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凤栖梧之微雨燕双飞 作者: YL回家种地 字数:3808 更新时间:2020-01-14 22:59:09

第四章遇见发小

遇见发小

宋薇语摸了摸宽敞豪华的汽车内饰,母亲暂时平稳的呼吸让自己安心下来,望着车窗外的车水马龙陷入了沉思中。

晏殊双手拄着拐杖,闭目养神。

晏霜飞从车载冰箱拿出一瓶Salve矿泉水递给宋薇语,献殷勤地说道:“姐,喝点水吧。”

Salve矿泉水被誉为世界上最干净的水,因为是世界首富比尔盖茨专用水而出名,每一瓶价钱将近一百美元。

宋薇语对这些显然不知,接过来慢慢喝了一口,觉得口感纯粹清澈,眼睛亮了许多,对着晏霜飞说了声:“真好喝!谢谢!”

晏霜飞见宋薇语喜欢喝,高兴地说道:“姐喜欢就好……不过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还是姐姐给我饿那杯豆浆……”

宋薇语脸上也有了笑意,说道:“你喜欢喝豆浆的话,以后我可以给你打豆浆喝……”

晏霜飞听到宋薇语的话,眼睛开心地眯成了月牙,用力地点点头,说道:“那一言为定!以后我要天天喝你的豆浆!”

晏殊突然插话问了句:“孩子,我知道高考那天你遭遇的事情了。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呢?”

宋薇语想到自己的成绩,看看生病的母亲,又想起在家的弟弟妹妹,又想起今天写下的一百一十万的欠条,双手捧着矿泉水,说道:“我想先找份工作,帮家里赚点生计。弟弟妹妹还小,上学开支也大。爷爷,那钱我肯定会还,只是……”

晏殊抬头看着宋薇语微红的脸,笑着说:“孩子,你别误会。我说的不是钱的事……而且那是小飞的事儿,你们之间解决就好。”

晏霜飞立马说道:“我和姐姐有过命的交情,什么钱不钱的。我的就是姐姐的……”

晏殊咳嗽了一声,接着对宋薇语说道:“孩子,我说的是你可以对我许一个愿望。比如,上学……”

宋薇语听到上学,脸上的希冀的眼神一闪而过,目前的情况,上学真的是奢望而已。自己已经承了爷爷很大的人情,又怎么好意思再提要求。

宋薇语望着晏殊的双眼,斩钉截铁地说道:“爷爷,你已经帮我太多了……我没什么想要的了……现在希望妈妈能快点好起来……”

晏殊说了句:“那我就先把这个要求存着……等你哪儿天想起来,可以随时跟我提……”

说完,晏殊闭上了眼睛。

晏霜飞看爷爷不再说话,就靠过去,挨着宋薇语坐着,说道:“姐,你想听我那几天的遭遇嘛……”

宋薇语正起身子,点点头,然有兴趣地听晏霜飞讲述着自己的经历。

讲到晏霜飞趁着夜色跳出高墙的危险之处,宋薇语紧张得攥紧双手。

听到晏霜飞为了果腹偷农民伯伯的桃子,被看门狗追赶得跑丢了一只鞋子的时候,忍俊不禁地捧腹大笑,但是爷爷在闭目养神,只能捂住嘴巴,眼泪都流了出来。

说到晏霜飞一边躲避追捕一边想办法留下家族特有的标记,宋薇语为他竖起大拇指。

最后讲到晏霜飞两三天没有进食,几乎晕倒的时候,遇见了宋薇语,然后晏霜飞吃掉自己人生中第一个煎饼,也是最好吃的一个煎饼,宋薇语觉得自己做的没错:自己高考的失利,换回来的是晏霜飞的一条命。

宋薇语想着想着,莫名地觉得自己还有点小骄傲,拍了晏霜飞的脑门,说道:“那姐姐我就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吧。等哪儿天姐姐吃不上饭,你别忘记还我一个煎饼哈!”

