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被封印的爱 作者: 蛮雪儿 字数:2459 更新时间:2020-01-15 15:22:40

7一曲赤怜

姜念溪猛的靠近骆潼,直接将骆潼拽入怀里,“傻子?你道什么歉,很抱歉忘记你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忘记你了!”

骆潼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姜念溪,“你……诓我?可你怎么知道救你人的是我?”

“你这个蠢女人,以后要是再敢这样对我,我就再也不会原谅你了!爱一个人是要共同承担,而不是让我忘了你,我有权利选择是否忘记,你不能这么自私。”姜念溪满脸严肃之色。

“自私么?”骆潼抬头看着姜念溪,“以后再也不会了!忘记一次就够了,只是没想到你一诈,我就自己招供了!”

“圣上,皇后驾到!”一个尖细的声音响起。

就见一个太监扶着皇后,跟着圣上从御花园那边,缓行而至。

众人齐齐跪下,朗声道,“吾皇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爱卿平身!”龙袍男子视线在骆潼身边停留片刻,然后落入首座。

大皇子直接拿出一个盆大的夜明珠,“儿臣希望母后像明珠一样光彩照人,年轻依旧,祝母后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皇后脸上笑的很是幸福,“还是我的耀儿嘴巴最甜!”眼里满是宠溺。

姜子耀满脸笑容,“母后永远是耀儿眼中最美的女人,儿子说的可是真心话。”

姜落深满是无奈的看着姜子耀,“皇兄每次都能逗母后开心!我的礼物,母后也不会在意!因为有哥哥就够了!”姜落深羡慕的看了一眼姜子耀。

“母后儿臣送您的是一对玉如意,祝母后身体健康、长命百岁。”姜落深满是失落的看着皇后,“我也是您的儿子,为什么?你眼里只有皇兄,哪怕三弟都比我重要,我才是您的亲生儿子啊!”

“阿深有心了,母后就借你吉言了!”皇后只是应付一句,满心满眼就只有姜子耀。

“不知阿溪和阿廉送母后什么寿礼呢?”皇后面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姜念溪直接走了过去,轻轻鞠躬,“儿臣别无所长,听说母后体寒,就将这暖玉赠与母后,且祝老寿星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你可要活久点,不然我怎么替母妃报仇。

皇后老脸一黑,满脸笑容的看着姜念溪,你母妃都斗不过我,你现在还没那本事,“如此就多谢战王赠送了!”语气都带着凉意。

姜阊看着姜念溪与皇后,眉头轻皱,“这孩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我总不能一直护着你,我总有离开的一天。”灵汐我们溪儿长得与你很是相似,只是这脾气怎么就随了我?

骆潼看着与皇后关系不融洽的姜念溪,嘴角微微一笑,“这个傻子平时不见那么傻啊!这怎么往枪口上撞呢!”骆潼满脸疑惑的看着皇后。

姜景廉送了一个玉碗然后就恭声道,“祝寿星笑口常开、天伦永享。”其他众人都将礼物交给宫女,然后宴会就开始了!

骆潼跟着姜念溪落座之后,就开始充当一个吃货,时不时往姜念溪嘴里塞一些。

看着官家女眷一个个上台表演,身姿妖娆,不是献舞就是献琴技的,看的骆潼了无兴趣,昏昏欲睡,最终全心全意放在吃上,满脸都带着满足的笑容。

而姜念溪就满脸温柔的看着吃的开心的骆潼,嘴角勾起温柔的笑容。

就在这时一个清冷的女声响起,“不知战王妃给本宫准备了什么寿礼呢?”皇后眼神更是闪过一丝冷意。

骆潼一手抓着鸡腿,满脸不解的看着姜念溪,“我也要去吗?我还没吃饱呢?”骆潼小声嘟囔着。

姜念溪脸黑乎乎的,双眼冰寒刺骨的看着皇后,“她该死!”姜念溪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每次见到这个女人,都会针锋相对。

骆潼拉住姜念溪,眉头轻皱,“傻子?相信我啦!看我的哦!”骆潼走上前,轻轻俯身,“皇后娘娘我和妹妹骆灵一起给母后准备了舞蹈,还请母后观看。”

骆潼坐在古筝前,嘴角勾起一丝笑容,“不知妹妹是否愿意呢?”骆潼满是挑衅的语调,甚至连掩饰都没有!

