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帝尊有令:我家夫人就得宠 作者: 沧海成沙 字数:2156 更新时间:2019-04-22 21:44:59

第06章:有其母必有其女

“诶,你等一下……”

青焰碧血狐似乎发现了什么,离月还没说话,只感觉一阵剧痛袭来,身体由内而外好像是要被人撕开一样。

“你在干什么!”她咬牙忍耐着,疼的声音都带着颤抖。

“你身体里有封印,忍一下我应该可以帮你冲开。”青焰碧血狐说着,竟然又增加了力量。

离月疼的浑身直冒冷汗,牙关紧咬,身体几不可闻的颤抖着。

疼痛已经从内部扩散到了外部,身体里流窜的力量似乎不在只冲击一个点,而是开始在她身体内部横冲直撞。

“啊!”

忍无可忍的一声尖叫,半夜三更整个上官府都被这声尖叫给吵醒了。

身体里的疼痛消失,离月浑身都带着虚汗,整个人脸色苍白跟刚死过一次似的。

她刚想起身,突然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从房梁上摔了下去。

这么高,不得缺胳膊短腿儿的!

离月心里想着,然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她感觉自己落在了一个怀抱里,先开始还以为是青焰碧血狐,后来一想那家伙没有灵体啊。

她抬头一看,入目就是一个无比精致棱角分明的下巴,白皙修长的脖颈,性感的喉结,还有领口处那若隐若现的锁骨。

这人……

“你想看到什么时候!”

男人声音清冷淡雅如同林籁泉韵,刨去他语气中那彻骨的阴冷,这声色可以说是极品。

“刚刚多谢……”

离月从他怀里跳下来,理了理衣摆,礼貌道谢,抬头间入目便是一张倾城绝色的脸。

眉如远山,目含星河,鼻梁直挺,红唇微薄,濯濯三千青丝随意舒展,恣意洒脱。

男人目光如炬,一双黑眸耀石一般,那双瞳孔里隐隐流淌着淡淡的紫光,神秘而强大。

一身白底银线云纹华服无风自动,负手而立,月夜银辉之下,更衬的他身躯凛凛,气势逼人。

穆南黎,灵琰王朝九皇子,天颜舒朗,一身明华,是整个灵琰王朝的第一美男子。

或许是连上天都嫉妒他的这张脸,所以才给了他极低的修炼天赋。

背地里都传,穆南黎是继上官离月之后整个灵琰王朝第二个废物。

“九皇子,这大晚上的您来这里做什么?”

穆南黎清眸微漾,眉眼惊华,只不过他的目光中带着一种目的性,看上去明明没有敌意,却让人心惊肉跳。

“青焰碧血狐已经和你结契了。”

离月是个聪明人,听他这么说再前后稍作联想,整个人立刻警惕起来,“是,灵魂血脉契约,怎么了。”

“解契。”

两个字,干脆利落,听着不像命令,又让人膝盖发软,恨不得立刻臣服。

这是一种气势,不怒自威。

“九皇子也太霸道了点吧,你说解契就解契,青焰碧血狐是上古轮回神兽,我单方面解契不得直接被反噬的神形俱灭!”离月一边说着,脚下已经开始慢慢向后挪动。

果然,她猜得没错,这人是奔着青焰碧血狐来的。

“所以呢!”男人目光悠悠飘过,猛然间直接落到她身上。

有那么一个瞬间,离月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被定住了一样,就连心脏都在不规律的跳动着。

这种感觉真的是让她烦躁甚至还有点紧张。

“没戏,不想我喊人就赶紧走,三更半夜私闯民宅,这要是被抓住了,你就是搬出九皇子的名号也不好用。”

离月看不透这人,即便是在如此短时间接触里都能察觉到他的危险。

四周气氛压抑,铺天盖地的威压,镇的她喘不过气。

离月皱着眉,这人的实力深不可测,看来外面的传言不是真的,他一直在隐藏自己。

刚刚青焰碧血狐帮她冲破了体内的封印之后就又睡过去了,这会儿正借着那只白猫的身体休息。

凭现在的情况看,绝对不能跟他动手,否则就只剩挨揍的份儿了。

穆南黎也很清楚,离月已经与青焰碧血狐结契,一旦杀了她那就是一损俱损的下场,所以才没有上来就跟她动手。

本来还想着,她要是真的愿意解契,凭着他的修为,再给她续上几十年的命还是可以的,结果她竟然威胁他!

看离月要走,他危险的眯了眯眼,袍袖一挥,只听“啪啦”一声,灵堂三面的房门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关上了。

离月脚步稍顿,冷静道,“怎么,想动手,你可想清楚,杀了我,青焰碧血狐也活不了,甚至它的灵魂会直接破碎!”

本以为使出杀手锏就会胜券在握。

穆南黎想要青焰碧血狐,自然会让它活着,想让它活着离月就也必须活着。

只不过,离月没想到对方会笑出来。

那声音悠扬如同美酒佳酿让人沉醉,落在她耳朵里却满满的都是嘲弄。

“呵呵,你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傀儡么?!”

“你……”

离月猛的回头,隐约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这声音很远,不过是奔着祠堂这边来的。

她眼珠一转,薄唇勾起一抹狡猾的笑。

穆南黎皱了皱眉,感觉这女人笑的像狐狸,还没说话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大叫。

“来人啊,有小偷进进灵堂偷东西啦,来人啊,快来人啊!”

屋子里一道黑影悄然出现在穆南黎身边,“主人,上官家前院的人都过来了,您现在的身份不宜暴露,我们还是先走吧。”

离月话音刚落,门口的脚步声就已经逼近。

穆南黎目光阴鸷的瞪着离月,后者得逞一笑,直接瞪了回去,开玩笑打不过你我还瞪不过你么!

一阵灵光闪过,再看时,偌大的灵堂里只剩下了离月一个人。

穆南黎前脚刚走,后脚灵堂的正门就被推开了。

“小偷呢,哪里来小偷了,有没有拿走什么!”

上官正和白氏带着一群家丁侍女冲了进来,进去一看发现只有离月抱着一只猫站在灵堂里。

“父亲,小偷刚刚被吓跑了,灵堂里没有丢什么东西。”

白氏站在上官正身边,一身袅娜,目光在祠堂里巡视了一圈,悠悠道,“小偷跑了,我看是根本没有小偷吧,乱吼乱叫,你就是想大半夜的折腾我们!”

上官正一听,扫帚般的眉峰立刻皱了起来,“离月,你说实话,到底有没有小偷!”

呵呵,这上官正还真是偏心,白氏一句挑唆的话就把她怀疑个彻底。

离月看着白氏那副矫揉造作的样子,上官晴和她简直如出一辙。

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女。

作者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