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设置
书籍详情
加入书架
推荐票
金票
打赏
评论区
万年树下有圣灵 作者: 穆枫子衿 字数:2942 更新时间:2018-05-06 14:18:18

第2章:是生日也是忌日

阅读这篇纯中文的日记,艾利奥只花了五分钟左右,因为母亲也会说中文,所有对他来说并不困难。

他很早以前就问过母亲,说他的中文为什么那么流利,她总是笑笑说以前去进修过中文,并没有告诉他有罗溟旭这个人。

再从那个声音所说的话和后面日记中最常出现的人名来逆向思考推理,几乎可以确定,那个声音要找的人很大可能就是名叫“罗溟旭”的东方人。

“没你想的那么容易。”那声音再次响起,“你也看到里面写的了,先不说他是不是我要找的人,就凭他是东方人的这点依你现在的能力很难寻找。”况且就算这个人是要找的那个人,东西也绝对不会轻易到手。

是啊,对方是个东方人,很大概率户口在东方,他这边想要查户口不容易做到,思考片刻后艾利奥对着空中道:“那怎么办?你就不能用点什么瞬移或意念魔法,自己去东方看看能不能找到?”

“我的力量受到限制,做不到,你说的这些都要靠惑戒才能完成。”就算有了能力也不敢轻易去东方,那里的神明数量太过庞大,就算抛开神明不谈,就光鬼的数量就有不少。

“找那个人的事情可以等你成年后再做也不迟,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想办法将你母亲的遗体送到我指定的地方,这样才能让你母亲复活。”他要好好利用一下隐萨的儿子,让波克雅面临与过往相同的抉择。

想到很快就能看见波克雅的绝望表情,他的心里就无与伦比的兴奋与期待:“那就这样,有需要我会随时来找你,祝你我合作愉快!”

四周陷入寂静艾利奥抬手碰了碰被捷克打破的嘴角,陷入深深的努力消化着几个小时前和刚才发生的事情……

修剪平整的人工草坪在微微的月光下轻微随着风摇动,知了在一旁的花池里清脆鸣叫,花池的右手旁,是一面人工玻璃窗。

人工玻璃窗的另一端呈现出的是一间装修较为奢华的餐厅,不管是从里面还是外面都可以将彼此看得清清楚楚。

窗前摆放着一张双人餐桌,上面摆满了各色美味的食物。这是艾利奥为迎接因为工作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过家的波克雅,也是为了庆祝自己终于能和波克雅一同过生日而特意准备的。

波克雅生为一名主治医师,实在是有太多的事情要忙,自然是没有时间回家吃饭,更没有时间陪艾利奥过生日,她更多的时候需要站在手术台上。

这使得年仅七八岁的艾利奥便极为自立董事,小小年纪就学会洗衣做饭,这在一般七八岁的孩子看来是一项急难独立完成的任务!

更令人吃惊得是艾利奥五六岁时便自学完成小学到高一的所有课程,开始练习做菜,到现在有些不输一般厨师的厨艺。

艾利奥手里小心翼翼地端着一大碗鱼汤走到餐桌前将鱼汤放下,这是最后一道菜。做完这些艾利奥转身坐在椅子上,一边等待波克雅回家一边百无聊赖的观察着窗外的夜空。

之所以将餐桌放在这里,是因为波克雅说过他喜欢看天上的月亮,不管它是圆月还是弯月。艾利奥曾经好奇地问过波克雅好几次为什么喜欢月亮,波克雅总是先是对他微微一笑,然后抬头继续看着,并不回答,时间久了艾利奥也就不问了。

只是渐渐的艾利奥也养成了对着月亮发呆或是思考问题的习惯,此刻亦是如此正对着月亮发呆出神。

“叮当叮当……”门铃突兀响起,艾利奥回神无奈摇头,心里想,“只怕又是忙起来将钥匙丢失了,真是个冒失鬼。”心里虽然这般说,但艾利奥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人工玻璃上渐渐地倒映出艾利奥的身影,俊秀的五官,明显比这个年纪的孩子高的个头,干净利落的短发,还有周身的那种暖暖的感觉,让人心生好感,想不断靠近他。

“是不是又将家门钥匙丢不见了呀,妈妈……”艾利奥边向玄关处走边询问,唇边略带笑意伸手打开玄关的门。

只是当艾利奥打开门时,门外的人并不是波克雅,而是身着制服的警察,警察微微脱帽表示歉意:“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孩子。”

艾利奥摇头,微笑表示并没有被打扰到,警察这才缓缓询问道:“孩子你是叫艾利奥·温德没错吧?”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艾利奥微微皱眉惊讶,警察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要知道想要知道一个的名字虽然有很多种方法,但作为一个警察不会随意跑来一个陌生人面前问对方的名字就连姓氏都知道,除非……

一股不好的预感在艾利奥心头蔓延开来,紧接着就听警察接着询问道:“波克雅·温德是你的什么?”