骆灵气的浑身颤抖,“姐姐说什么呢?灵儿怎会不愿,那么姐姐我们便开始吧!”骆灵对着皇后轻轻躬身,满脸娇媚的看向大皇子。

戏一折水袖起落

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

扇开合锣鼓响又默

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惯将喜怒哀乐都融入粉墨

陈词唱穿又如何白骨青灰皆我

乱世浮萍忍看烽火燃山河

位卑未敢忘忧国哪怕无人知我

台下人走过不见旧颜色

台上人唱着心碎离别歌

情字难落墨她唱须以血来和

戏幕起戏幕落谁是客

浓情悔认真

回头皆幻景对面是何人

戏一折水袖起落

唱悲欢唱离合无关我

扇开合锣鼓响又默

戏中情戏外人凭谁说

惯将喜怒哀乐都藏入粉墨

……

骆潼唱完后,有的人鼓起了掌,只有一人走到骆潼面前,“有时候我都忘了自己是谁,我只是区区一戏子,谁又知我懂我,他又怎会真的爱上我。”

骆潼拍了拍她的肩膀,“总有一个人,可以让你不顾一切,有时候看看身边吧!或许爱你的人……就在身边。”

“潼潼你这歌很特别,是你写的曲子吗?”姜念溪满脸好奇的看着骆潼。

骆潼拌了个鬼脸,“不是我写的,但是你们绝对没有听过,因为这些都来自未来。”

骆潼都不知道这首歌后来传了出去,好多戏子女子吟唱,不过这都是后话。

骆潼拿起旁边的水喝了一大口,然后坐回自己的位置,继续吃喝。

姜阊俊脸更黑了,“这是我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吗?这是把皇后朝死里得罪,虽说并不惧她。”

骆潼拉了拉姜念溪的手臂,“你有没有发现,皇上的脸色不太好。”骆潼靠在姜念溪怀里,满是不解姜阊的脸色。

他若真的想让阿溪死,不是应该高兴吗?怎么一脸吃了屎的表情,眼里看骆潼都多了一丝危险。

姜阊发现骆潼双眼绕有趣味的看着自己,姜阊嘴角微微珉起,“倒是个聪明的丫头。”姜阊满意的点点头,可当看到姜念溪一眨不眨满脸铁青的样子,姜阊瞬间被一盆凉水浇醒。

姜念溪自是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只是知道他在打骆潼的主意,“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这样了!可你若敢动她一下,哪怕死我也要你不好过!”

骆潼拉了拉姜念溪的手,“阿溪对你下毒的不是皇上,我估计是皇后!”

看着自己身边的小女人,姜念溪身上寒气散发,“他们没一个好人,你谁都不能相信,就只能相信我!否则会被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人伤害!”也许会像母妃一样离开我!

骆潼双眼微眯,“好家伙他居然吓我?既然你不想我离他们近,就把他们全部当陌生人好啦!”骆潼拉着姜念溪衣袖,“好的!我听阿溪的!”

姜念溪何尝不知道自己这哄小孩的把戏会被这丫头看穿,但实属没想到今天居然这么乖巧,姜念溪很是欣慰的揉了揉骆潼的脑袋。

骆潼乖巧的又坐回位置上吃喝,只不过眼睛却看着扶着皇后的太监,“毒师?你很好?可惜很快就是死人了!”对于自己受伤骆潼都可以无所谓,可伤害自己最爱的人,那么他就必须死!

作者的话
蛮雪儿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