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星辰大帝 作者: 木羽木鱼 字数:3011 更新时间:2019-12-03 22:40:45

第二十八章:画符师?

此时陈羽依旧双目紧闭,在内心世界中抵抗着那股魔声,全然不知外面世界,毛须长老正一步步朝着他走去。

“我或许是低微了点,但是老子凭借自己的努力,现在在宗门也打出了自己的名气了。”

“欺负自己就要杀人?老子的事情,老子自己做主!”

“父母为了自己变卖家产?自己要死?老子就不死给你看!”

陈羽坚定自己内心,不断的抵抗着那股黑气,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白色灵气在陈羽体内与那黑气不断碰撞着。

“妈的个巴子,给老子灭!”

陈羽心中大喝,将所有的灵力全调动了起来,向那股黑气压迫而去,犹如百万大军冲锋,黑气抵抗了两秒,瞬间被白光彻底吞噬,陈羽原本黑白变换的脸,恢复了正常。

毛须长老,抬起手掌,满脸阴狠的来到陈羽面前:“我就不信你还能……”

手掌刚刚抬起,心中还没念完,陈羽睁开了双眼,看着毛须:“长老你这是?”

毛须满脸无语,无奈的将那原本举起的那手,放到了后脑勺道:“我头发痒,需要挠。”

说着就不断的饶了起来,能量还未散去,将他的头发全都削了下来。

陈羽忍不住伸出了一个大拇指。

毛须发现自己头发被这一弄给都削了下来,满脸肉痛。

有些怨恨的看着陈羽:“你怎么醒了?”

“那冥气我已经驱除了啊。”陈羽犹如在陈述一件很正常的事,异常淡定。

“什么?你已经驱除了?”

毛须长老如同见鬼般,满脸写满了怀疑,怎么也不相信。

虽然他没亲身经历过,但是曾经宗主就曾为了拿这武器,而被这武器所伤,至今闭关养伤,至今才刚刚十年,而眼前这外门弟子花了近十分钟时间,就将之驱除了!

毛须冷嘲:“你没驱除就说,也没什么丢人的。”

“我真的驱除了!”陈羽无奈道,随后忽然饶有兴致的看着毛须道:“要不打赌?”

毛须双腿发软,险些摔倒,连续后退了好几步,扶住了一张桌子,才面前站稳,头摇得飞快,生怕自己又嘴贱答应。

见毛须拒绝,陈羽满脸可惜,这老家伙学鸡贼了。

毛须看到陈羽脸色神情,忽然松了口气,庆幸了自己的选择。

如果在以前,他怎么也不相信,但是自打见这小子,就经常发生离奇的事,即使眼前这少年说一拳能将这楼拆了,他也不会对赌,他已经赌得怀疑人生了。

“你要干嘛?”

毛须长老见陈羽朝着玄冥笔走去满脸疑惑。

“不是说玄冥笔是我的吗?我当然是要将他拿起啊。”

陈羽淡淡道,仿佛在述说一件很正常的事。

“你还没学乖?”

毛须长老瞪大双眼,自打他出生,从未见过一个这么头铁的。

“刚才是拿的方式不对,我觉得我能拿起它!”

陈羽眼神充满了坚定。

“好,我看你怎么拿!”

毛须冷笑,他更喜欢陈羽因为失误而暴毙在这,这样自己就能将今天的罪责全都推到他的身上。

陈羽没有在意毛须的话,神情认真的看着那玄冥笔,不断朝着它走去。

身上没有释放出任何灵力,就这样缓缓走去,凭借着肉体强度,硬扛着那股犹如风暴般的压迫,不断走去。

“找死,灵力都不释放,我看你怎么走到它的面前!”

毛须心中无比高兴,他能肯定,一会陈羽拿到那笔时,没有运转灵力,那笔上的冥气一涌而入,一定会要了他的命!

陈羽神色无比艰难的一步步的朝着玄冥笔走去。

那玄冥笔犹如风暴中心,压迫犹如风暴般,欲将陈羽的血肉撕碎,陈羽忍着剧痛继续走去。

此时的陈羽心中其实也没有底,但是他的心中隐约有着一个感觉,告诉自己一定要走过去,拿起它,征服它!

隐约觉得,那东西不应该放在那角落遗弃着。

陈羽一步步走去,血缓缓从血肉中渗了出来,犹如一个血人。

毛须冷笑,这样下去,还没到那前面就要先陨落了。

陈羽依旧一步步走去,每走一步,威压就不断的变大,强烈的压迫令他有些难以呼吸,看向前面的东西,有些模糊。

“你不应该在这被人遗弃在这。”

“你的强大,你的压迫感,错的不是你,是我们太弱。”

“我知道你可能讨厌我的白色灵气,所以我不打算靠白色灵气接近你。”

因为虚弱,陈羽的声音犹如蚊子般,没人听得清他在说什么。

但是那玄冥笔却以为的嗡鸣了声,摇晃了一下。

见玄冥笔有反应,毛须赶忙释放所有灵气准备抵挡着,同时心中冷笑,陈羽要完了。

陈羽依旧朝前踏步。

“嗡。”玄冥笔不断颤抖,压迫感消失。

“啪”的一声掉在的地上,滚到了陈羽的跟前。

毛须瞪大双眼,如同见鬼般:“这是发生了什么?”