晏霜飞嘴角上扬,笑着点头。

宋薇语补充道:“煎饼是全家福套餐!加蛋!加培根!”

没过一会儿,车子到了市医院。

一群白大褂在院长的带领下,隆重地准备迎接。

戴着金丝眼镜的院长亲自给开了车门,弯腰说道:“学生王志欢迎老师莅临指导。老师的大驾光临,让我们蓬荜生辉。”

晏殊用拐杖点了一下地,笑着说道:“我只是路过,你帮忙安排一个好的病房,带车里面的病人去检查一下。”

院长王志招呼后面等待的工作人员,自己作势想要搀着晏殊。

晏殊收起了笑意,说道:“我还没老到不能自己走路!这么些年,你怎么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王志笑着说:“我在您面前,永远是您的学生啊……少了您老的耳提面命,我这愚钝的资质守住这医院就很满足啦!”

晏殊是M省Z市大学的名誉教授,时不时的到学校开讲座。王志学生时期,听过晏殊的讲座,很有感触,经常书信请教一些学习上的疑惑,可以算是晏殊的半个学生。

其实,这般算起来的话,晏殊可谓桃李满天下,学生能过完。

晏殊打心底喜欢好学的学生,对老师这个称呼也就默认了。

晏殊让王志借一步说话,对王志嘱咐道:“刚才同车的病人,你要好生照顾。但是有两点你要记住:一不可以对外说和我有关,二金钱方面我不会过问。”

王志点头称是,心中虽有疑问,但是老师的话就是自己的圣旨。

晏殊招呼宋薇语和晏霜飞过来,和蔼地说道:“我还有事要与你王叔叔谈,傍晚时候,我们就要赶回H市。”

晏霜飞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和宋薇语分开,撅着嘴想要争两句,看到爷爷的眼神,只好把话咽下去。

晏殊对宋薇语说:“孩子,家里的事应该都差不多了,你先在医院照顾几天母亲,过段时间,我派人来接你去省城H市。”

宋薇语没想到自己会被安排去H市,刚要拒绝,却被开心地晏霜飞抱住,大喊道:“太好啦!太好啦!这样姐姐就可以在我身边啦!”

宋薇语不想扫晏霜飞的兴致,想着去H市登门道谢也是正式的表达谢意方式,就默许了晏殊爷爷这一安排。

王志扫了宋薇语一眼,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这个小女孩是晏老那一脉的孩子,但是前面有了晏老的指示,自己也不敢多问,只是想着以后多照看一下即可。

宋薇语拜别晏殊爷爷后,与晏霜飞来到病房。

宋薇语第一次见到如此富丽堂皇的病房:妈妈何彩凤躺在舒适的床上,床头的两束鲜花散发着温馨的香味;一百寸的液晶电视让自己目瞪口呆;三开门的冰箱更是颠覆了自己的认识,晏霜飞打开一看,里面琳琅满目的食材;陪床沙发一应俱全;洗手间洁净明亮,香薰挥发着独特的香味。

晏霜飞随手拿了瓶果汁,打开喝了一口,说道:“姐,你要不要?”

宋薇语举起手中的矿泉水,笑着说:“我还有,不要浪费。”

此时一名主治医生领着几名医生进来,笑着说:“你们就是病人家属吧?我是这个医院脑科的主任。”

宋薇语赶紧将水放下,走到病床边说:“我是病人的女儿。医生,你快看看我妈妈,她摔倒磕到头,就一直没醒!”

主治医生从白大褂里掏出一个小手电,熟练地掀开何彩凤的眼皮,用手电照了照瞳孔,然后跟身后医生说了几句。

主治医生抬起头安慰着宋薇语说道:“家属不必惊慌,我们先去做一套检查,一会会有医生进来让你签字。家属先去前台办一下住院手续吧。”

宋薇语这才想到自己还没有去前台办理住院手续,鞠躬道歉后跑了出去。

谁知道去了前台直接傻眼了……医院前台小护士直接表示:医院没法收支票啊。

宋薇语脸红着问道:“那你们可不可以等我一会,我去趟银行。”

前台长着雀斑的小护士看她是从VIP病房出来的,就笑着说:“可以的。”

宋薇语喊晏霜飞帮忙照看母亲,自己将支票贴身放好,下楼去找银行兑换现金。

等宋薇语离开的时候,满脸雀斑的小护士扭头对旁边胖胖的小护士说道:“又一个炫富的!一百万的支票交医药费!炫富炫得清新脱俗!”

