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医妃绝宠:废柴嫡女狠嚣张 作者: 紫狼蝶 字数:2095 更新时间:2019-10-11 03:07:17

第六十四章 再次相见

“我说丫头,君若寒那家伙虽然是有点讨人厌,但你也不用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吧。”

温星阑很清楚外头那些人都是怎么说君若寒的。

也难怪这小丫头会害怕。

“没关系,我陪着你呢,绝对不会让那家伙欺负你的!”

说话就说话,温星阑还趁机拉住了她的手。

揩油是吧?

“呵呵,那我谢谢你了!”秦飞雨没好气的把手拽出来。

就他刚才那怂出泡的样子,根本没比她强到哪儿去。

还担心她?

先担心担心自己吧!

深吸口气,抬头看向朱雀:“我们走吧。”

然后,艰难地迈动双腿,在全场静默的注视下,一步一步走上最高层的看台。

天知道这短短的五十多级台阶她走的有多艰难!

每抬一下腿,对她来说,都好比爬了十座山那么艰难。

好不容易磨磨蹭蹭来到帐子外了,一股无形的寒气,瞬间包裹住了她。

这熟悉的感觉,是他没错。

“秦大小姐,请。”朱雀停在帐子外,没有要跟进去的意思。

温星阑倒是想跟,还没到跟前,就被守在账外的那些黑衣人给拦住了。

这他当然不干啊。

大吵大嚷的,叫嚣着让君若寒放他进去。

就在他跟那些黑衣人纠缠的空当,秦飞雨已经被请进了帐子里。

放眼望去,一片漆黑。

外头明明是大太阳,这里却暗的好像晚上,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她前脚刚迈进来,刷刷刷刷,悬挂在四角的那四颗鸵鸟蛋大小的夜明珠同时亮起,刺得她眼睛生疼。

等她好不容易适应了光线,一道黑色的身影猝不及防撞进了她视线当中。

“坐。”

君若寒斜靠在一把宽大的太师椅中。

熟悉的面具,熟悉的语调。

唯一不同的是,他用黑袍代替了白袍,显得他这个人更加冷酷,像一座冰雕似的,谁靠近都会被活活冻死。

“不用了。”她还是站着吧,踏实。

君若寒伸手取过茶壶,倒上半杯热茶,往自己面前一放:“茶?”

“没关系,我不渴。”

冻都给她冻死了,还喝什么茶啊!

君若寒倒也不强逼她,修长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椅臂:“怕?”

大哥咱能不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吗?

听着很累好吧!

秦飞雨努力劝自己,别跟个冰块一般见识,长长吐出口气:“没有,民女是被王爷您的英姿折服了。”

怎么样,这马屁拍的舒不舒服,到不到位?

“过来。”这回君若寒终于多挤了一个字。

冷还是一样的冷,冻死人的那种。

秦飞雨也不知道突然叫她过去干嘛?

捏背?捶腿?

还是威胁她?

苍天作证啊,他被人追杀,还有他身中寒冰毒这件事,她谁都没说啊!

深吸口气,定定心神。

管他的!

他要真敢对她动手,大不了大家就硬碰硬好了。

他是厉害,但她也不是吃素的啊!

这样想着,反倒没有刚才那么怕了。

大大方方地走过去,在距离他只有半步远的位置站定,躬身:“王爷您有何吩咐?”

一句话还没说完,手腕骤然一紧。

整个人重心前倾,身不由己地向君若寒怀里扑去。

我去!

她可不要对一个大冰块投怀送抱!

另一只手下意识撑住一旁的小桌,利用自己仅有的一点支撑点拿桩站定。

此时她跟君若寒的距离连两厘米都不到,她甚至都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

我滴个乖乖,他这是要干啥?

不会是打算把她给吃了吧?

秦飞雨低下头,视线正好落在君若寒抓着她的那只手上。

那是一只接近完美的手。

手型修长,骨节分明,像是最灵巧的工匠雕刻出的完美艺术品。

可是好看归好看,他的手也太凉了。

尤其这样肌肤相贴的时候。

秦飞雨能明显感觉到一股钻心的凉意,顺着她的血液,传遍了她全身,冷得她直打哆嗦

于是温星阑冲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

君若寒抓着秦飞雨的手腕。

秦飞雨整个人身体前倾,几乎趴在君若寒的身上。

两个人脸贴得极近,差不多鼻尖对着鼻尖的距离,再往前一点点,估计就要亲上去了。

这姿势,简直暧昧的没谁了好么!

“你们在做什么!”

温星阑上前一把将秦飞雨拽了过来。

秦飞雨听见自己的小心脏在胸腔里一阵狂跳。

没出息!

上辈子没见过帅哥是咋的!

“没什么,我在跟寒王殿下叙旧而已。”她竭力做出镇定的样子。

叙旧?

温星阑有点没大听明白:“所以你们两个真的认识?”

“认识。”

“不认识!”

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答案却完全相反。

君若寒幽邃的双眸微微抬起,落在秦飞雨脸上,刺得她浑身一个激灵。

这个女人居然敢说他们不认识?

是怕那个姓温的家伙误会吗?

“朱雀,你说,他们到底认不认识!”

温星阑一眼就看出这俩人铁定有事瞒着他。

既然问他们问不出来,那就问朱雀好了。

反正这家伙从来不会说谎!

朱雀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

他家爷,他不敢忤逆。

温星阑,他也不好得罪啊!

“没关系,他想知道,告诉他就是。”君若寒的声音淡而冷,视线始终锁定在秦飞雨身上,旁若无人。

哇塞,他居然说了一句整话诶,有进步!

朱雀想了想,只好把温星阑拉到一边,同他耳语了两句。

温星阑的神情当时就变得复杂起来:“所以,她就是那日在林中,救了你家爷的那名女子?”

他这话更像自言自语。

秦飞雨倒是觉得有点意外。

怎么他也知道这件事吗?

那看来,他跟君若寒的关系不一般啊!

“谈不上什么救不救的,我就是碰巧路过,顺便搭了把手,还是王爷福大命大,洪福齐天。”

她这个人是很能判断形势的。

为了她的小命着想,她还是低调一点比较好。

君若寒看着她的眼睛:“你今日倒是乖巧得很。”

那天在林子里,她可是一身的张扬,全然不懂收敛呢。

“我一向都这么乖巧啊。”秦飞雨睁着大眼睛,一脸的天真无辜:“那天也是情势所迫,其实我私底下啊,是个特别胆小,特别怕事的人。”

所以你压根不用担心我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

因为我根本不想惹麻烦上身好吧。

作者的话
紫狼蝶

撒花庆祝男女主再次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