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妃本轻狂:绝色七王逆天宠 作者: 买断风烟 字数:2041 更新时间:2019-10-10 23:53:57

第四十七章 炼丹老师

“王爷,昨晚,衣服是谁给我换的?”

“我。”

“.........”颜月兮老脸爆红,憋着一口气不敢喘息。

墨诀宸忍俊不禁,收起了玩笑的心思:“我从外面随便抓了只雌性花灵给你清洗了一番,换了身干净衣服。”

就算他解释了,颜月兮脸上的热度也分毫不减,甚至越来越浓,墨诀宸一脸探究的盯着她。

颜月兮赶紧把脸埋进了被子里。

只听被子外,男人的声音分外魅惑沙哑,“要不,我们....”

一道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滚!”

墨诀宸还算有人性,让学院给了她一天的病假。

躺一天床痛上一天,还不如去泡炎帝珠内一天的灵泉。

“主人,你怎么了?”

“没事,被人给揍了一顿!”颜月兮扶着腰板在灵泉里坐下。

小娃娃拍手叫好,“哈哈哈,天道好轮回,终于有人能教训你这个狂傲的小丫头了。”

颜月兮笑盈盈的揪过小娃娃捏在手里道:“不打紧,我能收拾你就好了。”

主人,谁欺负你了,等陵光出去了一定揍得他连爹都不认识!”陵光义愤填膺道。

颜月兮摸了摸陵光的头,“好,主人一定快点让陵光出去。”

说到这里,颜月兮似乎被点醒了,她拿出了那条蛟龙死后留下的内丹交给了幻婴,“那恶龙已经死了,留下了这个东西。”

幻婴凝眸,“这是它的内丹。”

小娃娃插嘴,“可以吃么?”

幻婴点了点头,“蛟龙的内丹魔性太重,需要炼化。”

颜月兮似有所了然,收回了内丹,想着下回拿回相府给轩辕明朗也瞧一瞧这东西,说不定他懂得怎么炼化这东西。

但等颜月兮回到相府后,轩辕明朗已经不见了踪迹。

雀雀只说是寻常的早上起来,人就不见了,猜测可能是回家了。

他当初流落街头的样子怎么会像是有处可去的人,一个曾经朝夕相处的大活人不见了,怎么可以不闻不问不找不寻。

墨诀宸告诉她:“你要找的那个人,没有任何危险,已经回到了他原来的轨迹,不要太担心了。”

回到了他原来的轨迹?

墨诀宸的话,颜月兮没有理由不相信,也就放宽了心。

只是炼丹房缺了个人,吃饭少了双碗筷,她还暂时有点不习惯。

颜月兮也吸取了教训,以后可千万不能再这样留人了,贸然改变别人的命运,也很可能弄巧成拙。

当她再见到轩辕明朗的时候,他是被玄净门特聘的炼丹老师,也是南风国内最大的炼丹家族轩辕氏的家主。

自轩辕明岚走后,玄净门的炼丹课学员就大大减少,这是一门唯一不分特等、中等班的公开课,轩辕明朗来后选课的人又多了起来,选轩辕明朗当老师的人非常多,特别是女孩子,和轩辕明岚在的时候情况恰恰相反。

这么年轻又好看的炼丹师实在是少有,选课的许多是奔着轩辕明朗那张脸去的,还有人是冲着这个名字去的。

目光交接,他的眼里没有半点熟悉的影子。

“轩辕老师很像学生一个故人呢。”

轩辕明朗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冷冷道:“模样相像的人多了去。”

既然他已经不打算同她继续熟识了,那颜月兮也没道理继续去拉关系了,虽然她一直很疑惑这哥们是不是失忆了。

她以前明明就对他挺好的,又给吃又给穿,交流起来也分外和睦,怎么就突然生分了呢。

兜兜转转成为了师生,倒也是奇缘。但现在的颜月兮是真的不敢贸然再闯进别人的世界里了,各自安好罢。

颜霜云和墨灵雪自然也奔着这个年轻炼丹师去了,但当她们发现这个炼丹师就是曾经在颜月兮院子里的那个傻子后,颜霜云彻底傻了眼。

不是傻子吗?

怎么成了她们的炼丹老师!

他和颜月兮的关系也不清不楚的样子。

墨灵雪嫌弃的撇嘴:“真是恶心,她在院子里养男宠这件事情原来是真的,你看人家现在都不愿意理她了呢,真是无情啊,肯定是看清了这个女人丑陋的面目。”

“两个人多半是故意装生疏呢,夜里指不定就热情似火奔床而眠了,颜月兮那副见了美男就走不动路的模样我还不清楚吗,装什么嘛!”

墨流冰也愣了,他是真的对炼丹感了兴趣才来选的这门课,哪里知道是这样。

上次的事情,他一直耿耿于怀。

颜月兮现在在墨流冰心里也已经坐实了养男宠的事情。

怎么可以有这么无耻的女人,偏偏又有男人肯围着她转,就连皇叔也.........

一想到皇叔和颜月兮,他就更气了,月中试炼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皇叔一身狼狈的抱着颜月兮回来,他在外面蹲了一晚上,也没见皇叔出来过,除了中途他出来搬了一盆花进去,整整一个晚上他都没等到皇叔从里面出来,耐不住睡着了,已经是第二天了,皇叔才一脸浅笑的从里边出来了。

皇叔也是会笑的吗?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的几次看到皇叔笑,有两次都跟颜月兮有关系。

这么肮脏的女人,如何配得上他的皇叔呢?

她不是喜欢好看的男人吗,那他作为苍月大陆前五的美男,她没理由会拒绝的。

等他让她爱上他了,他就弃如敝履的立刻一脚踢开她,公布她的丑陋面目,让她身败名裂,让皇叔讨厌她,让她在所有人的辱骂声里过完下辈子。

年轻的太子这么一设想,还真觉得可行。

颜月兮也立马发现这个一向视她如同仇敌的傻太子在刻意接近她。

譬如半夜蹲她墙角,四处打听她的喜好,观察她的言行。

这破太子是不是抽风了!

他再这么弄下去,墨灵雪和颜霜云的棺材板又要压不住出来作妖了。

颜月兮对他避之不及,太子挫败不堪,问楼弈星道,“我就长得有这么不招人待见?”

楼弈星一愣,“怎么了,为什么这么说?”

不应该啊,他一向对自己的脸很有信心的,是在颜霜云那里受了情伤了?

不过颜霜云对他的态度不是媚就是捧,只会让他更加膨胀才对。

作者的话
买断风烟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