胖胖的小护士附和道:“来VIP的非富即贵,看那个丫头的穿着,估计是刚被大款包养的学生妹吧……”

有着雀斑的小护士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感觉的!我看她长得也不咋地……还不如咱俩呢……”

胖胖的小护士拿出一面镜子,补了补妆,说道:“等会咱溜进去看看是哪儿个大款……”

宋薇语急匆匆地跑到银行,在银行遇见了做保安的小学同学罗华。

罗华从小与宋薇语一起光着屁股长大,因为学习成绩不好,就早早辍学,靠家里亲戚关系,在银行做了一个保安。

罗华一直对学习优良的宋薇语仰慕有加,只是两人一个学习上的天之骄子,一个是拖油瓶,自己根本羞于表达。

宋薇语第一次到银行兑现支票,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罗华的出现好似及时甘霖,化解了自己的尴尬。

罗华看着好久不见的宋薇语,汗水打湿的秀发贴在脖颈上,秀气的鼻尖上汗珠好似会发光。

罗华贴心地拿出一片纸巾,示意她先擦擦汗,然后问道:“阿语你来银行办理什么业务啊?”

宋薇语拿出那张有点被汗水打湿的支票,说道:“罗华,你知道怎么兑换支票吗?”

“支票?”罗华诧异道,接过那张支票看了看,大吃一惊喊道:“阿语你抢银行了?!”

罗华反手给自己一巴掌,这儿就是银行啊!

宋薇语红着脸说道:“什么跟什么!这事一两句也说不清楚。我急用钱,你帮我快点兑成现金吧。”

罗华说道:“一般转账支票要收取一定手续费的。我也不太懂,我去帮你问问大堂经理。”

宋薇语一边擦着汗一边说谢谢。

罗华找到大堂经理咨询一番,然后回来说道:“你这是现金支票,不用手续费的,你带身份证了吗?开个户就可以啦,超简单!”

宋薇语摸了摸口袋,今天出门走得急,没有带身份证。

可是躺在医院的母亲急需用钱,自己赶回家再回来银行也就下班了。这下让宋薇语急的满头大汗,不知所措。

罗华看到宋薇语着急地脸色,问道:“阿语,你着急用钱吗?”

宋薇语点头说:“我妈妈磕到头了,现在在医院。”

罗华听到伯母住院,急切地问道:“伯母还好吗?住院需要多少钱?”

宋薇语说:“医生说要检查完才知道。但是医药费……我只有这张支票,身上还有几块零钱……”

罗华走到自动取款机,看了看自己银行卡的余额,将里面的一千六全部取出,放到宋薇语手中,说道:“我才工作一个月,没有多少积蓄……这些是我的全部,你先拿去用着,其他我再想想办法……”

宋薇语急忙把钱推开说:“你都给我,你自己咋办?”

罗华拍着胸脯说道:“你看到没?我在银行工作!银行中午管饭!”

宋薇语紧接着问道:“那你早晚饭怎么办?”

罗华挠了挠后脑勺,偷偷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食堂打饭的是我姨,到时候我打包多带点……”

宋薇语看着罗华熟悉的脸,泪水打湿眼眶。

罗华又掏出一张纸巾,故作惊讶地说道:“你咋还掉金豆子了呢?打小你就爱哭鼻子,我这随身携带纸的好习惯,也是拜你所赐!”

宋薇语想到两人小时候,每次自己哭鼻子,罗华总能变魔术般拿出纸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