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神君嗜宠:逆天狂妃 作者: L·沫儿 字数:2082 更新时间:2019-12-03 10:41:44

116 陷害云凰(01)

曲含莲这个位置比较敏感,她也不敢再有大动作,也无法再挽回自己的形象,只能不甘地坐了下来。

云沐已经是目瞪口呆了。

刚刚还一脸女王呢?现在就已经化身一朵乖萌小白兔了。

假的,这一定是假的。

曲姨娘心里也很不甘,但是也只能忍着,朝着花华藏的方向点了点头!

花华藏嘴角勾起一抹那种势在必得,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

云凰,你害了我女儿,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忽然,在一场笔试结束了之后。

花华藏直接站了起来,走到了中间,“陛下,老夫有一件事想要禀告陛下。”

庆耀帝沉声道,“花家主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是!”花华藏道,转过身来面对众人,“其实今天本家主有一件事情要宣布,大家是否还记得前些日子云将军班师回朝之时,本家主其实也去迎接了!只是在半路上遇到一个老妇人,她面容枯槁形,本家主仔细询问一番才知道,原来这老妇人是京中保安堂掌柜的母亲,因为家中突遭变故,唯一的亲人惨死,所以导致了疯癫。”

“老人还真可怜呐!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世间最痛苦的事情也莫过于此了。”

“花家主,今天这样的大型日子,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请简单明了一些。”

花华藏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经过我多方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件事另有隐情。保安堂得罪了一位大人物,所以才会被人残害致死的。幸好我出手动作快保住了他的儿子。谢谢询问之下竟然发现一件丑闻!”

花华藏说完,更是义愤填膺。

众人一听,瞬间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庆耀帝皱眉道,“说来!”

花华藏突然觉得有几分难以启齿,“殿下,这件事情做的实在是太过残忍。老夫实在说不出,老夫已经把这一对可怜的祖孙带了上来。请陛下为他们做主!”

花华藏说着便感同身受,眼泪哗顿时就掉了下来。

庆耀帝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天子脚下竟然还有这等冤枉事,来人把人给朕带上来。”

说完立刻有侍卫带着一老妇,和一年轻男子上前。

两人应该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神色都有些慌张不安。

男子看向某个方向,先是瞪大了眼睛,随后立刻埋下了头,看上去十分的不安害怕。

庆耀帝眼神锐利的有如刀锋,“台下是何人,报上名来。”

两人,“草民参加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年轻男子开口,“草木名叫何以之,是庆耀国保安堂掌柜的小儿子,旁边这位是我的祖母!”

“你二人有和冤情,尽快说来!”

说到冤情两个字何以之非常的冲动,当即就几个响头磕在了地上。

嗵嗵嗵的声音十分的响亮。

“陛下,草民冤枉,陛下救命啊!”何以之当场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庆耀帝皱眉,“你有何冤情,尽管如实已报,朕自然会为你做主。”

何以之哭完之后抬头,“陛下,草民有罪,其实草民早已和一位官家女子私定终身,我俩情投意合,已经到了嫁娶提亲的地步,可是没想到有一天她突然拒绝了草民,并说她父亲要归家,已经为她看好了一门婚事。择日就要成婚。草民和她情投意合,自然是不愿的。可没想到第二天我们家就突遭横祸,保安堂上上下下20口人,包括我的老父亲皆葬身火海。一夕之间我无依无靠,多亏老天有眼才让我见到了花家主,从而找到了我的老母亲。可是我那十多口人却惨死!陛下,他们实在死的太冤枉了,就算到了九泉之下也无法投胎做人啊,请陛下圣裁。”

此话一出,众人瞬间就瞠目结舌。

“这好像是情杀啊!这女子该不会是买凶杀人吧?”

“这可太新鲜了。到底是哪家的姑娘啊?如此心狠手辣,草菅人命。”

“你关注点不是这个吧,你没听到人家已经私定终身,那女子为了攀龙附凤,所以才会买凶杀人的。”

庆耀帝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诡异,道,“你且说来与你相好的是那家千金是何人?”

何以之抬头,带着一丝怨恨看向一个方向,“启禀陛下,此女子姓云,单名一个凰字。”

何以之用那种看杀人凶手一般的眼神看向云凰。

在场的人瞬间安静了,全都看向云凰!

云凰,和这个男人偷情的人竟然是云凰。

这绝对是今年最爆炸的新闻!

云义天大怒,“污蔑,这简直是污蔑,何以之,是谁买通你污蔑我女儿?”

该死的,这个老匹夫,为了报仇,凭空捏造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云凰淡笑,仿佛流言的中心不是她一样。

太后也气急了,“这是哪里来的登徒子,竟敢污蔑朝廷命官之女,立刻把他给本宫拿下!”

连忙有人上前想要把他带走,何以之慌了,对着云凰大喊,“凰儿,我是你的以之哥哥呀,你不能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呀!我们两个以前那么多的美好时光你都忘了吗?你说过你既然已经委身与我,就绝对不会在爱上别人,你这些话都是骗我的吗?”

此话一出喧哗声四起!

“什么,原来两人早已做了苟且之事啊!”

“别说了,这样的事情说得我都恶心。云凰平常看他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没想到私底下这样一副放荡样。”

云家人颜色全都黑了。

“花华藏,你是什么意思,你哪里找来的人,竟然把脏水泼到我女儿身上。”云义天一向冷静的脸青筋勃起。

女儿家的名节是多么的重要,花华藏这个老东西竟然想毁了云凰,这样险恶的用心实在是太歹毒了。

花华藏义正言辞一脸嫌弃,“老匹夫,我这里人证物证俱全,你就别再狡辩了,左右是你女儿做的肮脏事。”

“好一个人证物证俱全,人证就按你所说的那物证呢?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往我们云家泼脏水。”云义天据理力争半点都不退让。

“家主,这样的脏事还是私底下……”

二长老好心的提出自己的建议,再这样争执下去,那丢脸的可就是云家来!

作者的话
L·沫儿

吾当三省吾身,签到乎?投票乎?评论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