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九转临君别 作者: 鸢君撷 字数:5935 更新时间:2019-06-24 05:47:00

十里桃花叶成双

当凯茜回到书室而不见她的时候,她慌忙的进室里去找,可是里面空空无一人。于是她快速跑到断崖边,脚边踢到Amelia看的书,又看到不远处的石头上有一道闪着白光的银线,心里顿时一沉,仔细闻闻就知道那是女巫的气味。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你在哪里?快出来好不好,这个游戏不好玩!”凯茜朝着四周大喊,她当然希望这只是Amelia的一场游戏,可耳边回应的只是呼呼的风声。她转身往回跑,脚步不稳地摔在拉菲尔面前,不顾尊卑的一把抓住他的衣摆,泣不成声。

拉菲尔第一次见凯茜这幅模样,扶起她问:“怎么了?”

“亲王,殿下,殿下她……”凯茜哽咽两声,又道:“公主殿下被女巫发现了,可是一直没有回到窑洞里,殿下……从小生活在宫廷里,她不知道对付女巫的方法……”

“她在哪里?”

“断崖!”

拉菲尔让凯茜去找迈尔斯调集他的人力来寻找Amelia,自己却带着夏洛特穿过山洞来到了断崖边。

“夏洛特,你在这附近找找,我跟着这些痕迹去看看。”不等夏洛特回答,拉菲尔便跳上石块,随着那条银线一直疾跑,每每跟着银线跃上那些不平整的石块,他的心就漏了一拍。Amelia你可不能有事啊!

Amelia倚着树大口大口的喘气,望着几百步开外还在奔跑却被衣袍绊住手脚的女巫,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运气挺好的,能遇到这么笨的女巫,算不算上帝的怜悯,让她多多感受一下生命是多么美好。Amelia苦笑,突然回想起那张地图上的空白,抬眸便看到前方有一堵青石墙。

这个地方好像是……先王后的墓地!

Amelia看了眼身后的女巫,拔腿就跑。先王后是阿莱美娅的母亲,拜托显个灵保佑保佑她吧,好不容易逃出皇宫,好不容易遇到阿璃,她可不要就这么死了!

烟青的身影闪过,栀子花的花冠被树枝拽下,落到地上激起了几片树叶。靛蓝衣袍的女巫眼里闪着嗜血的光芒,寻着她的气味追了去。

看着山上反射着光的一道长长的银线,以及那被荆棘扯下的青纱,拉菲尔抬眸看到远处突兀的空地。眯着眼,风将衣摆吹的呼呼作响。进入树林时,四周没有人为的踪迹,但那银线下的两个足印足以证明女巫将Amelia追到了这里。树林里光线暗淡,他为了寻找银线耽搁了不少时间,直到一束白影吸引了他的目光。

拉菲尔将花冠捡起,一眼便认出是奥古斯特家族的手笔,脚边还有一条散发着怪味的银线。后面是一个墓地,Amelia,你一定要等我……

Amelia喘着粗气,贴着墙一步步往边上走,那女巫直勾勾的盯着她,虽然微微喘气,但眸子里的红光依旧闪得让她心跳加速。

“那个,不就跟你打声招呼嘛,没必要这么热情哈……”Amelia紧紧贴着墙往上挪,“你叫什么名字呀,好喜欢你那个发色……哎你知道么,你这副模样在二十一世纪,肯定是个标致美人,估计还能成为美星!”

见女巫对她的搭讪并不热络,Amelia也料到这个女巫还没成年,否则她不可能不说话,而且身上的血腥味极重。她缓缓跟着Amelia的脚步移动,长于常人的指甲滴落银色的液体,内心对血液的渴望驱动着她的灵魂。

女巫猛地朝Amelia扑去,她猛睁双目往旁边一闪,还没等她站稳,一扑不成又来一扑,活似饿虎扑食。她顺势一滚到了一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已有不少伤口。

空气中弥漫着血液的味道催动着女巫的本性,女巫舔舐下唇,接二连三的对Amelia发动进攻。粽子使他身体再灵活,已经不住这样接踵而来的攻击,何况她还有伤在身。

她跳到一边因为腿伤不得不蹲下,但这无疑成了女巫攻击的最佳时刻,Amelia还没有完全站起来,人就已经飞到了另外一边,随之而来的是耳边一阵沉闷的响声,接着又听到女巫的一声尖叫几乎刺破了她的耳膜。

“你没事吧?”Amelia扶起倒在地上的拉菲尔。他脸色苍白,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彩,而那双眸子里却是满满的担忧,她没有哭出声,摇头告诉回答他,豆大的眼泪却不断落在他的胸膛。

夏洛特和迈尔斯带着十多名将士冲进了院子里,与此同时,一阵勒马声响起。勒马声将女巫吓得一颤,往陵墓深处奔去。

迈尔斯扶起拉菲尔后,就看到国王阴狠的眼神打量着四周道:“将公主殿下带回去!”