“我的母亲。”在听到警察说出母亲的名字时,艾利奥的心猛然一跳,那种不安的感觉越甚,微微沉声询问:“我母亲她怎么了?”

在听到艾利奥询问“我母亲怎么了”时,警察微微一振,原本到了嘴边的“谎话”瞬间收回:“你自己跟我来看吧,你母亲被大卡车撞到,快不行了,她原本要我瞒着你,把你送到她指定的地方的。”

警察在对上眼前的一双冰蓝色瞳眸时,总感觉眼前的男孩儿早就察觉到了什么,只是在等待一个确切的答案。

虽然心里早有预感,但真正从警察嘴里听到母亲被卡车撞到时,艾利奥还是身子微微一颤,心里恐惧难过,说话的声音都显得虚浮无力:“麻烦警察叔叔了。”

等到警察带着艾利奥来到医院时,手术室的门正好打开,医生摘下口罩,艾利奥平静地站在一旁,并不着急上前询问------他知道母亲离开了。

这是亲人与亲人之间的一种心理感应,若是非要打个比方就像是有人将手探入你的心脏紧紧握在掌心,使得心脏猛然皱停。

医生见呆站在边上的艾利奥,脸上闪过惊讶看向一旁的警察,随后了然,缓缓走到艾利奥身旁,微微弯下腰与艾利奥平视,温声道:“孩子是叔叔没用,没能……”

“不怪捷克叔叔,艾利奥相信您已经尽力了。”艾利奥不等医生说完就扬起白净的脸,尽量让表情显得自然。

话语间手术室内的护士,将脸上盖着白布波克雅推了出来,艾利奥见到这幅场景将目光从白布上移开。

“看不见就不会心痛……”艾利奥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身体尽量远离移动病床,但当病床真的要与他擦肩而过时,身体还是不受控制地跑向移动病床,希望至少能看母亲最后一眼。

护士被艾利奥突然拦住去路,先是一愣,后在皮特的指示下退到一旁。艾利奥缓缓上前掀开白布,他的手指明显颤抖得厉害。

白布底下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从额头流下的血液将两颊染红,明显是来不及擦拭,此时血液早已干涸。

艾利奥愣愣地看着毫无生气的波克雅,眼中涌出泪花------明明昨天还对他承诺陪他过生日的,结果现在…母亲这个大骗子!

早知道会是这样,他宁愿让母亲依然站在手术台上,这样至少母亲还能活着,虽然陪不了他,但是他至少还有个念想有个亲人,现在他一无所有!

艾利奥在心里这般想着,像是魔怔了般转身朝着医院外跑去,捷克见艾利奥毫无缘由朝着医院外跑去,怕艾利奥想不开,来不及与警察和护士说什么,转身就去追艾利奥。

捷克的预料没错,当他追上艾利奥时,远远地就看见艾利奥正失魂落魄站在马路中央一动不动,惊得马路上的司机频频刹车按喇叭,甚至有些素质不好的司机已经开始骂骂咧咧,气愤地从艾利奥身旁绝尘驶过。

艾利奥此刻心里想的是:“只要我也死了,就可以见到母亲,说不定,说不定也能见到未曾见过面的父亲……”完全将周围的声音无视。

捷克毫不犹豫快步奔向马路中央,一个猛抱将艾利奥扛起,躲过车流将艾利奥带到了安全的地方,与此同时警察也急急忙忙赶过来,眼前的一幕让他惊讶:

捷克一拳狠狠打在艾利奥的右脸上,艾利奥一个踉跄摔在地上,右脸很快高高肿起有些血水顺着嘴角滴落!

天,一个大人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警察心里这般焦急地想着,对着捷克呵斥道:“嘿!你怎么打他,他还只是个孩子,你这样是犯法的!”

“打的就是他,我恨不能一拳打死这个懦夫!”捷克气愤地说道,完全忘了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警察。

作者的话
穆枫子衿

6千字已满