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官一和闻温 作者: 无中 字数:2929 更新时间:2020-01-28 11:38:44

神经病

常驻感觉身后有股凉风吹过,汗毛都立了起来,迅速像一旁躲过。

  官一皱眉,心里知道自己力气比不过正在发育中的常驻,本来还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脸来着,真是烦人!

  官一用力将麻袋朝常驻方向一抛,趁麻袋遮住他的视线,从书包里掏出砖头就要往常驻脑袋上砸,却被抓住了手腕。

  “我去!你怎么这么狠。”

  官一挣扎不开,抬起脚就踹,常驻没动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脚,疼的发麻。

  常驻拿下官一手中的砖头扔在路边,啪一声,砖头碎成了两半,“唉,我说……”常驻一抬眼就看见官一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看着他,有风吹过官一散着的长发,附在了她的营养不良的苍白面颊上,那双眼就这么狠狠地望着他,像是从地下爬出来索命的恶鬼,在这二伏天的晚上,他硬生生的打了个寒颤,学校里有的人说惹谁都别惹她。常住觉得自己好像摸清了浅浅的那么一层,但更多的是觉得这人怕不是有病吧,丫就是一个神经病,常驻想。

  “你到底想干什么!”

  官一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她想干什么她当然想给他一点教训让他知道嘴长在自己身上可不是乱说话的,人总要为自己的一些行为付出相应的代价,就像她妈一样,活的那么肆意的女人,最终不还是为自己的肆意付出了代价。

常驻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懂了,大抵是抱过闻温之后她并未走大概是坐在某个地方停着墙角将自己的一些话都听了去,不过他说的有什么不对吗,她妈本来就是妓女,她也不知廉耻,在办公室门口就抱闻闻,平常看闻闻的眼神都要粘在了他身上。

常驻对官一说:“你听见了吧。”不接上的一句话,官一听懂了。

官一看他:“是,我听见了。”

常驻又说:“你是喜欢他吧。”

她扬起下巴笑了,美艳而张扬一笑起来那股阴沉劲便没了:“是,我是喜欢他。”

常驻说:“那你就别想了,闻温这样的男孩子如同天上一轮明月,就你。”常驻凑近官一鼻子动了动:“一股子油烟味,当心脏了他的衣服。”

“那你呢”官一反唇相讥:“怕是会污了他的眼睛吧。”

官一欣赏了一下他的表情才不紧不慢道:“他若是知道了,你暗地里存在这样的心思,他会怎样想。”

官一回来时已经不早了,餐馆的工资是日结的,官一回来时便直接买了一些吃的带了回来,却发现官二早已经睡着了,官一亲了亲他的脸颊便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她对常驻说完那话后,他怔愣在原地,到底还是个孩子,并未觉得有什么,只是官一说的那句话仿佛将他从关心好兄弟,防止被恶毒的女人惦记的想法,猛然成了觊觎兄弟的龌龊分子,常驻震惊于这无耻之人的想法,一时不察官一趁机挣脱离开。

等官一走远了,他才像回过神吼道:“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官一翻了个白眼,心里骂了回去,你他妈的才有病

一个人坐在桌子上吃着有些冷了的饭菜,有些昏暗的灯光打在她身上,莫名的她觉得自己有点孤寂,她想起常驻说给自己的话,觉得嘴里咀嚼的东西有些难以下咽,她放下筷子想,这家的东西格外难吃,还比不上自己做嗯呢。

手机响了一声,官一拿起来看,是闻温发来的消息

你今天早上说不来了,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官一没回,过了一会手机又响了

对不起,今天早上你在吧,对不起

官一拿着手机的手有些颤抖,心中对他建起的围墙,一层一层又一层,而他只是轻轻一碰便轻易便被击垮泯灭成灰,他总是能这么轻易的办到别人办不到的事。

手机的光打在她脸上,越发显得她苍白又执拗,她焦躁的用指尖敲击桌子,敲击声在昏暗的屋里有种莫名的隐忍。

最终平静下来的官一只是轻颤着手发了条信息:没事,不要紧的。

发完这条微信,便关了机,自己呆呆的坐了一会儿后,起身关了灯,摸索着回到了床上。

平静下来官一开始乱七八糟的想一些事情,想官二,想饭馆,想明天早上吃什么,却独独不去想闻温,她知道自己配不上,索性不去想说不定心里的不甘会随着时间自己消散。

不远处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官一耳朵动了动眼睛未睁,一只胳膊伸下拿起一只拖鞋,扔了出去准确的打到了蟑螂,耳边传了轻轻的蟑螂被爆的声音,官一翻了个身,渐渐睡着了。

