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妃本轻狂:绝色七王逆天宠 作者: 买断风烟 字数:2085 更新时间:2019-10-09 23:58:54

第四十五章 幻婴

嘶吼声不绝于耳,震得她心肝脾脏一起发颤。

两道光流交缠得已经不分你我了。

凄厉的惨叫声自上方传来,也不知道是哪一位的。

灰云迅速郁结,电闪雷鸣,突然间暴雨而至,一场雨倾盆而下。

一道重物自上方落下,狠狠砸地,连带着颜月兮脚下的那块地面都在沉重的颤抖。

雨也骤然间停了,颜月兮抹了一把脸上已经辨不清是雨还是血的水。

她终于看清了刚才草丛里面的东西,是个什么模样。

人身鱼尾,光裸的上半身寸缕不着。 肤色胜似白雪,长发如瀑,身上血迹斑斑,眉头高蹙起,紧紧闭着眼。

痛苦,扭曲。

看模样应该是鲛人,雄性的。

颜月兮抬头望了望天空盘旋的那条大蛇,似乎很快就要盘旋下来了。

他不会是要来吃了他吧?

见死不救可不是她能干出来的事情。

颜月兮没有任何疑虑。

大蛇已经按头直直地下来了。

那就赌一把吧。

颜月兮抱起了地上的鲛人,开启了炎帝珠。

闪身的那一刻,蛟龙的血盆大口与她的头最多只有两寸的距离。

但万幸的是,他们还是成功逃脱了。

鲛人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片热泉里,还有一个只有五六寸高的穿着红肚兜的奶娃娃望里边加各自食材。

什么枸杞、萝卜、白菜、莲藕、山药.....

他开口解释道:“我不是鱼。”

小娃娃一脸傲慢:“我知道,你是美人鱼。”

“............”

下一瞬,小娃娃就被人从后面提了起来,“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他是人。”

小娃娃依旧傲慢:“人鱼。”

颜月兮栽倒。

鲛人在灵泉里泡得有些不自在,他还是第一次泡到这么温热的水,以往,都是极寒的水。

他面颊红润着,看着像喝了酒一般,冰蓝色的眼眸也极具蛊惑。

和墨诀宸的眼眸简直如出一辙的像。

颜月兮蹲在岸上问,“我叫颜月兮,你叫什么名字?”

鲛人冰蓝色的眼眸闪了闪,回道,“幻婴。”

“唔,你会写字吗,写给我看看。”

幻婴了然,骨节分明的手在空中比划着,指尖透出水来,形成了两个字,“幻婴”

“幻.....婴,你有兄弟姐妹否?”

不明白为什么她会这么问,幻婴一愣,摇了摇头。

闻言,颜月兮觉得是自己反射弧太长了,怎么看见蓝眼睛就联想到了墨诀宸呢。

不过,她现在还真有那么一点想他,但外面那条大蛇.......

万一一出去就送了人头落地成盒,她还怎么和他吃茶、并肩。

人生还是头一次感到害怕和挫败,要是墨诀宸在就好了。

唔,她不能那么依赖他,她必须学会独立行走。

大不了珠子里待个十天半个月,再出去瞧瞧。

不过大蛇为什么要和幻婴打架?

舌尖上的诱惑?

因为爱情?

不不不颜月兮你正经一点。

不懂就问嘛,“刚刚欺负你的是什么东西,龙吗?”

幻婴默了默,面前这个少女既然救了她一命,也就没有什么不能坦然告诉她的了。

幻婴回道,“是蛟龙。”

“蛟龙?龙和蛟龙有什么区别吗?”

“蛟龙并非真的龙族,由蛇修行而成,但它们想变成真正的龙,真正的龙是很难炼化的,所以它们通过恶劣捕杀我族吃下我们的内丹,来增加炼化几率。”

“原来如此。”

还真是万事万物都离不开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优胜劣汰这等法则。

今天又开眼界了。

在现代 无论是龙还是蛟龙,这种东西都已经绝迹了,但却是的的确确存在过的物种,那它们又是被谁淘汰掉的呢。

珠子突然猛烈晃动了起来,天翻地覆。

陵光叫道,“主人,外面发生了什么,为何如此?”

颜月兮被颠得倒立,断断续续道,“哎、我、也、不知道、啊!”

顷刻,珠子归于平静了。

陵光感应了一会儿,面色十分灰败,道,“珠子好像被什么东西给吞了,而且,它胃里有东西,一直在侵蚀着炎帝珠,珠子撑不了多久了!”

颜月兮瘫坐地上,完了完了,该不是被那杀千刀的恶龙给吞进肚子里贝里把。

幻婴道:“很有可能,应该是他肚子里的内丹在试着炼化它。”

炼化!

颜月兮躺平了,“苍天呐,我这茶还没吃上,人就英年早逝了,可怜我那貌美如花的男人硬生生的正值青年就守了活寡!”

奶娃娃一脸嫌弃:“你这样的都居然还有人肯要你!”

对于小娃娃的人身攻击,颜月兮已经浑不在意了。

幻婴面色很愧疚的低下了头:“对不起,都是我拖累了你们。”

话音未落,外间又是一阵猛烈动荡,虽然听不见外面的任何声音,但是颜月兮隐隐觉得外边好像在打斗的感觉。

她冲幻婴道,“你的族人?”

幻婴眼神悲恸地摇了摇头。

动荡越来越激烈,颜月兮的心连同着这动荡一起突突突的乱跳。

不知过了多久,颜月兮、幻婴、小娃娃、陵光都已经被这动荡给摇得口吐白沫了。

再一次更大的动荡后,一切都归于宁静了。

“颜月兮!”男人熟悉的声音传来。

颜月兮陡然清醒过来,“墨诀宸!”

男人的声音绝望又欺凌,让颜月兮一瞬间泪流满面,是墨诀宸吗?

一阵血肉横飞之中,下起了漫天血雨,男人手持一把流光剑,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双目猩红的望着血雨之中的空荡荡。

地上躺着那个女人几乎不离手的珠串,而她人已经无处可寻。

只有漫天的血雨,只有满地的鳞片。

她在哪儿?

男人拾起珠串,无声饮泣。

颜月兮原本,打算捉弄一下墨诀宸,故意躲在里面先不出去。

但听到男人低沉压抑的哭声。

顿时觉得自己是个混账玩意儿。

小娃娃:“你好意思赖在这里面吗?”

陵光:“主人要不要出去看看?”

幻婴:“.......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一道白光显现,一个混账玩意儿就趴地上了。

混账玩意儿为了表示自己还有口活儿气,哼哼唧唧了两句:“没死。”

“就是有点晕车。”

墨诀宸悬在睫羽上的泪珠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连带着泪痕也消失得没了踪迹,又是一张冷峻的脸,唇角扯带出一抹无奈的笑。

作者的话
买断风烟

作者什么都没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