮助下,相当于百六十天!

苏妲必须要在百二十天内,达到阴冥六重诀第二重!时间迅速度过外界风起云涌。随着大比将近很多出门历练的妖孽开始纷纷返回。密林中一个少年身背金色阔刃长剑,被一群四阶妖兽围攻,他巍然不动,长剑未出鞘,在那群妖兽扑来的瞬间身躯突然散发刺目金光。噗噗噗噗!周围妖兽统统横飞出去,鲜血淋漓支离破碎。

几道人影从密林中跳了出来。“尘将军的实力果然又增强了!”几人笑道。“比干皇叔身边可有大事发生?”少年语气平稳。“有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个新人苏妲皇妃最近和太宰府、比干皇叔的暗卫队、西北侯府纠缠上了。”一个将士笑道。“一个未册封的皇妃胆敢挑衅老将士,死不足惜。”少年冷淡道。“我们都已商量好,京畿营大比的时候,谁遇到她直接下死手,也算是卖个太宰府一个人情。”那个将士笑道。

“嗯。”背剑少年点头。他是真正的妖孽一身实力深不可测,听从着手下骨干的种种汇报。“一次得罪了那么多人?真是有意思。”“多少年没发生这样的事了,我还真想见见那个未册封的皇妃,你去她的住所看看,把她喊过来,就说我尘冰云要见她。”“可惜那个苏妲不是土属性本源,不然我们西北侯府倒可以接纳她。”一些谈话在一个个派系的房间内响起。

苏妲皇妃的名字在京畿营已经彻底传开。此刻一处宽敞的房间内。姬家的一群少年全都聚集在这里。“伯邑哥,这几日我都打听清楚了,姬鲜、姬旦、姬振铎他们确实被分配到苏妲那组。”一个少年开口道。姬鲜、姬旦、姬振铎,是他们姬家在京畿营骨干成员,实力强悍,都是造化境的修为,姬鲜更是京畿营上的人物。

帝辛让她来管理功名坊暗卫,就是要清除这些姬昌的隐藏的势力,口里不说但心内希望你去猜去做!为首的姬伯邑脸色阴寒:“这样的结果再明显不过了,姬鲜他们是我专门和比干皇叔打过招呼,故意分到苏妲那里的,就是为了在整死苏妲,结果苏妲却没事只能说明这个苏妲一直都隐藏了实力,其真正实力深不可测。”众人纷纷吃了一惊。“伯邑哥,明天就是京畿营大比有这样的实力,岂不是会对我们也都造成威胁?”一个少年问道。“你放心,我不会让苏妲皇妃有机会对你们出手的,京畿营大比的时候,会有京畿营的几位将军做裁判,到时候我会稍微动点手脚,让她直接就遇到我。”姬伯邑冷漠的道。

“伯邑哥已经是造化境七重的实力,虐杀苏妲手到擒来。”“不错,谅她再怎么嚣张也不过是一个新人,又岂会是伯邑哥的对手。”众人纷纷点头。圣山石室内苏妲徐徐张开双眼,其内神光闪耀迅速内敛。她的皮肤之下弥漫着一股淡蓝光芒,周身温度冷冽内像是有万年寒冰。阴冥六重诀,终于进入第二重!第二重的力量,将会在第一重的基础上暴增九倍。

苏妲的修为并没有突破,依然是造化境二重巅峰!但是阴冥六重诀的第二重力量,却是造化境二重巅峰的二十七倍,折合下来,她的肉身力量足以和凝元境一重相抗衡。这还不需要动用极阴极寒灵根!是单纯肉身战力!当然这个战力今后还会随着她的境界提升而不断提升阴冥六重诀的一切力量。这些都是建立在第一重的基础上,境界越高灵力越强,灵力越强,第二重也会更强!苏妲呢喃:“可惜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突破造化三重了,若是进入造化三重,肉身力量还会再次增强不少。”她吸了口气,身躯已经彻底适应了此地四十倍的灵力!四天的时间,已经全都被她挥霍完!明日一早,便是京畿营大比!

苏妲长身而起,看着石柱的下方,忽然间纵身一跃,从顶端莲台跳下。高达三十米的石柱,在三十倍灵力的情况下,一跃而下。砰!苏妲的双脚稳稳地落在地上,没有造成任何轰动,像是平常的简单一跳一般,让人丝毫不敢相信,这是三十倍灵力跳下来的。苏妲呼吸均匀,脸色平静,向着门外走了过去。整整十天都在圣山石室内度过,在三十倍缓慢时间的加持下,相当于在里面呆了几百天,身上的聚元丹已经被的全部耗尽。灵力养元液也用了一半,再继续呆下去恐怕就要饿肚子了。刚一出了圣山石室就看到门口一个熟悉的人影一脸焦急来回走动。“鸢卿帛!”苏妲脸色微变有抹不好的预感,迅速走过去:“鸢卿帛,发生了什么?”

鸢卿帛猛一抬头,开口道:“苏妲皇妃,你果然在这里,我已经找了你两天了!”接着耳语了一番!“什么?五天后?为什么会改变?”苏妲眼神中露出骇人的光芒。“这个我也不清楚,我在烟雨舫客栈听人提起的,到时候整个帝都皇叔都会举办欢庆典礼,各五花八门的门主都会出来,苏妲皇妃到底该怎么办?”鸢卿帛一脸着急。苏妲内心充满杀机不可遏制!留给她的已经没有路,如果说非要找出一条路,那就只能杀出一条血路。

苏妲脸色阴沉向着住所走去。他此刻的心情很差非常差,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她在竭力压制自己!本以为还有足够的时间冲击京畿营大比,现在看来不能仁慈了。“比干,我不管你是谁的后人,不管你有什么背景,想找死我就让你死的惨不忍睹。”苏妲心中冰冷。临到住所前,三个身穿赤色衣袍的少年,脸色平静带着丝丝笑容注视着苏妲,似乎在这里等待已久。“你就是苏妲皇妃吧,有个大人物想见见你,这对你来说是一场巨大的机缘,你随我走吧!”为首的少年笑道。“滚!”苏妲冷漠的道。一点也不想知道对方是什么派系也不想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现在的她,多说一句话可能都会出手!

为首少年的身后两人顿时眉头一皱,脸色阴寒。“苏妲皇妃,你好大的胆子,你在谁说话?”“将军和你说话,你什么态度?你真以为自己在京畿营算得上一个人物了吗?没有我们抬举你,你就是一个废柴!”......为首那个少年脸色也微微僵硬,笑道:“苏妲皇妃,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趁我没有动手前,有多远滚多远。”苏妲冷漠道。

“将军,此人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不给他教训我心中难以平息!”那将军身后的一个少年冷哼一声,忽然间冲了过来造化境实力悍然爆发,一拳向着苏妲后背砸去。呼!拳头瞬间火焰覆盖温度逼人,一层恐怖力量如火焰龙卷风冲向苏妲。苏妲眼睛一寒身躯瞬间消失不见。那少年脸色一变下一刻,身后传来危险气息。“小心!”同伴的惊呼声响起。不过那少年根本反应不及几乎在同伴声音响起的刹那,一击恐怖力量狠狠砸在他的后背。噗!名为李麻子的少年狂喷鲜血身躯如断了线的风筝前飞出去,砸在远处落地昏迷。“苏妲,你好大胆子,敢对我们太宰府暗卫队出手!”尘将军身边的那个少年惊怒喝道。”苏妲皇妃,你太狂了我来邀请你,你不仅对我们不敬还却痛下毒手,你以为尘某是软柿子吗!”尘将军终于忍不住了,厉喝一声,忽然冲了过来,悍然出手。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