官一感觉自己像是漂浮在水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茫茫无际中,似乎只剩可她一人,远处似是有黑色粘稠物聚集而来慢慢靠近,恶心并散发着一股仿佛穿了无数次散发着奇异酸臭味的袜子,不断便着自己挤压,在窒息的恐惧感中她仿佛听见了自己骨骼咯咯作响的声音。

官一猛的睁开眼坐了起来,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大口大口的呼吸,却因为太急呛着了,咳了好一会儿,才渐渐缓过来。

看了眼外面的天,还暗着,官一身上潮湿而又黏腻,伸手一抹一手的的汗,官一烦躁的揉了揉自己头发,下床穿上拖鞋,往浴室走。

想也知道,这破地方的浴室如同厨房一般被几个板子围着,挂着一块五颜六色,肉眼就能看出粗制滥造的布。

官一进去匆匆的冲了冲,便带着潮湿汽出来了,时间还早,又睡不着坐在床沿上顺手从枕头底下摸出来一盒香烟来点燃,星星点点的火星闪烁在烟头上,劣质香烟顺着嘴,喉头到了肺转了一圈又被吐出,仿佛连心里的一些负面情绪零零碎碎的带了出去。

官一拿着烟透过烟雾缭绕看着外面零碎稀少的几颗星星出神。

掰扯掰扯官一今年不过是上高一,年纪满打满算也就十六岁,她有些事情做不了太全面,想不了太多,她脾气也不好,因为原生家庭的影响她比一般孩子更加愤世,内心中滋长的恶念比其他人更加茁壮。

官一这样的人说不好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可幸好她还有个弟弟,虽说是他的到来让官一的生活变得更加的艰难困顿,可正因为他的存在让官一心中留下了一些光,让她这几年撑着没有做一些不经过脑子的特别了不得的事,除了打架,

当然去揍常驻她是经过脑子的,备了板砖,麻绳和麻袋,本想自背后套上麻袋让对方看不见脸,且麻绳一套一手拉住麻绳制住他的胳膊,防止他挣扎,空闲一手拿着板砖给他一下,也算是解了她心中不愉,

但没想到这人挺敏锐,也怪她轻敌了,谁能想到那一个瘦瘦高高的人,力气那么大。

后面传来些声音咚咚的声音,打断了官一的思绪,声音像是光着脚丫踏在地板上的声音。

官一回头一看果然是官二,她忙掐灭了烟,几步过去把官二抱起来放床上握着他的脚丫有些责备道:“你怎么不穿鞋就过来了,脚凉不凉?”

官二抱着官一的胳膊:“姐,我热。”

官一扯了张纸擦了擦他脸上的汗:“没开风扇吗?”

官二晃了晃她的手,嘟着嘴:“开了,可还是好热。”

官一摸了摸他的头:“去洗洗吧。”

官二点点头,穿上官一给他带来的鞋子,往前走了几步,回过头欲言又止的看着官一。

“怎么了?”察觉到他停下脚步官一问道。

官二低脑袋摇了摇头,又踏着拖鞋吧唧吧唧的奔向浴室。

官一去厨房用盆子接了点水,收拾了一下昨晚被爆体的蟑螂,那蟑螂一身皮肉被四块钱一双穿了好久拖鞋拍成标本,黄灿灿的内脏贴在墙上令人作呕,可官一是做惯了这种事,她用手将蟑螂扣了下来扔到垃圾桶里,将卫生纸沾了一点水,轻柔的仿佛是对待情人的手一般将那蟑螂的内脏轻轻的一点一点的抹了下来。

收拾完后坐在床上,听着自己身旁风扇嘎吱嘎吱的声音,莫名的有些烦躁,关了风扇躺在床上,闷热的空气汹涌的争先恐后的挤了过来占了被风扇吹出来的一点清凉之地。

官一心里烦躁,身体也热的难受,可她就是躺在床上,执拗的不想听那种嘎吱嘎吱的声音。

官一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打开屏幕,屏幕有些太亮了,照的官一眯缝着眼将亮光调的暗了些。

微信有消息,官一打开是闻温发来的:“明天你还来吗?”

“我不去了,以后都不去了。”消息过去后官一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手机被扔在了一旁,官一又闭上了眼,模模糊糊的像是又睡了过去。

作者的话
无中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