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闪婚蜜爱:霄少绝宠甜萌妻 作者: 小言布丁 字数:2025 更新时间:2019-10-11 01:31:54

30.伊拉克的工作

  “很好”霄凌炎转身背对着王易,挥挥手。

示意来人把他带走。

“伤养好了,安排你份工作”。

“什么...工作?”王易问的极小心,因为男人的语气,分明透着很厉。

霄凌炎没有回答,转身出了审讯室。

随即立刻有几个人上来,架起王易回他现在该待的房间。

霄凌炎现在当然不说。

那份给他的宝贵工作,在伊拉克。

干的是苦力的活。

那地方底层的苦力,根本不被当人用。

并且这辈子都别想有可能逃回来。

他说了,会让王易生不如死。

再回医院暖晴已经掌握了具体的画风,速度非常快的已经结束了所有小漫画。

差的就是一些进度更快的小动物大头了。

“霄凌炎,我觉得我好了可以出院了,咱们今晚回去墨市吧!”暖情手里正画着一只小河马。

指尖攥紧着笔杆,有些意乱。

这两天事儿太多了,她都忘了和艾里的约定。

明天就是第三天了,可不能爽约。

但她又不能直接告诉霄凌炎和人有约,尤其对方还是个男人。

按霄凌炎的性格一定又会生没必要的气。

她才不要给自己添堵。

而且刚找了一通,才发现艾里的那张名片被她忘在家里了,连给他打个电话推迟的机会都没有。

霄凌炎微微蹙眉有些不悦“不行,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至少再住三天院,工作太多的话我可以帮你处理”她可以依靠他。

“不行!”暖晴听到男人的话斩钉截铁的反驳。

她真的很不喜欢放人鸽子。

“为什么?”她就这么想回去?

“因为我还要给总监做汇报啊,之后还有个会是一定要参加的”想回去虽然有艾里的原因在。

但这些也是事实,而且是大部分事实。

那个会议非常重要,是启远对开发区建设的一个大项目的会议。

她决不能请假或不到。

“会议是明天?”霄凌炎的不悦已经跃然眉间,眉头又拧在了一起。

“是后天”男人问的突然,暖晴把会议时间脱口而出。

这下明天早早地到是不可能了。

“那就明天下午的机票再回去,晚上好好睡一觉,省的在飞机上又做噩梦”霄凌炎点点头,打开手机发短信给林莫。

安排他买票。

小姑娘正处于工作努力阶段,那么重要的会不让她开,是不合情理。

叫家庭医生来两次吧。

“嗯”暖晴应的声音轻轻的。

不过就迟一天,应该也没事儿。

艾里先生说的是第三天回来,那应该是第三天落地。

刚下飞机一定很累,刚好让他好好休息,就不急着打扰了。

这一夜暖晴睡得格外舒服,洗了热水澡,裹着棉质的睡衣,身上的伤口也好的七七八八了。

暖暖和和的睡的超舒服。

下午去机场,眼前的不是客机,而是一架私人飞机。

“这是你买的...?”霄凌炎不会因为她说要回去。

买了架私人飞机吧?

“我的在墨市,今天没有飞墨市的飞机,这是临时租的”霄凌炎语气平淡的说完,拉着身边的小姑娘上了飞机。

“不过如此嘛...”暖晴小声的诽谤一句,高兴地跟着也上了飞机。

有机会怼他她就高兴。

“什么?”巧的是霄凌炎把这一句话一字不落地捕捉到了。

坐在座位上,转头看向旁边的小姑娘。

“没什么!”哎呦,她声音那么小他都听见了?

他收声用的超声波吗?

“我的比这架大两倍,而且不止一架,还有一架现在正在墨尔本,还有...”男人还没说完就被暖晴迅速打断他的炫富行为。

“行吧,是我不过如此了”。

可霄凌炎看着小姑娘吃瘪的样子,意外的有兴致“有一架从法国空运了红酒,今晚到,想试试吗?”。

暖晴头顶冒出好几个问号,干咳两声装作看窗外风景去了。

这架飞机上,有顶级厨师的特供,现场点餐现场制作。

才闲下来不过20分钟,暖晴就找到了那份精致的菜单。

不过无论她怎么问,霄凌炎都不告诉她价格。

好吧,反正无论多少钱都是由他出血!

她不太喜欢吃西餐,就没有看菜单上的西餐页。

看着名字好吃的点了几样,马来式香料米粉配罗望子肉汁佐鲜虾。

香煎鸡肉香肠配腌渍番茄。

海鲜饺配高汤。

点的过程愉快,吃的过程更愉快。

吃了两天粥,终于被允许吃花里胡哨的了,进食过程格外快乐。

落地也就刚刚日落,可算回来了,她在医院待的好憋屈!

医院的床总归没有家里的舒服。

想了两天的柔软大床,她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精神百倍,鲤鱼打挺就下床去找艾里给她的名片。

果然是收拾箱子的时候忘在桌子上了。

上次接过的时候没有时间仔细看这张名片,就匆匆收起来了。

现在才发现,这张暗灰色底的名片,上面的纹样,设计的非常复杂华丽。

而且这个设计手法她非常熟悉。不过来不及多想。

赶紧拎起电话就打过去,被放了鸽子还没有电话通知。

他要是生气了得好好道歉。

电话通的时间异常的慢,现在已经八点了艾里应该醒了才对。

一段忙音后,又坚持不懈地打了过去。

这次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那不是我想的...I don't want...”低吼声混着几句英语从听筒那头传了过来。

男人的声音沙哑又低沉。

不过她立刻明白,他是喝醉酒了。

随后,又传来一声,什么东西被砸碎的巨响。

她听到了,知道了艾里现在情况不好,虽然可能是他的私事...

不过听他现在情绪非常激动,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她肯定会很愧疚。

艾里现在这个情况也许只有她知道。

虽然可能是多管闲事...

“艾里我是柒暖晴,你现在在哪里?”。

听声音,他应该是把手机扔在了地上。

不过仍然能听到他痛苦的低吼。

和偶尔巨大的破碎响声。

这会对着手机询问也没有用了,但又生怕他出什么事儿不敢挂。

正不知所措间,那张名片上的一行小字儿在眼里逐渐放大。

是一行住址。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