Amelia狠狠将上前来拽她的士兵推开,抹掉眼泪,将拉菲尔交给迈尔斯,呢喃道:“我想我不得不离开你了,你一定要好起来。夏洛特你一定要找最好的医生来给拉菲尔治疗。我走了。”

然后,他眼睁睁看到她被士兵团团围住,却依旧一步三回头的看他,直到队伍消失在墓园里,周围又归为一片寂静。

“我们回去吧。”

夏洛特张张口,不知道说些什么。扶着虚弱的拉菲尔往山庄的方向走回去。他知道他们尊敬的亲王,那双墨色的如同宝石般闪耀的眸子里虽然少了星光的颜色依旧迷人,却多了些死寂。

几日后凯茜和夏洛特没有等到拉菲尔醒来,却等来了一道指令和一个惊人的消息,以及一封长长的信。指令是拉菲尔必须迎娶莉莉安,消息是阿莱美娅将要嫁给梅西公爵。

“你还好吗?最近没有看到你有些莫名其妙的想念呢,你的伤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我在宫里看了好多书,书上说女巫的银色液体有毒,一定要小心啊。恐怕我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了,几日之后我将去遥远的奥地罗,很感激你能带给我那么多的欢笑和快乐,你闪着星光的眸子是最动人的,在最后那一刹那却渐渐的温柔了。我种的那棵树,你可不能砍掉哦,在春天的时候,它会开的很漂亮,就像一只只落在枝头的蝴蝶一样。我现在每天都可以看到大雁的起飞和降落,每每这个时候,我都会为你祈祷,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谢谢你,给了我这一世的快乐,谢谢你,亲爱的阿璃,你要好好的,记得答应我要快乐。”

看见念完这封信,看着床上依旧昏迷不醒的拉菲尔轻声叹息:“亲王,公主那么喜欢你,现在她就要离你而去了,你就不起来看她一眼吗?”

“凯茜,我们走吧。”夏洛特在她身后提醒道:“迈尔斯已经备好马车和礼品了。”

浩荡的队伍从落木山庄出发,带队的人是夏洛特,他骑在棕红色的马上,身后是两辆马车,前一辆较为普通,后一辆装饰豪华,凯茜坐在前一辆车,车夫是迈尔斯,而后一辆,就是给莉莉安准备的。

与此同时,宫廷里一片热闹。宫殿里给莉莉安换衣服的女仆们心惊胆战地站在一旁。莉莉安将桌上的首饰扔的到处都是,她红着眼道:“我不要嫁给拉菲尔那个躺在床上不能动的人!要是他以后再也醒不过来怎么办,我的上帝呀!系密特为什么不来找我呢,你们都滚,滚出去!”

而另一边,也有许多女仆在给Amelia上妆,她端坐着,不笑不闹,目光没有焦点,眼眸沉得如同一汪死水。Amelia穿着白色的华贵礼服,像一只安静的白天鹅一旁的女仆小心翼翼的提醒:“公主殿下,您别哭了好吗?”

Amelia这才发现自己泪痕无数,她抬眸看看明镜。这样的自己,也很好看,只是这身嫁衣……

凯茜和夏洛特的礼队和梅西公爵的车队一同到达了宫门前。两个人相视一眼双双下地。与梅西公爵碰面时,两人连个眼神都没给老态龙钟的梅西,端庄大方的踏进了皇宫。

Amelia不记得她是怎么度过这场宴会的,她像一个木娃娃毫无生气的处在热闹非凡的场面里,既不回应别人,也没有一丝情感,只偶尔回神时知道,凯茜和夏洛特一直试图来找她但都被士兵拦下了。

傍晚时分到达奥地罗和落木山庄分界点的神庙时,由于夜色席卷,黑幕上没有一点星光,两个队伍都只得停留在神庙,明日再出发。

砰砰两道敲门声响起,Amelia起身开门,来人却是莉莉安。她手里拿着两壶酒,艳丽的笑容融着些许苦涩,不待Amelia开口,莉莉安道:“嘿,不打算让我进去吗?我们喝一杯怎么样?”

