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入骨暖婚:楚少独宠娇妻 作者: 楚蓝 字数:2029 更新时间:2019-10-18 00:00:00

168章 酒吧事件

蓝穆冰马上意会,“难道你是想让你的两个同事……”

“对啊,她要台阶,咱们就给她搭上啊。”

“那一起进去吧,到时候见机行事。”

酒吧内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让蓝穆冰下意识的眉头一皱。

这种地方蓝穆冰几乎没来过,她一般去的都是那种清吧,倒上一杯鸡尾酒,坐在桌台边,耳边萦绕着悠扬的乐曲,心情缓慢的得到释放。

酒吧内,灯光昏暗,射灯在头顶上快速的旋转,刺得人眼睛恍惚,好一阵才适应过来。

终于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一个人喝闷酒的慕璟琛。

才几天不见,慕璟琛身上多了一抹颓色。

米白色针织衫歪斜的挂在身上,里面的格子衬衫领口开到了胸口的位置,所幸头发跟脸上是有每天打理。

“小冰,你还是来啦?”

慕璟琛看到蓝穆冰的那一瞬,激动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虽然这段时间对他表现冷淡,心里还是有他的。

要不然怎么一个电话打过去,她就马上赶过来了呢。

想到这里,慕璟琛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服,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仪容,张开双臂就想要把蓝穆冰揽进怀里。

蓝穆冰眉头一簇,脸上闪过一抹嫌恶。

身体一侧,刚想要躲开慕璟琛的手。

身后一帮人正好经过,猛的从身后撞了蓝穆冰一下。

蓝穆冰身子一个踉跄,直直的撞进了慕璟琛的怀里。

“我就知道,小冰你的心里还是有我的。”慕璟琛深情款款的声音在蓝穆冰的耳畔响起。

慕璟琛的碰触跟声音都让蓝穆冰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想吐,一把推开慕璟琛便往卫生间的方向冲了过去。

趴在卫生间的洗手池上干呕了好久,因为没有吃晚饭的缘故,肚子中午的食物早就消化光了,蓝穆冰吐出来的都是一些酸水。

吐得连眼泪都出来了,才停歇了下来。

鞠了一捧谁,洗了一把脸,转身想抽纸巾,才发现居然连纸都用完了。

蓝穆冰无奈,只好转身打开被扔到洗手台上的背包。

刚拉开拉链,里面的粉红色抓住了蓝穆冰的视线,怔愣了好一瞬,用手将它拿了出来。

嘴角扯出一抹自嘲的弧度。

重新将情.趣内衣装回到包里,拉上拉链往刚才坐着的位置上走去。

蓝穆冰特意找了个离慕璟琛最远的地方坐下。

要不是还有个谢飞需要她对付,她是连一刻钟都不愿意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视线一直落在舞池中央,忽略掉那双让她感觉到厌恶的深情款款的视线。

好在很快,服务生便把酒端了上来,还未来得及将酒一一摆到桌面上,蓝穆冰已经一把端起一只高脚杯,凑近嘴边,一仰头倒了下去。

今晚在公寓内的一幕幕宛若放电影一般在她的眼前掠过。

委屈就着甘醇的烈酒一起咽到了肚子,泪水顺着眼角没入到发丝间。

所幸灯光昏暗,没人看到她的眼泪。

蓝穆冰还觉得不够,再度端起第二杯酒,凑近嘴边的时候,宁馨彤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她发现了蓝穆冰的异常,绕过其他人坐到蓝穆冰的身边。

“刚才回家事情不顺利?”

“……”

蓝穆冰转头看向宁馨彤,好一会儿,果然,最了解她的人永远是眼前这位好闺蜜。

但是,她又怎么忍心再将自己的烦恼加诸到她的身上呢?

摇了摇头,努力的扯了扯僵硬的嘴角,想告诉宁馨彤她没事,泪却再一次不争气的从眼眶中奔夺而出。

所幸有灯光做掩护。

蓝穆冰再次拿起酒杯,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

两杯酒下肚,酒意上头,脑子恍恍惚惚的,就连视线都看得不那么真切了。

蓝穆冰才愿意转头,视线虚空落在不知名的角落,连看都不愿意多看慕璟琛一眼,讥讽道,“慕璟琛,你还真是有损你情场高手的虚名,连谢飞这样的一个女人都搞不定。”

慕璟琛脸上闪过一抹尴尬,狡辩道,“这老女人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居然也敢在我面前拿乔。前天我故意在超市里跟她装偶遇,她居然就像没看到我这个人似的,冷着一张脸就走掉了。昨天在外面吃饭,我都放下身段找她拼桌了,这老女人……”

蓝穆冰完全没有耐心听他继续说下去。

“慕大少,我看真正没有认清身份的人是你吧?”蓝穆冰今夜根本没有心情跟他虚与委蛇。

“你现在有什么?你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了!可是至少人家谢飞,现在可是魏玲玉身边的红人,她手里可是握有实权的。还想在人家面前端着大少爷派头,你觉得还会有人理你吗?”

蓝穆冰的话就像是一把把短刀,每一刀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狠狠的扎入慕璟琛的胸口。

一把抄起桌上的酒瓶直接灌入嘴里,酒液顺着嘴角,滑过下颌,淌过脖颈,隐没在衣襟。

蓝穆冰这才招呼宁馨彤带过来的两个男演员,凑近了一些,跟他们大致的说了一下接下来的安排后,便跟他们说,其他任他们自己发挥。

“小事,放心吧,包我们身上了。”两个男演员又端起酒灌了一口,感觉酒气不够重,又将酒直接泼到自己的衣服上。

这才痞气的迈着步子往谢飞坐着的吧台边走了过去。

很快,蓝穆冰便看到吧台那边好似起了争执。

谢飞扬起一只手,刚想往其中一个男演员的脸上招呼,就被另外一个人给抓住了手腕。

紧接着要拖着谢飞往酒吧的门口走。

谢飞宁死不肯屈从,拽着吧台想向里面的酒保求救。

然而,这种酒吧每天发生这样的事情就不计其数,大家都是为了出来寻欢作乐的,酒保已经见怪不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冷漠的将视线瞥向一边,当做没看到。

终于,谢飞看似用自己的力气挣脱了两人的桎梏,朝着相反的方向跑去。

蓝穆冰朝着宁馨彤使了个眼色。

也不知道宁馨彤在他耳边说了句什么,只见慕璟琛猛的将手里的酒瓶撂到桌子上,站起身,踉踉跄跄的往酒吧的后门走。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