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受宠吧,小甜妻 作者: 花落 字数:1841 更新时间:2019-05-20 14:25:54

第一章:误打误撞

夜色笼罩着整个帝都。

热……好热……

顾予卿长而翘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白皙的肌肤因为药性的缘故,染了一层粉色。

一手撑着墙壁,一边迷糊的听着房门外传来的声音。

“顾夫人,事情已经搞定了,顾予卿已经中了药,陈总马上就来。”一人低声说道。

顾夫人,顾夫人是谁,陈总又是谁。

顾予卿昏昏沉沉的想着。

“啧啧,这年头豪门里边的腌赞事真多,里边那个顾家的女儿吧。”另一人感叹道。

“是啊,谁让陈总看上了顾大小姐,平日里标榜着好后妈,为了利益还不是马上露出了马脚,要将自己的继女上赶着送上陈总的床。”一人冷哼一声。

“顾世恩欠了亿元赌债,不把顾大小姐送上陈总的床,难不成把顾二小姐送上去?”

谁不知道顾二小姐可是顾夫人的亲生女儿。

“那个陈总最喜欢的就是玩弄年轻小姑娘,就没有女的能在陈总的手里熬过三个月的,顾夫人也真是狠心了。”一人继续开口说道。

顾予卿越听越是气愤,指甲抠着自己的掌心,让自己勉强保持一丝的清醒。

“嘿嘿,既然顾大小姐都是要让陈总残害的,兄弟我能不能先爽上一番。”另一人猥琐的笑着。

“滚滚滚,陈总马上就来了,你想死是吧。”

“兄弟我也就是想想…….走吧一起去见陈总。”

顾予卿听着外边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忍着身体的燥热,站了起来。

她绝对不能就这样让陈玉娇得逞,她要回去问问陈玉娇为什么要那么对她。

顾予卿环顾了一圈四周,这里的包厢是封闭式的,除了门口,根本没有另外的门窗可以逃。

还有体内的药性也是一大麻烦。

顾予卿眼尖的看到桌子上的冰桶。

抓着桌子上的冰桶倒在自己的身上,让自己保持顷刻间的冷静。

然后快速的推开房门,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站住……”后边传来追赶声。

顾予卿已经顾不上了,一个劲的往前跑,迷迷糊糊之间,似乎看到前边一堆的人。

最前面的男人,俨然是为首的人,俊俏的五官如同刀刻的一样,浑身上下尽显王者之气。

男人所到之处,众人皆退避几步之外,为来人让出一条路。

顾予卿跌跌撞撞的跑着,浑身虚软无力的扶着墙。

往后看了一眼追她的人群,顾予卿狠狠的咬了一口自己的下唇,直到血腥味传到了嘴里。

脑中又是一阵的清醒,体内的燥热让她整个人像火烧着一样,脸色通红,因为汗水碎发粘哒哒的黏在额头上。

顾予卿脚步凌乱的继续往前跑着,一直到撞到了前方为首的男人。

男人的眼中浮现一层惊讶,似乎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顾予卿。

众人对突然出现的顾予卿都感到了惊讶,惊讶之后第一反应想要从男人的怀里将顾予卿抓走。

正当他们想要上前,男人一道眼神阻止了他们。

顾予卿张了张嘴巴,道歉的话还没说出口,错愕的发现,男人紧紧的抓着她的手,璀璨若星辰的眼眸闪着别样的光芒,挣扎了一下,没有甩掉。

顾予卿晕乎的看着后边紧追不舍的身影,咬咬牙,拉着身侧的人,进了一间房。

当那些人要追进去的时候,紧跟着男人的一群人立马如同铜墙铁壁一样,挡在房门前。

那群人认出了刚才的男人,顿时停在了原地。

“怎么办,顾大小姐进了权少的房间。”外边传来模糊的声音。

顾予卿已经顾不得其他,进了房间之后,用力的甩开抓着的那人的手。

“快走。”顾予卿知道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如果,面前的人再不走,她不知道自己接下去会做出什么。

而且,第六感告诉他,面前的男人很危险。

偏生面前的人张着一张极具诱惑力的脸,顾予卿敢保证,这是自己前二十二年里边,见过最帅的人。

墨色的瞳孔里边倒映着一张娇俏的脸,冷峻的脸上有着一丝怪异的表情。

“撞了我,抓了我,然后呢!!”男人上前一步,捏起顾予卿的下巴,眉目间有一丝的郁烦。

顾予卿心中的火焰瞬间爆炸了,猛地扑上前,咬上了男人的薄唇。

嗯,就是她想的那样甜美。

顾予卿已经彻底乱了心神,整个人被体内的药性支配的不知所以。

身上的水渍勾勒着姣好的身材。

男人任由顾予卿为所欲为了一番,一直到顾予卿啃上他的锁骨。

男人重重的闷哼一声,禁欲的脸上染上一层疯狂,就好像看见了长久未见的猎物,主动送上门一样。

“帮我…….”顾予卿喃喃的开口。

微微红肿的嘴唇,迷离的眼眸,绯红的脸颊和记忆中的人渐渐融为一起。

男人眸色一暗,弯腰抱起顾予卿,走进浴室。

顾予卿搂住男人的脖子,不断地磨蹭着。

在她看来,那就是能舒缓她体内燥热的大冰块。

男人将顾予卿单手拥住,另一只手去开浴缸里的水龙头。

额头抵着顾予卿的额头。

“你是谁。”顾予卿喃喃的问。

男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权时。”

不准再忘记这个名字!!!

权时,医学界,商界的神话,哈佛医学金融双学位博士。

当了三年的医生是帝医最年轻的主刀医生以及院长,三年前不知何原因,脱去了白大褂,转身成了权家的掌权人,权帝集团最年轻的总裁,在权时的带领下,权帝集团又上了一层楼。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