Amelia没搭理她,也没将她拒之门外。莉莉安兀自坐到桌边喝起酒来,三杯过后,两人都有些迷糊了。

“Amelia,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你在阁楼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那么多的束缚……你很自由知道吗,可是我不行……我必须学会所有礼仪,变得……高人一等,就连今天,雅达和艾米莉都没有理我……”

“Amelia,我们是姐妹,虽然、不是同一个母亲,但是……你不知道爹地有多疼你,你的房间永远很干净,你总是有很多新颖漂亮的衣服……你就是上帝身边的天使。但正因如此,我才会讨厌你,一度想着只要你消失了,我就好过了……”

莉莉安仰头喝下杯中酒,然后戳戳桌上的花瓶,呢喃说:“对不起,对不起……”

Amelia晕乎地将酒杯放在一边,心里想着:“如果不是你非要让国王带我回去,或许我们都不会有今天。”

砰砰砰

又有响起门声,Amelia强撑着去开门,下意识地握着酒壶。

“殿下。”

开门的一瞬间,凯茜的一声的呼唤决了她的泪堤,但它就那样默默的滑过她面颊。这幅模样让凯茜也很难受,她上前抱住怔在原地的Amelia,反手将门关上,轻轻拍打她的后背,道:“别怕,没事的。”

一会儿,凯茜带着换上常服的Amelia悄悄地走到神庙的院子里,夏洛特正在那里等着她们。凯茜将Amelia扶上那辆普通马车,迅速将布帘放下,道:“殿下先在这里将就一下,天一亮我们就出发。我有些事要办,夏洛特会在这里陪着殿下,我去去就回。”

Amelia仔细打量了一下,这正是当初拉菲尔将她带回落木山庄时乘坐的马车,没想到再次坐上去,会是这般光景。等等,莉莉安还在里面呢,会不会……

凯茜上楼无意遇见了系密特。她在楼下,迎着灯光抬头看他,俏丽的面容,在暖色的光斑下,显得很是温柔。似是想到系密特的身份,凯茜看着他一步一步的走下楼梯,微微行了个礼,打算迈步上楼,没想到系密特却用手挡住她的去路,笑眯眯的问:“小姐这是要去哪里呀?”

“去看看我家公主的情况怎么样,她有些喝多了。”

他哦了一声,音调拖得很绵长,放下手又道:“梅西的人不是什么好东西,我陪你去吧,这样安全一些。”

凯茜不管他,自顾自上楼,没想到系密特竟然跟了上去,还一路护着她:开灯,开门,过楼柱时还贴心的用手遮挡。凯茜却很不耐烦的问:“系密特公爵,你到底要做什么?”

“没有做什么呀,我怕你受到伤害嘛。”

“可是奥古斯特家族的人对这些事不在意。”

“可是我在意啊。”

“我是亲王的女仆,你是公爵,这样会被人笑话的。”

“那你这个女仆还真是不一样啊,所以我不怕被人笑话!”

“我怕?”

“那我来保护你好了!”

凯茜狠狠的瞪他一眼,噔噔走到楼下的大厅里坐起来,没想到她竟然坐到了她面前,双手叠放撑着下巴看她,好看的眼睛眯成月牙,嘴角挂着笑意。

莉莉安隐约看到一个男人进来,四处寻找了下,看到她的时候就像饿虎遇到食物一般,两眼放光的盯着她,接着,莉莉安就彻底没有了知觉,房间里充斥着辛辣的酒味。

天亮之后,夏洛特和梅西行礼告别,出了神庙和各奔东西,然而梅西担忧的是马车里的,莉莉安公主。

马车内凯茜见Amelia不说话,一路闷着,倚在一旁发呆,不免有些心疼。拉菲尔亲王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了,从来不为不值得的人冒险,但是他却义无反顾地为了保护Amelia而受伤,单是这一点,就够了。

凯茜也很难过,所以闭口不言,去落女山庄的路上就怎么安安静静的。

马车抵达山庄,Amelia就跳下来。她踉跄一下,避开凯茜上前作势要扶的手,跑进了山庄里。

早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铺洒的床上,恰恰照在他苍白的面容上,蝶翼般的睫毛投下一片小小的扇影。Amelia穿着拉菲尔为她定制的月白青衣,头上是他院子里最多的栀子花,她缓缓走去,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为什么受伤的不是她,为什么躺在床上的人不是她,前世是阿璃为她挡毒酒,这一世又为她挡利爪,为什么上天这么不公平,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们?

