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入骨暖婚:楚少独宠娇妻 作者: 楚蓝 字数:2010 更新时间:2019-10-14 00:00:00

158章 被设计

“等,等,等,打住。”韩总看着宁馨彤一双狼爪,紧紧的扣住自己的西装衣袖,颇有些无奈,“谁说我不给你们机会啦。”

“那你刚才不是说,让,我不要参加了吗?”

“那是因为上头已经交代过了,要把这个位置留出来给你们,都已经是你们的了,何必要多此一举呢?”韩总手指往天上指了指。

“上头?哪个上头?”宁馨彤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朝着天上看过去。

天依然的蓝。

却并没有给她任何的答案。

“唉。”韩总无奈的轻叹,好心的提醒,“你想想,在G市,能被称之为天的人是谁?”

宁馨彤马上意会,“难道是……?”

“嗯。”韩总肯定的点了点头,“估计也只有蓝氏才能请得动这位大人物了。”

“……”是啊,宁馨彤附和的点了点头,有关于蓝穆冰的事情,他总会想在别人的前头。

“不过,我还有句丑话,毕竟沃夫特是外国投资,他们向来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你们的款项还是要尽快到账才行。”

“放心吧,这些钱我们蓝氏还是能付得出的。”

楚少桀之所以没把钱直接付了,其实也是蓝穆冰自己要求的。

她希望靠自己的能力。

“太好了,现在我们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蓝穆冰的漆黑的星眸仿佛闪着光,“我一会儿就去找魏玲玉批条,到财务领钱。”

“好。”突然,宁馨彤感觉到肚子里发出一阵雷声滚滚,“肚子疼,我先去趟卫生间。”

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蓝穆冰重新坐回到办公桌前,开始打申请报告,她必须争分夺秒。

宁馨彤一阵风的跑进卫生间,刚拴上隔间的门,外面传来两个女同事的对话。

本不是爱八卦的人,但那俩人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

她不想听都不行。

“你说的是真的吗?”门外有同事惊呼出声。

“嘘,你不想混了吗?小声点。”另一个同事赶忙制止,压低声音,“我刚才去顶层送文件的时候,听那些秘书讨论正好听到的。”

刚开始那个同事不以为然道,“公司的钱都被卷走了,现在只剩下个空壳了,还混什么混啊。”

“你说的也是,咱们还是赶快另谋出路吧。”

“走吧走吧,还有那个蓝大小姐,本来还以为她是来做事的,没想到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根本没有指望,我可不想把我美好的未来孤注在一家没有希望的公司上。”

“我看也是,来上班居然还把前男友弄到自己办公室,这种女人只知道玩。”

“人家这是享齐人之福。”说完,还掩嘴嗤嗤的笑。

“呵,滥交还差不多。”明显的不屑。

“你说的也是,靠她?我看靠母猪,都比她来得可靠。”

躲在卫生间内偷偷难过的宁馨彤,没想到这些人在背后居然这么编排穆冰。

肺都快要气炸了。

她们到底知道什么?

她们知道蓝穆冰到底有多努力吗?

她们凭什么在背后如此编排?

嘭——

最里面的卫生间门被猛的撞开。

红着眼,恨不得冲上去撕烂他们的嘴,“你们这些只知道背后嚼舌根的长舌妇,你们知道真实情况吗?就敢随便乱说?”

两个人明显没料到这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被吓了一跳,而后看到宁馨彤只有一个人,便又胆子大了起来,“你谁啊?跟个疯狗似的,冲出来就开始乱咬人。”

“疯狗?”宁馨彤说着作势就要撸袖子,“好,我今天就做个疯狗,替领导好好的教训教训你们这些背后嚼舌根的小人。”

“呵。”女同事仗着自己人多,完全不把宁馨彤放在眼里,轻嗤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你以为自己是太平洋啊?管的还挺宽的,我们说蓝大小姐碍着你什么事啦?”

“对,就碍着我了。”

这些人根本不知道穆冰这段时间都经历了什么,凭什么就可以在背后随便乱嚼人舌根。

女同事冷嗤一声,反正她背后有人撑着腰呢,她怕什么。

说话也变得肆无忌惮起来。

“切,还挺向着蓝大小姐的。”说着,还不忘把宁馨彤上下打量了一番,言语里透着几丝讥讽,“你该不会是个……”

故意拖长嗓音后道,“蕾丝吧!垂涎我蓝经理的美色?”

“哈哈哈……”说完自己先哈哈大笑起来。

一声,笑声戛然而止。

女同事不敢置信的看着宁馨彤,居然敢真的打自己耳光。

待反应过来后,怒吼一声,“你居然敢打我!”猛的扑上去,一把抓住宁馨彤的头发。

被抓住头发,死死压着的宁馨彤,反手胡乱一抓,正好抓到了对方的脸。

“呀,你的脸。”另外一个同事惊呼一声,指着对方的脸。

“我的脸?”女同事一个转身,发现自己的脸上被抓出了三条红红的血痕,整个都破相了。

情绪瞬间崩溃,疯了似的也要往宁馨彤的脸上抓,“啊~~”

所幸,宁馨彤打工的时候,总是要上夜班,所以出去学了几招跆拳道。

一个漂亮的猫腰,脸是躲过了女同事的抓挠,但是脖子却并不能幸免。

“嘶~~”

宁馨彤脖子上骤然一痛,一个迅猛的下蹲,直直的伸出扫堂腿,正要对着女同事的下盘扫去。

“你们在干什么呢?”卫生间突然传来一个怒喝。

卫生间内的三个人身体一颤,猛的回过神来,转眸湛湛的朝门口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卫生间门口已经围满了黑压压一片人。

大家都在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宁馨彤心下一阵懊恼。

完了,她似乎又给冰冰惹麻烦了。

唉,都怪她这个暴脾气,怎么就不能好好的控制一下自己呢?

谢飞被人群推到了最前面,一套老气横秋的套装套在身上,竟也带着几分威严,“我看你们是在公司里待得太过安逸了,居然敢在上班时间闹事。”

视线从三个人身上一一掠过。

最后定在宁馨彤的身上,用手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