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杯中物 作者: 二里 字数:2016 更新时间:2019-02-10 17:46:14

你不能不理我

十六岁的沈泉,恨死了天天装傻充楞的陈清泓。他们小学六年同班,上了高中他却跟完全不认识她似的。

这固然没什么问题,但是上次和他在校园里偶遇了一回,他看空气似的把她忽视掉了。作为颜狗的她没有介意,反倒像被磁铁一般的陈清泓成功吸引住,瞧瞧,这高冷白嫩的俊脸,这盛满星光的眼睛,这鼻梁,这唇线......这还是那个小学时不起眼的家伙么?!

打听打听,正是他,探子顺便捎来了个消息:他很有名。沈泉于是开始了自己的反思,一定是天天沉迷霸道总裁任性王爷,连知名帅哥都不知道。不过这点沈泉是有心理准备的,小学时不起眼的他的唯一标签便是“学习好”,不然现在的他怎么会在大佬成群的5班呢?

但她显然遗忘了学校里女生的荷尔蒙威力和忽视了陈清泓的成名的另一成分,那就是——长得帅啊。

作为为数不多的有资格搭话的校园小霸王,她默默蛰伏找机会搭讪。有一次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在一次全校跑的时候假装肚子疼,混进了陈清泓在的5班,一鼓作气把高高瘦瘦的男孩拉出来跑到阴暗的小角落大声质问:“陈!清!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是大明湖畔的沈泉呀!”

抽条了许多的男孩微低着头,长长的眼睫软软地垂下,在阳光的跳跃浮动下染上细碎的柔和光亮。他的鼻尖也泛着汗湿的小汗珠,缀在高挺的鼻梁上。他静静地注视着叉腰站着的炸毛的她,不配合不搭话。

沈泉就这么没立场地被他看得心跳漏了一拍,几乎要临阵逃脱了,尽管这很不沈泉。

什么刚开学还在适应、社团活动太多了、学生会事务繁忙、作业太多了......诸如此类,这些都勉强成为他不跟她打招呼的理由,尽管对他来说都不成理由,但只要他说,她就信,盲目得就像大海一样相信离家出走的浪花,只要他理她。

刚睡醒的清晨,一阵又一阵“一二三四”的喊声划破了苍穹,女孩睁大眼睛,把全身感官都集中在耳朵上,慢慢等待,如藏匿在茂密丛林中的小豹子,对着活蹦乱跳的小兔子伺机而动,耐心捕捉喧闹中的一道低沉声线。

小兔子,嘻。

谁知小兔子他依旧是那副淡淡的德性,缓缓张了张口:“你变瘦了好多,怕认错你。”

你。变。瘦。了。

多好听的话!但细细咀嚼.....怎么感觉还有一层意思?是说她以前很胖吗?

沈泉心思百转千回,颤着嘴唇问:“我以前挺胖的么?”内心已经坠入深渊。

陈清泓跟听了个傻子问题似的坚定地点了头,望也没望她一眼转身欲走。

不能忍!

“他喵的陈清泓,说老娘胖,什么变瘦了好多,找打吗,我不但能压扁你还能揍扁你!”喜欢炸毛的人又开始张牙舞爪了,挥起拳头作势往男孩身上撞,这就是所谓的本性暴露吧。

男孩避无可避地被扑了个满怀,敏捷地伸出手握住女孩胡乱挥舞的拳头,抿抿唇正要开口,却余光瞄见了生气地挪过来的教导主任,忙推了推毫无察觉的女生。

教导主任人小声音大,一生气就双颊充血通红,人送外号“小土豆”。又因为腿短迈步小,别人是走过来他却只能“挪”过来。

小土豆眼睛盛满了小火苗,大嗓门也准备好,正要开口,却见上一秒还如胶似漆地粘着的“可疑男女”,下一秒却和拉开的拉链般分开,气血也就上到了一半又落下来,有气无力却又不是威严地说:“干什么勒干什么勒,快跑步去!”

女生机灵迅速地理了理头发,清脆地叫了声“主任好”,一溜烟儿没了影。教导主任叹叹气,剩下的男孩点点头也径直迈入了跑道。

晚上的时候沈泉回想起来这事,翻箱倒柜了半天,扒拉出了那张落满了灰的小学毕业照,擦干净了凑近仔细一瞅,艾玛,她竟然那么的“月半”过!

只见照片上的女生脸上白白的像个刚出炉的小包子,留着个傻气的苹果头,更显得脸圆圆的。当时好像还有个调皮的男孩说了句笑话,逗得笑点本来就低的她笑得眯没了眼睛,只剩下肉堆上的两条凹陷的线。

天哪!这是有多惨不忍睹!

她伸出双手捂住了羞愧得快要滴血的脸,尽管内心同样在滴血,她也坚决不承认她“胖”,在她看来,胖只是力量的一种象征,不然像现在的陈清泓那般轻飘飘的瘦竹竿样,小学生沈泉都能分分钟打趴他。

噢,怪不得以前的陈清泓常说,他要离她远点,因为她会用她肥硕的身躯压扁他,现在想来她的力量可不是盖的。

想起他,她于是又在一张张稚嫩的脸庞中寻找陈清泓,她手指从一张张脸上划过,恰巧在她的后面一排定格。小男孩眉目舒展,轻松地抿嘴笑,眼睛弯弯的像是月亮。

沈泉顿时内心不平衡了,她要找个人发泄迟到多年的不满。

她愤怒地拿给曾玉莹看:“妈,为什么我小时候留的是苹果头!土里土气不说,还简直像个包子!”

曾玉莹停下手中的笔,接过照片看了看,有些心虚地笑了笑,不敢面对女儿愤怒的眼睛:“啊呀,妈妈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嘛,只是单纯地觉得苹果头能遮着你的脸,谁知道想找的显微镜变成了放大镜呢,反而衬得你的脸更圆圆胖胖了......”曾玉莹对女儿一直以来要求也都不高,活得自在就行,开心为主不要委屈自己的养孩子模式结果导致养成了一个不委屈自己肚子的小胖墩。

曾作家不愧是曾作家,打个比方都那么鞭辟入里。沈泉剁了跺脚,像剁辣椒籽一般向地板发泄了一通,没力气地上床养精蓄锐了。

作者的话
二里

嗯,这是第一篇。大家可以尝尝鲜,这样的写作风格你们喜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