她摇晃着跌倒在他身边,勉强的笑了笑,伸手将他一如昔日温润的手搭在手心里,看着他温和的面容,轻笑:“阿璃,木璃,拉菲尔,你醒来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每日入睡前,脑海里全是你,睡觉后也会梦见你,所以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阿璃,你有听到我夜夜为你祈祷的声音吗,如果听到了,那你为什么不醒来呢?”

Amelia兀地顿了顿,手里传来一丝凉意,拉菲尔的指尖轻轻动了动,她破涕为笑,又很是激动的说“阿璃,醒醒啊,凯茜带我回来了,难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你快醒来啊,我不要一个人学习,以后会好好听话,哪也不去,你让我往东就绝不往西……阿璃你迟迟不醒,是讨厌我吗?”

“不是”

“阿璃,木璃,拉菲尔·木璃,你醒来啊,我不要一个人……”

“你好吵……”

Amelia立即闭嘴,静静等待着。

拉菲尔睁开眼睛,入帘便是她泪水满面又挂着笑的脸。他握着她的手,扯出一丝笑容:“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因为我在这儿……双儿,我们结婚吧。”

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Amelia简直不敢相信,虽然凯茜肯定把信念了,但是没有提到她的名字。

Amelia眼含泪光,点头说好。

双儿,陆无双。

门外的凯茜倚着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猜的果然没错,Amelia肯定能唤醒拉菲尔,所以,她不用担心了。但是现在有个更大的问题——那个偷偷跟来的系密特公爵怎么办?

“你到底要做什么!”凯茜关上门正视坐在她椅子上的系密特,漂亮的长眉拧成了一个“川”字。而后者只是笑得妖异,“我打算在落木山庄住些日子,直到把公爵夫人带回去。”

“不可理喻,落木山庄哪里有什么公爵夫人。”

“落木山庄只有两个女人,一个已经是亲王的了,当然是另一个嘛!”

系密特的话让凯茜羞红了脸,不管他笑得多么灿烂,转身去厨房做吃的。虽然拉菲尔有厨师照料,可是她没有。

落木山庄在这年的秋天,举行了两场盛大的婚礼,艳丽的红绸吸引了无数的人来观看。

Amelia身着一袭红纱,和拉菲尔手拉手站在门外迎接客人。奥古斯特·马丁从乔纳森那里得知莉莉安公主下嫁给他的弟弟威廉之后,立马赶到落木山庄里,诌媚地送礼。至于莉莉安的丈夫为什么从拉菲尔变成了威廉,或许就不得而知了。

冬去春来,她披着毛茸茸的披风,和拉菲尔一起在山庄里散步,时不时相视而笑,却一语不发。

眼帘里闯入了一抹桃红,Amelia惊讶地拉着他奔过去。

入眼的,是一片纷纷扬扬的桃花,十里桃花分外悠长,地上铺满了花瓣,她慢慢走了进去,直接从一朵又一朵花上拂过,那是她最喜欢的桃花呀。

“阿璃,你什么时候种的?”

“在你第一次带桃树进入山庄之后就种下了,怎么样,喜欢吗?”

“嗯嗯嗯”

Amelia看到不远处还设有石椅,欢快的跑过去,拉菲尔在她身后,看着她痴迷的模样,小心的将长椅上的花瓣吹下来。

“坐下来好好看看吧,估计用不了多久就谢了。”

她坐在他身旁,眼前全是迷人的景色,暖暖的阳光洒在身上,很舒服。Amelia感觉到拉菲尔的动作,便抬眸看他。他手里捏了块暖玉,和先前得到的那块完全一样,他微微一笑:“送给你。”

“谢谢。”

她在手里把玩着暖玉,不知怎的,眼皮子却越来越沉,将头靠在他宽大的肩膀上,鼻尖是他身上的清香和桃花的浅香,一朵朵桃花从墨色的发梢滑过,白色绒毛的披风缀着点点桃红。

感受到她的安静和肩上的沉重,拉菲尔微微一笑。

作者的话
鸢君撷

嗯,下一卷,承诺的“沉重篇”就要来了。希望各位读者能和我一起坚持(虽然还没有人看( •̥́ ˍ •̀ू ))但是,我还是会努力的!跟我一起加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