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嫡女重生之帝后倾城 作者: 雪糯米 字数:2138 更新时间:2019-05-20 14:21:11

第5章 对峙

“还请婉姨娘将两个丫头传上来。”一旦加了名字,黎汐无疑在叫杜婉的身份了。

杜婉的表情出现片刻的狰狞,可是黎汐清澈的眼眸,写满了无辜与纯善。

“姨娘?”黎汐出声呼唤,与以往亲近杜婉的样子一般无二。

“来人,把香菱和水莲带上来。”杜婉勉力压下心中的波动。

一会儿的功夫,两名身穿浅青色丫鬟服的小丫头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水莲是黎芸清的贴身丫头,向着谁自然不必说。

而香菱,黎汐眸色暗了暗,作为她身旁的大丫头,吃里扒外的东西。

恭敬行完礼之后,水莲率先开口问道:“不知老爷和夫人传水莲前来所谓何事。”

“水莲,那日你跟在芸儿身旁,可看到是何人推到了芸儿?”杜婉说话暗含诱导,当时出了两个丫鬟,就只有黎汐在一旁,所以,才能那般容易的定了黎汐的罪。

“回夫人话,”水莲脑子一转,行了一个大礼。“那日奴婢帮二小姐拾取纱巾,所以落后了半步,当赶上前的时候,二小姐已经晕倒。大小姐就站在二小姐面前,所以,奴婢……”

“所以你也没看到是我推了妹妹是吗?”黎汐问的温柔,可是气势却一下将水莲逼死。

隐隐有汗珠从额角滚落,水莲不知该如何接话。

香菱接收到杜婉的示意,咬牙开口,“小姐,虽然您是我的主子,可是奴婢并不能看您一错再错啊。是奴婢亲眼看到您推到了二小姐。”

说着,香菱跪倒在地,对着黎汐磕了一个头。

“汐儿,事已至此,你快认错吧。”杜婉叹了一口气,劝慰道。

“姨娘,现在也不过是汐儿和香菱各执一词。”黎汐的态度突然强硬起来,转头对着黎丞相福了福身,“还请父亲允许汐儿问香菱几句话,给汐儿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挥手阻止了杜婉想要再次开口,黎丞相点头应允了黎汐。

“谢父亲。”黎汐嘴角扬起一抹自信的微笑,看得香菱眼皮跳了跳,一阵心虚。

香菱的手有些颤抖,“小姐,你不可以因为奴婢说了实话,就要蓄意报复的。”

“你放心,只是有些事情我也想不明白,所以询问一下你罢了。”黎汐轻呷了一口茶水,缓声开口。

“你说你亲眼看到我推到了芸儿?”

“是。当时我跟在小姐身旁,亲眼看见小姐将二小姐推倒在地。”事到如今,香菱只能死咬谎言不松口。

“那你能讲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形么?”黎汐微微一笑,香菱回答的越是坚定,后面的漏洞越会证明她的清白。

“当时,当时我跟在大小姐身旁伺候,,无意中撞见三皇子正与二小姐说笑。待三皇子离去后,二小姐想来与您解释,谁知您心中吃味,猛然间伸手推到了二小姐。”

香菱把当时的情况简单描述,竟与事发后的说辞一字不差。

“当时你随我要去干嘛?”黎汐问了一个仿佛不相干的问题。

香菱一怔,下意识的回答道:“当时小姐做了点心,正要送给老爷和婉夫人品尝。”

“那食盒可是我自己捧着的?”

黎汐问的迅速,香菱来不及细想,“小姐说自己的一片孝心,不想让他人沾手。”

“那有个地方我就不明白了。”黎汐轻笑出声。

杜婉发觉情况不妙,想要出声阻止:“汐儿,你问这些是何意思?与你犯下的错误并无关系,都忙活了一早晨了,还是早些用膳吧。”

黎汐微微摇了摇头,“姨娘,您那么心疼汐儿,一定不想看到汐儿被冤枉吧。”

堵死杜婉开口帮忙的可能,黎汐再次面对香菱。

“我手中捧着食盒,又如何去推芸儿?”

香菱的冷汗直下,不知今日大小姐为何如此凌厉。她平日也没少在黎汐面前说谎,可今日只是被黎汐清澈的眸子注射着,仿佛就能看透她心底所有的肮脏。

香菱已经慌了神,“奴婢,奴婢记错了,小姐并非用手推的,而是伸脚绊倒的二小姐。”

“可是那日我穿的云裳波纹窄口襦裙,除非芸儿紧紧贴着我,不然我若是想伸腿,必然也会连累自己后仰而倒。”黎汐冷喝出声。

“我,小姐是直接撞了过去。对,大小姐是撞过去的。”香菱死咬牙关,如今说出实情她也难逃惩罚,事后还可能被婉夫人整死,若是不说,她尚且还有一堆金银作为补偿。

黎汐轻轻叹息着:“如今谁在说谎已经一目了然,还望父亲明察。”

黎丞相看着眼前的长女,依旧是稚嫩的五官,可是从骨子里散发出隐隐的贵气。他并未出声。

杜婉不得不开始正视黎汐,她脸上少了柔和,多了些严肃。

“汐儿,那你之前已经认罪受罚,如今却要自证清白……”

黎汐看了一眼垂头坐在一旁的黎芸清,声音里充满了真诚与关心,回话道。

“之前妹妹晕倒,父亲和姨娘都担心的紧,汐儿也就不曾说出来徒增混乱。加之祠堂内供了一尊佛像,汐儿也是心甘情愿去为妹妹祈福,希望妹妹身子骨能更好一些。”

黎汐的回答让黎丞相怔了一下。

“你是甘愿去祠堂替妹妹祈福的?”黎丞相重复了一遍,自己这个大女儿虽是怯懦,可也一向心善,她做出这种事并非不可能。

黎汐沉默着点了点头,乖巧懂事的样子让黎丞相也沉默了一下。

“大胆奴才香菱,竟敢说谎诬陷主子,来人,拖下去杖责五十。”杜婉一脸震怒,她根本没有料到黎汐会想到如此细节,不仅洗脱了罪名,还在丞相面前博了个好印象。

为了保存自己的良好形象,她只能对香菱严加惩处。

还算香菱识相,不然她有的是办法让一个丫头死的无声无息。

五十大板可能会要了香菱的命。

看到香菱哀求的目光,黎汐并未出声。前世香菱陷害成功的时候,何曾心疼过她这个小姐。在选择做一件事的时候,就该做好最坏的打算。

黎芸清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眼下她只好顺着发展下去。

主动走到黎汐身旁,黎芸清娇娇弱弱的开口道:“姐姐,是芸儿误会姐姐了。当时芸儿晕的突然,醒来后下人都说是姐姐狠心推到了芸儿。都怪芸儿不信任姐姐,还求姐姐原谅。”

想撇清自己,可能吗?黎汐心中冷笑。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