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妃本轻狂:绝色七王逆天宠 作者: 买断风烟 字数:2023 更新时间:2019-10-10 23:53:57

第四十八章 心照不宣

这一躺,就不知不觉就飘然入梦,梦里一片极寒之地,天地一色,触目皆是寒冰。

一个女人虔诚地站在一副冰棺面前,猎猎的风吹动着她的衣袍,冰棺里躺着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白衣男人。

男人一身红红的血污,胸口插着一把锋利的匕首,很快棺材底下也渗出了汩汩的血,血一直蔓延到了她的脚下。

悲怆、愤恨、无奈的情绪汹涌着,她将男人的冰棺推进了湖里。”

“是爱而不得吗?真悲哀。”

另外一道女人的声音冷冷传来,冷锐尖利,满是嘲讽和奚落。

颜月兮一身寒意的醒来,吓得她一激灵。

本来打算躺一会儿就起身的,哪里知道睡着了,还睡了很久的样子,现在都是天蒙蒙亮的时候了。

颜月兮动了动,翻了个身,看到眼前的景象,直捂着被子往里缩。

也难怪会有这种梦,原来是身边睡着这样一个全身冷冰冰的人。

墨诀宸睡像极好,不似颜月兮的左歪右扭,东倒西歪,他是如同布娃娃一般的躺平,修长的四肢很乖的散着,气息很平,呼吸很淡,好像下一瞬就要没了气息般。

天已经薄冥,隐隐有天光从外边透了进来,身边是墨诀宸浅浅的均匀的呼吸声。

男人的脸轮廓线很清晰,长睫浓密状如蝶翼,鼻梁高挺的弧度在这样的状态下,显得分外柔和。

他被子半掩,脱得只剩下里衣了,墨发散乱的纠结在枕头上。

他们,没做什么不得体的事情吧?

颜月兮掀了掀被子,瞅了瞅,松了口气儿。

趁着天色蒙蒙亮,他还没有醒过来,赶紧穿上衣服就当什么都没有的开溜吧。

颜月兮伸出手去,先试探的在他眼睛前挥了挥手。

确定眼睫毛都不会打颤,才迈开了一条腿,但很快又惊恐地收回了那条腿。

“怎么,睡了一夜就想开溜了吗?”墨诀宸突然侧过身去,深邃的眼眸热切地望着她戏谑道。

她只穿了里衣,颜月兮赶紧拉着被子往自己身上带。

良久后,她闷闷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不在这儿,我能去哪儿?”

“...........”

“这是我的房间,我不应该在这儿吗?”

他他他.....他的.....房间?

颜月兮凌乱。

一整天郁闷着,她食无滋味,事无干劲。

提着扫把清扫落叶,打发着一天的时间。

白发老头走了过来,“小光啊,来,这是你的房间的钥匙,我是七王府的管家,姓慕,你以后叫我慕叔就行了。”

不对劲儿啊,这白发老头明明是瞎子,是怎么对她精准定位找到她的呢。

除了眼睛呆滞无神,其他方面怎么都表现得不像一个瞎子。

那天晚上又怎么会把她错认为他孙子呢?

颜月兮接了过去,在手里掂了掂,回道:“嗯。”

慕管家又道:“你身体好像不大好,就专门伺候王爷去,他的房间啊,你知道吧?”

“........知道。”

慕管家问:“对了,你昨天是不是在王爷房间待了一宿?”

“昂?”

慕管家嘴边挂着一抹笑,“果然呀,王爷大概是不忍心叫醒你,也不嫌弃和你睡一块,看来他很喜欢你啊。”

“你以后就在王爷跟前伺候着,王爷让你干什么,你就照办。”

颜月兮问:“慕叔,我能换个活儿干吗?或者我还是干我原来安排这活儿。”

慕管家连忙掐停她的话,话里透着严肃:“这种机会,很多人都争取不来的,你居然不珍惜,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你既然来了七王府,就是为了王爷服务的。”

对啊,横竖都已经被他拿捏在手里了。

颜月兮点了点头,“知道了。”

有的人明面上是风光无限的相府千金嫡女,背地里却是七王府的卑微打工仔。

颜月兮白日里得去玄净门,晚上要回到相府签到再溜去七王府打卡上班。

总归是在墨诀宸那里争取到了白天不用上班的特权。

昨晚的事,两个人心照不宣的,都没有再提了。

颜月兮虽然进了玄净门,但所在的班级,却是整个玄净门最差的班级。

“那是颜月兮吗?”墨流冰突然疑惑的开口道。

楼弈星定睛一瞧,望见一个身形窈窕的女子正坐在浅溪边的石板上,好像在烤什么东西,模样神情十分的专注,好像外界的一切都无法侵扰。

那抹倩影和身后的山水天色融成了一体似的,分外灵气。

“嗯,还真是。”

“她来这里干嘛,真是阴魂不散,还在这里烤东西吃。”

周遭过路往来的弟子也注意到了,议论纷纷。

因为颜月兮在颜值上,太出众了。

“这个新来的好漂亮啊,可是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入学呢,学得走吗?”

“所以才安排到了低等班嘛。”

“我认识啊,颜相国家的女儿颜月兮嘛,上次在皇太后寿宴上我去了,她可是出尽了风头的,想提亲的人可都连相府大门都进不去,更是一面都见不着她。”

“对啊,人家来头可大了,还是轩辕鸣善的徒弟呢,炼丹上有极高天赋。”

一个少年走到了颜月兮面前。

抬起云靴,猛然一踹。

“哗——”

所有人都怔住了,太子殿下居然踹翻了颜月兮烤鸟的架子,连鸟带架都进了水里。

水花四溅,颜月兮狼狈的被溅了一身的水。

看到这个女人这番狼狈不堪的模样,有人都哄笑了。

四周都充斥着不友好的嘲笑声,颜月兮墨眉一皱。

她不明白,这有什么好笑的。

又是哪个混账?

她马上就要烤好的鸟啊!

颜月兮抬头,目光紧紧锁住那个罪魁祸首,眼神森冷。

“又是你,你赔我的鸟!”

看热闹的人里,有人“咦”了一声,“哈哈哈好狂啊,居然这种语气对太子说话,还敢叫太子赔她东西。”

“哎,怕不是没被教训过。”

墨流冰也笑了,露出得意的神色,高傲道,“本太子不小心的,无心之举,颜月兮同学可不要介意啊。”

“..........”

呵,还无心的,根本就是有意的。

挑事儿是吧。

紧接着又是一阵哄笑的声音。

作者的话
买断风烟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