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彼岸王妃 作者: 扬之臣 字数:2522 更新时间:2019-10-16 00:12:04

第二章 王爷回来了

片刻后,落阳阁又热闹了起来,湖美柔不仅让人送来新的衣裳,还安排了几个丫鬟和奴才给花杨使唤。

但安的什么心,这估计只有她自己知道,别人不知道,但,花杨却知道。

表面上是安排人给她使唤,其实是在安排人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呵,好深的心机。好一个不争不抢,好一个识大体,既然如此,她倒要看看,湖美柔要耍什么花招。

府医是一个老头,他到是气定自若的,不慌不忙的给花杨行礼,“老奴叩见王妃娘娘。”他心里猜疑着,听说王妃诈尸了,可是眼前这活生生的人……难说了。

“行了行了,快点给我家铃铛看看。”花杨拉着府医来到铃铛的房间,只见铃铛额头上都是细汗,脸色发白,明显就是疼的不行,可这死丫头却还咬紧牙关不出一点声。

“哎呀,王妃,使不得,奴才不能给下人看病,府里有规定的,要是被发现,奴才的乌纱帽会不保的。”府医死活不肯给铃铛看伤,硬是要走,不料却被花杨拦下来了。

花杨抓着府医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威胁说:“如果你不给本王妃的丫鬟看伤,本王妃现在就让你性命不保,你是想乌纱帽不保还是你的老命不保?”

府医心里暗暗吐槽,废话,当然是命重要了,“好好好,王妃娘娘有话好好说,老奴看就是了。”不过府医却很难相信一个事实,这王妃体格小,身板小,怎么就有那么大的力气将他提起来了。

“早这样多省事。”花杨将府医放下来,拉到铃铛的床边。

处理完铃铛的伤势之后,花杨就说:“今天多谢你,但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你一个字也不要说出去,说漏嘴本王妃就让你老命不保。”

“是,老奴记下了。”说完府医就急匆匆的出了落阳阁。

王府西院听雨阁。

湖美柔发了好大的脾气,几乎将屋里能摔的都摔了,她就知道,自从这个女人进了王府,她就没过过好日子,她一直都嫉妒这个女人,就比如容貌家世。

论长相她也比不过,论家世她还是比不过,这次王爷居然还给她分配了暗卫,凭什么!她可是他的救命恩人,可他居然不给她分配暗卫。

都是她,那个贱女人!

“娘娘,不要气坏了身子,刚刚得到消息,王爷明日午时就回来了,娘娘可要打扮得惊为天人,然后再去见王爷,相信王爷一定会为娘娘心动的。”贴身婢女罂粟说。

“你说得对,本妃要要美美的去见王爷。”一说到王爷,湖美柔的心情就好了,又恢复了以往端庄贤惠的模样,柔声说:“罂粟让人把本妃的屋子打扫干净,再让厨房的人进贡些新的食材,明日本妃要亲自给王爷下厨。

“是,奴婢这就去。”罂粟应声出了听雨阁。

一夜寂静。

“王妃娘娘,王妃娘娘。”一名婢女将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花杨摇醒。

别说,这花杨起床气还挺大的,直接爆粗口,“特么谁呀,大早上的。”刚睁眼便见一名绿衣婢女在她床边唤她。

“王妃娘娘,别睡了,王爷回来了。”那名婢女又继续说道,“王妃娘娘,今天王爷回府 您快点起来收拾收拾吧。”

“我不知道,我要睡觉,你出去。”被子一蒙,又继续睡了。

那婢女那诶办法,只得悻悻的出去了,不过也很奇怪,平时只要有人提起王爷,王妃就会精神抖擞的,怎么今日?哎,不管了。

日头正上,是午时,花杨依旧在睡着,而王府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湖美柔站在门檐下,身着一袭绿色的长裙,袖口上绣着淡蓝色的牡丹,银丝线勾出了几片祥云,下摆密麻麻一排蓝色的海水云图,胸前是宽片淡黄色锦缎裹胸,身子轻轻转动长裙散开,举手投足如风拂扬柳般婀娜多姿。

她骄傲的如一只即将开屏的孔雀,她相信,以她的美貌一定能让那个男人心动的。

“罂粟,我今天这个打扮怎么样。”她小声的问站在旁边的紫衣婢女,娇羞的样子像极了即将见到情郎的情窦初开的小姑娘。

“娘娘今天真美!”罂粟赞叹说。

“对了,怎么不见花妹妹。”湖美柔左顾右看也不见花杨,心里觉得奇怪,平时一听说王爷回来了,这花杨就会像花蝴蝶一样花枝招展的来见王爷,怎么今日却没有动静了。

罂粟又回答说, “回娘娘的话,方才落阳阁的婢女来回话说,王妃娘娘不愿起床,正赖床不起呢。”说这话的时候,罂粟故意把声音太高了几分。

“哦,如此……,这花妹妹还真是不识礼数。”湖美柔嘴上说着花杨不识礼数,心里却想着,不来最好,省得王爷和我看着就烦。

果不其然,此话一出立即得到了许多人不满的回话。

“侧妃娘娘,王妃娘娘固然身份尊贵,可是哪有夫君回来妻子岂有不出门迎接的道理。”一男子气氛地说。

“放肆,这是王府家事,尔等莫要胡说。”湖美柔一声呵斥,面容愠怒,实则心里高兴不已。

花杨的名声越臭,她的名声就越好。

湖美柔的这一声呵斥在别人看来,是侧妃在袒护这位不识礼数的王妃。

不知是谁突然大声喊道:“啊,王爷!是王爷,王爷回来了!”众人争相看望,一时间,你挤我,我挤你,场面十分混乱。

唯独湖美柔,安安静静的站在屋檐下,恬静的等待着。

果然,人群让出来的一条道路里走出来一辆无比华贵的马车,比起马车,这马车里的人才更让人激动。

“王爷,王府到了。”黑衣侍卫在马车外向里面的人汇报情况,接着又小声的说,“王妃不在其中。”

“嗯,本王已知晓。”从马车内传出一道清冷的声音。

接着从马车里下来了一名男子,他一身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男子抿着唇,一双黑眸目中无人,眉飞入鬓,犹如刀削斧刻般的容颜。

一时间,所有人都忘记了参拜的礼数,因为他长得真的很好看。

可他早已习惯了世人见他的这副模样,只是冷冷的就走上前。

湖美柔倒是先清醒了,连忙行礼,“妾身湖氏叩见平战王。”

上官璋见她脸上的妆有些花了,不好说什么,只是心说人家等了他许久,语气依旧不冷不热的说,“嗯,不必多礼,幸苦了。”如此简单,一句话了事。

说完,上官璋就直接走进去了,脚步放慢,似是在等湖美柔跟他一同进去,湖美柔也是配合的上前同他一起进去了。

“王爷言重了,这是妾身该做的。”虽然简单,但湖美柔却心花怒放了,他果然是心疼她。

见此情形,在场的人又悟出了一个道理,王爷果然还是比较喜欢侧妃的,王妃那种只会胡闹的女人,哪个男人会喜欢。

湖美柔将上官璋带去听雨阁。

“王爷,今日就由妾身亲自下厨吧,王爷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吃过家里的饭菜了吧。”不等上官璋回答,湖美柔自己就直径走向小厨房了。

“对了焕离,怎么不见本王的那位王妃。”上官璋问身边的黑衣侍卫。

“属下不知。”焕离摇头回应。

上官璋觉得很奇怪,那女人平常恨不得时时刻刻伴他左右,怎么今日却不见她。

落阳阁。

花杨刚睡醒,不晓得。。。呼。。

作者的话
扬之臣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