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千载风云 作者: 坐地饮茶 字数:2953 更新时间:2019-05-17 16:35:50

七色花

  “这家伙可以啊,居然有一百多个。”陈宇望着戒指开心的笑道。

  “别急着开心,我们现在是猎人也是猎物,别碰上他们就好了。”苏潇潇提醒道,在测试时有十几个与吴石一样实力的人,

  秦淮也许能对付一个,可是两段的苏潇潇和四段的陈宇不行,昨夜的功法只是参悟了一番各自晋升了一段,若功法掌握之入门便能在这叱咤风云了。

  “放心吧,碰不上的。”秦淮自信的说道,自己好歹是重生之人,感知能力堪比灵君境,若是遇到弱小的能追上去,若是碰上麻烦一点的则退避一下。

  “秦公子,你看这是什么?”苏潇潇蹲下来指着面前异常芳香的七色花朵问道,

  “七色花?”秦淮走上前去观察,嘶!好像在哪见过但是想不起来了,“七色花,七色花。”秦淮拖着下巴仔细的回忆着。

  忽然秦淮眉毛一挑,嘴中还是在念道着七色花三个字,而右手却慢慢的伸向七色花根部。

  刹那间,那七色花连根拔起,拔跟就跑,秦淮急忙扑上去,整个身体都趴在了地面上,可是扑空了,七色花想草丛深处跑去。

  “快,抓住它。”秦淮抬头大吼道,苏潇潇和陈宇在震惊中醒来,急忙向七色花扑去。

  “快快快,别让它跑了。”秦淮着急的吼道,那可是五阶灵药—虹花,而且是纯野生变成虹花精的稀世灵药,五阶极品灵药,能够极大程度的滋润魂魄,服用者实力不高于七阶,一颗虹花就能将他从魂魄濒死的程度上拉回来,不管是术炼师还是武者都十分需求,

  “看我的。”陈宇大喊一声,起身一跳整个人扑向虹花,可是五阶灵药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被抓住,陈宇扑了个空,还摔到了烂泥潭里。

  三人追着虹花跑了数里地,途中看见了正在猎杀妖兽甚至在打劫同试炼之人的妖丹。

  “刚才是不是有三个野人跑了过去?”一名女学员问道,

  “不知道,应该是猴子吧,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还一身泥,好像还发出恶臭,我的天哪。”

  “应该是猩猩,猴子没那么大。”说罢,这么男子看向躺在地上的两人,一脚踹过去,“别装死,把储物戒指交出来。”

  “想跑?不可能。”秦淮手中出现一个厚实的袋子,不顾形象的扑上去,袋子盖上去,秦淮不知道有没有抓到,可是如果抓到了呢?秦淮用身体护住袋子,避免押到虹花。

  “哈~~哈~~嗯?不见了?”一身破烂的苏潇潇看着周围气喘吁吁的疑惑道,可是芳香的气息还在附近。

  “在这。”秦淮举起手中不断变形的袋子笑道,虹花正在里面乱窜。

  “呼~~呼~~呼~~”

  陈宇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一字一语的问道:“秦兄~这~是什么东~西~啊!”

  “此乃滋润魂魄,培育魂力精神力的五阶灵药虹花,没想到竟然在此遇见,这是何等的幸运。”秦淮看着手中的袋子兴奋不已,有了它修炼何愁不快。

  “阁下,可否割爱给我。”

  一道声音从秦淮身后传来,

  “谁?”秦淮快速的转身,只见一个黑衣人站在那里,昨夜那个黑衣人?难不成他一直在追寻虹花?

  “是你呀。”黑衣人方才太过专注于虹花没有注意这三天,透过气息的辨认,他认了出来,继续道:“阁下将袋中之物让给我吧,我会用等价之物与你交换。”

  “哦?”秦淮看着黑衣人打起了小算盘,他实力必然高于灵君境五段,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将虹花抢去,为何不动手?只能说明他看重此物,他要完整的将虹花带回去,如果采取强制措施,虹花极有可能损坏,他不能赌这个万一。

  “你有何物可以代替?”

  黑衣人想了想,在戒指里拿出一柄剑,他轻轻的拔出露出一丝剑身,周围突然寒风大作,空气低了几度,

  “此剑乃我的佩剑,可否一换?”

