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朕的皇后超难撩 作者: 鹿丑丑 字数:2056 更新时间:2019-12-03 10:48:50

第290章 自讨苦吃(下)

楚月兮听了王二丫的指责,好笑的看着如同炸毛公鸡一般的王二丫,清声道:“二丫姑娘,麻烦你讲讲道理好不好?乡亲们可都在这里看着呢,莫非你欺负大家眼神不好,看不清楚谁是谁非么?”

王大婶见场面实在尴尬,明眼人都瞧得出,是自家丫头先去挑衅,人家姑娘不过才念了一句诗而已,就让二丫出了这么大的丑。

这个姑娘的手段实在不得了,不能让二丫再在这里呆着了。

想到这里,她连忙扯了扯王二丫的衣袖,连声道:“二丫你别说了,人月兮姑娘什么都没说,你就别在这里捣乱了,快跟着娘回去。”

王二丫不服的扯出衣袖,恨声道:“娘,就是她在陷害我,她欺负我不懂那个诗,就污蔑我是妓女,她也太过分了吧,一个外来人竟然这样欺负我。”

还不待王大婶说话,楚月兮便轻笑出声了,她一双桃花眸子美得惊人,却也带着能看透人心的清澈。

“二丫姑娘你不懂可以问我,如果你不相信我,也可以问余大哥,他定然会给你一五一十的解释清楚吧?你说你不懂,为什么又不问呢。”

“你不问,谁又知道你不懂呢?毕竟这首诗几乎看过书的人都知道,我又怎么料得到你没有看过书呢?”

其实这点儿把戏,不过是对王二丫口出恶言的一点点教训罢了,也就是王二丫这个丫头会栽在这上面了,在京城这个却是捉弄不到人的。

凡事大家族的女子,几乎都是请了先生去府中教授的,更是有一间自己专门储书的房间。

即便是府里的妾室,也断然都会识文认字的,遇着些才华横溢的,还能张口便做出几首诗来。

在这一点上,大家族的女子与村里的女子,确实是截然不同的。

就在楚月兮感慨之时,王二丫叉着腰怒声道:“谁说我没有看过书了?我看过,你别以为只有你会吟诗,我也会!”

楚月兮抬眸,冲着王二丫不咸不淡的笑了笑,示意她随意。

王二丫恨恨的瞪着楚月兮,大声道:“听好了!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

她背到关键地方,却忘记了之前余遥教给她的了,她头上冒出细微的汗来,待她抬头看着大树之时,只觉着灵光乍现,立刻便自信昂然的补充道。

“举头望大树,低头看小草。”

说罢,王二丫得意至极的看着楚月兮:“怎么样?我说我会吧。我告诉你,吟诗不过是简单的事,你没必要得意,我也会!”

楚月兮眸中带笑的看着她,轻声道:“二丫姑娘果然厉害,我真是甘拜下风了,先行告辞。”

说罢,她头也不回的回了竹屋,不做丝毫的停歇,就像真的被王二丫的才华所折服了一般。

王二丫一看,只觉着浑身上下神采飞扬,她终于赢回来了,这下好了,她又可以在遥哥哥面前好好的扬眉吐气一番了。

就在她得意至极之时,余遥站在一旁无奈道:“二丫,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哄堂大笑,只觉着这王二丫真是显摆不成,倒还丢了脸,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王大婶见此,也是觉着脸上无光,也不管王二丫愿不愿意了,扯着她就往人群外面挤,连拖带拉的把王二丫带回了自家屋子。

待王二丫母女俩离开之后,众人谈论的更加肆意了,连王大婶年轻时的事都被翻了出来。

众人越说越有兴致,就差几颗瓜子花生便能够开一个故事会了。

余遥听着众人的议论,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虽说他也着实觉得今日二丫做的太过分了,可是在背后嚼舌根确实不是君子所为。

他清了清声,将众人的思绪唤了回来:“诸位乡亲们,静一静,现如今夜色已经暗了,大家屋子里应当都还有事情吧,快些来将东西领了回屋子吧。”

众人被余遥这样一提醒,顿时便静了下来,虽然王家两母女的事确实有趣,可是自家屋子里的事才是首要的。

反正王家这些事以后还可以聊,不急于这一时,先把东西拿到了才是正事。

又过了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余家竹屋门口的乡村们才散了个干净,余遥出去采买的东西也到现在才派发完毕。

本来应该早些结束的,可是当王二丫在里面搅和了一阵子之后,时辰便被耽搁了,等到余遥收拾好进屋子时,已经是戌时一刻了。

余遥刚刚进屋,便见着楚月兮正倚在窗口,静静的瞧着月色。他面上浮现出愧疚之意来,走上前去欠声道。

“月兮姑娘,今日真是对不住,让你受委屈了。”

楚月兮闻声转过头来,嘴角处漾起一抹笑来,只听她莞尔道:“余大哥这话说的我可不明白了,不过是废了两句口舌罢了,谈何委屈。更何况,让我费口舌的人,也不是余大哥你。”

这就是她总觉着余家人与这个村子格格不入的原因,这个村子里的人虽然大都淳朴。却因为常年闭塞山中的原因,变得有些愚昧无知。

可是余家两人却不同,她刚刚苏醒的时候便给自己把了脉,能够让她的身体状态恢复的如此之好,余老根本不像是普通的村医。

再说余遥,且不论他与村里人格格不入的谈吐,就单看他无论在什么场合听到了什么言论,都能够冷静处之的心态。

便能看出,余遥与这个山中小村子的格格不入。

余家的两人,都有对事情独到的看法,就单单从她坠水的一件事看,两人仅凭几句言论就能够分析出有人在背后作祟,这种敏感性,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

楚月兮眸中闪过一丝丝兴味来,余家的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又为何要在此山村中定居呢?他们以前在山外又是什么样的身份?

不得不说,这些事情,真真是耐人寻味,不过也只是耐人寻味罢了。

楚月兮敛下眸子,谁都有秘密,都有难言之隐。就如同她对自己的身份避而不谈,余家却不追问一样,她也会尊重余家的秘密。

作者的话
鹿丑丑

请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