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嫡女有毒:废柴狂妃戏帝尊 作者: 南时念 字数:2022 更新时间:2019-10-11 13:07:25

差点发现端倪

最后一步了,冷兮把自己的血缓缓的到了进去,冰骨里面的药液原本是金色,加了血之后是那种金箔里面包着红水晶一样,一股神秘的气息。

冷兮额头上微微冒汗,不管是练丹药还是药剂,都需要精神力的支持,冷兮这一下子炼这么大剂量,耗费的精神力丝毫不亚于炼丹。

差一点了……

冷兮用灵力盖上了冰骨的盖子,现在是凝聚阶段。

丹药的凝聚阶段是成丹形,而药剂则是淬炼精华,比成丹容易一些,所以一般炼丹师学习从炼药剂开始学。

“噗……”冰骨盖子边缘冒出了血红的雾气,渲染的整个屋子里都是粉色,可能这次的剂量有点大,上次并没有这么明显。

墨无弦斜靠在门旁边,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想些啥,眉头总是皱在一块,当粉红色的雾飘到他周围的时候,墨无弦睁开了眼。

一道危险的光控制不住的从墨无弦的眼睛里面透露出来,像是刚刚看见了什么危险的东西一般。

“好了……”冷兮马上要去用手揭开冰骨的盖子。

“很烫的,等一会。”墨无弦摇摇头,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女人,谁炼制好了丹药就马上用手去开盖子的。

“忘记了。”冷兮也不好意思说什么,自己和他在一起,呸,是共处一室的时候,总是莫名其妙的犯傻。

“傻。”墨无弦紧紧抿着的薄唇里吐出来一个字。

冷兮该怎么说,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说,气氛一片尴尬,可是墨无弦这个让气氛尴尬的人完全没有这种意识。

“你这个炼丹炉……哪里来的?”墨无弦看着还在冒血气的冰骨,而且冰骨本身就是冒白气的。

一红一白,交杂起来,最终融为一体。

“别人送的……”糟糕……这墨无弦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端倪?为什么突然这样问,而且表情还是一种奇怪的感觉。

“别人……你这个别人有点不一般。”墨无弦看冷兮不想说,也没有逼迫她说出来,但是看这个炼丹炉,就知道,肯定不是一般的。

要不是因为他是上面的人,他可能也认不出来,这炼丹炉的品质,虽然他不清楚是谁给的,也不知道这炼丹炉叫什么,但是,以后就知道了……

“以后我会慢慢发现的,你的秘密。”墨无弦看着冷兮的眼睛。

他最近调查了冷兮,对,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对一个人这么感兴趣,可是他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丑女他可以理解,是因为冷兮脸上的那块疤,但是废物……胆子小……这墨无弦还真的理解不了。

要是说冷兮丑吧,可是她带着面具露出来的小半张脸,真的是惊艳到墨无弦了。

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她,自己活了这么多年,还没看见过冷兮这么好看的人,冷漠的气息浑然天成,一股子戾气透露出来,高贵又骄傲的混合体。

至于胆子小……这墨无弦还真的没看见过冷兮哪次胆小过了,从一开始的玉容街,每个字都在引导人们去怀疑对面的人,也就是她的四姐,幽玥。

让欺负她的人颜面扫地,进门就给了婢女一个下马威,等几个人来找她麻烦的时候,又狠辣的折断了别人的手指头。

而且墨无弦看见的冷兮,和他吩咐下人所打听到的幽家五小姐幽冷兮,完全感觉不到是一个人。

性格方面就差了十万八千里,让墨无弦都怀疑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但是这幽冷兮的性格好像就是突然转变了,难不成差点死了之后,真正的性格就被激发出来了?

废物……说一个炼丹师加灵士四阶的人是个废物。

那他们算什么?那些天天嘲笑幽冷兮的人是什么?连个废物都算不上。

不过不管到底她是不是幽冷兮,他墨无弦喜欢的,也只是她一个人,喜欢她身上的性格,喜欢她的那种狠戾,反正就是喜欢。

墨无弦也不在意这些,不管她是谁,废物也好,丑女也罢,在他墨无弦的眼里,她就是她。

“别胡说了。”冷兮有些慌,她不知道墨无弦为什么突然说这种话。

不过就算他调查了,也不会发现是灵魂的变化,这种事情,要不是正好发生在冷兮身上,冷兮这种相信科学的人也不会信的。

查呗,有本事查出来自己是21世纪的金牌杀手。

“已经好了,现在天色也有些晚了,一会我从小到大的婢女要来叫我了。”冷兮打开了冰骨盖,红烟像蘑菇云一样膨开了来。

待烟雾散尽,金色的血药剂平铺在冰骨底部,冷兮拿出了好几个一模一样的小瓷瓶,分次的一个一个把药剂灌了进去。

“你是说那个院子里面的婢女?”

“是啊。”

“她被我定住了……”墨无弦就是看要是有人老在院子里面晃来晃去 那他自己就不能好好的和冷兮待在一起了,索性把外面的人给定住了。

“怪不得……”怪不得外面从开始到现在完全没有一点声音,不然以冷兮灵敏的听觉,肯定能听得到的。

“这给你。”冷兮把五个刚刚装好的瓶子放到墨无弦面前,五个小瓶子整整齐齐的排开,从色泽就知道,这肯定是高品质的。

“好。”墨无弦把药剂接了过来,入手一片温暖,才炼制好的,当然还有余热。

“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了,毒发的时候马上喝,过一小会就去吧压下去了,要是想要真正的解药,必须要有很多药材,有一些东西都没得买。”

“我们可以一起,然后按照你的吩咐去摘取药材。”冷兮把冰骨一下子收到了自己的空间里面,背对着墨无弦的,所以他也没有看见。

“自然,我现在这命可是掌握在你手里呢。”墨无弦对冷兮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过也是真的,毕竟异毒难解,也难以忍受,墨无弦肯定意识坚强,不然早就熬不了那么久了。

现在这毒估计在慢慢侵入脏腑,到遍布全身的时候,就是墨无弦生命结束之时。

作者的话
南时念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