  秦淮摇了摇头,此剑确实不错,可是自己未必用得上,自己的灵脉属性未知,如果是火属性此剑还不如扔了,回答道:“不可,四阶宝剑不足以换虹花。”

  “哦?”黑衣人挑了挑眉,他原以为边境小国的乡巴佬看见这样的剑会疯狂,却不曾想秦淮居然能知道这是四阶宝剑,于是他又拿出了两瓶丹药,几本功法以及大量的灵石

  “养魂丹,淬体丹,三本中等功法和一万中品灵石,这是我全部的东西了,只求换你手中的东西。”

  “不。”秦淮一字否决。

  “你,不要太过分。”黑衣人脸色一沉,爆发出来的气势如同潮水一般涌向秦淮三人。

  噗通!苏潇潇和陈宇两人因为气势的迫压跪倒在地,双手撑着地面不然自己趴到在地,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而秦淮却相安无事,为何?只因手中的虹花,黑衣人怕伤到虹花,特地绕过了他,气势压向秦淮身后的两人。

  秦淮将手伸进袋子中,抓到根状的物体,猛地将它拽出来放在嘴边,“停下,否则我就吃了它。”

  黑衣人看见秦淮手中的虹花顿时软了下来,将身上的气势收回咬牙切齿:“你敢?只要你敢咬,我便能在瞬息之内杀掉你。”

  “有何不敢?虹花精在死去的那一刻便和普通的虹花无异,药效会大大的降低,而且青岚帝国相比十分遥远吧,等你带回去之时药效又降低三分,还不如术炼师们自己培养的虹花。”

  秦淮十分自信的说道,

  “你是谁派来的。”黑衣人做出了攻击之势,即使眼前的人是逆天般的人才也只是充分的了解周边之事,而他周边的环境是偏远的边境小国,如何能了解到虹花,必然是藏剑阁的人。

  “我不但知道这些,我还知道你要用虹花精炼丹,而要炼丹药便是七色还魂丹。”

  将虹花的作用放到最大化便是炼成丹药,而炼成丹药最好的便是七色还魂丹,能将虹花精的效果放大数倍,秦淮不相信会有人不这样做,

  “敢问阁下是哪位高人的寄魂。”

  寄魂之术,需要培养数万名孩童,在寄魂阵下存活下来的孩童将是施法者的宿体,因为此法违逆天道,宿体和寄魂人会受到非常人的痛苦,更有雷劫相伴。

  “你看我像吗?”秦淮说着在黑衣人面前转了个身,继续道:“寄魂之术最明显的便是浑身冰冷且无血色。”

  “那你要如何才能将虹花精交予我。”说着说着黑衣人直接跪在了地上,拜道:“我急需虹花精,求你了,与我叫唤吧。”

  黑衣人比秦淮强大太多太多了,一名强者在弱者面前都是高傲,不可一世的,若是要他向低境界的人跪下,他的武道之心必然受损成为他的心魔,武道一途极大可能停滞不前。

  “我要那两瓶丹药,灵石以及一件你力所能及的事,为了避免反悔,你且立下心誓,如若不遵,汝救之人必死。”秦淮松口了,虹花精固然重要,可是要像发挥作用得先到灵王境方能有效,

  而目前的情况,秦淮更加需要一名强者的照顾,不过也不能过多的照顾,武道一途,踏万骨,逆血海方能变得强大。

  黑衣人一听欣喜若狂,一把短匕划破手心,血液流出浮动在空中,黑衣人意念一动鲜血化作一篇短短的誓言,随即血液化作极为指甲大的点飞入黑衣人心口。

  问道:“何事?阁下请说。”

  “现在暂且不需要,你且留下通讯方式,日后有事我在求助于你,另外你的实力处于何境?”

  “回阁下,灵君境七段。”黑衣人用了敬语,他认为秦淮不是一般人,或许被某位大人物收为弟子来此历练,不然如何得知这般多的事情。

  “好,不错,”秦淮将虹花精放入袋中,手握袋口向前伸去。

  黑衣人瞬息来到秦淮面前拿到了虹花精,转念之间,一枚储物戒指留在秦淮手心,丹药,灵石都在其中,还有一块牌子。

  “此乃紫苑阁特制令牌,如若有事将其击碎即可,吾等将会在五日之内赶到。”黑衣人已经不见了,唯有声音在回响。

  “造价五万中品灵石的特殊消息令牌,真豪气。”秦淮看着牌子笑道,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