陈羽也有些诧异,同时相信了自己的判断,这玄冥笔果然有灵!

“它这是认可我了么?”

陈羽心中忽然有些害怕了。

刚才自己还不惧生死的来到这,可这玄冥笔忽然自己来到自己面前,自己竟然有些害怕。

那黑气不会再袭击我了把……

陈羽缓缓将手伸出,轻轻的触碰那玄冥笔。

“啊!”

陈羽神情痛苦的双手抱头。

“呵,我就说嘛,一个外门弟子怎么可能能拿得了那玄冥笔。”

毛须松了口气。

刚刚还在后悔,他还以为陈羽真的拿到了那玄冥笔,如果他真拿到了,自己就麻烦大了。

自己看守兵器阁,一来保持治安,二来就是为了保护好那玄冥笔的安全,在宗主还没拿到那玄冥笔之前,绝不能出问题。

此时陈羽大脑阵阵信息传入脑里。

玄冥笔,冥界冥王之物,因动荡流于人间,上面蕴含冥界气息,进可作为暗器,笔尖所伤之人,比会被冥气所伤,退可用于画符,所画之符,皆蕴含冥力,威力可翻三倍。

之后就有许多的怪异符号印入陈羽脑里。

看着那些符号,陈羽顾不得理会自己大脑的疼痛,赶忙翻阅那些属于笔里的记忆。

画符师!

大陆战斗职业,可将一些宗门斗技画为符,用属于画符师的符号所画,所画的符咒,皆能使用一次技能。

此时陈羽依旧抱着头,神情虽然痛苦,但是眼中却泛着光。

陈羽看着脑海犹如被文字海洋所淹没,许多的文字不断输入着,但是他却明白,这些都是代表着斗技的编程,未来自己只要将这些按照招式的样子去编程,就能释放出许多的斗技。

陈羽不敢相信,如果自己画足够多的符的话,与人决斗,专门丢符咒,那场面,想想都觉得刺激。

“都那样了竟然还兴奋。”

毛须有些害怕的看着陈羽,赶忙后退几步,极度怀疑,陈羽疯了。

当他看到陈羽那样子,心中不由觉得机会来了!

满脸怨毒的缓缓朝着陈羽走去。

此时陈羽依旧接收着那庞大的记忆,同时还接收着那些斗技,陈羽万万没有想到,前面的是符号的输入,而后面的竟然是斗技!

陈羽不敢想象,自己现在如同就是一个行走的技能宝库,陈羽翻寻着这脑中的斗技,心中判断,这大陆百分之八十的斗技应该都在这了把。

只是陈羽有些觉得遗憾,斗技需求的灵气都较多,自己现在境界都无法使用……

陈羽忽然感觉有一丝危机,眼睛立马朝着毛须看去,毛须被那眼睛一瞪立马有些慌了,赶忙倒退了几步。

见陈羽没有反应,不由怀疑,他看不见自己,胆子立马又大了起来,再度朝着陈羽走去。

信息不断的接受着。

很快毛须就来到了陈羽跟前,陈羽依旧看着他,他从毛须的身上感受到了杀气。

心中隐隐有些不安。

还三秒就接受完了!

陈羽心中不断祈祷。

毛须缓缓将手抬起。

还两秒!

毛须手上聚集了能量。

还一秒!

大手缓缓落下。

接收完毕!

眼看大手就要落到陈羽头顶,陈羽身上黑气绽放,犹如地狱的恶魔,令人悸动的黑气,让毛须全身汗毛离弃。

“妈呀。”

毛须见黑气散发,以为是玄冥笔的气力,立马将手缩了回来。

当他发觉是陈羽时,眼珠子差点掉了下来,只见此时陈羽手握着玄冥笔,正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你……你拿起了那玄冥笔?”

毛须面如死灰,脸色异常难看。

“不然呢?”

陈羽说着,还将笔在毛须面前转了两圈,犹如刷杂技般,毛须脸色异常难看。

“长老,刚才我看你的手……”

陈羽饶有兴致的看着毛须。

毛须被这一问,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无奈的将掌再度聚集了一股能量,再次将那放到自己头上,不断摩擦,随后无奈道:“老夫剃头!”

“之前和你打赌输了,自然得剃头。”

“哦!”

陈羽也不再多做计较,转身往二层的楼梯走去。

“站住!”

毛须长老一下来到了陈羽跟前。

“这笔你不能带走!”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