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废材嫡女:冷王绝宠小毒医 作者: 矫情本矫 字数:2019 更新时间:2019-12-03 10:39:19

第一百二十二章 死在你前头

吃完后,伊若雪简单收拾一下行礼,带着小正太继续往东方去了。

路上,小正太在马车里休息,伊若雪在赶着马车吃着小正太准备的糕点,心情愉悦。

还是寒寒最好了,还记得给我准备糕点~真棒。

伊若雪赶着马车,马车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出了城。

出了城后,天色已经微亮了,伊若雪有些困意了,进马车内休息。

换小正太拉着马绳,马车停下来时,伊若雪也睁开了眼睛道:“寒寒,到客栈了吗?”

“嗯。”

听到小正太的话,伊若雪下了马车,牵着小正太的手往客栈里面去。

她和小正太坐下后,一个小二过来道:“两位客官吃些什么?”

“把你们这的最好的招牌菜上一份。”

伊若雪对小二道。

“好嘞,客官,还需要其他菜吗?”

小二看着伊若雪问道。

“在来这两个吧。”

伊若雪再点了两道菜。

“好嘞,客官。”

小二离开后,伊若雪听到了对面桌子的议论声。

“据说太子前阵子的医师失踪了,太子大怒。”

“失踪了?为何会?”

“听说是惹了不该惹的人。”

“不该惹的人?”

“是啊,便是那位夫人……”

小正太听到这个消息,抬头看了一眼伊若雪,脑海里在思考着某件事情。

“寒寒,怎么了?”

小正太看了她一眼,又不想开口了。

“嗯?”伊若雪有些疑惑,寒寒这是怎么了?一直看她又不开口。

“雪雪,本王知道该往哪回去了。”

小正太缓缓说道。

伊若雪听到南宫寒的话,眼底惊喜蔓延开来道:“真的吗?太好了!可是,寒寒你怎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无事。”

这时菜也上来了,伊若雪把小正太刚刚的不对劲忘在脑后,对小正太道:“寒寒,尝尝,赶了那么久的路了,肯定饿了,不过这菜肯定没有寒寒做得好吃。”

伊若雪夹菜放小正太碗里道。

小正太看了一眼她开心的表情,有些无奈笑了笑。

没心没肺的小迷糊。

伊若雪和小正太吃到一半,听到那处有些吵闹声。

“本公子就要在这吃了,你给本公子滚出去。”

这话一出,突然飞过来的杯子差点砸到小正太的头,伊若雪惊险夹住杯子。

她站了起来,语气微冷道:“谁扔的?”

那边的人都愣住了,小姐们的视线在伊若雪绝色的脸庞上就移不开,有些男子也在伊若雪的容颜下愣了神。

怎会有如此绝色之人。

众人心里统一想道。

人群中一身穿深绿衣袍的男子站出面带歉意的笑容,态度好道:“这位公子,在下失手,今日这顿在下请了,您看……”

伊若雪看他态度还好也不为难他了,道:“对令弟道歉就好,请客便不用了,本公子还不缺这饭钱。”

“好,这位小公子,实在抱歉。”

黄然义好脾气的对小正太鞠躬道歉。

小正太看了一眼,并不答话。

“没骨气。”旁边的男子带着怒气看着黄然义开口骂道。

他这话,可让伊若雪不爽了,她道:“小兄弟,知错能改是最有骨气的一件事,那些嘲笑别人改正的反而才是没有骨气的代表。”

“你!本公子跟哥哥说话,你插什么话,长得一副病秧子样,不知好歹!”

黄然木怒气冲冲看着伊若雪不爽道。

黄然义拉住黄然木护在身后,歉意道:“实在抱歉,这位公子,令弟今日心情不是很好,别和他计较。”

“这位兄台还是把他带回去比较好,你们这架吵得都祸害到本公子的弟弟了,要是那时本公子没反应过来,你要怎么跟本公子道歉?”

吵架居然还扔东西!小孩子一样,要是她反应慢一秒,是不是就直接砸寒寒头上了,真的是气人。

伊若雪这话让周围议论纷纷。

“对啊对啊,这人就不该让他出来。”

“哎,都是他哥哥太心软了。”

“那公子说的没错。”

“还是他哥哥太心软了……”

黄然木听到百姓的议论声推开黄然义道:“本公子不需要你护着,假惺惺。还有你们,议论什么呢?干你们什么事?”

怼完百姓又指着伊若雪骂道:“还有你,本公子在哪吵关你何事!死病秧子,谁允许你说本公子了!”

“不要他护着是吗?那我就不客气了,让我教教你怎么尊重他人!”

任性的孩子总是要受点教训,才,会,乖。

伊若雪冷笑,手指间转着金针。

往他那边去,他躲了过去,以为伊若雪不过如此,还没嘲笑出声,伊若雪冷笑,金针便扎入他脖子内。

“你,阴险!啊……”

黄然木疼站不稳单膝跪在地上。

伊若雪给他用的是死不了人的毒,只是让他受受皮肉之苦罢了。

黄然义却以为伊若雪给他弟弟下了什么致命毒药,眼神冷了下去道:“公子请给解药。”

“要是本公子不给呢?既然没人教育他,我就帮忙教育,差点伤了我弟弟还敢出言不逊,本公子教训一下怎么了?”

呵,冷脸了?她下手还是轻的,不然就直接倒痒痒粉了,死不了也痒死他。

小正太牵着伊若雪的手乖乖站一边不说话。

“在下为他道歉,请公子您放过他一马。”黄然义对伊若雪跪下。

黄然木看到他跪下后,心急得道:“废物,起来,本公子不需要你假惺惺!病秧子,有本事冲我来,本公子不怕死,能让本公子死了更好。”

黄然义对黄然木吼道:“闭嘴,你还嫌闹得不够吗?”

黄然木被吼得安静了几秒,伊若雪和小正太对视一眼,感觉这两兄弟有些复杂啊。

“这位公子,求你解药给令弟。”

黄然义准备磕头。

快磕下时,伊若雪的话让他停了,伊若雪道:“不必磕头,解药我可以给,但是他必须跟我弟弟道歉。”

黄然木听到后脸有些变形,吼道:“道歉?本公子死都不道歉!有本事弄死本公子啊!”

黄然义对他吼道:“黄然木!你再闹下去,信不信我现在就去死在你前头?”

作者的话
矫情本矫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